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Abudukadir Yapuquan,1958年10月10日),维吾尔族,中国新疆喀什地区疏附县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骨干、恐怖分子。本名阿不都卡德尔·阿合买提(Abdukadir Ahmet)。后为纪念家乡亚甫泉镇而改名。

早年经历[编辑]

1973年读中学时因为偷枪被捕,被判有期徒刑5年。1990年因巴仁乡暴乱再次被捕。两次服刑时间计超过十年。亚甫泉早年考不上大学入读私办的伊斯兰宗教学校,透过讨论宗教反省在监狱中的经验。

巴仁乡暴乱领导者则丁·玉素甫与艾山·买合苏木、亚甫泉、伊司马义·赛买提(后简称伊司马义)都追随喀什叶城大毛拉阿不力克木·买合苏木学习《古兰经》。阿不力克木推崇亚甫泉为其右手,重要智囊。巴仁乡事件发生前,则丁·玉素甫到他家拜访,跟他讲准备行动程序、计划。有八个原则与目标是由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草拟撰写的。原始稿件已销毁,大致是伊斯兰宗教发展理想、生育政策、建立伊斯兰学校、去马克思主义、在媒体电视上讲解伊斯兰教义等等。但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在狱中坚决否认认识则丁·玉素甫,由于官方无证据,就将他暂时关起来。他起初向中央政府、新疆自治区、各地区与县政府寄发这些要求,没有得到回应。法院审判时,他重复讲述了这些要求与原则。但政府一直不知道文档是亚甫泉草拟撰写的。警察到他家中搜查时,找到了那张复写纸,看到了上面的复写印记,成为证据。由于在法院上坚决否认直接参与巴仁乡事件,他才活下来。艾山、亚甫泉、伊司马义三人在巴仁乡暴乱并非带头参与者,数年后被释放[1]。策动1992年乌鲁木齐二·五爆炸案

逃亡境外[编辑]

1997年持假護照偷渡到沙特,4月与艾山·买合苏木巴基斯坦伊斯蘭堡组建東突伊斯蘭黨(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前身),艾山·買合蘇木任艾米爾,亞甫泉是副艾米爾。并在阿富汗等国建立训练营地,培训恐怖分子,多次派遣并指挥暴力恐怖分子入境。策动1999年和田市棉麻公司爆炸纵火案等。主要活动在西亚、南亚等地[2]。2002年他与东伊运首要领导人艾山起了严重争执。艾山与伊司马义为基地组织效命,坚守巴基斯坦与阿富汗的根据地。亚甫泉认为战场应该在新疆。两人分道扬镳。亚甫泉带领一部分维吾尔人,从沙特阿拉伯,经埃及叙利亚,进入土耳其。2003年,在南瓦济里斯坦特区接近阿富汗的边区,艾山被巴基斯坦军队打死,伊司马义被活捉,移交给中国,5年后被枪决。

他2003年被中国公安部认定为恐怖分子[3][4]

2003年东伊运部队在巴基斯坦与阿富汗进一步溃散。一些东伊运的成员与支持者逃入土耳其,与亚甫泉汇合。中国对土耳其施加压力,想透过美国、联合国对亚甫泉以恐怖份子名义逮捕并遣返,但未成功。土耳其政府劝说、建议亚甫泉不要参加反华活动,并没有给他永久居留权与公民身分。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他全家被土耳其政府带到Kumkapi海边,然后再去Yozgat,远离伊斯坦布尔大约七百公里的地方。

2016年8月31日被土耳其警方逮捕[5]。在中国官方认定的恐怖分子名单上,排在亚甫泉之前的四人,有的已死,有的淡出运动,也有的人改采和平手段。现在仍活跃的亚甫泉,可算是头号“东突分子”。

言论[编辑]

亞甫泉对天安门金水桥恐怖袭击案發表講話,要向 “聖戰”者學習,鼓動所有東突厥斯坦人向中國政府開展聖戰,“沒有別的出路。” 2014年乌鲁木齐公园北街早市暴力恐怖袭击案,亞甫泉说:“希望東突百姓的反抗對象直接對准東突境內的漢人和中國政權機構,想法設法在東突境內行動!”。2015年4月17日,亞甫泉發表題為“伊拉克沙姆伊斯蘭國會不會進入東突厥斯坦”的視頻,稱:“如果美西方國家暗中將伊斯蘭國引向中國那樣就更好了”,“盼望伊斯蘭國進入東突厥斯坦”。

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东伊运存在。我就是东伊运成员。”“当时,我们建立‘东突伊斯兰党’,也有人成立‘东突伊斯兰改革党’、‘东突真主党’、‘东突解放党’,也有很多行动是以伊斯兰的名义来号召来发起的。中共可能并不清楚这些组织其实是不同的一些人组成的,于是把这些一连串以伊斯兰名义作为号召的组织与事件放在一起,集体称作‘东突斯坦伊斯兰运动’”。后来改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而不再称“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是因为艾山想要号召中亚所有的突厥民族,所以才改名。“但是,我们要建立一个东突伊斯兰国的最终目的,一直没有改变。”东伊运的目标是“集中力量对中国进行圣战”,而不是“去伊斯兰国”。“身为一个维吾尔人,应该为东突厥斯坦而奋斗;如果是一个东突穆斯林,你应该为东突穆斯林而奋斗”。“我们在祖国东突厥斯坦进行我们的活动,这哪里有甚么不对,可是现在有些人反对我的这个意见,有些人还责骂我,甚至恐吓威胁我的生命安全,认为我‘忤逆’伊斯兰国哈里发。”“真主安拉让我出生在东突厥斯坦,成为一个维吾尔族人,祂当然不会拿伊拉克的问题来审判我。”“政教合一的伊斯兰主义”只是政治动员的方式。伊斯兰宗教因素只是用来说明维吾尔族与汉族的文化差异,作为辩称维吾尔民族应该独立建国的依据。

对于在叙利亚活动的“东突”组织,亚甫泉说“他们的确从巴基斯坦迁移过来叙利亚。这是一个事实,我们不需要隐瞒。”“我们现在没有其他的方法,所以我们只好跑到叙利亚。无论哪一个维吾尔人,世维会的热比娅、多里坤,都不应该责怪这些在叙利亚的维吾尔战士。我们没有其他的办法,同时我们也不会投降。”“我只能说叙利亚的维吾尔人数足以开战,有人说有2千多人,但是我知道比这个数目多。”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