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文·普兰丁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阿尔文·卡尔·普兰丁格
Alvin Plantinga-3.jpg
普兰丁格拍摄於2004年圣母大学的照片
出生 (1932-11-05) 1932年11月5日85歲)
美国密歇根州安娜堡
时代 20世纪
地区 西方哲學家
学派 基督教哲学
主要领域
形而上学基督教神学认识论
著名思想
绝对命令先验唯心主义综合命题本体

阿尔文·卡尔·普兰丁格英语:Alvin Carl Plantinga,1932年11月15日),美国当代著名的基督教哲学家,现任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rtre Dame)John A.O'Brien讲席教授。他的研究领域包括基督教神学、认识论和形而上学,特别是运用分析哲学的方法为基督教信仰辩护。他认为对上帝的信念与对他人心灵的信念处于相同的认识地位,即如果他人心灵可以合理地被接受,则对上帝的信念亦可合理地被接受。他同样论证恶的存在和全能、全知、全善的上帝构成不了矛盾[1]著作包括:《上帝与他心》(God and Other Mind,1967)、《必然性的本性》(The Nature of Necessity,1974)、《上帝、自由和恶》(God,Freedom and Evil,1974))、《上帝有本性吗?》(1980),还有著名的知识论三部曲(包括《保证:当前的争论》(Warrant:The Current Debate,1993)、《保证与恰当功能》(Warrant and Proper Function,1993)、《基督教信念的知识地位》(The Warranted Christian Belief,2000)。他曾受邀在享誉全球的吉福德讲座(Gifford Lectures)做过三次演讲。1980年,《时代周刊》将普兰丁格誉为“全美基督教哲学的领军人物”。[2]

个人档案[编辑]

家庭背景[编辑]

普兰丁格于1932年11月15日出生于密西根州的安娜堡(Ann Arbor),父亲名为康那理惟士(Cornelius),母亲莱缇(Lettie)。普兰丁格的父亲是来自荷兰的第一代移民[3],祖籍为荷兰的弗里斯兰省(Friesland)。普兰丁格的父亲获得了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哲学博士学位,并拥有心理学硕士学位,他曾多年在不同的大学任教。[4]普兰丁格父母育有四子,其他三子分别为:Cornelius "Neal" Plantinga, Jr 、Leon和Terrell。

普兰丁格于1955年与凯瑟琳(Kathleen De Boer)结婚[5]。他们育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分别为:Carl、Jane、Harry和Ann。

教育背景[编辑]

普兰丁格一家的生活起初颇为拮据,直到1941年,他的父亲在密西根觅得一个稳定的教职,家庭条件才得以好转。后来他的父亲到北达科他州詹姆斯顿学院(Jamestown College)任教[6]。,普兰丁格在那里读高中,因为高中课程十分枯燥,因而只对体育十分热衷。读完高中11年级后,普兰丁格在父亲的坚持下,入大学接受进一步教育,随后(1949年)听从父亲建议,在17岁生日前就读于詹姆斯顿学院。同年,普兰丁格的父亲接受大瀑布市(Grand Rapids)加尔文大学的一个教席,为了和家人生活在一起,1950年1月,普兰丁格转入加尔文大学。在加尔文大学的第一个学期,普兰丁格申请并获得了哈佛大学的奖学金,从1950年秋季开始,他到哈佛大学开始了两个学期的求学生涯。1951年哈佛大学春假期间,普兰丁格参加了加尔文大学的一些哲学课程,并得到了哲学教授William Harry Jellema的关注。随后普兰丁格回到加尔文大学更随他学习哲学。从1954年开始,在密西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进行他的本科学习,指导他的教师有William Alston、 William Frankena和Richard Cartwright等。一年后,普兰丁格转入耶鲁大学就读,并于1958年在获得博士学位[7]

执教生涯[编辑]

1957年,普兰丁格便在耶鲁大学做哲学系的讲师,1958年,他到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任哲学系教授。1963年,他接替退休的Jellema到加尔文大学执教,[8]在加尔文大学呆了19年之后,普兰丁格于1982年开始在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执教。

职位及荣誉[编辑]

普兰丁格在1981-1982年担任美国哲学协会(American Philosophical Association)西部分会的主席,1983-1986年任基督教哲学家协会(Society of Christian Philosophers)主席[9]

他还分别获得以下大学的荣誉学位:格拉斯哥大学(1982)、加尔文大学(1986)、北园学院(1994)、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1995)、杨百翰大学(1996)、瓦尔帕莱索大学(1999)。

他于1971-1972年当选“古根海姆学者”(Guggenheim Fellow),1975年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研究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会员。2006年,圣母大学哲学和宗教中心把杰出学者奖学金更名为阿尔文·普兰丁格奖学金。[10]

哲学思想[编辑]

自由意志辩护[编辑]

在《必然性的本性》一书中,普兰丁格提出了自由意志辩护来解决恶之难题(The Problem of Evil)。他旨在表明全知全能全善的上帝与罪恶的存在并不构成矛盾,而其他许多哲学家认为这构成矛盾。普兰丁格的论证可以简单地表述如下:“可能存在这样的情况:即使上帝全能,但是他也不能造出从不选择作恶的自由人。进而,这种情况也变得可能:即使上帝全善,如果道德的至善需要能够进行自由伦理行为的人,上帝仍然可以造出一个充满罪恶的世界。”[11]当代许多哲学家接受了普兰丁格的论证,所以罪恶的问题只限于在证据层面存在,在逻辑层面,上帝和罪恶的存在并不构成矛盾或者不一致,当然,还有些哲学家认为逻辑方面的矛盾并没有消除。

改革宗的认识论[编辑]

普兰丁格对认识论领域的贡献在于他称之为“改革宗的认识论”的宗教认识论。根据改革宗的认识论观点,即使没有上帝存在的证据,对上帝的信仰仍然是理性的并且可以得到保证的。[12]更进一步说,他认为对上帝的信仰是正当的基本信念。普兰丁格最后发展出了一种外在论的宗教认识论,论证对上帝的信仰可以独立于证据而得到保证,这种认识论被他称为恰当的功能论(Proper functionalism)。在他认识论的三部曲中,他阐述了他的这种恰当功能论:在第一部《担保:当前的争论》(Warrant: The Current Debate)中,普兰丁格介绍、评析了分析哲学的认识论,特别是 Chisholm、BonJour、Alston、Goldman等的著作; 在第二部《保证和恰当的功能》一书中,他介绍了保证(Warrant)这个概念用以替代证明(Justification)概念,并深入讨论了自我认知记忆感知、可能性;2000年,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基督教信念的知识地位》出版。他把他保证理论运用到讨论基督教有神论信仰是否可以得到保证。他论证说这是可以的。但是很显然,这本书并没有讨论基督教有神论的信仰是否为真这个问题。[13]

模态本体论论证[编辑]

普兰丁格用一种更严格形式的模态逻辑发展了Norman Malcolm和Hartshorne上帝存在的本体论证明。

反自然主义的进化论证[编辑]

在他的反自然主义的进化论论证中,普兰丁格声称进化论是自然主义的一个认识论上的否决因子(例如,如果进化论是正确的,它就会损害自然主义)。他的论证如下:如果进化论和自然主义都为真,人类的认识能力通过进化产生有生存价值的信念(在获得食物、争斗和繁衍上取得最大的成功),而不是必然产生正确的信念。所以,在这种自然-进化的模式中,既然人类的认识能力只是为适应生存而演进,而非为产生真理而演进,那么,这种认识能力的成果(包括自然主义和进化论)的真实性就值得怀疑了。换一种角度,如果是上帝根据自己形象用进化的手段(或者其他手段)创造人类,那么这种认识功能就更显得可靠了。

有关进化论和智能设计的观点[编辑]

2009年普兰丁格作了一个关于进化论和宗教的讲座。他表明了他对红衣主教Christoph Schonborn以下看法的支持:“进化论在共同祖先这个意义上是正确的,但是新达尔文主义的进化论,即‘无方向、无计划随机的自然选择是不正确的’。面对诸多证据,任何否认或者消解生物设计理论的思想都是空想,不是科学。”普兰丁格相信:“不同的人对于进化论有不同的理解。有些理解可以和基督教信念一致,有些却不能。” “像我们这样理性的存在者不能仅仅靠随机产生。”他声称进化论是“完全无主导随机的过程”这个观念和“基督教信念不相容”,“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他可以选择用进化的过程来完成。但是我们的存在不是随机的。” 普兰丁格曾支持过智能设计运动(Interlligent Design Movement,IDM)。他曾是起源委员会(Ad Hoc Origins Committee)的会员,该委员会支持Philip E. Johnson一书《审判达尔文》(Darwin on Trial)反对古生物学家Stephen Jay Gould于1992年在《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上发表的针对基督教的苛刻评论。普兰丁格为《审判达尔文》一书封底撰文表示支持。 普兰丁格是支持智能设计的ISCID(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omplexity, Information, and Design)(即将解体)协会会员,曾经出席了该协会的智能设计会议。

参考文献[编辑]

  1. ^ Quinn, Philip L. "Plantinga, Alvin" in Honderich, Ted (ed.).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Philoso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2. ^ "Modernizing the Case for God", Time, April 5th, 1980
  3. ^ "Self-profile", p. 3.
  4. ^ "Self-profile", p. 6.
  5. ^ "Self-profile", p. 14.
  6. ^ "Self-profile", pp. 7-8.
  7. ^ "Self-profile", pp. 21-22.
  8. ^ "Self-profile", p. 30.
  9. ^ List of APA President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8-08-20.
  10. ^ Past News and Events, Center for Philosophy of Religion,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11. ^ Meister 2009,第133页
  12. ^ Plantinga Discusses Evolution and Christianit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9-18. July 18, 2005
  13. ^ 基督教信念的知识地位[失效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