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优良条目,点击此处获取更多信息。

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领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
亚该亚亲王国的封建领地(实际自治)[1]
1212-1388
布列讷家族(法语:Maison de Brienne)的纹章,他们于1309-1356年统治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 of 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
布列讷家族法语Maison de Brienne的纹章,他们于1309-1356年统治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
首府瑙普利亚
面积
 • 坐标37°36′N 22°46′E / 37.600°N 22.767°E / 37.600; 22.767坐标37°36′N 22°46′E / 37.600°N 22.767°E / 37.600; 22.767
 • 类型封建领地
歷史時期中世纪
• 成立
1212
• 被卖给威尼斯共和国
1388
前身
继承
利奥·斯古拉斯
摩里亚专制国
威尼斯共和国

中世纪后期时,希腊摩里亚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阿尔戈斯希臘語Άργος,法語:Argues)和瑙普利亚(今纳夫普利翁,希腊语Ναύπλιο,中世纪时称Ἀνάπλι,法语称之为Naples de Romanie,即“罗马土地上的那不勒斯”)两座城市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后的拉丁人的统治下,成为一个封建领地[2]

1211-1212年,这两座城市被征服,亚该亚亲王戈弗雷一世法语Geoffroi Ier de Villehardouin将其作为封建领地封给了雅典公爵奥顿一世英语Othon de la Roche。此后,这一领地由拉罗什家族英语De la Roche family相传六代,绝嗣后随雅典公国被布列讷家族法语Maison de Brienne继承。雅典公国本身于1311年被加泰罗尼亚佣兵团英语Catalan Company征服,但布列讷家族仍保有这块领地,并继续自称雅典公爵。戈蒂埃六世(1311-1356年在位)的生涯基本在法国度过,仅于1331年尝试从加泰罗尼亚人手中收复雅典,但以失败告终。他死后,侄子居伊英语Guy of Enghien(属昂吉安家族法语Maison d'Enghien)继承了这块领地,后在希腊定居。1370-1371年,他与兄长一起进攻加泰罗尼亚领地,仍以失败告终。1376年,居伊去世,领地由其女儿玛丽英语Maria of Enghien继承,她与她来自威尼斯的丈夫皮埃特罗·科尔纳罗英语Pietro Cornaro共同统治这片领地,直到1388年后者去世。在此期间,这里实际上成了威尼斯共和国的属地,丈夫死后不久,玛丽就把领地卖给威尼斯,自己回到威尼斯生活。但摩里亚专制国拜占庭帝国的一部分)君主狄奥多尔一世英语Theodore I Palaiologos(1383-1407年在位)赶在威尼斯之前占领了阿尔戈斯,他的盟友雅典公爵内里一世英语Nerio I Acciaioli则占领了瑙普利亚。瑙普利亚很快被威尼斯夺回,阿尔戈斯则于1394年被威尼斯占领。此后威尼斯共和国稳定控制两地,直到15-16世纪被奥斯曼帝国夺取。

历史[编辑]

Topographic map of the Peloponnese peninsula with placenames
中世纪后期的摩里亚伯罗奔尼撒

13世纪的最初几年,即第四次十字军到达拜占庭之前,阿尔戈斯瑙普利亚由独立的希腊割据者利奥·斯古罗斯英语Leo Sgouros割据。由于当时拜占庭帝国中央权力衰弱,许多像利奥一样的地方官员都开始割据自守,利奥以他的家乡瑙普利亚为据点,夺取了阿尔戈斯和科林斯,并进攻雅典,但没能占领雅典卫城[3][4]。1205年初,利奥进军维奥蒂亚色萨利,但被南下的十字军领袖,刚受封塞萨洛尼基国王蒙菲拉特的博尼法斯英语Boniface of Montferrat击败。博尼法斯占领了色萨利、维奥蒂亚和阿提卡,封其几个部下为男爵,他的一部分军队还进入摩里亚伯罗奔尼撒的中世纪称呼)。即使博尼法斯和利奥相继于1207年和1208年死去,利奥的部下仍然坚守阿尔戈斯、瑙普利亚、科林斯三地[5][6]。十字军则一直保持围攻,于1210年拿下科林斯卫城,阿尔戈斯和瑙普利亚则于1212年被攻陷。雅典的领主奥顿一世英语Othon de la Roche(1205-1225或1234年在位)是攻城的核心人物,因此亚该亚亲王戈弗雷一世法语Geoffroi Ier de Villehardouin(1209-1229年在位)将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作为一块领地封给他,同时还赐予他来自科林斯的400高纯金币英语Hyperpyron收入[7][8][9]。达马拉(Damala,今特罗伊曾英语Troezen)和阿尔戈里德(Argolid)同样被封给奥顿,但很快转入拉罗什家族英语De la Roche family的另一分支,成为亚该亚属下的一个男爵领,称韦利戈斯蒂男爵领英语Barony of Veligosti[10]。尽管这些“法兰克人”(地中海东部地区对西欧人的称呼)建立起了封建制度,但他们在当地人口中只占少数,希腊裔上层虽服务于法兰克人,但其地产、东正教信仰都未受干涉,仍保留着拜占庭式生活方式,拜占庭式教堂的持续修建就是明证[11]

拉罗什家族的统治[编辑]

奥顿一世死于1225年或1234年,其领地被分割,阿尔戈斯和瑙普利亚由他的同名儿子奥顿法语Othon V de la Roche继承,雅典则由另一个儿子居伊英语Guy I de la Roche继承,法国领地二人均继承一部分。1251年4月,奥顿把他的希腊领地卖给居伊,换取1.5万高纯金币英语Hyperpyron和后者在法国的领地和宣称权[12]

1224年,希腊人政权伊庇鲁斯专制国夺取塞萨洛尼基塞萨洛尼基王国崩溃,亚该亚亲王国成为南希腊最强大的拉丁人政权,其也开始了吞并其他拉丁小国的进程,亲王纪尧姆二世英语William II of Villehardouin(1246-1278年在位)在其统治前期将国家的势力推到顶峰[13]。居伊因持有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14]底比斯的半部这两块领地而成为纪尧姆的封臣[15]。因此,他履行义务,于1246-1248年参加了纪尧姆对摩里亚的最后一个希腊据点——莫奈姆瓦夏的围攻[14][16]。大约同时,纪尧姆从拉丁帝国皇帝那里获得了群岛公国英语Duchy of the Archipelago内格罗蓬特三主国优卑亚岛)的领主权,可能还包括波多尼察侯国英语Marquisate of Bodonitsa凯法利尼亚伯国英语County Palatine of Cephalonia and Zakynthos也承认他的领主权[14][17]。纪尧姆的巨大野心让拉丁小领主们十分不安,最终酿成了优卑亚继承战争(1256-1258年),居伊在这场战争中农反抗纪尧姆,但被击败,被迫屈服[18][19]

1259年,纪尧姆在佩拉戈尼亚战役英语Battle of Pelagonia中被拜占庭军俘虏,1261年的和约中,拜占庭皇帝米海尔八世(1259-1282年在位)要求亚该亚割让摩里亚东南部的数个堡垒(包括莫奈姆瓦夏、米斯特拉斯大迈内城堡英语Grand Magne,可能还有耶龙斯雷斯英语Geronthres),以换取纪尧姆的自由。拜占庭史家乔治·帕希梅莱斯英语George Pachymeres记载,米海尔八世也要求割让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但这里后来仍被拉丁人控制[20][21]。拉丁人利卡里奥英语Licario曾任拜占庭帝国的海军将领,他手下的海盗曾多次袭击这一地区[22]

布列讷家族的统治[编辑]

Photograph of a ruined fortress on a hilltop
拉里萨英语Larisa (Argos)阿尔戈斯的卫城,13-14世纪曾大范围加固[23]

1309年,戈蒂埃一世·德布列讷英语Walter V of Brienne在拉罗什家族绝嗣后被贵族议会选为新的雅典公爵,但在1311年3月的阿米洛斯战役英语Battle of Halmyros中,雅典公国军队被加泰罗尼亚佣兵团英语Catalan Company打得大败,戈蒂埃一世与许多贵族葬身沙场。战后,加泰罗尼亚佣兵团接管了雅典公国,在希腊的拉丁人势力大损,加泰罗尼亚人更进一步威胁要进攻摩里亚,夺取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24][25]。戈蒂埃的遗孀让娜·德沙蒂永英语Joanna of Châtillon在雅典短暂抵抗后返回法国,求援于她的父亲,法国王室统帅戈谢五世·德沙蒂永英语Gaucher V de Châtillon,1312年11月22日,她以自己的名义在领地上任命了代管英语Bailiff (France)[26]

之后的几年中,让娜在教皇和安茹王朝统治的那不勒斯王国的支持下,不断输送人员和物资到希腊,当地的两个拉丁人,弗朗索瓦·德富什罗勒(Foucherolles)和他的兄弟戈蒂埃以她的名义控制这片领地[27]。他们二人坚定地效忠于布列讷家族,使得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尽管面对加泰罗尼亚人的蹂躏,这片土地仍保留在其原主人手中[28][29]。不过花费也是巨大的,让娜因此负债累累。1321年1月,她的儿子戈蒂埃成年,但他拒绝承担母亲的债务,法王腓力五世(1316-1322年在位)为此做出仲裁,判定其母的债务中的7千图尔里弗英语Livre tournois应由他偿还,其母则负责剩余的部分[27][30]

教皇克莱孟五世(1305-1314年在位)和若望二十二世(1316-1334年在位)支持布列讷家族的宣称,并对加泰罗尼亚佣兵团抱着坚定的立场:其成员被绝罚,他们攻击基督教兄弟的行为被谴责,其他拉丁希腊领主还被鼓励攻击兵团。克莱孟五世要求阿拉贡国王海梅二世(1291-1327年在位)居中协调,迫使加泰罗尼亚人放弃雅典,但后者的呼吁被无视。随后克莱孟又要求医院骑士团提供三到四艘桨帆船及相应的人员,用于保卫布列讷家族的领地,1314年,又规定所有在雅典公国的圣殿骑士团成员都要听从戈谢五世(让娜的父亲)的命令,对抗加泰罗尼亚人[27][31]。然而,威尼斯人的不支持损害了布列讷家族恢复旧地的力量,尽管威尼斯与加泰罗尼亚兵团在优卑亚岛问题上有分歧,但1319年双方达成协议,此后维持了数十年的和平[27][32]

1321年后,戈蒂埃二世数次宣布他将要进攻希腊,夺回雅典公国,但财政拮据和对那不勒斯国王的义务迫使他长期留在意大利[33]。1328年,他甚至短暂地与加泰罗尼亚人达成休战,1330年后,他才开展真正的行动。1339年6月,教皇若望二十二世颁布令戈蒂埃进行“十字军东征”的诏书,并令意大利和希腊的主教宣扬针对加泰罗尼亚人的“十字军”;不久之后,那不勒斯国王罗贝托一世(1309-1343年在位)也向这次行动提供支持,允许他的附庸加入战斗。但威尼斯人对此并不支持,于1331年4月与加泰罗尼亚佣兵团续签和约。同年8月,戈蒂埃二世从布林迪西起航,首先攻击了拉丁人统治的凯法利尼亚与扎金索斯行宫伯国英语County Palatine of Cephalonia and Zakynthos,后又袭击了希腊人统治的伊庇鲁斯专制国,迫使两国承认罗贝托一世的宗主地位。他计划从维奥蒂亚,也就是雅典公国的北面发起进攻,但对手不愿与他野战,而是退入底比斯和雅典城内。戈蒂埃二世没能消灭敌方主力,他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漫长的围城消耗战,当地的希腊民众也不支持他。到1332年夏天,这次远征明显已经失败,戈蒂埃返回布林迪西。他的远征为自己夺取了莱夫卡斯岛沃尼察英语Vonitsa,并短暂重建了安茹王朝对西希腊的宗主权,但主要目标没能实现,背在他头上的债务甚至比之前更多。这次远征对阿尔戈斯和瑙普利亚的影响难以确定,他似乎都没有亲自造访这块领地[34][30]

这次失败并没有使戈蒂埃二世放弃他夺回希腊领地的计划,教皇也继续站在他一边,后又数次重申对加泰罗尼亚佣兵团的绝罚,但威尼斯始终不愿为戈蒂埃提供帮助,他的目标也无从实现。之后他在意大利和法国冒险,1356年,他以法国王室统帅的身份参加普瓦捷战役,战死沙场[35][36]。1332年,阿尔戈斯和瑙普利亚曾遭艾登王朝(属安纳托利亚诸贝伊国)的乌穆尔贝伊袭击,同时该领地还遭遇长期饥荒,需要从意大利进口粮食[29]。同时,拜占庭帝国势力也开始了对摩里亚的再征服,1320年左右,他们夺取了阿卡迪亚库努里亚英语Cynuria的大部分[37]。外部威胁使得戈蒂埃二世决心在这块领地上修建两个城堡,第一座于1347年修建完成,位于今基韦利英语Kiveri(法语名为Chamires),与瑙普利亚隔阿尔戈利斯湾相望;第二座在更远的东面,今名塞尔米斯(Thermisi),位于伊兹拉岛对岸。[1][38]尽管曾遭到外敌掠夺,但这片领地仍相当繁荣,其土地相当肥沃,粮食生产、畜牧业、葡萄种植都可发展,阿尔戈利斯湾渔业发达,塞尔米斯附近还有一片盐田。14世纪后期的档案显示,这块领地出口的产品包括长角豆、葡萄干(黑科林斯葡萄英语Zante currant)、树脂、橡子中提取的染料、棉服、亚麻服饰等[39]

昂吉安家族的统治[编辑]

戈蒂埃二世唯一的儿子死于1331年,他本人死后,领地和宣称权传给了妹妹伊莎贝尔·德布列讷英语Isabella, Countess of Brienne和她的丈夫戈蒂埃·德昂吉安法语Gautier III d'Enghien,这对夫妇又立即把这些土地分给几个儿子。他们的次子(长子已去世)西热·德昂吉安英语Sohier, Count of Enghien得到布列讷伯国和对雅典公国的宣称权,幼子昂热尔贝(Engelbert)分得阿尔戈斯和瑙普利亚,以及戈蒂埃二世在塞浦路斯的领地,但他不愿意承担保卫希腊领地的重任,于是与他的兄长居伊英语Guy of Enghien交换领地,得到拉姆吕[39]。居伊由此成为“阿尔戈斯、瑙普利亚和基韦利的领主” [1]

尼古拉·德富什罗勒(Nicholas de Foucherolles)在过去十几年中一直任“代管英语Bailiff (France)”,负责管理这片领地。而居伊先后任命两个美第奇家族成员取代了他,其中一人被称为皮耶尔·坦特内斯(Piere Tantenes,雅典的皮耶尔),也被叫做“亚特罗(Yatro,希腊语“医生”,美第奇的希腊叫法)”1357-1360年左右任职,另一人叫阿拉尔多或阿韦尔拉多(Arardo或Averardo),1360–1364年左右任职[40][41]。他的的统治并不受欢迎,1360年当地人发起叛乱,现代史家萨诺斯·孔迪利斯(Thanos Kondylis)认为,尼古拉可能在幕后煽风点火,趁阿韦尔拉多对无花果和葡萄干征税的时机,派人把居伊的士兵封锁在城堡里。居伊本人随后前来领地居住,情况有所改善,1364年12月,他在瑙普利亚发布了一道有利于贾科莫(Jacomo)的命令——后者是措雅(Tzoya)的领主,尼古拉的女婿[40][42]。居伊又与当地贵族联姻,以巩固对领地的控制,但他妻子的具体身份难以确定,15世纪的《法兰克诸君编年史》(Chronographia regum francorum)记载居伊的妻子是阿尔卡迪亚男爵英语Barony of Arcadia之女,这个男爵可能就是埃拉尔三世·拉莫尔(Erard III le Maure);17世纪佛兰德史学家弗莱迪乌斯英语Vredius则称新娘是个希腊人,名叫博内(Bonne)或玛丽[43];19世纪史学家卡尔·霍普夫英语Karl Hopf (historian)假设博内就是尼古拉·德富什罗勒的女儿,但并没有证据[44],然而这种说法却在当今研究中被普遍接受[40][45]

居伊在位期间,这片领地受到奥斯曼土耳其的威胁,据《法兰克诸君编年史》的说法,他证明了自己是个勇敢的领导者[39]。为了进一步确保领地的安全,他于1362年7月22日成为威尼斯公民,这预示了威尼斯人将更广泛地插手这一地区的事务[40][46]。1364年9月,亚该亚及塔兰托亲王罗伯托英语Robert, Prince of Taranto无嗣而终,其弟塔兰托亲王英语Principality of Taranto菲利波二世英语Philip II, Prince of Taranto与其遗孀玛丽·德波旁英语Marie de Bourbon, Princess of Achaea爆发了争夺亚该亚的内战,居伊也卷入了这场战争,他与摩里亚专制君主曼努埃尔·坎塔库泽努斯英语Manuel Kantakouzenos(1349-1380年在位)站在一边,共同支持玛丽与其子于格·德吕西尼昂法语Hugues de Lusignan (mort en 1385)的宣称权,直到他们于1370年把宣称权卖给菲利波[46]

继承纠纷结束后,菲利波派遣居伊的哥哥,孔韦尔萨诺伯爵義大利語Contea di Conversano路易·德昂吉安英语Louis of Enghien前去亚该亚担任“代管英语Bailiff (France)”。此时,控制雅典公国的加泰罗尼亚佣兵团已进入衰落与内战的时期,佩拉尔塔的马修(Matthew of Peralta)于1370年上任“代理将军”(公国实际的统治者)后,情况有所好转。居伊和路易两兄弟认为这是一个收回祖先领地的良机:1370年3月28日,他们的哥哥莱切伯爵英语County of Lecce让·德昂吉安法语Jean d'Enghien (?-1380)从领主那不勒斯女王乔万娜一世(1343-1382年在位)得到许可,聚集1千步兵和500骑兵,从意大利东南海岸运到希腊。居伊与摩里亚专制君主达成和约,以确保后方安全,作为威尼斯公民,他也曾向共和国寻求援助,于1370年3月和1371年2月两次被礼貌但坚定地拒绝。尽管如此,居伊还是在1371年春季进攻阿提卡,但他们没能攻下雅典卫城,路易又生病,只好撤退。同年8月,居伊与加泰罗尼亚人签订合约,其中规定,他的女儿、继承人玛丽将与霍安·德劳里亚(Joan de Llúria,可能是前任“代理将军”罗格·德劳里亚之子)结婚,但这一约定后并未成真。这次进攻也是布列讷-昂吉安家族最后一次尝试夺回领地,意大利的事务使得居伊的兄长们难以支援,随着奥斯曼威胁的增大,教皇也转而支持加泰罗尼亚人。1374-75年之际,富有野心的内里一世英语Nerio I Acciaioli占领了墨伽拉,截断了居伊北上雅典的陆路,同样阻碍了居伊的计划[40][47]。1376年10月后不久,居伊去世,他的女儿兼继承人玛丽·德昂吉安英语Maria of Enghien未成年且未婚,居伊的哥哥路易暂时担任摄政,1377年5月,他安排玛丽与威尼斯人皮埃特罗·科尔纳罗英语Pietro Cornaro结婚,路易似乎于1377年几次袭击加泰罗尼亚人,后者很快也迎来终结——1379年,纳瓦拉佣兵团英语Navarrese Company夺取了雅典公国[48][49]

被威尼斯接管[编辑]

Photo of reliefs of the Lion of Saint Mark and escutcheons built into a wall
瑙普利亚卫城上的圣马可之狮(威尼斯的象征)雕刻

玛丽的丈夫属于科尔纳罗家族英语Cornaro family,该家是威尼斯的大族,既担任共和国官员,又在拉丁希腊有自己的势力,皮埃特罗的父亲费德里戈在1379年是威尼斯首富[50]。玛丽与皮埃特罗的婚姻显示了威尼斯对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兴趣,这主要是由于共和国在爱琴海面临新对手奥斯曼帝国的威胁。得到瑙普利亚后,威尼斯就可以完全控制摩里亚海岸,进一步可控制亚得里亚海到东地中海的航线,瑙普利亚本身是黑海贸易的中间站,也有一定价值[40]。玛丽与皮埃特罗都很年轻,统治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的头几年,他们住在威尼斯,皮埃特罗之父费德里戈负责照看领地,获得了共和国政府的许可,可以运送物资、武装桨帆船来保卫领地。1382年费德里戈去世,皮埃特罗获准前往瑙普利亚,现代史家安东尼·勒特雷尔(Anthony Luttrell)认为:“威尼斯议员们或多或少的认为这里是威尼斯的领地”[51]

1388年,皮埃特罗·科尔纳罗去世,玛丽无力保卫她的领地,于是在12月12日将其卖给威尼斯,换取700杜卡特的年金。但在威尼斯人前来接管之前,摩里亚专制君主狄奥多尔一世英语Theodore I Palaiologos(1383-1407年在位)和他的岳父内里一世英语Nerio I Acciaioli借奥斯曼将领埃夫雷诺斯英语Evrenos之力,抢先占领了两城。威尼斯人很快将内里一世逐出瑙普利亚,但阿尔戈斯、基韦利英语Kiveri和塞尔米斯(Thermisi)稳稳地被狄奥多尔掌握,直到1394年6月11日才被割让给威尼斯[52][53][54]。1393年,玛丽去世,她的叔叔昂热尔贝(Engelbert)——当初本应继承希腊领地,却与居伊交换的那位,跳出来要求继承她的土地,威尼斯人于是拿出了当时卖地的文书,并说如果他愿意偿还原款,并且自己去攻取阿尔戈斯,威尼斯很愿意奉还领地,昂热尔贝于是放弃了要求[55]第一次奥斯曼-威尼斯战争英语Ottoman–Venetian War (1463–1479)(1463-1479)中,阿尔戈斯于1463年被奥斯曼占领。而瑙普利亚则在第三次奥斯曼-威尼斯战争英语Ottoman–Venetian War (1537–1540)(1537-1540)中于1540年被占领,从此威尼斯就失去了在摩里亚的所有领地[56]

阿尔戈斯与瑙普利亚的历任领主[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McLeod 1962,第379頁.
  2. ^ Bon 1969,第110, 491–492頁.
  3. ^ Setton 1976,第21–23頁.
  4. ^ Fine 1994,第36–37頁.
  5. ^ Bon 1969,第55–56頁.
  6. ^ Fine 1994,第63–64頁.
  7. ^ Bon 1969,第58–59, 68, 70, 486頁.
  8. ^ Setton 1976,第36–37頁.
  9. ^ Fine 1994,第90頁.
  10. ^ Bon 1969,第486–488頁.
  11. ^ Topping 2000,第26, 27頁.
  12. ^ Longnon 1973,第65–69頁.
  13. ^ Longnon 1969,第242–245頁.
  14. ^ 14.0 14.1 14.2 Setton 1976,第68頁.
  15. ^ Bon 1969,第68頁.
  16. ^ Longnon 1973,第72頁.
  17. ^ Longnon 1969,第245頁.
  18. ^ Setton 1976,第79–80, 420–422, 432ff.頁.
  19. ^ Longnon 1973,第72–73頁.
  20. ^ Bon 1969,第123頁.
  21. ^ Setton 1976,第98–99, 427頁.
  22. ^ Setton 1976,第427–428頁.
  23. ^ Bon 1969,第674–676頁.
  24. ^ Luttrell 1966,第34頁.
  25. ^ Topping 1975a,第107–108頁.
  26. ^ Luttrell 1966,第34–35頁.
  27. ^ 27.0 27.1 27.2 27.3 Luttrell 1966,第35頁.
  28. ^ McLeod 1962,第378頁.
  29. ^ 29.0 29.1 Luttrell 1966,第37頁.
  30. ^ 30.0 30.1 Setton 1976,第452頁.
  31. ^ Setton 1976,第447–448, 449頁.
  32. ^ Setton 1976,第448–451頁.
  33. ^ Luttrell 1966,第35–36頁.
  34. ^ Luttrell 1966,第36頁.
  35. ^ Luttrell 1966,第36–37頁.
  36. ^ Setton 1976,第452–453頁.
  37. ^ Setton 1976,第154頁.
  38. ^ Bon 1969,第494–495頁.
  39. ^ 39.0 39.1 39.2 Luttrell 1966,第38頁.
  40.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Kondylis 2010.
  41. ^ Luttrell 1966,第50–51頁.
  42. ^ Luttrell 1966,第38–39, 40, 52–53頁.
  43. ^ Luttrell 1966,第38 (note 39)頁.
  44. ^ Luttrell 1966,第55 (note 109)頁.
  45. ^ Bon 1969,第236, 702頁.
  46. ^ 46.0 46.1 Luttrell 1966,第40頁.
  47. ^ Luttrell 1966,第41–42頁.
  48. ^ Bon 1969,第236, 263頁.
  49. ^ Luttrell 1966,第42–43頁.
  50. ^ Luttrell 1966,第43–44頁.
  51. ^ Luttrell 1966,第43–45頁.
  52. ^ Bon 1969,第263–269頁.
  53. ^ Luttrell 1966,第47ff.頁.
  54. ^ Topping 1975b,第153–155頁.
  55. ^ Luttrell 1966,第46–47頁.
  56. ^ Fine 1994,第567, 568頁.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