阮長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阮長祚越南语Nguyễn Trường Tộ阮長祚,1828年-1871年),越南阮朝時期改革志士,乂安省興元縣裴洲村人,信奉天主教,年幼時受過越南傳統教育,1859年赴法國,學習西方文化及科學知識,至1861年歸國。阮長祚曾向越南嗣德皇帝上奏,提出從內政、軍事、外交、文教等方面進行改革,遭阮朝士大夫猛烈抨擊,不過嗣德帝仍於1866年,遣阮長祚到法國,購買新機器及招聘技術人員,可是不久因法國入侵越南南圻西部,被急召回國。到1871年去世。

早年經歷及學習西方文明[编辑]

阮長祚於越南阮朝明命九年(1828年)生於乂安省英山府興元縣海都總裴𤬪社裴洲村。父親阮國書是一位中醫。阮長祚年幼時曾讀過《三字經》、《三千字》、四書五經等傳統書籍,在詩文、算術方面具有才華。但因阮長祚信奉天主教,故此他成年後應考鄉試時,遭到地方官員的偏見,而從考生名冊上除名。此後,嗣德十一年(1858年),到乂安省新邑的天主教區教授教友漢文,並向法國教士戈蒂埃(Gauthier;另有越南名「阮德厚」)學習法語、法國文學、拉丁語及科學。

嗣德十二年(1859年),阮德厚因鑑於阮朝政府對宗教迫害加劇,便返回法國,阮長祚與他同行。到羅馬時,阮長祚謁見教宗庇護九世,獲勳銜及一批歐洲文獻。其後,阮長祚致力學習歐洲的科學、文學、社會、海運、建築、化學等範疇,曾參觀製絲工廠、法國北部的煤井及東部的冶金工廠。[1]

歸國及主張改革[编辑]

嗣德十四年(1861年),阮長祚返回越南,途經香港中國廣州,注意考察鄉村建設和資源開發等事項。[2]其後到達西貢(當時被法國佔領),獲法軍邀請擔任翻譯,不久因見法國人對越交涉態度漸趨強硬,因而辭去,暫住嘉定。嗣德十五年(1862年),法國與阮朝政府簽訂《第一次西貢條約》,阮朝割讓邊和省嘉定省定祥省予法國。曾為法人服務的阮長祚為了避嫌,便於嗣德十六年寫陳情表奏呈阮廷,表明自己對國家民族的忠誠。[3]

阮長祚又見越南阮朝深受法國的壓力,便在嗣德十六年農曆二月(1863年3月)至嗣德二十四年九月(1871年10月至11月)期間,先後凡十五次上書給嗣德皇帝及有關大臣,提出實行改革的建議。其改革建議要點如下:

  • 內政方面:
  1. 削減全國的省、府、縣、州數目,裁汰官員,提升政府官員的素質及待遇,杜絕貪污瀆職、腐敗剝削及其他惡習。
  2. 劃分行政司法二權,司法官員應具獨特的立場以做裁判。
  3. 按人口調查及土地測量的結果,以公平稅制。對地主的稅率則提高,又設奢侈品稅,賭博、菸酒、鴉片等徵重稅。另外為了保護本國產品,對來自中國的茶葉、布料增稅。
  4. 開發地下資源,以發展農業及工業。
  • 軍事方面:
  1. 設士官學校,從西歐聘請專家培養士官。
  2. 國防方面,在要衝設置要塞,改良軍器,儲藏物資以備戰爭,整頓水路交通。
  • 外交方面:
  1. 與世界列強建交,派遣使節及領事到各國,維持友好關係,有助留意世界局勢及汲取各國知識,又可使外國人增加在越南通商後,由於有利害關係,故此不能貿貿然入侵越南。
  2. 法國聯合,因為與之交戰對越南不利,而聯合則可讓越南有足夠能力對付其他國家。
  3. 效法泰國的開放門戶及和親政策,並反對在外交政策上與中國走相同路線。
  • 文教方面:
  1. 禁止使用漢文(文言文),一律用本民族的喃文
  2. 喃字普及後,可用羅馬字作為越南語表記,為使羅馬字的普及與知識傳播加速,須成立報社,發行報紙來推進民眾教育。
  3. 科舉制度上,主張廢止考四書五經,改考法律、經濟、農學、天文、機械等實用學科。
  4. 派留學生赴西歐學習先進技術。[4]

阮長祚的改革方案,在當時的朝廷上受到甚大的反對聲音。近代越南學者陳仲金指出,當日的政治風氣仍相當守舊,「肩負我國政治責任的人,只會專心留意於文章,徒誇筆硯之藝,論及國事則非,即,以幾千年前之事引以為現時之規範,爾後傲然自誇勝過他人,視天下之人為野蠻之人。雖然曾有一些人到過國外,目睹世界的景象,回國後言之,則被在家的老者們認為是胡言亂語,毁壞紀綱」;「阮長祚回國,寫了幾篇條陳,歷述我國情勢和各國景象,請求皇帝早改革,否則將有亡國之虞。皇帝將此條陳交官閱議。廷臣皆以為他是一派胡言,無人肯聽信」。[5]西方學者威廉·杜克英语William J. Duiker亦提到阮長祚提出的內部改革方案,只在朝廷上經過敷衍的考慮,並遭有關官員反對,並很快地遭到遺忘。[6]

在故鄉的政績[编辑]

嗣德十八年(1865年),阮長祚回到故鄉乂安省興元縣裴洲村時,曾對當地作出多項貢獻,如改良水利、開墾土地、建設村落,設置教堂。嗣德十九年(1866年),阮長祚受命查探乂安省河靜省的地下資源,該年六月又受當地官員黃佐炎之請,負責開鑿運河鐵港涇,以貫通榮市擴路,有助該地區的開發。[7]

奉命赴法及去世[编辑]

阮長祚憑著其在故鄉乂安省的功績,而獲官員黃佐炎的稱讚,這亦引起嗣德帝的注意,於是接見阮長祚,並因他對答得體而賞賜金磬一面。[7]另外,阮長祚提出的改革主張,雖然被阮朝一眾官員強烈反對,但嗣德帝了解到當時遠東的局勢,並對於法國入侵下的國家前途感到不安,因而願意採取其改革主張中的一部份。於是,便決定派遣阮長祚赴法。[8]

嗣德十九年(1866年)九月,阮長祚奉阮朝政府之命,與戈蒂埃教士(阮德厚)等人前往法國,打算招聘西方技術人員及購買機器,包括鐵製馬車一輛、電信機二部、印刷機及備品、數學書二部、航海學概論二部、電氣盤二件、木桌一件、氣壓計五件、發電機二件、硝酸及硫酸之試藥箱五箱。不過到嗣德二十年(1867年),因法國軍隊入侵越南南圻永隆省安江省河仙省,越法關係緊張,阮長祚又隨即奉命回國。嗣德二十一年((1868年),阮長祚再度阮朝之命赴法,但因病而未成行。嗣德二十四年(1871年),再次奉命率越南留學生赴法,但因風濕加劇而最終無法參與,並於該年11月22日去世,享年四十三歲。[9]

啟定十年(1925年),阮廷追贈阮長祚為翰林院直學士,諡溫穆[10]

評價[编辑]

阮長祚生活的時代,其祖國越南深受法國的軍事壓力,但他設方想法尋求國家強起來,對此,學者陳荊和亦加以肯定:「阮長祚於法領之印度支那,對如何拯救面臨帝國主義侵略瀕臨滅亡邊緣之祖國費盡苦心,為摸索有效之方策,將自己之熱情與生命貢獻出來。」[11]

注釋[编辑]

  1. ^ 陳荊和《越南文明開化之步驟──阮長祚與陳仲金》,收錄於《南洋與中國──南洋學會四十五周年紀念論文集》,南洋學會版,100頁。
  2. ^ 《東南亞歷史詞典·「阮長祚條」》,上海辭書出版社版,183頁。
  3. ^ 陳荊和《越南文明開化之步驟──阮長祚與陳仲金》,收錄於《南洋與中國──南洋學會四十五周年紀念論文集》,南洋學會版,100─101頁。
  4. ^ 以上各貢,見陳荊和《越南文明開化之步驟──阮長祚與陳仲金》,收錄於《南洋與中國──南洋學會四十五周年紀念論文集》,南洋學會版,102─104頁。
  5. ^ 陳仲金《越南史略》第五卷第五章,北京商務印書館中譯本,351頁。
  6. ^ William J. Duiker: The Rise of Nationalism in Vietnam, 1900-1941,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P26.
  7. ^ 7.0 7.1 陳荊和《越南文明開化之步驟──阮長祚與陳仲金》,收錄於《南洋與中國──南洋學會四十五周年紀念論文集》,南洋學會版,101頁。
  8. ^ 陳荊和《越南文明開化之步驟──阮長祚與陳仲金》,收錄於《南洋與中國──南洋學會四十五周年紀念論文集》,南洋學會版,104─105頁。
  9. ^ 陳荊和《越南文明開化之步驟──阮長祚與陳仲金》,收錄於《南洋與中國──南洋學會四十五周年紀念論文集》,南洋學會版,101─102頁。
  10. ^ 大南實錄》正編第七紀 卷九 啟定九年十二月 附錄阮長祚事狀備攷條。
  11. ^ 陳荊和《越南文明開化之步驟──阮長祚與陳仲金》,收錄於《南洋與中國──南洋學會四十五周年紀念論文集》,南洋學會版,114─115頁。

參考書籍[编辑]

參考網頁[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