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多大象国家公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阿多大象过年公园
IUCN分类II(国家公园
Elephant Addo.jpg
阿多的公象
阿多大象过年公园位置图
阿多大象过年公园位置图
公园的地理位置
位置南非西開普
最近城市伊丽莎白港
坐标33°26′46″S 25°44′45″E / 33.44611°S 25.74583°E / -33.44611; 25.74583坐标33°26′46″S 25°44′45″E / 33.44611°S 25.74583°E / -33.44611; 25.74583
面积1,640 km2(630 sq mi)[1]
建立时间1931[1]
主管团体 南非国家公园
官网

阿多大象国家公园是多样野生动物保护公园,位于南非伊丽莎白港附近,是国内19个国家公园之一。目前面积排在第三,仅次于克鲁格国家公园和卡拉哈迪跨国公园。

历史[编辑]

公园最初部分始创于1931年,[1] [2]部分出于西德尼•斯凯夫的努力,为这一地区现存的11种大象提供避难所。公园被认为极其成功,目前已为多达450头大象和大量其他哺乳类动物安家。

发展[编辑]

原公园随后发展扩张到包括伍迪角自然保护区,从星期天河河口延伸至亚历山大港和一个海洋保护区,保护区囊括了圣•克罗伊岛和鸟岛,均为鲣鸟和企鹅的重要繁殖地,更别提各种各样其他海洋生物。鸟岛是世界上最大的鲣鸟群体繁殖地的家园——约120,000只鸟,还是第二大南非企鹅群的繁殖地,最大的则是圣克洛伊岛。这些丰富的海洋资产促成了部分计划,将面积为1,640km²的阿多大象国家公园发展为3,600 km²的大阿多大象国家公园。 这一发展不仅意味着公园囊括了南非七大主要植物带的五个,还意味着它将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依据南非“7大”(大象、犀牛狮子野牛大白鲨)的自然栖息地安家的公园。

动植物群[编辑]

逾450头大象、400头南非水牛、48余头濒危的黑犀牛和大量的羚羊物种。狮子和斑鬣狗新近也再度被引入该区。最大现存数量的不会飞的甲虫也落户公园。 阿多国家公园里的动植物群丰富多样,如所有植物就是生态系统的核心因素。阿多大象国家公园拥有一些稀有的地方性植物种类,特别是原产于南非地区的多汁灌木和地下芽植物。许多品种都处于环境压力下,还面临着灭绝的可能。[3]

物种灭绝和人口过剩[编辑]

公园面临着两个环境问题:物种灭绝和人口过剩,二者相互关联影响。公园的最初使命是再引入众多食草动物(如非洲象和黑犀牛),[4]主要的生态努力是保护哺乳类生物。然而,因忽视了这一环境链的其他参与者,一些植物品种遭受过度放牧和踩踏,[5]主要是公园内的大象。过度放牧和踩踏不仅毁坏大部分植物的生命,也迫使其适应与固有进化性进步不同的生理刺激。[6]一些生物学家认为不单是食草动物威胁到生物群,[7]还有大量其他生态因素,包括动物传播和营养循环。多达77种南非特有的植物品种被列为“易被大象食用”。

旅游业[编辑]

公园每年接待120,000名游客,其中45%为国际游客,大多为德国、荷兰和英国的民众。 园内主要的露营地,以游泳池、酒店、喷泉和各类膳宿为特色,其他4个露营地由特许经营者运营。 公园的主要入口和两条循环旅游步道都是柏油路,其余则是碎石路。还有一条额外通向公园南门的通道,为科尔切斯特附近的N2高速路。它连接起公园现有的旅游步道。

图片库[编辑]

同见[编辑]

  • 阿多大象的行迹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Addo Elephant National Park. South African National Parks. [2009-04-24]. 
  2. ^ Skaife, Sydney Harold ('Stacey') (1889-1976). Iziko Museums of Cape Town. [2009-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18). 
  3. ^ Johnson, Katherine. “The Flora of Addo Elephant National Park: are threatened species vulnerable to elephant damage?” ‘’Biodiversity and Conservation’’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1999, p.4
  4. ^ Landman, M. “Relevance of elephant herbivory as a threat to Important Plants in the Addo Elephant National Park, South Africa,” ‘’Journal of Zoology’’ 2008, p.51-58
  5. ^ Kerley, Graham. “The impacts of elephants on biodiversity in the Eastern Cape Subtropical Thickets,” ‘’South African Journal of Science’’ 2006, p.395-402
  6. ^ Marris, Emma. “Africa conservation: making room,” ‘’Nature’’ 2008, p.860-863
  7. ^ Knight, M.H. “Evaluating herbivore extinction probabilities in Addo Elephant National Park, South Africa,” ‘’African Zoology’’ 2006, p.13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