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山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阿可达山战争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绿山战争
亚洲的非殖民化英语decolonisation of Asia阿拉伯冷战英语Arab Cold War的一部分
Nizwa Fort in the interior of Oman attacked by British RAF fighter jets during Jebel Akhdar War.png
被英国空军轰炸后冒出滚滚浓烟的尼兹瓦要塞
日期1954年10月10日- 1959年1月30日
(4年3个月又5天)
地点
马斯喀特和阿曼
结果

马斯喀特苏丹国胜利

  • 阿曼教长国覆灭,并入马斯喀特苏丹国
  • 英国实现对阿曼全境的经济、政治控制,促使联合国通过2073,2238和2302号“关于阿曼问题的决议”
参战方
马斯喀特苏丹国英语Muscat and Oman
 英国
阿曼教长国
支持:
埃及
 沙烏地阿拉伯
指挥官与领导者
赛义德·本·泰穆尔
大卫·斯迈利英语David Smiley
托尼·德拉蒙德英语Tony Deane-Drummond
加利布·海伊英语Ghalib al-Hinai
塔利布·阿尔希奈
苏莱曼·本·希木叶尔
兵力
107 苏丹武装部队英语Sultan of Oman's Armed Forces
123 马斯喀特团英语Muscat Regiment (Oman)
476 北方边防团英语Northern Frontier Regiment (Oman)
英国 250 特种空勤团
英国 2 侦察车英语Scout car部队
英国 8 皇家海军陆战队皇家空军[1][2]
总计: 1000人
300 反抗军[1][2]
总计: 1000人[1]
伤亡与损失
1958年空袭中:
英国 1名飞行员死亡[1]
1959年攻势中:
英国13名士兵死亡
英国57名士兵受伤[1]
1958年空袭中:
数十名士兵伤亡[1]
1959年攻势中:
176名士兵死亡
57名士兵受伤[1]
总计:213–523+人死亡[a]
历史系列条目
阿曼历史
Coat of Arms of Oman
Portal-puzzle.svg 阿曼主题

绿山战争 (阿拉伯语:حرب الجبل الأخضر‎,音译阿可达山战争)[1][3],又称阿曼战争[4] (阿拉伯语:حرب عمان‎)、阿曼民族解放战争阿曼人民反英起义,指马斯喀特苏丹国英语Muscat and Oman阿曼教长国之间于1954年和1957年爆发的两次武装冲突。起因为阿曼教长国所控制的内陆地区发现石油资源,马斯喀特苏丹赛义德·本·泰穆尔遂在英国政府政治支持和伊拉克石油公司英语Iraq Petroleum Company资金支持下向阿曼教长国宣战[5][2][6][7] 。由于埃及沙特阿拉伯等国对阿曼教长国的支持,战争形势始终相持不下,1959年英国政府决定加大干预力度,战争形势得到决定性转变。1959年1月30日英国-马斯喀特联军占领阿曼教长国最后两个据点,教长国伊玛目加利布·海伊英语Ghalib al-Hinai流亡国外,马斯喀特苏丹国完全吞并阿曼教长国,战争宣告结束[1][8][6][9][10]

此次战争的结束标志着阿曼结束了长达几十年的分裂局面,完成了国家的统一,赛义德王朝的权威得到巩固,而在阿曼存在了数个世纪的伊玛目制度彻底瓦解。但在这一过程中苏丹赛义德为取得英国支持,同英国政府签订诸多不平等的政治与贸易条约[11][12][13][14],割让哈拉尼亚特群岛予英国[15],且允许英国人把持苏丹国的国防外交等各个部门,这使苏丹国被认为在事实上已成为英国殖民地[16][5][17]联合国大会于1965年、1966年和1967年通过了“关于阿曼问题的决议”,呼吁英国政府停止对当地人的一切镇压行动,结束英国对阿曼的控制,并重申阿曼人民具有不可剥夺的自决和独立权利[17][18][19][20][21][22]

背景[编辑]

18世紀中葉,來自阿曼內部某小村莊的艾哈邁德·本·賽義德英语Ahmad bin Said al-Busaidi将波斯殖民者逐出阿曼,隨後當選伊瑪目,並以魯斯塔克英语Rustaq為首都。1783年,當伊瑪目艾哈邁德·本·賽義德駕崩後,阿曼領土被劃分為沿海領土與內地領土。其中,沿海領土繼承了賽義德王朝的世襲,建立了马斯喀特苏丹国。而内陆的阿曼伊瑪目國則維持選舉君主制,爾後首都被遷回尼茲瓦[23][24][25] [26][5]此時,大英帝國熱衷於控制阿拉伯中南部,藉以扼殺其他歐洲大國日益增長的主導地位,並對抗18-19世紀阿曼等国的新興海上力量,因此英國开始支持馬斯喀特的賽義德王朝。大英帝國與蘇丹簽訂了一系列條約,旨在提高英國在馬斯喀特的政治和經濟利益,換取對蘇丹的保護承諾。至此,馬斯喀特蘇丹國變得愈來愈依賴英國的貸款與政治建議,本国经济也在外来英国资本影响下处于持续的欠发达状态[26][5][12][5][16]。马斯喀特的政府架构中甚至出现过仅有一名官员为阿曼人,而国防部长、情报局长,苏丹首席顾问等其他职务均由英国人担任的现象[16][11]。入驻马斯喀特的英国政治代理人认为,英国政府对马斯喀特的影响属于“完全的利己主义”,对当地的社会和政治状况缺乏关心,这也导致了沿海領土與內地領土社会的进一步撕裂[27]

19世纪末20世纪初,马斯喀特苏丹国和阿曼教长国之间关系进一步恶化[26],苏丹国与教长国虽在宗教信仰方面同为伊斯兰教伊巴德派,但在政治利益方面存在很大冲突[28],与亲英的苏丹国不同,教长国在伊玛目治下反英倾向明显[26][29][16][29][16],1913年,时任伊玛目萨利姆·阿尔哈鲁西发起一场反馬斯喀特暴动英语Muscat rebellion,直到1920年教长国同苏丹国在英国调停下签订《錫卜條約英语Treaty of Seeb》才正式宣告结束[5][30]。 此时英国对于阿曼内陆地区基本不存在战略上的控制需求,因此《锡卜条约》大体上维持了现有政治秩序,承认沿海的马斯喀特苏丹国具有统一主权,同时亦声明伊玛目治下的阿曼内陆具有充分的自治权,在事实上承认了阿曼教长国的独立[30][28][5][31]

20世纪20年代初期,在石油勘探在阿曼开始时,英国英伊石油公司费胡德英语Fahud地区发现了石油,这是伊斯兰教长国土地的一部分,促使苏丹违反了《锡卜条约》,强行占领了该地区。

当赛义德·本·泰穆尔(bin Taimur)成为马斯喀特和阿曼苏丹国英语Muscat and Oman的统治者时,该地区的防务受到了与英国签订的条约保障。在马斯喀特和阿曼苏丹国的唯一武装力量是部落士兵和一支来自巴基斯坦俾路支省(Baluchistan)的宫廷禁卫(由于历史的巧合,苏丹在此时拥有瓜达尔港)。

在1954年之前,马斯喀特和阿曼苏丹国与沙特阿拉伯发生了一场关于布莱米绿洲所有权的争端,这对于石油勘探权至关重要。

在1954年,阿曼的伊玛目是加利布·本·阿里·海伊。他已经准备好召集阿曼部落的成员从布莱米驱逐沙特人,但在英国的鼓动下,这件事最终是通过仲裁解决的。为了防止伊玛目干扰布莱米的和解,一个营规模的特遣部队,“马斯喀特和阿曼苏丹国野战部队”在一些英国军官的指挥下,占领了伊卜里镇。 苏丹的威望和权威被他对本国人民的蔑视所破坏。

过程[编辑]

第一个冲突阶段[编辑]

阿曼的最后一个伊玛目,加利布·本·阿里·海伊,在1954年发动了一次叛乱,[32] 当时阿曼的苏丹给伊拉克石油公司英语Iraq Petroleum Company颁发了开采许可证,但却忽视了最大的油田在伊玛目土地内的事实。在外地部队占领了他领土的一部分之后,加利布进行了反击。然而,他的努力失败了,他不得不回到他的家乡布莱德赛特村。

苏丹 赛义德·本·泰穆尔严重依赖英国的军事支持。伊拉克石油公司,连同其石油勘探公司、阿曼石油开发公司英语Petroleum Development Oman,都归欧洲石油巨头所有,包括英伊石油公司的继承者英国石油公司,这促使英国政府向苏丹提供支持。

沙特支持起义[编辑]

伊玛目的兄弟塔利卜·本·阿里·海伊(Talib bin Ali Al Hinai)曾逃往沙特阿拉伯,1957年,他带着300名装备精良的武装分子从那里返回,叛乱再次爆发。 塔利卜的部队占领了比拉德萨特附近的一座防御高塔,但缺乏重型武器来摧毁它。经过几周无决定性的战斗,起义军内部一个主要部落的酋长苏莱曼·本·希米亚(Suleiman bin Himyar)公开宣布了他对苏丹的蔑视,并发动了一场大起义。

马斯喀特和阿曼苏丹国的野战部队大部分被摧毁,因为他们试图通过敌对的城镇和村庄撤退。

反抗军受到了马斯喀特团以及从特鲁西尔酋长国调集的“特鲁西尔阿曼侦察兵英语Trucial Oman Scouts”部队的镇压。 然而,决定性因素是步兵(两个苏格兰步兵团英语Cameronians (Scottish Rifles)连队)和英国皇家空军(RAF)的装甲车和飞机的介入。

塔利卜的部队撤退到了难以进攻的阿可达山(又称绿山)地区。苏丹武装部队袭击了几条山路,都被轻易地击退了。

僵局[编辑]

苏丹的军队在一名英军士兵,大卫·斯迈利英语David Smiley上校手下重组。“巴提奈部队”被重新命名为北方前线团英语Northern Frontier Regiment (Oman),而马斯喀特和阿曼苏丹国的残余部队则并入了新的阿曼团。在每一个单位和小队中,俾路支和阿拉伯士兵混杂在一起。这大大减小了部队叛逃或公开同情反政府武装的可能性,但导致了部队内部的紧张局势。由于语言不通,许多命令经常不被遵守。许多名义上的阿曼士兵是从佐法尔省招募来的,被其他阿拉伯人看不起。

军队仍然无法攻下塔利卜的据点。在阿可达山上的几条小路太窄了,无法部署攻击营。苏丹这一方尝试过出动四个连(包括特鲁西尔阿曼侦察兵英语Trucial Oman Scouts的两个连,后来成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进攻山的南部。但攻击者在断定他们很容易遭到伏击并被截断后路之后匆忙撤离。在另一次尝试中,步兵发动了一场佯攻,然后撤退了,而英国皇家空军的沙克尔顿轰炸机轰炸了据称是防御的叛乱分子。他们没有造成人员伤亡。[33] 来自英国皇家空军沙迦(RAF Sharjah)的德·哈维兰(De Havilland Venoms)也曾被用来轰炸和扫射叛乱分子的据点。

英国皇家空军的一架喷气式飞机“毒液”

两年来,叛军的渗入者不断地在山脉周围的道路上挖掘,伏击了苏丹武装部队和英国分遣队,以及石油公司的车辆。在山脚下的城镇和村庄里,苏丹的部队分散在各个地方,因而易受伤害,处于守势。他们的武器(主要是二战时期的英国武器)不如塔利卜手下战士使用的最新装备有效。一个苏丹的炮兵部队,有两个5.5英寸中等口径的大炮,骚扰了在阿可达山之上的高原居民点,几乎没有什么效果。英国皇家空军的飞机继续攻击高山高原地区上的叛军据点,在赛克高原(Saiq Plateau),毒液FB4坠毁飞机的残骸和飞行员克莱夫·欧文·沃特金森的坟墓作为空袭的纪念物,至今依然存在。[34][35][36]

英国决定性的攻击(1959年)[编辑]

据一些英国军官估计,英国将需要一个旅的全面进攻来夺回阿可达山。斯迈利和其他人认为,由特种部队提供支援的小型行动就足够了。最终在1959年,特种空勤团(British Special Air Service Regiment)派出了两支中队,由安东尼·德南·德拉蒙德英语Anthony Deane-Drummond(Anthony Deane-Drummond)率领。他们在阿可达山北部的边远地区进行了佯装行动,之后在夜间攀登了山的南部,让叛军措手不及。在他们到达山顶之后,补给就被空投给了他们,这可能误导了一些叛军,认为这是伞兵的攻击。

阿曼伊斯兰教长国被击败了,塔利卜和他的战士要么伪装成当地居民,要么逃到沙特阿拉伯。伊玛目加利布在沙特阿拉伯流亡。

这五年的冲突使数百名反政府武装分子死亡,并使英国和马斯喀特苏丹国支出巨大的人力成本。在1959年决定性的进攻中,苏丹的13名武装士兵和英军人员死亡,176名艾巴德派教徒在最后一个月的战斗中丧生。

后续[编辑]

随着伊玛目的失败,《锡卜条约英语Treaty of Seeb》被终止,阿曼的自治伊斯兰教法也被废除。[37] 20世纪60年代初,伊玛目被流放到沙特阿拉伯,得到了东道主和其他阿拉伯国家政府的支持,但这种支持在20世纪80年代结束了。

尽管失败了,但一些叛乱分子仍然从沙特阿拉伯或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进入阿曼,并铺设地雷,继续造成部队伤亡和平民车辆伤亡。1961年在迪拜发生的“MV Dara英语MV Dara”事件被认为是由这样一个地雷引起的。苏丹武装部队由于人数较少,难以防止这种渗透活动。1960年,阿曼建立了一支准军事部队“阿曼宪兵队”,以协助苏丹武装部队执行任务,也负责接管正常的警务工作,使得地雷运动最终减少了。

参考[编辑]

脚注[编辑]

[a].^ Casualties breakdown (213-523+ killed):

1957年,Bilad Sait - Omani团(300人)的战斗遭受重大伤亡,结果被解散; 此外,在坦努夫的阿曼部队中有3人受伤。
1958年的空中战役——一名英国飞行员死亡,大量的反叛分子伤亡。 大约20 - 30名叛军于1958年12月被杀。
1959年进攻- 13名英军和马斯喀特军队死亡,57人受伤;Ibadis死亡,57人受伤。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Air Vice-Marshal Peter Dye. The Jebel Akhdar War: The Royal Air Force in Oman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3 March 2016.. (PDF) . Air Power Review. Centre for Air Power Studies. ISSN 1463-6298 Volume 11, Number 3, Winter 2008
  2. ^ 2.0 2.1 2.2 Peterson, J. E. Oman's Insurgencies: The Sultanate's Struggle for Supremacy. Saqi. 2 January 2013 [29 April 2018]. ISBN 9780863567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3) –通过Google Books. 
  3. ^ The Jebel Akhdar War Oman 1954–1959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Globalsecurity.org. Retrieved on 2012-04-12.
  4. ^ J. E. Peterson. Britain and 'the Oman War': An Arabian Entanglemen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ritain and 'the Oman War': An Arabian Entanglement. Pages 285-298. Published online: 06 August 2008.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Dr Francis Owtram. A Close Relationship: Britain and Oman Since 1750. QDL. 11 December 2014 [2022-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8).  A Close Relationship: Britain and Oman Since 1750. 2014.
  6. ^ 6.0 6.1 Principal Shaikhs and Tribes of Oman. A.C.Gallowey: File 8/62 Muscat State Affairs: Principal Shaikhs and Tribes of Oma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s. Page 69. QDL.
  7. ^ Muscat State Affairs. British Consulate Muscat: File 8/62 Muscat State Affairs: Principal Shaikhs and Tribes of Oma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File 8/62. QDL.
  8. ^ Searle, Pauline. Dawn Over Oman. Routledge. 2016: 20 [1 August 2017]. ISBN 9781317242109 (英语). 
  9. ^ John Craven Wilkinson. John Craven Wilkinson: The Imamate Tradition of Oma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Imamate Tradition of Oma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02 April 2009.
  10. ^ Mark Curtis.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Oman 1957-9.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s. 2017.
  11. ^ 11.0 11.1 Muscat and Oman Internal Affairs History.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Muscat and Oman Internal Affairs Histor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Page 191. QDL.
  12. ^ 12.0 12.1 Salîl-ibn-Razîk. History of the imâms and seyyids of 'Omân by Salîl-ibn-Razîk, from A.D. 661-1856 (89/61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History of the imâms and seyyids of 'Omân.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Page 89. QDL.
  13. ^ Treaty of Friendship. Treaty of Friendship: A Collection of Treaties and Engagements relating to the Persian Gulf Shaikhdoms and the Sultanate of Muscat and Oman in force up to the End of 1953.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Page 63. QDL.
  14. ^ Report of the Ad Hoc Committee on Oman. Report of the Ad Hoc Committee on Oma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United Nations Digital Library. File A/5846. 22 January 1965. New York.
  15. ^ A Collection of Treaties and Engagements relating to the Persian Gulf Shaikhdoms and the Sultanate of Muscat and Oman in force up to the End of 1953.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s: A Collection of Treaties and Engagements relating to the Persian Gulf Shaikhdoms and the Sultanate of Muscat and Oman in force up to the End of 1953 26v (54/9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s. Page 54. QDL.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Ian Cobain. The Guardian: Britain's secret war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ritain's Secret Wars. The Guardian. 08 September 2016.
  17. ^ 17.0 17.1 2302 Question of Oman. United Nations: 2302 Question of Oma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United Nations Archives. 2 December 1967.
  18. ^ 22nd Session. United Nations: 22nd Session Adopted Resolution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United Nations Archives. 19 September – 19 December 1967.
  19. ^ 20th Session. United Nations: 20th Session Adopted Resolution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United Nations Archives. 20 September – 20 December 1965.
  20. ^ 2073 Question of Oman.United Nations: 2073 Question of Oma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United Nations Archives. 17 December 1965.
  21. ^ UN General Assembly. UN 2238 Question of Oman Resolution (1966) (PDF). worldlii. [2022-07-1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3-07).  1966.
  22. ^ UN General Assembly. UN Adopted Resolutions (1966). worldlii. [2022-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25).  1966.
  23. ^ Joseph A. Kechichian. Oman and the World: The Emergence of an Independent Foreign Polic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Oman and the World: the Emergence of an Independent Foreign Policy. 1995.
  24. ^ Salîl-ibn-Razîk. History of the imâms and seyyids of 'Omân by Salîl-ibn-Razîk, from A.D. 661-1856 (86/61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History of the imâms and seyyids of Omân.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Page 86. QDL.
  25. ^ Robert Geran Landen. Oman Since 1856: Disruptive Modernization in a Traditional Arab Societ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Oman Since 1856: Disruptive Modernization in a Traditional Arab Society. Pages 581-583. JSTOR. 1970. Vol. 90, No. 4.
  26. ^ 26.0 26.1 26.2 26.3 J. C. Wilkinson. The Oman Question: The Background to the Political Geography of South-East Arabia J. C. Wilkinson.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The Oman Question: The Background to the Political Geography of South-East Arabia. JSTOR. September 1971. Pages 361-371.
  27. ^ Muscat State Affairs.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File 8/67 Muscat State Affairs: Muscat– Oman Treat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File 8/67. Page 20. QDL.
  28. ^ 28.0 28.1 The Last Imam of Oman. CNN Arabic: وفاة آخر أئمة عُمان في منفاه السياسي بالسعودية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NN Arabic News. 01 December 2009.
  29. ^ 29.0 29.1 Muscat State Affairs.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18/316) Muscat State Affairs: Muscat– Oman Treat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Page 18. QDL.
  30. ^ 30.0 30.1 Muscat Rising.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Muscat Rising, from April 1917 to January 1918 & resumed from April 1920 to Oct 1920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ritish National Archive. Page 50. QDL.
  31. ^ Oman profile. BBC Middle East: Oman profile - Timelin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BBC News. 25 April 2018.
  32. ^ Pike, John. The Jebel Akhdar War Oman 1954-1959, Chapter 2. www.globalsecurity.org. Marine Corps 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 [31 July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18). 
  33. ^ Allfrey, Philip, Warlords of Oman
  34. ^ Ejection History - Oman. [1 August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9). 
  35. ^ Crash site of a Royal Air Force fighter on Jebel Akhdar, Oman. [31 July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4). 
  36. ^ RAF Venom Crash. 15 March 2017 [1 August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2). 
  37. ^ Background Note: Oman. U.S Department of State – Diplomacy in Action. [2017-1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