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特克帝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茲特克帝國
阿兹特克三国同盟
Ēxcān Tlahtōlōyān(纳瓦特尔文)
Tenochtitlan Glyph ZP.svg
 
Texcoco Glyph.png
 
Tlacopan Glyph.png
1428年-1521年

图中三个符号为组成阿兹特克三国同盟的特斯科科特諾奇蒂特蘭特拉科潘的象形文字。

阿茲特克位置图
最大疆域
首都 特諾奇蒂特蘭
常用語言 古典納瓦特爾語
主要宗教 阿兹特克宗教
政体 君主制
特諾奇蒂特蘭君主[1]
- 1427–1440 伊兹科瓦特尔(首)
- 1520–1521 库瓦赫特莫克(末)
特斯科科君主[1]
- 1431–1440 内萨瓦尔科约特尔(首)
- 1516–1520 卡卡马辛(末)
特拉科潘君主[1]
- 1400–1430 阿库尔纳瓦卡特尔·特萨库瓦卡特尔(首)
- 1519–1524 特特莱潘克萨尔特辛(末)
歷史時期 前哥伦布时期
 - 建立 1428年3月13日
 - 毁灭 1521年8月13日
貨幣 可可豆夸奇特里
今屬於  墨西哥

阿兹特克帝国阿兹特克三国同盟古典纳瓦特尔语Ēxcān Tlahtōlōyān),是1428年,由特諾奇蒂特蘭特斯科科特拉科潘三个城邦组成的一个前哥伦布时期印第安人国家,位于墨西哥谷一带。1521年,被埃尔南·科尔特斯带领的西班牙征服者征服。

阿兹特克三国同盟是三个城邦在击败阿兹特克人的旧主——特帕内克后建立的。[2]最初,三个城邦的实力相当,但是特諾奇蒂特蘭逐渐成为三方中的主导者。[3]在1520年,西班牙人来到阿兹特克帝国时,特斯科科特拉科潘已完全成为特诺奇蒂特兰的附庸国。阿兹特克帝国的主体民族是阿兹特克人,一个十分好战的民族。阿兹特克帝国经过一系列的扩张战争,成为了前哥伦布时期中美洲最强大的国家。阿兹特克帝国在鼎盛时期不但完全覆盖了今墨西哥的中部,而且还占领了一些对于运输技术极其落后的美洲人来说的“遥远国度”。

阿兹特克帝国的文明是在欧洲人到来前美洲最发达的文明之一。历史学者通常将阿兹特克帝国和“非直接”一词联系在一起,[4]因为大部分被阿兹特克所征服的地区的领导阶级都没有被直接取缔,只不过要定期给帝国中央进贡。因此,阿兹特克帝国的政治架构图可以描绘成一个较松散的金字塔形。

词源[编辑]

阿兹特克”(或阿兹提克、阿兹台克)一词,虽已成为该文明最主要的译名,但是它的正确性却不被阿兹特克人认可。该词汇在纳瓦特尔语中意为“来自阿兹特兰的人”[5],阿茲特克人稱他們自己為墨西加(Mexìca)或特諾奇卡人(Tenochca) 。在此文中阿兹特克一词专指阿兹特克帝国。

历史[编辑]

建立前[编辑]

西班牙征服前的墨西哥谷

阿兹特克人原本不是墨西哥中部的原住民, 根據他们的傳說,阿茲特克人的祖先是從北方,一個叫阿茲特蘭,即七個傳奇洞穴的所在地來的[6],当他们初次到来时,附近还存有许多的土著部落。[7]部落之间战火连连,没有任何一个部落占冲突的主导地位。[8]阿兹特克人是最后到达墨西哥中部的阿兹特兰原住民,他们进入了墨西哥谷[9]当地的一个城邦库瓦坎允许他们在此定居,条件是阿兹特克人要充当库瓦坎的佣兵,阿兹特克人同意了这个要求。[10]

阿兹特克人在战斗中为库瓦坎服务后,一位库族公主获得了佣兵的指挥权,但是阿兹特克人将她活剥做了祭品。根据当地人的讲述,阿兹特克人将她献给了战神、太阳神维齐洛波奇特利[11]库瓦坎国王听后大怒,用军队将他们驱逐了出去。阿兹特克人随后四处跋涉,根據太陽神维齐洛波奇特利的指示往南來到阿納瓦克谷特斯科科湖;當他們來到湖中央的島嶼時,他們看到一隻叼著的老停歇在仙人掌上,這個意像告訴他們應該在這裡建造城市。1325年阿茲特克人在這個地方建立了特諾奇蒂特蘭,一座巨大的人工島,現在墨西哥城的中心。[1]

特諾奇蒂特蘭建立以后,阿兹特克人便和特索索莫克统治下的特帕内克国结盟。在阿兹特克人的协助下,特帕内克国逐渐成为了一个小型的帝国。直到那时,阿兹特克人也没有任何一个合法的君主。1372年,一位库瓦坎与阿兹特克混血的国王阿卡马皮奇特利登基。[12]正值特帕内克国与阿兹特克人进行扩张时,墨西哥谷东部的阿科瓦国逐渐强大起来。两国爆发战争,阿兹特克人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此时特諾奇蒂特蘭也获得相对长足发展。[13]

建立[编辑]

1426年,特帕内克君主特索索莫克去世,特帕内克陷入内乱。[13]阿兹特克人支持当初的首选继承人塔亚亚乌继承王位,但是特索索莫克的兄弟马斯特拉(Maxtla)篡夺了王位,并转而对付那些反对他的人,包括当时的阿兹特克君主奇馬爾波波卡,他不久死亡。[9]

1428年,奇馬爾波波卡的叔叔伊兹科瓦特尔继承阿兹特克王位,與特斯科科的前統治者内萨瓦尔科约特尔结盟,並進攻马斯特拉的首都阿斯卡波特萨尔科,特帕内克战争爆发;100天後,马斯特拉投降,並被放逐。

战争结束后,特諾奇蒂特蘭、特斯科科特拉科潘組成了同盟,並取得墨西哥谷地的統治權。原先特帕内克的领土被三分,分别归属三个国家。特帕内克的国库也被瓜分,特諾奇蒂特蘭获得40%,特斯科科获得40%,特拉科潘获得20%。三个国家的君主称为Huetlatoani,其他的小领主叫做Tlatoani[14]这三个国家结成的同盟,在接下来100年内主宰了墨西哥谷,并向沿海大举扩张。在此期间,特諾奇蒂特蘭逐渐成为同盟中的主导力量。

改革[编辑]

联盟建立后不久,伊兹科瓦特尔和特拉卡埃莱尔维齐利维特尔之子)都对阿兹特克的政治和宗教进行过大刀阔斧的改革,特拉卡埃莱尔下令焚毁平民家中的书籍,声称“书中含有虚假的谎言,不是每个阿兹特克人都要明白那些图画”。他篡改了阿兹特克人的历史,提升了阿兹特克人在历史中的地位,这才允许平民们进行学习。[15]

伊兹科瓦特尔的姪子蒙特苏马一世在1440年登基,除去扩张领土之外,为了巩固对被征服的城市的统治,也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他建立了一个新的纳贡方法,大大改善了国家经济。帝国还制定了一个新的对于原阿科瓦国的土地政策,减少了叛乱的几率。[16]蒙特苏马一世也制定了关于死刑的附加法律;并规定平民不得与贵族通婚。[17]帝国还施行了一系列的教育政策,在每个居民区都建立了学校。[17]学校分为两类,特尔波奇卡尔利(Telpochcalli),主要教授军事战术战略;卡尔梅卡克(Calmecac),主要教授写作、天文学政治学神学等各种领域的知识。[18]蒙特苏马还决定将在军事或民事方面表现杰出的平民封为库瓦赫皮利(quauhpilli),[16]但这个称号是非世袭的。有些库瓦赫皮利可以与皇室成员通婚。

蒙特苏马一世为了获取活人祭品,还发明了荣冠战争,这种战争还在另一层面上增加了阿兹特克的兵力。在荣冠战争进行前,我方与敌方关于祭品方面的事宜已经沟通完毕,因此这种战争基本上没有任何伤亡。1450年-1454年發生了由乾旱導致的大饑荒,為此,蒙特蘇馬不斷的發動榮冠戰爭獲取俘虜來祭祀神靈。

扩张[编辑]

阿兹特克帝国的扩张[19]

特帕内克国灭亡后,阿兹特克帝国巩固了它在墨西哥谷的地位。第一次帝国扩张的对象为墨西哥谷的科约阿坎和今天墨西哥莫雷洛斯州一带的库瓦纳瓦克和瓦科斯蒂佩克人。[20]这些国家被征服后,帝国获得了大量的农产品进贡。蒙特苏马一世统治期间,阿兹特克经过了一次大饥荒,他重新占领了饥荒期间叛乱的今天墨西哥莫雷洛斯州一带的国家。蒙特苏马一世将版图扩展到了东部的墨西哥湾、南部达今天墨西哥的瓦哈卡州

1468年,蒙特蘇馬一世的兒子阿沙亚卡特尔继位,他花了整整13年来平定因为父亲的扩张而造成的当地人的反抗。[9]与此同时,墨西哥西部的塔拉斯科国也在大举扩张,1455年,塔拉斯科国入侵托卢卡山谷。[21]1472年,阿沙亚卡特尔重新占领了那里,并成功地抵御了入侵。1479年,阿沙亚卡特尔出动军队进攻塔国本土。[21]但在士兵刚刚进入边境时,塔国就发现之,并将其击败,這是帝國有史以來遭遇的第一次慘敗,阿沙亚卡特尔狼狈逃回特諾奇蒂特蘭,隨後收復了瓦斯特克地區,至此阿兹特克和塔拉斯科就再也没有进行过战争。[22]

1481年,阿沙亚卡特爾的兄弟蒂索克短暫統治該國,他未进行过像样的扩张,乃至平民都认为他很懦弱。正由于这点,很快他便被阿维特索特尔所取代。阿维特索特尔统治初期和他的前辈一样,同样在平息叛乱。但他在随后开始新一轮的扩张。在他統治下,阿茲特克帝國的版圖達到最興盛時期,共控制33個省份的371個部落。首都特諾奇蒂特蘭曾經有25萬人居住,是當時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

阿沙亚卡特爾的兒子蒙特苏馬二世在1502年登基,两年后開始發動對特拉斯卡拉的戰爭。1519年,西班牙人從墨西哥灣登陸,阿兹特克人邀請西人進城,但他们卻軟禁了蒙特苏马二世。西班牙人在城內搜括黃金,並屠殺了阻止他們的祭司們,這導致了後來的暴動——蒙特蘇馬二世在1520年7月1日被大石頭擊中头部死去,愤怒的平民开始攻击西班牙人,令他们不得不撤离特諾奇蒂特蘭城,从其中杀出一条血路,遭到极其惨重的伤亡。征服者埃尔南·科尔特斯将那晚称为“悲痛之夜”。

毁灭[编辑]

阿兹特克的征服者埃尔南·科尔特斯在1519年登陆尤卡坦半岛,当时他只有100名船员和530名士兵,多数人只装备了剑和盾。实际上科尔特斯早前背叛了古巴总督,带着士兵和偷来的船擅自来到了中美洲。科尔特斯在路上遇到了一些流浪在沿岸的西班牙人,他们加入了科尔特斯的队伍。这些人穿越丛林到了玛雅,途中遇上憎恶阿兹特克帝国的特拉斯卡拉人,并与其结为盟友,行军到了阿兹特克的特諾奇蒂特蘭。

他们进入特諾奇蒂特蘭后,受阿兹特克人优待,居住在一个庭院中。不久后,他垂涎于当地的财宝,便要求蒙特苏马二世向他妥协。不料此时古巴总督已经派兵来抓捕他,科尔特斯只得将权力转移给副官佩德羅·德·阿爾瓦拉多,他自己则带着士兵应战。在战场上,古巴总督的士兵们受科尔特斯煽动,也想获得那些无尽的阿兹特克财宝,便加入了科尔特斯的军队。蒙特苏马二世由于遵从了科尔特斯的要求而被愤怒的平民打成重伤,并在科尔特斯的庭院中死去。他的侄子奎特拉瓦克(Cuitlahuac)在登基4個月後因為西班牙人帶來的天花而死去,帝國最後的皇帝库瓦赫特莫克登基。科尔特斯在经历悲痛之夜后,指挥军队在战斗中大败阿兹特克人,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1521年4月28日,西班牙人及其盟軍開始作最後的圍攻,但阿茲特克人用巧妙戰術及心理戰,讓西班牙人受阻。在經過長時間的圍城和大部份人口都死於饑餓與天花的情況下,1521年8月13日,皇帝库瓦赫特莫克向征服者科尔特斯的500人西班牙軍隊和15-23萬特拉斯卡拉軍投降。1525年2月26日,他被西班牙人絞死。

欧洲人来到新大陆的同时,也将美洲原住民从未患过的各式传染病带上了岸。抗疫能力较差的阿兹特克人在遭到以天花为主的“新型”传染病的影响后,人口從1500萬骤降至300萬,使得瘟疫成为阿兹特克帝国迅速衰落的原因之一。首都特諾奇蒂特蘭在帝国灭亡后也被夷为平地。之後阿茲特克人的活人祭被歐洲人極其的誇大,以製造文明征服野蠻的形象。[來源請求]阿茲特人又漸被迫改變宗教,與其他美洲民族一樣,他們的文化大部份都被歐洲侵略者剷除。現在墨西哥的首都墨西哥城是在特諾奇蒂特蘭的廢墟上重新建立的。

政府[编辑]

阿兹特克帝国的政府是间接统治的一个例子。像大多数中世纪欧洲帝国一样,阿兹特克帝国也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但不同的是,阿国的政府更像是一个接收贡品的系统,没有全方位管辖被征服的土地,只不过是接收他们的贡品。[23])。[24]阿兹特克帝国的中央地区与一些偏远地区没有官方的交通系统。虽然阿兹特克三国同盟被看做帝国,但是帝国多为规模不一的小城邦(altepetl)组成,每个小城邦有自己的领袖,这个制度在帝国成立(1428年)以前就已经存在了。

因此,值得了解的是,“阿兹特克帝国”的名称是现今的称谓,阿兹特克人不这么称呼他们的国家。阿兹特克帝国应该是由三个使用纳瓦特尔语的大城邦(特諾奇蒂特蘭特斯科科特拉科潘)组成的城邦联盟。

法律[编辑]

阿兹特克帝国在蒙特苏马一世统治期间出现了法律,这些法律旨在建立和管理城邦、阶级和个人之间的关系,处罚权掌握在政府手中。这些法律加入了阿兹特克人对于犯罪的传统观念,规定了公开进行同性恋者、不断酗酒者、在公共场合赤身裸体者将受到惩罚。会受到惩罚的行为还有盗窃、谋杀、使他人遭受财产损失等。阿茲特克人會依照罪犯的身份來裁定刑法的等級,身份越高者,刑法越重。波奇特卡有时会被任命为法官,或是充当监督者。在非战时状态,军事法庭成员也能充当这两种法律职业。阿兹特克的法律拥有上诉程序一说,通常先通知大市场地区的法庭,然后上诉到地方机构进行审理。如果事态严重,可以再上诉到特级法院,或是特諾奇蒂特蘭的两个最高法院。这两个最高法院中,一个主要审理特諾奇蒂特蘭的案件,另一个专门负责审理其他地区上诉来的案件。最终的司法权掌握在君主手中(君主有权任命下属法官进行审理)。[25]

统治者[编辑]

特诺奇蒂特兰[编辑]

特斯科科[编辑]

特拉科潘[编辑]

[26][27]

参见[编辑]

来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Smith 2009
  2. ^ Smith 2009
  3. ^ Hassig 1988
  4. ^ Smith 2001
  5. ^ etymonline.com:Aztec
  6. ^ Davies 1973, pp. 3-22
  7. ^ Smith 2009 p. 37
  8. ^ Calnek 1978
  9. ^ 9.0 9.1 9.2 Davies 1973
  10. ^ Alvarado Tezozomoc 1975 pp. 49-51
  11. ^ Alvarado Tezozomoc 1975 pp. 52-60
  12. ^ Alvarado Tezozomoc 1975
  13. ^ 13.0 13.1 Smith 2009 p. 46
  14. ^ Evans 2008, p. 460
  15. ^ Leon-Portilla 1963 p.155
  16. ^ 16.0 16.1 Smith 2009 p. 48
  17. ^ 17.0 17.1 Duran 1994, pp. 209-210
  18. ^ Evans 2008 p. 456-457
  19. ^ Based on Hassig 1988.
  20. ^ Smith 2009 p. 47-48
  21. ^ 21.0 21.1 Pollard 1993, p.169
  22. ^ Smith 2009 p. 51
  23. ^ Berdan, et al. (1996), Aztec Imperial Strategies. Dumbarton Oaks, Washington, DC
  24. ^ Motyl, Alexander J. Imperial Ends: The Decay, Collapse, and Revival of Empires.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1: 13, 19–21, 32–36. ISBN 0-231-12110-5. 
  25. ^ Kurtz, p. 307
  26. ^ Chimalpahin Quauhtlehuanitzin.(1997). Codex Chimalpahin, Vol. 1.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Norman.
  27. ^ Tlacopan. Updated March, 20120. Retrieved from http://members.iinet.net.au/~royalty/states/southamerica/tlacopan.html.

参考资料[编辑]

  • Alvarado Tezozomoc, Hernando de. Crónica Mexicana. Universidad Nacional Autonoma de Mexico, Mexico City. 1975. 
  • Calnek, Edward. R. P. Schaedel, J. E. Hardoy, and N. S. Kinzer, 编. Urbanization of the Americas from its Beginnings to the Present. 1978: 463–470. 
  • Davies, Nigel. The Aztecs: A History.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Norman. 1973. 
  • Diaz del Castillo, Bernal. The Discovery and Conquest of Mexico. Cambridge, MA: Da Capo Press. 2003. ISBN 0-306-81319-X. 
  • Duran, Diego. History of the Indies of New Spain.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Norman. 1992. 
  • Evans, Susan T. Ancient Mexico and Central America: Archaeology and Culture History, 2nd edition. Thames & Hudson, New York. 2008. ISBN 978-0-500-28714-9. 
  • Hassig, Ross. Aztec Warfare: Imperial Expansion and Political Control.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1988. ISBN 0-8061-2121-1. 
  • Leon-Portilla, Miguel. Aztec Thought and Culture: A Study of the Ancient Náhuatl Mind.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1963. 
  • Pollard, H. P. Tariacuri's Legacy..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1993. 
  • Smith, Michael. The Aztec Migrations of Nahuatl Chronicles: Myth or History?. Ethnohistory. 1984, 31(3): 153–168. 
  • Smith, Michael. The Aztecs, 2nd Edition. Malden, MA: Blackwell Publishing. 2009. ISBN 0-631-23015-7. 
  • Smith, M. E. The Archaeological Study of Empires and Imperialism in Pre-Hispanic Central Mexico. Journal of Anthropological Archaeology. 2001, 20: 245–284. doi:10.1006/jaar.2000.0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