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仙奴足球會歷史 (1886年至1966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仙奴於1949年2002年所使用的標誌。

英國 阿仙奴足球會1886年創立至1966年這段期間,球會經歷成功(1930年代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期)及衰落(1960年代)的兩個時期。

阿仙奴成立於1886年,由英国東南倫敦伍爾維奇地區的戴爾廣場(Dial Square)的一家名為「皇家兵工廠」的武器制造厂的工人所成立。球會在1891年轉為職業,並於兩年後加入足球聯賽。球會在1904年升上甲組,但因財政問題而於1910年接近結業邊緣。球會被亨利·諾里斯收購,財政得以改善,諾里斯在1913年將球會搬至北倫敦高貝利球場一戰後,球會在備受爭議下,重返甲組聯賽。

直到委任赫爾伯特·查普曼後阿仙奴才進入首個高峰期,他令球隊風格變得更現代化,並且大大改善球員的練習和技術,1934年,查普曼逝世,由佐治·阿里臣接任,帶領球隊在30年代贏得5次聯賽冠軍及2次足總盃冠軍。二戰之後,湯姆·韋迪卡延續成功,帶領球隊贏得聯賽和足總盃冠軍各兩次。但韋迪卡的去世,使球隊的成績開始走下坡。至1966年,球隊已連續13年未贏得任何錦標。1966年之後,球隊將原來的教練比利·胡禮辭退,改為畢堤·美帶領球會,球會成績得以穩步上揚。

早期(1886年至1910年)[编辑]

皇家兵工廠在1888/89球季的陣容

阿仙奴於1886年由一群在東南倫敦伍爾維奇地區的戴爾廣場(Dial Square)一家名為「皇家兵工廠」的武器制造所的工人所成立,初時按地區命名為「戴爾廣場」(Dial Square[1]。球隊由蘇格蘭人大衛·丹斯金(David Danskin,球隊第一個使用的足球為他所提供)和傑克·坎布爾(Jack Humble)為班主;隊員中的前諾定咸森林門將費特·比士利(Fred Beardsley)和摩里斯·巴迪斯(Morris Bates)獲前球會送贈紅色球衣,這便是阿仙奴使用紅色球衣的原因[2]

戴爾廣場的首場比賽於1886年12月11日舉行,在惡犬島(Isle of Dogs)的空地對東部流浪隊(Eastern Wanderers),結果大勝6比0[3]12月25日聖誕日,球隊易名為「皇家兵工廠」(Royal Arsenal)[2]。最初,球隊在普林斯迪公地(Plumstead Common)比賽,但很快便更換了主場,先搬至普林斯迪(Plumstead)的體育人運動場(Sportsman Ground),1888年搬到附近的曼諾運動場(Manor Ground)。由於不滿曼諾的差劣設施,球會於1890年再搬至就近的恩域塔運動場(Invicta Ground),但是恩域塔的租金太貴,3年後便返回曼諾[4]

在這段期間,皇家兵工廠開始贏得一些本地的獎項,例如在1889/90球季贏得的肯特高級盃(Kent Senior Cup)和倫敦慈善盃(London Charity Cup),1890/91球季則贏得倫敦高級盃(London Senior Cup),在1889/90球季中,球隊更首度打進足總盃[5]。可是,阿仙奴的規模和英格蘭北部球隊的差距漸大,而阿仙奴的業餘球員面臨被那些金錢掛帥的職業球隊挖角。1891年足總盃,打比郡與阿仙奴作賽後,便嘗試以職業合約簽入兩名阿仙奴球員[4]。有見及此,皇家兵工廠在同年決定轉型為職業球會。同時,球隊亦改名為伍爾維奇兵工廠(Woolwich Arsenal)。

1906年3月31日伍爾維奇兵工廠(深色球衣)正和紐卡素足球會(間條球衣)在史篤城維多利亞運動場(Victoria Ground)進行足總盃四強賽事,結果紐卡素以2比0取勝。

伍爾維奇兵工廠轉會職業隊後,引來一些南部的業餘球會不滿,球會被禁止參加倫敦足球協會(London Football Association)舉辦的本土賽事[6]。伍爾維奇兵工廠只能參加友誼賽和足總盃,球隊嘗試自行組織南部的足球聯賽,但最終失敗[6]。球隊的前途被看淡,直至1893年賽會邀請伍爾維奇兵工廠加入競逐聯賽,球隊才有一線生機。阿仙奴成為南部首支參加聯賽的球隊,首季參加乙組作賽。為了表達對球隊轉為參加職業聯賽的不滿,球會中部份業餘球員,拒絕轉為職業,並希望成立一支工人隊僅代表皇家兵工廠,結果另立一支名為「皇家軍械工廠」(Royal Ordnance Factories)的短命球隊[7]

伍爾維奇兵工廠已在乙組作賽11個球季,在哈利·巴梳爾(Harry Bradshaw)出任領隊之前,逐漸爬升到聯賽榜的中游位置[8]。巴梳爾簽入大量球星,包括門將占美·艾殊確(Jimmy Ashcroft,阿仙奴首位英格蘭國腳)和隊長占美·積遜(Jimmy Jackson),成功在1903/04球季升班至甲組。但巴梳爾卻在1904年5月在球隊升級後轉至富咸。儘管在足總盃有很優秀的表現-1905/06及1906/07球季同樣打入四強[8],但阿仙奴始終沒能力挑戰聯賽錦標,在1904年1913年這十年之間,只有兩次能以頭十名內完成球季。

戰績不好的主因,就是球隊面臨財政危機,儘管20世紀初期的足球市道好轉,但球會在地理上被孤立,處於普林斯迪(倫敦一個偏遠市郊區)的一個人口稀少的地區,意味著球迷不多,收入亦相應地低[9]。為免經濟困難和負債,伍爾維奇兵工廠被逼賣掉陣中部份球星,包括艾殊確、添·高文(Tim Coleman)和貝特·費利文(Bert Freeman),慢慢地跌下聯賽榜尾,這反令球隊的經濟問題更嚴重。升上甲組的首個10年完結後,曼諾的平均觀眾只有11,000人,只是1904年時的一半多一點[10]。結果,球會接近破產1910年選擇自動清盤。幸好,球隊後來獲一群商人組成的財團注資,而大股東就是地產大亨亨利·諾里斯爵士,他同時是富咸的主席[11]

遷至高貝利(1910年至1925年)[编辑]

諾里斯擁有這方面專業的知識,很快便知道伍爾維奇兵工廠的地理位置是問題所在,他極想改善球隊的收入。首先,諾里斯嘗試將伍爾維奇兵工廠和他的球隊富咸合併。但由於聯賽賽會不批准,諾里斯便放棄合併計劃,他想盡辦法,希望能將球隊搬至別處,最後,他找到北倫敦高貝利。儘管伍爾維奇的球迷和高貝利的居民極力反對[12],諾里斯仍堅持搬遷。據報他花了12.5萬英鎊[13](按RPI的通漲率計算,此價錢相當於2005年時的820萬英鎊[14])以興建新球場,地址為一家神學院的體育場,由阿奇巴尔·雷奇設計。伍爾維奇兵工廠在1912/13年球季位列聯賽榜末,降班至乙組聯賽,而1913年的休季期,正式遷至高貝利球場[8] 1914年4月,他們放棄球隊名字中的「伍爾維奇」,雖然官方名字為阿仙奴(Arsenal),但報章將其命名為特爾·阿仙奴(The Arsenal)[13]

1919年,球會在爭議下重返甲組聯賽。原來球隊在1914/15球季乙組聯賽中只能以第6名完成[15][16],但該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前最後一季,而且,因得失球差計算錯誤,其實球隊是以第5名完成的[17],至1975年才獲得平反[18]。賽會加上在一戰後將甲組聯賽的參賽球隊由20隊擴展至22隊,新加入的兩隊球隊由聯賽常務會議(AGM)投票決定。選出的第一隊是原本在甲組聯賽位列19、需要降班的車路士。餘下一個名額由熱刺(甲組聯賽榜末)、班士利狼隊(乙組聯賽分別排名第三和第四)爭奪[17]。但賽會反而選擇乙組第5名的阿仙奴,原因是具有歷史價值,而諾里斯則以球隊「長期在足球聯賽服務」,和為南部的首支加入聯賽的足球隊為理據[16]。賽會接納,投票方面,阿仙奴以18比8一面倒的票數壓過鄰會熱刺[15], 此事件後來速進了兩隊的怨仇,兩隊自此成為宿敵。熱刺方面則宣稱諾里斯和賽會進行秘密交易或者賄賂了賽會[15],指諾里斯串通他的朋友約翰·麥肯拿(John McKenna),而麥肯拿是利物浦和聯賽賽會的主席,有傳他極力向常務會議有投票權的成員推薦阿仙奴升班[15]

1920/21球季阿仙奴的陣容,這季球隊在萊斯利·禮頓帶領之下,在甲組以第九名完成。

雖然諾里斯的一些和這次的升班無關係的商業交易啟人疑竇,但無確實的證據證明阿仙奴有犯錯。1929年,諾里斯突然辭去主席一職,並離開球會,足球總會指他因商業不正當行為內疚而付上的責任。後來,他被發現濫用他的費用帳戶,以及侵吞了售賣隊巴的收入[19]。自1919年升班以後,直至現在這刻,球隊一直保住甲組的一席位置,這是英格蘭足球壇上逗留在頂級聯賽最長的紀錄[20]

遷往高貝利之後,球迷大幅增長,阿仙奴在高貝利的首季便錄得23,000入座率,比在曼諾時高出超過一倍,自升班之後,球隊的經濟大為好轉[21]。可是,阿仙奴重返甲組時並非立即取得成功。在萊斯利·禮頓(Leslie Knighton)的帶領下,球隊從未突破過前九名,而1923/24球季更頻臨降班邊緣,排名第19名的阿仙奴,僅僅比「降班區」多出一分之微[22]。1924/25球季,阿仙奴的表現並未見好轉,僅以第20名完成(儘管球隊反常地和降班區有7分距離),諾里斯忍無可忍,最終在1925年5月將禮頓解雇了[23],並聘請哈德斯菲爾德的領隊赫爾伯特·查普曼代替他的位置。

查普曼時代(1925年至1934年)[编辑]

查普曼立在阿仙奴的球場的銅像。他帶領球隊進入首個成功時代。

查普曼改良了球會大部份的練習技術,包括將訓練現代化、引入物理療法和食物療法。在1928年8月,他採用有號碼印在背面的球衣[24]。而1933年3月,他更改了球衣的顏色,在紅色的球衣加上白色袖子。查普曼堅決要求記者將特爾·阿仙奴(The Arsenal)中的特爾(The,冠詞一種)移去,只以阿仙奴(Arsenal)稱呼球隊。而他亦成功爭取將當地原名「基利士比路」(Gillespie Road)的倫敦地鐵站改名為「阿仙奴站」(Arsenal tube station)[25]。同時,查普曼擁有大筆資金,這是因為新球場帶來大量收入,另外,以往審慎用錢的諾里斯亦表示,他很樂意花大量金錢來羅致新球員[26]

查普曼的首個收購為效力新特蘭的老將查理·布查(Charlie Buchan),除在球場上作出貢獻,布查在場外亦有所為。在1925年10月,球會以0比7大敗予紐卡素之後,布真提議改變原有的陣式,以適應越位放寬後的踢法,他調整了阿仙奴的陣式成為「WM陣式」,將中衛球員移後以加強防守,而邊衛則移前至翼鋒[27]。經歷一段時間後,查普曼改良陣式,加強前鋒線的步速,翼鋒切入內線,成為一名富創造性的控球中場球員。[28]

在查普曼執教的首季,阿仙奴取得了第二名,是歷年來最好成績[29],但這只是曇花一現,之後的幾季只能在中游位置浮沉,原因是查普曼還在調整球隊的陣容,他買入幾名球員,包括翼鋒祖·侯美(Joe Hulme)、前鋒傑克·林伯特(Jack Lambert)和後衛湯姆·柏加及靴比·羅拔斯(Herbie Roberts)。1926/27年球季,阿仙奴首次殺入足總盃決賽,僅因門將丹·劉易斯(Dan Lewis)大意將對手的一次軟弱無力的射門拍進球門而失球[30][31],以0比1敗給卡迪夫城。這是足總盃歷史上唯一由非英格蘭球隊奪得冠軍[32]

查普曼並沒有絲毫退縮,繼續打造自己的球隊,簽入後來成為隊長的艾迪·夏普特(Eddie Hapgood),以及三名攻擊球員,包括大衛·傑克(David Jack)、阿歷斯·占士(Alex James)和基夫·巴斯廷(Cliff Bastin),其中以占士的表現最好,他是球隊的中場指揮官,為翼鋒和前鋒線作出大量輸送,被球員尊稱為「發動機」(engine[33]。1929/30年球季,在阿仙奴首次打入足總盃決賽後三年,球隊再次進軍溫布萊球場,這次遇上領隊查普曼的舊主哈德斯菲爾德。決賽日上半場,德國的「齊柏林飛船」剛飛越球場上空「觀賽」。阿仙奴並沒有因此而分心,最後由占士和林伯特的入球,以2比0輕取對手,此為球隊的首個大型比賽冠軍。

1932年足總盃決賽的情況--紐卡素的占美·李察遜把已出底線的球交給處於阿仙奴十二碼點附近的積克·艾倫入球,但球證判決為有效入球,最終紐卡素勝2:1。

不久後,阿仙奴再取得成功。球隊贏得1930/31年球季的甲組聯賽,阿仙奴和另一支勁旅阿士東維拉像在進行入球競賽般,但球隊的表現比維拉好。他們曾錄得多場大勝,包括7:1勝黑池、7:2勝李斯特城和9:1勝甘士比等, 保持了球隊在頂級聯賽的紀錄。結果阿仙奴提早兩輪賽事贏得聯賽冠軍,球隊以127個入球刷新球會紀錄,雖然對手阿士東維拉一共射入128球(至今仍是英格蘭頂級聯賽中的入球紀錄),但仍無阻球隊奪得冠軍。

1931/32年球季,阿仙奴再次打入足總盃決賽,輸掉一個極具爭議性的失球,以1:2敗給對手紐卡素。球隊先憑卜·約翰(Bob John)的入球領先1:0。其後,紐卡素的球員大腳長傳,皮球已越過底線位置[34],但紐卡素的翼鋒占美·李察遜(Jimmy Richardson)將球撈回禁區,前鋒積克·艾倫(Jack Allen)就是這樣為「喜鵲」射入扳平一球。戰至下半場,艾倫梅開二度,為紐卡素以2:1反勝。使阿仙奴的「痛苦」加劇,1931/32賽季的聯賽由愛華頓贏得冠軍;極差的聯賽開局,意味著阿仙奴在餘下賽事必須拼命追趕榜首球隊,最終以2分之差落敗[35]

阿仙奴在1932/33年球季成功反彈,贏得球隊第二個聯賽錦標。阿仙奴雖開局較差,但其後力追對手阿士東維拉,4月阿仙奴於高貝利主場以5:0痛宰維拉,鎖定聯賽冠軍[36]。但此時查普曼入主後簽入的首批球員已開始老化[37],所以放眼於未來的查普曼晉升佐治·馬里(George Male)成為一隊球員,頂替湯姆·柏加的位置,簽入雷·保丹(Ray Bowden)以取代大衛·積克。但卻為球隊帶來一個聲名狼藉的污點,就是在足總盃竟然敗給丙組北賽區的球隊華素爾,那場賽事有5名正選球員分別因受傷和感冒而無法上場,被逼以預備組球員代替[38],儘管球隊仍有6名正選球員,仍以0:2落敗,成為足總盃最大的爆冷[39]。其中一名球備球員湯美·布力(Tommy Black)因魯莽犯規輸掉十二碼,使華素爾射入第二球而備受指責,在賽時完結後還不滿一星期,查普曼便將布力賣至普利茅夫。另外,前鋒查理·華殊(Charlie Walsh)亦在一週後轉會至賓福特[40]

聯賽三連冠(1934年至1939年)[编辑]

高貝利球場的東看台,於1936年興建

1933/34年球季聯賽,阿仙奴的開局頗為順利,但查普曼卻於1934年1月因肺炎突然逝世。雖然如此,但由代領隊祖·梳爾(Joe Shaw)帶領下,阿仙奴仍能衛冕聯賽冠軍。而兩名進攻球員侯美和占士卻因傷患問題大部分時間缺陣,所以該季阿仙奴只取得75個聯賽入球[29]

佐治·阿里臣(原擔任球會總監)於1934年夏季接任領隊一職,接任後即簽入不少新血,包括前領隊查普曼時期已經開始傾談合約的翼鋒積克·基斯頓(Jack Crayston)和威夫·高平(Wilf Copping),以及前鋒泰特·達基(Ted Drake) [36]。擴軍之後,阿里遜已訂下聯賽三連冠的目標,阿仙奴的進攻能力在本季大大加強,新加盟的達基獨取42個聯賽入球,而球隊繼1930/31年球季之後,再次錄得多場大勝,包括7:0勝狼隊、8:1勝利物浦和分別以8:0大勝李斯特城米杜士堡[41]。當時阿仙奴的實力很強,1934年11月,球隊共有7位球員代表英格蘭隊作賽,結果以3:2擊敗當時的世界冠軍意大利隊(亦稱為高貝利之戰),自今仍保持一支球會最多球員同場為英格蘭國家隊上陣的紀錄[42]

阿仙奴不斷的成功吸引了越來越多支持者。球隊的主場高貝利球場被完全重建,建於1913年由列治設計的看台被拆卸,取而代之的是現代的装饰艺术运动看台,直至現時還有部分保存--在東看台的立面,被列入二級歷史建築(listed building)[43],而兩面的立面仍被保留,成為將高貝利重建成住宅大廈的一部份。同時,「北岸」(North Bank )和「大鐘」(Clock End)露天階梯看臺則加上頂蓋。重建後的球場的最高入座率是於1935年3月9日新特蘭,有73,295人入場觀賽[44]。 阿仙奴十年來一直為英格蘭足球的「龍頭大哥」,在1935/36年賽季,球隊憑達基的入球以1:0擊敗錫菲聯,第二次贏得足總盃獎盃。但是,自從取得1934/35年賽季冠軍之後,阿仙奴在聯賽的表現褪色,自阿歷斯·占士退休後,球會沒有一個能頂替他的接班人。另外,好幾位主力球員如靴比·羅拔斯和祖·侯美等受到長期傷患困擾,令球隊的實力減弱。雖然如此,但球隊仍能在1937/38年球季的最後一週壓過狼隊贏得冠軍,為十年來的成功時期寫上完美句號。

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年至1945年)[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年爆發後,所有英國的頂級足球賽事都暫停,而1939/40年球季亦取消了。高貝利球場被英國軍隊徵用作空襲警報站以放置阻攔氣球(barrage balloon)在南看台之後。在倫敦大轟炸其間,北看台被炸彈破壞了頂蓋,砲火把座位燒成碎片。高貝利關閉以後,阿仙奴借用同市宿敵熱刺白鹿徑球場比賽[45]。戰期的賽事並沒有官方統計,球隊只會參加地區成比賽以及不會完成整季賽事,很多足球員加入軍隊成為訓練員或指導員,他們會離開自己的球會一段長時間,所以他們間中會在其他球會中作賽。阿仙奴在戰時贏得1942/43年球季的南部戰爭盃足球聯賽(Football League War Cup South)以及1939/40年、1940/41年、1941/42年和1942/43年球季的倫敦或南部(London or Southern)聯賽冠軍[46]

1945年11月,聯賽仍然暫停,阿仙奴友賽蘇聯球隊莫斯科戴拿模。由於球隊還有不少球員服兵役,阿仙奴的球員已用盡,並加入了6名「訪客」球員包括史丹利·馬菲斯(Stanley Matthews)和史丹·摩頓遜(Stan Mortensen)等,戴拿模方面則自稱球隊是對戰英格蘭國家足球隊[47],但該隊「英格蘭隊」其中三名球員是威爾斯人。此時,戴拿模亦借用莫斯科中央陸軍的球員威斯活特·保布夫(Vsevolod Bobrov)[48] 來增強實力。這場球賽在白鹿徑舉行,有很厚的霧,整體來說是一場華麗及高水準的賽事。阿仙奴在半場領先三比一之下,竟被戴拿模反勝4:3。

賽果雖然獲普遍承認,但其後發現部份數據計算有誤,即是對入球者的身份有爭議[49]。英格蘭有報道指戴拿模可能同場有12個球員在陣,以及在落後時嘗試向球證施壓以令球證偏坦他們,前蘇聯方面則指控阿仙奴在球賽中不斷犯規,又宣稱阿仙奴領隊佐治·阿里臣下注球賽(但有關人士後來收回有關指控)[50]。比賽過後針鋒相對的言論,吸引了英國作家乔治·奥威尔1945年發表演說「體育風氣」(The Sporting Spirit),他認為所謂的體育精神(sportsmanship),只是一場沒有子彈的戰爭(war minus the shooting)[51]。由於濃霧遮蔽了大部分比賽,加上言語障礙和冷戰早期的互相猜疑,恐怕難以找出真相。

戰後時期(1945年至1966年)[编辑]

阿仙奴於1949年採用這個紅色標誌,這標誌可謂家傳戶曉,直至2002年才被新標誌代替。

二戰奪去了阿仙奴9個球員的生命,為眾列強當中最深受其害的[52],戰爭亦縮短了幾位球員的職業生涯,包括巴斯廷和達基。此外,興建高貝利的借貸和維修戰爭破壞加重了球隊的財政負擔,聯賽於1946年復辦後,阿仙奴不斷努力掙扎。成績方面,阿仙奴在1945/46年足總盃第三圈兩回合計居然大敗韋斯咸1:6。而戰後首屆的1946/47年聯賽,阿仙奴只能以第13名完成,是17年來表現最差的一季。[29] 佐治·阿里臣在球季完結後退休,由他的助手湯姆·韋迪卡接任,韋迪卡為球隊長期服務,他曾在前領隊查普曼任教時擔任訓練員。

韋迪卡接手後,球隊表現以180度大轉變,取得1947/48年聯賽冠軍,隊長祖·梅沙的穩健防守,加上兩名射手列·劉易斯(Reg Lewis)和朗尼·盧基(Ronnie Rooke)源源不絕的入球,使球隊從十月開始一直將領先優勢帶到季尾,最終以7分差距贏得冠軍[53]。可是,阿仙奴部份主將的年紀漸大,其中祖梅沙、盧基、丹尼斯·甘頓(Denis Compton)和萊斯利·甘頓(Leslie Compton)等主將的年齡已過三十,倚重這些球員絕不能令球隊得到長期的成功。所以,韋迪卡著手於新球員,買入道·列殊文(Doug Lishman)、阿歷士·福布斯(Alex Forbes)和基夫·荷頓(Cliff Holton)等年輕球員[54]。雖然以阿仙奴的陣容沒有能力挑戰聯賽錦標,但憑幾名新力軍,球隊贏得1949-50年足總盃冠軍,其中列·劉易斯於決賽梅開二度,使阿仙奴在決賽以2:0擊敗老牌勁旅利物浦

1951/52年球季,阿仙奴差點便能贏得雙料冠軍,但最後居然空手而回,球員不斷的受傷和季尾極嚴密的賽程等種種原因,使阿仙奴連輸兩場關鍵比賽,包括聯賽的最後一場作客奧脫福球場對最終盟主曼聯[55] 以1:6慘敗,和托定咸熱刺同分,但因得失球差不及對手,最終只能以第三名完成賽季[56]。一週之後,阿仙奴於足總盃決賽對戰紐卡素,有數名傷勢復原的球員為趕忙返回一隊陣中,威利·班尼斯(Walley Barnes)於35分鐘便因扭傷膝蓋而退下火線,但換人名額已用完,所以只能以10人應戰。後來荷頓、當·魯柏(Don Roper)和雷·丹尼爾(Ray Daniel)亦相繼傷出,最終只有7名球員在陣[57]。紐卡素因人數上的明顯優勢,最終憑佐治·羅比度(George Robledo)的入球一箭定江山,以1:0擊敗阿仙奴,取得冠軍。

儘管上季最終的成績令球員們不快,但阿仙奴在1952/53年球季立即洗脫上賽季的陰影,在最後一輪和普雷斯頓同分,但因得失球差勝過對手而驚險贏得冠軍[58]。在賽季的尾二場,阿仙奴作客對普雷斯頓,卻以0:2淨敗,此時奪冠的主導權落在普雷斯頓身上。但在聯賽末場,阿仙奴在落後下反勝般尼3:2,以得球率0.099球壓過普雷斯頓贏得冠軍[59][60]。但這個聯賽冠軍,為17年來阿仙奴最後一個錦標。領隊湯姆·韋迪卡於1956年10月逝世,使球隊開始衰落。

由於球會開始衰落,阿仙奴發現自己沒能力留住陣中球星。除了威爾斯門將積克·基爾西(Jack Kelsey)之外,大部份球星包括大衛·赫特(David Herd)等都離隊他投,而繼任領隊的包括如傑克·基斯頓(Jack Crayston)和佐治·史雲甸(George Swindin)等因未能繼承韋迪卡的成就而黯然離開。阿仙奴在這段時期表現明顯比之前差,只取得一次季軍(1958-59球季)和兩次第五名(1955-56球季和1956-57球季),阿仙奴往往在聯賽中游位置浮浮沉沉[29]。在足總盃方面,阿仙奴的表現也不好在那裡。自1951-52球季打入決賽之後,阿仙奴便連準決賽也未進過,直至1970/71年球季才中止這個厄運[29]。可悲的是,在阿仙奴衰落的時期,偏偏為同市宿敵托定咸熱刺冒起之時,熱刺隊在1960/61球季取得雙料冠軍

1962年,阿仙奴由球員時代曾為英格蘭狼隊擔任隊長及取得極大成功的比利·胡禮(Billy Wright)出任新領隊,但他欠缺出任領隊或教練的經驗和在球會居先的經驗。像兩位前任領隊一樣,胡禮並不是非常成功,雖然阿仙奴在胡禮的帶領下首次進入歐洲賽(在1962/63球季聯賽取得第7名後打進1963/64年歐洲博覽會盃[29]。1965-66年,為胡禮帶領阿仙奴的最後一屆賽事,阿仙奴竟以14名完成,為球會36年來最差的一次。同時,這屆賽事亦打破了高貝利球場入場人數的新低--1966年5月5日對列斯聯的聯賽只得4,554名球迷入場觀賽[44][61] 英格蘭在舉辦1966年世界盃並取得冠軍的隊伍中,只有佐治·伊斯咸(George Eastham)入選大軍名單,全程居然一場賽事也沒有上陣過[62]。在1966年夏天,阿仙奴辭退了胡禮[63],並由物理治療師貝蒂·美爾接任球會領隊一職。球會的管理者并没有想到,阿仙奴会在美爾的調教下取得重大的成功,在未來5年他帶領球會贏得多次聯賽甚至歐洲賽的冠軍。

參看[编辑]

參考資料及註釋[编辑]

  1. ^ 另一支以伍爾維奇的皇家兵工廠為基地的足球隊伍爾維奇聯盟(Woolwich Union),成立於1884年,部份球員曾在該隊效力過。但球會歷史記載「戴爾廣場」為阿仙奴足球的前身。 參考: Soar, Phil & Tyler, Martin.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Hamlyn. 2005: pp.21–22. ISBN 0-600-61344-5. 
  2. ^ 2.0 2.1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23. 
  3. ^ 球隊的入球總數已失傳,此賽果為官方提出。 參考: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23. 
  4. ^ 4.0 4.1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25. 
  5. ^ Royal Arsenal. Football Club History Database. [2007-05-04]. 
  6. ^ 6.0 6.1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26. 
  7. ^ Roper, Alan. The Real Arsenal Story: In the Days of Gog. Wherry. 2004: p.106. ISBN 0-9546259-1-9. 
  8. ^ 8.0 8.1 8.2 Woolwich Arsenal. Football Club History Database. [2007-05-02]. 
  9. ^ Spurling, Jon. Rebels For The Cause: The Alternative History of Arsenal Football Club. Mainstream. 2004: pp.28–29. ISBN 0-575-40015-3. 
  10. ^ A Conservation Plan for Highbury Stadium, London (PDF). Islington Council. p.13. [2007-06-07]. 
  11.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33. 
  12. ^ Spurling. Rebels For The Cause. 2004: pp.34–37. 
  13. ^ 13.0 13.1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34. 
  14. ^ Five Ways to Compute the Relative Value of a UK Pound Amount. MeasuringWorth.com. [2007-05-29]. 
  15. ^ 15.0 15.1 15.2 15.3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40. 
  16. ^ 16.0 16.1 Spurling. Rebels For The Cause. 2004: p.40. 
  17. ^ 17.0 17.1 England 1914/15. RSSSF. [2005-05-03]. 
  18. ^ Soar, Phil & Tyler, Martin. Arsenal 1886-1986: The Official Centenary History of Arsenal Football Club. Guild Publishing. 1986. p. 42. 
  19. ^ Spurling. Rebels For The Cause. 2004: pp.46–48. 
  20. ^ Did Bobby Moore win the US League with West Ham?. Guardian Unlimited. [2007-05-02]. 
  21. ^ A Conservation Plan for Highbury Stadium, London (PDF). Islington Council. p.14. [2007-06-07]. 
  22. ^ England 1923/24. RSSSF. [2007-05-02]. 
  23.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43. 
  24.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18. 
  25. ^ London Underground and Arsenal present The Final Salute to Highbury. Transport for London. [2007-05-03]. 
  26.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45. 
  27.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p.46–47. 
  28.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p.16–17.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Arsenal. Football Club History Database. [2007-05-02]. 
  30. ^ Classic Cup Finals: 1927. TheFA.com. [2007-05-03]. 
  31. ^ Wales On Air - The 1927 FA Cup. BBC Wales. [2007-05-03]. 
  32. ^ Cardiff's 1927 FA Cup Victory. BBC Wales. [2005-06-07]. 
  33.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66. 
  34. ^ FA Cup Final 1932. FA Cup History (unofficial site). [2006-06-27]. 
  35.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57. 
  36. ^ 36.0 36.1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60. 
  37.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59. 
  38.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63. 
  39. ^ Third Round upsets. TheFA.com. [2007-05-03]. 
  40.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64. 
  41. ^ England 1934/35. RSSSF. [2007-05-03]. 
  42. ^ 。阿仙奴的7位球員皆為正選上陣,而曼聯的球員在2001年3月28日,同樣有7名球員上陣對阿爾巴尼亞,平了紀錄,但當中有兩人是後備入替的。參考資料: Most Players from a Single Club in an England Team. England Football Online. [2007-05-03]. 
  43. ^ A Conservation Plan for Highbury Stadium, London (PDF). Islington Council. p.4. [2007-06-07]. 
  44. ^ 44.0 44.1 Club Records. Arsenal.com. [2007-05-03]. 
  45.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87. 
  46. ^ ArseWeb on... Wartime Arsenal. Arseweb. [2007-05-02]. 
  47. ^ Spurling. Rebels For The Cause. 2004: p.72. 
  48. ^ Spurling. Rebels For The Cause. 2004: p.77. 
  49. ^ 舉個例子,阿仙奴球員基夫·巴斯廷貝爾納·祖爾(Bernard Joy)都有出賽,同時認為威斯利·卡特西夫(Vasili Kartsev)為戴拿模取得第一個入球,但記者拜仁·格蘭維里(Brian Glanville)則聲稱是借將威斯活特·保布夫為球隊射入首球。 參考: Spurling. Rebels For The Cause. 2004: p.74. 
  50. ^ Spurling. Rebels For The Cause. 2004: pp.74–76. 
  51. ^ 乔治·奥威尔, The Sporting Spirit, Tribune. 14 December 1945 
  52. ^ Rippon, Anton. Gas Masks for Goal Posts: Football in Britain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Sutton. 2007: p.153–6. ISBN 0-7509-4031-X. 
  53. ^ Season 1947–48. RSSSF. [2007-05-14]. 
  54.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p.92–93. 
  55.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98. 
  56. ^ Season 1951–52. RSSSF. [2007-05-04]. 
  57.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99. 
  58. ^ Season 1952–53. RSSSF. [2007-05-04]. 
  59.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100. 
  60. ^ 根據記載,當時阿仙奴得97球失64球,入球率為1.516;而普雷斯頓得85球失60球,入球率為1.417。
  61. ^ 這天的賽事亦是1965-66年歐洲盃賽冠軍盃冠軍戰,多蒙特利物浦,而這場比賽有電視直播。由於那場為冠軍大戰,自然吸引較多球迷觀看,而阿仙奴對列斯聯的聯賽,對聯賽冠軍誰屬基本上是毋關痛癢,觀眾因而大減。
  62. ^ England in World Cup 1966: Squad Records. England Football Online. [2007-05-02]. 
  63.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103. 

延伸閱讀[编辑]

網頁[编辑]

書籍[编辑]

重要書籍[编辑]

  • (英文) Bernard, Joy. Forward Arsenal!. Phoenix House. 1952. 
  • (英文) Maidment, Jem. The Official Arsenal 100 Greatest Games. Hamlyn. 2005. ISBN 0-600-61376-3. 
  • (英文) Roper, Alan. The Real Arsenal Story: In the Days of Gog. Wherry. 2004. ISBN 0-9546259-0-0. 
  • (英文) Soar, Phil; Martin Tyler. Arsenal, The Official History. Hamlyn. 1989. ISBN 0-600-35871-2. 
  • (英文) Soar, Phil; Martin Tyler. Arsenal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1886 -1996. Hamlyn. ISBN 0-600-59076-3. 
  • (英文) Soar, Phil; Martin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Hamlyn. 2005. ISBN 0-600-61344-5. 
  • (英文) Spurling, Jon. Rebels For The Cause: The Alternative History of Arsenal Football Club. Mainstream. 2004. ISBN 0-575-40015-3. 
  • (英文) Weaver, Graham. Gunners' Glory: 14 Milestones in Arsenal's History. Mainstream. 2005. ISBN 1-84018-667-4. 
  • (英文)Joy, Bernard. Forward Arsenal!. Phoenix House. 1952. 
  • (英文)Maidment, Jem. The Official Arsenal 100 Greatest Games. Hamlyn. 2005. ISBN 0-600-61376-3. 
  • (英文)Roper, Alan. The Real Arsenal Story: In the Days of Gog. Wherry. 2003. ISBN 0-9546259-0-0. 
  • (英文)Soar, Phil & Tyler, Martin.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Hamlyn. 2005. ISBN 0-600-61344-5. 
  • (英文)Spurling, Jon. Rebels For The Cause: The Alternative History of Arsenal Football Club. Mainstream. 2004. ISBN 0-575-40015-3. 
  • (英文)Weaver, Graham. Gunners' Glory: 14 Milestones in Arsenal's History. Mainstream. 2005. ISBN 1-84018-667-4. 

其他書本[编辑]

  • (英文) Brown, Deryk. The Arsenal Story. 1899. ISBN 0-21316-312-4. 
  • (英文) Connolly, Kevin. The Official Story of Arsenal's Double Year. Headline Book Publishing. 1998. ISBN 0-7472-7544-0. 
  • (英文) Day, Bill. Arsenal. Macdonald Purnell. 1988. ISBN 0-361-08357-2. 
  • (英文) Emery, David. Gunning for Glory! The Full Story of Arsenal's Victorious 93-94 Season. Simon & Schuster Ltd. 1994. ISBN 0-671-71368-X. 
  • (英文) Finn, Alex. Heroes and Villains. Penguin Books Ltd. 1991. ISBN 0-14-014769-1. 
  • (英文) Finn, Ralf. Arsenal: Chapman to Mee. Hale. 1969. ISBN 0-7091-1068-5. 
  • (英文) Fisher, Keith. Arsenal Greats. John Donald Publishers Ltd. ISBN 0-85976-314-5. 
  • (英文) Goodwin, Bob. The Pride of North London. The definitive history of Arsenal-Tottenham 'derby' matches. Polar Print Group Ltd. 1997. ISBN 1-899538-04-6. 
  • (英文) Harris, Jeff. Arsenal Who's Who. Independent Magazines. ISBN 1-899429-03-4. 
  • (英文) Hayer, Reg. A Double First! The Arsenal Football Book No 3. FA Cup Winners League Champions. 1899. ISBN 0-91082-803. 
  • (英文) Hayter, Reg. The Arsenal Football Book. S Paul. 1971. ISBN 0-09-108280-3. 
  • (英文) Hayter, Reg. The Arsenal Football Book (Board Book). S Paul. 1974. ISBN 0-09-121000-3. 
  • (英文) Heatley, Michael; Ian Welch. Dial House. Mainstream. 1996. ISBN 0-7110-2387-5. 
  • (英文) Kelly, Stephen. The Highbury Encyclopedia.An A-Z of Arsenal FC.. 1994. ISBN 1-85158-659-8. 
  • (英文) Lawrence, Amy. Proud to Say that Name : the Marble Hall of Fame. Mainstream Publishing. 1997. ISBN 1-85158-898-1. 
  • (英文) Lemmon, David. Arsenal in the Blood. Breedon Books Publishing Co Ltd. ISBN 1-85983-130-3. 
  • (英文) Lermon, Richard; David Brown. The Gunners : Day-To-Day Life at Highbury. Mainstream Publishing. 1998. ISBN 1-84018-039-0. 
  • (英文) Miller, H. Arsenal. The Champions Year.. Partridge Press. 1990. ISBN 1-85225-122-0. 
  • (英文) McGarrigle, Stephen. Green Gunners. Mainstream Publishing. ISBN 1-85158-442-0. 
  • (英文) Ollier, Fred. Arsenal: A Complete Record. Breedon Books Publishing Co Ltd. ISBN 1-85983-011-0. 
  • (英文) Ollier, Fred. Arsenal: A Complete Record 1886-1988. Mainstream. 1988. ISBN 0-907969-41-0. 
  • (英文) Ollier, Fred. Arsenal: A Complete Record 1886-1990. Breedon Books Publishing Co Ltd. 1990. ISBN 0-907969-77-1. 
  • (英文) Ollier, Fred. Arsenal: A Complete Record 1886-1992. Breedon Books Publishing Co Ltd. 1992. ISBN 1-873626-12-6. 
  • (英文) Pardoe, Rex. The Battle of London : Arsenal versus Tottenham Hotspur. T Stacey. 1972. ISBN 0-85468-150-7. 
  • (英文) Ponting, Ivan. Arsenal Player by Player. Hamlyn. 1996. ISBN 0-600-58909-9. 
  • (英文) Rippon, Anton. The Story of Arsenal. Moorland Publishing. 1981. ISBN 0-86190-023-5. 
  • (英文) Rivoire, Xavier. Arsene Wenger: The Biography. Aurum Press Ltd. 2007. ISBN 1-84513-276-9. 
  • (英文) Robertson, John. Arsenal. Hamlyn. ISBN 0-600-50178-7. 
  • (英文) Simpson, Neal. Arsenal: A Pictorial Story. ISBN 1-87262-626-6. 
  • (英文) Tapscott, Derek; Grandin, Terry. Tappy: From Barry Town to Arsenal, Cardiff City and Beyond. ISBN 1-904091-09-1. 
  • (英文) Wall, Bob. Arsenal from the heart. Souvenir Press Ltd. ISBN 0-285-50261-1. 
  • (英文) Watt, Tom. End - 80 Years of Life on Arsenal's North Bank. Mainstream Publishing. 1993. ISBN 1-85158-567-2. 
  • (英文) Weaver, Graham. G12-0 to the Arsenal (and a Goal in Injury Time). Mainstream. 1998. ISBN 1-84018-050-1. 
  • (英文) Whitcher, Kevin. Gunning for the double: the story of Arsenal's season: a Gooner Special. 1899. ISBN 0-95333-334-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