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阿森纳足球俱乐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阿森纳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阿森纳
Arsenal F.C.
Arsenal FC.png
全名阿森纳足球俱乐部
Arsenal Football Club
綽號槍手(The Gunners)
成立1886年,​133年前​(1886[1]
城市倫敦
主場酋長球場
容納人數60,704[2]
拥有者克倫克體育與娛樂公司英语Kroenke Sports & Entertainment
總教練米克尔·阿尔特塔
聯賽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
2019–20英超,第 8 位
球衣供應adidas
球衣廣告阿聯酋航空
網站官方網站


主場球衣


客场球衣


第三球衣
Soccerball current event.svg 当前赛季

阿森纳(英語:Arsenal Football Club),是一家位於英格蘭首都倫敦的足球俱樂部,球隊主場為酋長球場,目前於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比賽。阿森纳隊史一共贏得13次頂級聯賽冠軍、14次英格蘭足總盃冠軍、2次英格蘭聯賽盃冠軍、16次英格蘭社區盾冠軍、1次國際城市博覽會盃冠軍和1次歐洲优胜者杯冠軍。

阿森纳成立於1886年,起初的名字為戴爾廣場足球會(Dial Square FC)。1893年,球會加入英格蘭足球聯賽系統,成為首支加入的南部球會。1904年,阿森纳首次升级至甲組聯賽,於聯賽累積的分數為第二多[3]。1913年,阿森纳歷史上首次,亦是唯一一次降级。6年後,球會重回頂級聯賽後一直停留至今,成為停留於頂級聯賽最長時間的英格蘭球會[4]。1930年代,阿森纳贏得多項主要錦標,包括5次聯賽冠軍和2次足總盃冠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球會亦贏得2次聯賽冠軍和1次足總盃冠軍。阿森纳於1970-71賽季成功贏得聯賽和足總盃冠軍,首次成為雙料冠軍。1989年至2005年間,球會贏得5次聯賽冠軍和5次足總盃冠軍,包括於1997-98賽季和2001-02賽季成為雙料冠軍。2003-04賽季,阿森纳更以不敗的成績奪得當屆聯賽冠軍。球會於20世紀的聯賽平均排名是所有英格蘭球會之冠[5]

領隊赫爾伯特·查普曼贏得阿森纳首個本土比賽的冠軍,阿森纳的球衣設計、球衣號碼的使用、球場泛光燈的使用、以及阿森纳當年比賽使用的「WM陣式」皆是他的貢獻,可惜的是他英年早逝[6]阿爾塞納·溫格則是球队史上執教時間最長的主教练,亦是贏得最多冠軍的領隊,他打破了英格蘭聯賽多個數據,包括最長連勝紀錄、最長不敗紀錄,和英格兰顶级联赛历史上唯一一支整个赛季38场比赛不敗的球隊。

1913年,球會遷移主場至北倫敦的海布里球場,成為地理上最接近托特納姆熱刺足球俱樂部的球會,因此之后每年雙方的比賽被称作北伦敦德比。2006年,阿森纳将主場搬遷至新落成的酋長球場

歷史[编辑]

早年時期:1886年至1925年[编辑]

戴爾廣場
1888年皇家阿仙奴的陣容

1886年12月1日,位於胡列治武器製造所的工人成立了一間球會,初時命名為戴爾廣場足球俱樂部(Dial Square FC)[7],兩個月後改名作皇家阿仙奴(Royal Arsenal)[8]。球會以倫敦南部作基地,首個主場是在普林斯迪公地(Plumstead Common)進行主場比賽,其後移師至曼諾球場作賽[9]。皇家阿仙奴於1890年和1891年贏得一些獎盃[10][11]

1893年,皇家阿仙奴改名為胡域阿仙奴(Woolwich Arsenal),轉型為職業球會,並獲賽會邀請參加乙組聯賽,成為南部首支參加聯賽的球隊,更於1904年升班至甲組。可是,因為球會地理位置偏遠,難以吸引大量球迷入場,結果球會於1910年差點破產[12],幸得商人亨利·諾里斯注資才避過一劫。他亦希望能將球隊搬至別處,增加收入[13]。1913年,胡域阿仙奴降班至乙組聯賽,同年正式遷至北倫敦的高貝利球場。同時,球隊放棄名字中的「胡域」,改名為阿仙奴。

1919年,阿仙奴爭議性地升回甲組聯賽。[14]。當年賽會把甲組參賽球隊擴展至22隊,排名甲組第十九位的車路士獲准留級,剩下的一席位原應從甲組第二十位的托定咸熱刺或乙組排第三位的班士利中挑選一隊,但乙組排名第5名的阿仙奴獲賽會選擇升班,理由為球會具有歷史價值、球隊長期在足球聯賽服務、以及首支加入聯賽的南部足球隊。有指球會主席亨利·諾里斯爵士透過枱底交易才達成目的[14]。在遷至高貝利球場後,因入場人數倍增,球會收入亦顯著提高[15][16]

查普曼時期至戰後時期:1925年至1953年[编辑]

從1893年至2016年的阿仙奴聯賽排名

1925年,阿仙奴聘請哈德斯菲爾德的領隊赫爾伯特·查普曼帶領球隊[17][18]。於5年間,他建立了一隊全新的阿仙奴,委任湯·韋迪加作為球隊的訓練員[19] 、把球隊的陣式改為「WM陣式」[20]、購入大衛·積克、艾迪·夏普特和基夫·巴斯廷等球員,其中大衛·積克的轉會費更打破當時的紀錄[21][22]。在領隊查普曼帶領下,1930年阿仙奴首奪英格蘭足總盃冠軍,亦贏得了1930-31賽季及1932-33賽季兩屆甲組聯賽冠軍[23]

查普曼建成的高貝利球場東看台

查普曼對阿仙奴貢獻良多,除了採用有號碼印在背面的球衣和更改了球衣的顏色,在紅色的球衣加上白色袖子外,他亦成功爭取將當地原名基利士比路的地鐵站改名為阿仙奴站和建成了具有裝飾藝術運動色彩的東看台[24][25][16],並為球場加入泛光燈。可惜的是,查普曼於1934年1月因肺炎去世[26]。接任教練職位的祖·梳爾和佐治·阿里臣成功為阿仙奴贏得1933-34賽季、1934-35賽季以及1937-38賽季三屆甲組聯賽冠軍,亦贏得1936年的足總盃冠軍。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所有英國的足球賽事暫停了7年。於戰後,時任領隊湯·韋迪加成功奪得1947-48賽季的甲組聯賽冠軍,與新特蘭並列,成為當時英格蘭獲得頂級聯賽冠軍數目最多的球會之一;成為1952-53賽季的聯賽冠軍後,阿仙奴更打破了紀錄,以7次成為獲得最多聯賽冠軍的球隊[27]。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奪去了阿仙奴9個球員的生命,於眾列強中影響最深[28]。維修被戰爭破壞的北看台的債務加重了球隊的財政負擔[16][29]

錦標荒與復蘇:1953年至1986年[编辑]

1972年時的畢堤·美

阿仙奴在贏得1953年的聯賽冠軍後的18年間,未能贏得主要賽事錦標,皆因1953年的功勳球員開始年老,球會也無力招攬具實力的球員加盟。[30]阿仙奴於1950年代至60年代只能在聯賽榜中遊浮浮沉沉[31]。著名教練比利胡禮於1962年至1966年時執教球隊,惟結果也是一樣[32]

1966年,阿仙奴任命球會的物理治療師畢堤·美擔任領隊[33][34],他先後帶領阿仙奴於1967至68賽季和1968至69賽季打進英格蘭聯賽盃的決賽。到了1970年阿仙奴於國際城市博覽會盃決賽次回合,以3比0擊敗了安德列治,收復了首回合落後1比3的劣勢,取得首個歐洲錦標;1971年阿森纳成為球會史上首次「雙料冠軍」,同時贏得聯賽及足總盃冠軍[35][34]

前阿仙奴球員泰利·尼爾於1976年擔任球隊教練,成為球會最年輕的教練,當時他只有34歲。[36]在簽下了柏·真寧斯後,配合原有的里亞姆·布拉迪等球員,成功連續3年打進足總盃決賽,並在1979年以3比2險勝曼聯,成功奪得足總盃[37],但球隊在1980年的歐洲盃賽冠軍盃輸給西班牙球會華倫西亞

格拉汉姆時期:1986年至1995年[编辑]

1986年,名宿佐治·格拉汉姆擔任阿森纳主教练。格拉汉姆於次年聯賽盃決賽中率队以2比1擊敗利物浦,奪取了上任後首項錦標,亦贏得阿仙奴首個聯賽盃錦標。1987年,他簽下了尼祖·溫特本李·迪克逊以及史堤夫·保特,配合原有的托尼·亚当斯,組成了著名的「四大長老」防線[38]。1989年,格拉汉姆帶領阿森纳在联赛最后後一場聯賽于客场补时阶段以2比0撃敗當時雄霸英格蘭球壇的利物浦,从而能够以净胜球优势力压对方,贏得十八年來首個顶级联赛聯賽冠軍[39]。隨後,阿森纳也成功地贏得1990-91賽季的甲組聯賽冠軍,該季阿仙奴在38場聯賽中只是失掉18球,全季只敗一場。球會亦贏下了1993年的足總盃及聯賽盃冠軍,以及1994年的歐洲盃賽冠軍盃冠軍。

1995年,阿仙奴發生一系列醜聞,先有隊中主力保羅·麥臣公開承認吸毒,及後格拉咸被揭發在收購約翰·贊臣及帕爾·利達臣時收受回佣,因而被會方解僱。[40]而臨時領隊布魯士·李奧治與管理層有爭執,擔任了教練1年便離開球會[41]

温格时期:1996年至2018年[编辑]

雲加向球迷揮手
2003-04賽季阿仙奴的阵容

自1996年10月起,法國人温格出任阿森纳主教练。在溫格的領導下,阿森纳的進攻變得華麗,球員的飲食和训练体系有了革命性的改善。[42] [43]。雖然他在阿仙奴的首季沒有取得任何錦標,但最後取得聯賽第三名,與亞軍的紐卡素同分。

1997-1998賽季是阿仙奴在英超一個成功的球季,雲加於該季購入奥维马斯珀蒂格雷曼德永贝里,攻擊線得以加強,連同一對前鋒博格坎普伊恩·胡禮,加上固有的老人防線,令阿仙奴得以衝擊當時如日中天的曼聯。賽季初期,阿仙奴曾一度被曼聯拋離十多分但少踼幾場。後來阿仙奴接連於補賽中勝出,加上曼聯後勁不繼,最後得以壓過曼聯,贏得首個英超冠軍。同時亦獲得足總盃冠軍,成為雙料冠軍。同時,引進了不少技術型球員,以低价买进,再把他們打造为世界级球星,最先是韋拉及奧維馬斯;後來是亨利、龍格堡、皮利斯等。這群球員先於2001-02賽季再度反壓曼聯,再次獲得雙料冠軍;2002-03賽季獲得足總盃冠軍;更在2003-04年賽季以全季38場聯賽保持不敗獲得英超冠軍,成為英超成立至今唯一能保持全季聯賽不敗的球隊。憑著整季38場不敗為基礎,阿仙奴更創下了跨賽季連續49場英超比賽不敗的輝煌紀錄。該紀錄在2004-05賽季作客曼聯的比賽中落敗後終止,這個紀錄至今仍未有其他球隊打破。[44]

無法複製的榮耀:2003-04賽季聯賽不敗奪冠後,英超官方頒發金獎盃以紀念此成就

於雲加擔任阿仙奴領隊的首9個賽季,其中8個是排名聯賽榜首兩位,但始終未曾衛冕成功,主因是阿仙奴的兵力常被評為不充足,夏季转会离开球队的球员很多,亨利、法布雷加斯范佩西紛紛離隊他投[45]。在歐洲賽事方面,阿仙奴於2005-06賽季前,從未能進入決賽。在該季,球隊終於闖入了歐洲聯賽冠軍盃決賽,但在決賽中以1比2不敌巴塞隆拿,屈居亞軍。這是在50年間第一次有倫敦球會躋身歐聯決賽。次後連續多年均十六強早早出局。2006年7月,為了增加收入,阿仙奴搬遷主場到新建成的酋長球場,而高貝利球場則結束了長達93年的服務生涯,被阿仙奴賣出。[46]

在2005年奪得足總盃冠軍後,阿仙奴長達9年時間未能奪得任何錦標,更被球迷指責阿仙奴每季的目標只是保持聯賽前四名,確保來季歐聯參賽資格而已。直至在2014年,阿仙奴在足總盃決賽中以3比2反勝侯城才終止冠軍荒[47]。3個月後的英格蘭社區盾比賽中,阿仙奴以3比0大勝曼城,贏得3個月內第2個錦標[48]。2015年,阿仙奴再次贏得足總盃冠軍,對手為阿士東維拉,阿仙奴最終以4比0大勝,取得廿年來足總盃決賽最懸殊的比數,成功衛冕。同時,阿仙奴以12次奪得足總盃的紀綠,與曼聯並列第1[49]。阿仙奴能再次參加社區盾的賽事,由車路士買下門將切赫在社區盾中倒戈,他出色的表現及張伯倫的一箭定江山,以1比0小勝車路士,帶領阿仙奴連續兩季奪下社區盾,贏得球會第14次社區盾冠軍,並打破雲加不能擊敗穆里尼奥帶領的車路士的紀錄。[50]雲加再次於2016-17賽季贏得足總盃冠軍,阿仙奴在決賽以2比1擊敗車路士,以13次冠軍成為奪得足總盃冠軍次數最多的球隊,雲加亦成為英格蘭歷史上首位奪得7個足總盃冠軍的教練。[51]。温格再次赢得2017年英格兰社区盾,法定时间1比1平手,打和则直接互射12码以4比1胜出切尔西,也是温格时代最后一个冠军。 可是,阿仙奴於2016/17年度英超聯賽只排名第5,是自雲加於1996年成為球隊教練後首次不能帶隊進入聯賽前4名,也是二十一年來首次喪失歐聯參賽資格,亦是自1995年以來聯賽排名首次被北倫敦的死敵熱刺超越。2017/18年球季,阿仙奴的表現未見有起色,早早被列強擠出聯賽前四行列,2018年4月20日,温格在阿森纳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将于2017-18赛季后卸任阿森纳主教练一职[52]。而温格最後一季領軍阿森纳僅位居联赛第六名。

雲加最後十年帶領的阿仙奴表現常遭球迷咎病,球迷認為雲加每季只保守地以確保聯賽前四名為目標,缺乏爭標野心,導致球隊成績每況踰下。但在及後於2018-19年英超球季,接任雲加為新阿仙奴領隊的烏拿·艾瑪利,爆出阿仙奴班主於過去十年間完全沒有對球會作出任何投資,阿仙奴完全靠球會自負盈虧運作。溫格於過去十年缺乏外在資金支持及面临大量短期債務的情況下,仍能几乎每年領軍進入欧洲冠军联赛并三奪英格兰足总杯冠軍,令過去不少指責雲加領軍不濟的球迷,反過來驚嘆温格的領軍能力。

後溫格時期:2018年至今[编辑]

2018年5月23日,西班牙教練乌奈·埃梅里正式接过阿森纳帥位[53]。於執教的首季,阿仙奴於聯賽排名第5,亦打進歐霸盃的決賽[54][55]

2019年11月29日,埃梅里於歐霸杯主場不敵法蘭克福1比2的比賽後被解僱。此前,球隊於各項賽事連續七場比賽不勝,於英超聯賽舉行13輪後,與第4名相差8分。一隊助教兼名宿弗雷德里克·永贝里出任臨時領隊一職[56][57][58]。2019年12月20日,前隊長米克尔·阿尔特塔擔任球队主教练,簽約三年半,他之前曾擔任曼城的助教[59][60]。球隊於下半季成績有所進步,先後擊敗曼聯及當屆冠軍利物浦,但由於季初失分太多,最後聯賽只排聯賽榜第8名,為球會自1994-95賽季來最差的聯賽排名。同時阿仙奴亦在歐霸杯32強敗給奧林比亞高斯出局,失掉來屆歐聯的參賽資格。但在英格兰足总杯方面,阿仙奴晉級最後四強,在準決賽以2-0擊敗衛冕球隊曼城晉身決賽,於決賽以2比1擊敗車路士,奪得队史第14座足總盃冠軍[61]

英超历年战绩[编辑]

阿森纳是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1992-93賽季賽季成立的創始成員。 在1996-97賽季開始,直到2015-2016賽季阿森纳從未跌出英超前4名、期間三次奪冠(1997-98賽季2001-02賽季2003-04賽季)。

2003-04賽季阿森纳以全季38場不敗奪冠,成為本世紀第一隊,亦是英超成立以來至今唯一能創出此紀錄的球隊。

阿仙奴英超歷年(1993年-2020年)成績表
賽季 排名 場數 入球 失球 積分 當年冠軍
1992-1993赛季 第10名 42 15 11 16 40 38 56 曼聯(84分)
1993-1994賽季 亞 軍 42 18 17 7 53 28 71 曼聯(92分)
1994-1995賽季 第12名 42 13 12 17 52 49 51 布力般流浪(89分)
1995-1996賽季 第5名 38 17 12 9 49 32 63 曼聯(82分)
1996-1997賽季 季 軍 38 19 11 8 62 32 68 曼聯(75分)
1997-1998賽季 冠 軍 38 23 9 6 68 33 78 (第1次)
1998-1999賽季 亞 軍 38 22 12 4 59 17 78 曼聯(79分)
1999-2000賽季 亞 軍 38 22 7 9 73 43 73 曼聯(91分)
2000-2001賽季 亞 軍 38 20 10 8 63 38 70 曼聯(80分)
2001-2002賽季 冠 軍 38 26 9 3 79 36 87 (第2次)
2002-2003賽季 亞 軍 38 23 9 6 85 42 78 曼聯(83分)
2003-2004賽季 冠 軍 38 26 12 0 76 26 90 (第3次)
2004-2005賽季 亞 軍 38 25 8 5 87 36 83 車路士(95分)
2005-2006賽季 殿 軍 38 20 7 11 68 31 67 車路士(91分)
2006-2007賽季 殿 軍 38 19 11 8 63 35 68 曼聯(89分)
2007-2008賽季 季 軍 38 24 11 3 74 31 83 曼聯(87分)
2008-2009賽季 殿 軍 38 20 12 6 68 37 72 曼聯(90分)
2009-2010賽季 季 軍 38 23 6 9 83 41 75 車路士(86分)
2010-2011賽季 殿 軍 38 19 10 9 72 43 68 曼聯(80分)
2011-2012賽季 季 軍 38 21 7 10 74 49 70 曼城(89分)
2012-2013賽季 殿 軍 38 21 10 7 72 37 73 曼聯(89分)
2013-2014賽季 殿 軍 38 24 7 7 68 41 79 曼城(86分)
2014-2015賽季 季 軍 38 22 9 7 71 36 75 車路士(87分)
2015-2016賽季 亞 軍 38 20 11 7 65 36 71 李斯特城(81分)
2016-2017賽季 第5名 38 23 6 9 77 44 75 車路士(93分)
2017-2018賽季 第6名 38 19 6 13 74 51 63 曼城(100分)
2018-2019賽季 第5名 38 21 7 10 73 51 70 曼城(98分)
2019-2020賽季 第8名 38 14 14 10 56 48 56 利物浦(99分)
總计 N/A 1076 579 273 224 1904 1061 2011 N/A
平均(首三季数值取其42分之38) N/A N/A 20.5 9.6 7.8 67.7 37.4 71.2 N/A

會徽[编辑]

皇家兵工廠於1888年公開首個會徽,會徽有三支指向北面的大炮,與伍利奇都市自治市(Metropolitan Borough of Woolwich)的紋章相似。會徽有時被誤會是煙囪,但獅子頭和炮頭顥示它們是大炮[62]。但當1913年球會搬遷至高貝利球場時,這個標誌被捨棄了。由1922年至1925年,球會採用了單炮頭的標誌,特點是一支指向東面的大炮,和印有球會的綽號「槍手」(The Gunners)。其後,球會會徽上的大炮改為指向西方,並縮窄了炮管[62]

阿仙奴的會徽在1930年代時為一個六角形,由「A」、「C」兩個英文字母組成。這種具有裝飾風藝術風格的會徽為時任領隊赫爾伯特·查普曼所更改,其後落成了高貝利球場東看台亦跟隨這種風格,東看台的主入口和地下皆運用此風格[63]

於1949年,球會使用一個更現代化的會徽,大炮的圖案風格沒有改變,球會的名字則以哥特體印在大炮上面。球會新採用的會徽亦印有拉丁語座右銘Victoria Concordia Crescit,意思是勝利來自和諧,短句由球會的程序員哈利·荷馬(Harry Homer)所創作[62]。初時,會徽是沒有顏色的,最後變成紅、金和綠色。在1960年代前,球會只會在被受矚目的賽事才會穿上有會徽的球衣作賽,並以花押字印有球會名字的縮寫,例如是英格蘭足總盃的決賽[64]。1967年,球會經常使用一個白色大炮的圖案作為會徽,直至1990年代發佈另一個會徽。

因為會徽經常修改,阿森纳無法申請版權。為了打倒地區街道擺賣阿森纳非官方貨品的商人,球會曾設法申請會徽為商標,亦曾跟擺賣非官方貨品的商人進行訴訟[65]。阿仙奴為了擁有更有效的版權保護,因此球會在2002年推出全新會徽,會徽擁有現代化的曲線和簡約的風格,亦有了版權[66]。會徽上的大炮對著東方,球會名字以無襯線字體刻在大炮的上方,會徽亦以深藍色取代了綠色。但部份支持者對新會徽有批評:阿仙奴獨立支持者協會(Arsenal Independent Supporters' Association)認為球會對於會徽這種現代化的設計,無視阿仙奴的歷史和傳統,亦沒有和球迷商量便發佈[67]

在2011/12年球季阿仙奴成立125週年時,球會推出新款球衣慶祝,並在該季採用新設計會徽。新設計的會徽為球會首個會徽與現今會徽的混合體。右方有15片橡樹葉代表15名創會成員在「皇家橡樹酒吧」舉行建會會議;左方15片月桂葉取自6便士硬幣的圖案,為15名創會成員每人支付的建會費用,同時月桂葉亦象徵「力量」;下方「前進」(Forward)是球會首個座右銘;授帶上「1886」及「2011」則代表創會及125週年的年份[68]

顏色[编辑]



阿仙奴的傳統主場顏色。球隊曾在2005/06球季穿上類近球衣(但為紅醋栗襪)

據阿仙奴的歷史,他們在主場是鮮紅色球衣帶有白色袖子和短褲,雖然不是經常使用這種配搭。阿仙奴在1886年成立不久,曾被諾定咸森林的慈善團體捐款,而該團體的主色是紅色,阿仙奴就是因為這樣而選取紅色作主場球衣。而兩名戴爾廣場(Dial Square)創會成員費特·比士利(Fred Beardsley)和摩里斯·巴迪斯(Morris Bates)是前森林球員,搬到伍利奇工作。他們一起加入這支球隊,但球隊沒有球衣,所以比士利和巴迪斯寫信給母會,希望獲得球衣和足球的資助[69]。球衣是紅醋栗色,是一種深濃的紅色,並穿上白色短褲和藍色襪子[70]

在1933年,赫爾伯特·查普曼要求他的球員們穿著較清晰的衣服,所以更新了球衣,加入白色袖子和將顏色轉淺,使用了英國郵筒那種紅色。白色袖子從何而來則不得而知,但是有两种猜测。一种说法是,查普曼看到看台上的观众把红色的无袖毛衣套在白色衬衫外面;另一种说法则认为他的灵感来自于跟他一起打高尔夫球漫画家汤姆·韦伯斯特,他有一件类似的外套。[71] 红白球衣成为了阿森纳的标志,从此之后,球队一直使用这个颜色组合。只有两个赛季例外。1966-67赛季阿森纳曾穿过全红色,[70] 后来被证明并不受欢迎,于是在后一个赛季改回白色袖子。第二次则是2005-06赛季,阿森纳为了纪念在海布里球场的最后一年,穿上了与1913年(海布里的第一年)相似的红醋栗色球衣。[71]

阿森纳主场球衣的设计,至少影响了另外三家俱乐部。1909年,布拉格斯巴达采用了与当时阿森纳相同的暗红色球衣。[71] 1938年,苏格兰希伯尼安队在他们的绿白间条衫上面采用了阿森纳式的白色衣袖。[72] 1930年代,葡萄牙布拉加竞技队主教练带队在海布里球场打完比赛,回去之后立刻将球队原来的绿色球衣改为与阿森纳完全相同的红衫白袖,球队也由此得到了Os Arsenalistas的绰号。[73] 这些球队的设计一直保持到现在。

阿森纳的传统客场球衣是黄色和蓝色,但1982年到1984年也曾穿过绿色和藏青色的客场球衣。[74] 从1990年代早期开始,为了球衣销售市场,客场颜色开始常规性地每年更换。目前一般规则是每赛季的客场球衣都被当作下赛季的第三球衣。[75] 通常来说,客场球衣要么是深蓝浅蓝双色,要么是对传统黄蓝双色的某种变化,例如2001-02赛季所使用的金黄、藏青双色[76]2005-06赛季2006-07赛季的黄、深灰双色。阿森纳2008-09赛季第三球衣是白色上衣、红醋栗色短裤和白色、红醋栗色间条球袜,而它就是2007-08赛季的客场队服。[77]

年份 球衣製造商 胸前贊助商標
1930–1970 Bukta /
1971–1980 Umbro.svg
茵寶 (Umbro)
1981–1986 JVC Logo.svg
JVC
1986–1994 Adidas Logo.svg
阿迪达斯(Adidas)
1994–1999 Logo NIKE.svg
耐克(Nike)
1999–2002 Dreamcast logo.svg
SEGA logo.svg
Dreamcast / SEGA
2002–2006 O2.svg
O2
2006–2014 Emirates logo.svg
Emirates
2014–2019 Puma logo.svg
PUMA
2019– Adidas Logo.svg
阿迪达斯(Adidas)

敵對關係[编辑]

托定咸熱刺[编辑]

2010年的北倫敦打吡

阿仙奴的主要的死敵是托定咸熱刺,此打吡是源於1887年。阿仙奴(當時叫皇家阿仙奴)的球員故意遲到,結果由於天很快變黑,雙方的比賽只能提前十五分鐘結束;而在第二回合阿仙奴的主場,他們的球員們卻無一人遲到。儘管熱刺在主場擊敗了阿仙奴,但後者在自己主場完整的比賽時間裏同樣獲勝,更重要的是阿仙奴在主場獲得了更多的淨勝球。1919年時,甲組聯賽即將擴充兩隊,排名甲組第十九位,即原本要降級的車路士獲准留級,剩一席原應從甲組最後一名第二十位的熱刺或乙組排第三位(乙組前兩名已確定升級)的班士利中挑選一隊,但出人意表的是,在乙組排第五位的阿仙奴居然獲邀升級,原因竟是因為足總的執委們認為阿仙奴「貢獻突出」,而熱刺就這樣糊裏糊塗的被降了級。雖沒有實質證據,謠言仍指稱阿仙奴主席亨利·諾裏斯爵士(Sir Henry Norris)利用枱底交易才達成目的。正如其他敵對球隊,兩隊的球迷雖然可能一同工作或是鄰居好友,但仍因擁護的球隊而互相攻訐及戲謔,而球員一旦轉投敵會,將如過街老鼠遭受以前的球迷大喝倒采,例子有從熱刺加盟阿仙奴的蘇甘保及從阿仙奴輾轉轉會至熱刺的艾迪巴約

曼聯[编辑]

阿仙奴和曼聯的敵對關係從1990年代開始建立,因為英超足總盃基本是由兩軍所壟斷,所以雙方在一個球季中的兩次交手通常會影響整個球季聯賽的冠軍歸屬。1990年代尾和2000年代初阿仙奴與曼聯的比賽,經常充滿火藥味,以兩隊的前隊長韋拉堅尼在場上的直接對抗最為人熟識。雙方的比賽中,經常發生爭執與混亂場面,例如2003年的「奧脫福大戰」和2004年的「自助餐大戰」等。和轉投死敵熱刺一樣,球員大多會被以前的球迷喝倒采、咒罵,最著名的例子為阿仙奴轉投曼聯的雲佩斯阿萊克西斯·桑切斯

車路士[编辑]

当大家只看重其他打吡(例如北伦敦打吡)时,这两家伦敦领头球队已在1930年代的球迷已开始对立。而近期阿仙奴和车路士打吡战更成为当今最重要打吡战之一,自车路士在千禧年的冒起,两支球队已在英格兰球坛上争斗。据2003年12月的一项英国一个球迷人口普查发现,阿仙奴球迷第三憎恨的球队为车路士,仅次于和曼联、热刺、车路士球迷亦视阿仙奴为他们主要对手,在之前他们亦视热刺和富咸为其主要对手。

女子隊[编辑]

阿森纳女子足球俱乐部為阿森纳的屬會。成立於1987年,是英格蘭最成功的女子隊,先後贏得12次英格蘭女子足球超級聯賽冠軍、10次英格蘭女子足總盃及10次英格蘭女子聯賽盃。在2006/07年賽季,除勝出全部三項本土錦標賽外,更奪得歐洲女子聯賽冠軍盃,而且以全勝紀錄結束整個聯賽球季。

球場[编辑]

高貝利球場的北看台。

阿仙奴在成立初期於曼諾球場作賽。1890年至1893年,曾短暫遷至恩域塔球場。初期的曼諾球場只是一片草地,直至1893年9月,阿仙奴首次踢聯賽時,便增加了看台和座位。除了1894-95賽季外,他們在曼諾球場作賽了20年,直至1913年才搬往高貝利球場

高貝利球場,正式名字為阿仙奴球場(Arsenal Stadium),從1913年至2006年5月為阿仙奴的主場球場,由著名的建築師阿奇巴尔·雷奇所設計。和大部份倫敦的球場設計相近,高貝利球場只得一個有蓋看台,其餘三邊都是露天的。[16]在1930年代,球場進行了巨大翻新工程,有新装饰艺术运动風格的西看台和東看台,分別於1932年和1936年重開。[16]此外,在二戰被炸毀的北看台亦於1954年重開,並新建了一個上蓋。[16]

建築中的酋长球场

高貝利球場在高峰期時可容納超過60,000名觀眾,1990年代初期仍能容納57,000名觀眾。發生了希爾斯堡慘劇後,按照「泰萊報告」和英超賽會的規定,阿仙奴必須在1993-94賽季前,將高貝利球場改為全座位,球場容納人數縮減至38,419個。[78]在歐聯比賽舉行時,球會必須再減少座位數目,以提供足夠空間放置廣告板。所以在1998-99賽季和1999-00賽季,阿仙奴於舊溫布萊球場作賽,因它能容納超過70,000名球迷。[79]

高貝利被禁止擴建,因為東看台被列為第二級歷史建築,另外的三個看台均非常接近住宅區。[16]這些限制阻礙了球會在1990年代至2000年代早期增加比賽日的收入,令球隊不能應付球壇的迅速發展[80]。考慮過多個解決方案後,阿仙奴決定於1999年11月宣布興建新球場,[81]選址為高貝利附近的阿什伯頓,和高貝利球場只有500米的距離。但因成本上升,球場的工程受延誤,於2006-07賽季才能正式啟用。[82]新球場命名為酋長球場,因阿仙奴與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阿聯酋航空簽下價值約1億歐元的合約。[83]但有部份球迷反對球場以企業命名,於是他們繼續使用場地的舊名稱「阿什伯頓」,而非酋長球場。[84]酋長球場的名稱將最少使用至2028年。[85]

酋長球場的東看台。

訓練設施[编辑]

阿仙奴的訓練基地位於俱樂部設在倫敦高爾尼内,於1999年開始使用,價值超過1000萬,主要供一隊及青年隊所使用。訓練基地的面積為0.58平方公里,這裏共有十塊草地,每塊草地都有地下排水道和自動灑水系統,其中兩块為供暖草场。訓練基地中的設施包括復康中心配备了訓練和復康中心、物理治療和按摩设备、水療中心。其它设施还包括會議室、籃球場、壁球場、更衣室、及教练办公室。

於2015年3月,阿仙奴宣佈計劃重新發展訓練基地,計劃擴建主體大樓、建造一間球員表現室和訪客、教育及媒體中心,預計於2017-2018賽季完工。[86][87]

擁有權[编辑]

阿森纳的母公司「阿森纳控股公共有限公司」(Arsenal Holdings plc)只發行62,217股,並在倫敦的「普乐士市场」(PLUS Markets Group)進行買賣交易。其主要股東包括董事會成員美國商人斯坦·克罗恩克(Stan Kroenke,29.9%)、丹尼·费兹曼(Danny Fiszman,16.1%)、妮娜·佈雷斯維爾-史密斯夫人(Lady Nina Bracewell-Smith,15.9%)及主席彼得·希尔-伍德(0.64%),而由俄罗斯富豪阿利舍尔·乌斯曼诺夫和法爾哈德·莫西里(Farhad Moshiri)共同擁有的紅白證券(Red & White Securities)則持有25.0%。

2011年4月11日克罗恩克透過屬下的「克羅恩克運動企業」(Kroenke Sports Enterprises)收購费兹曼和佈雷斯維爾-史密斯夫人所持股份,使其持股量超越62%,並需進行全面收購[88]

伊萬·加齊迪斯在2009年開始成為阿仙奴的行政總栽。

球會榮譽[编辑]

榮譽 次數 年度
本 土 聯 賽
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 冠軍 Premier league.png 3 1997-98賽季2001-02賽季2003-04賽季
甲組聯賽(頂級) 冠軍 10 1931年、1933年、1934年、1935年、1938年、
1948年、1953年、1971年、1989年、1991年
本 土 盃 賽(決賽比數及對手)
英格蘭足總盃 冠軍 FA Cup.png 14(最成功球會) 1930年 2:0 對 哈德斯菲爾德

1936年 1:0 對 錫菲聯
1950年 2:0 對 利物浦
1971年 2:1 對 利物浦
1979年 3:2 對 曼聯
1993年 1:1 對 錫周三(重賽 2:1)
1998年 2:0 對 紐卡素
2002年 2:0 對 車路士
2003年 1:0 對 修咸頓
2005年 0:0 對 曼聯互射十二碼 5:4)
2014年 3:2 對 侯城
2015年 4:0 對 阿士東維拉
2017年 2:1 對 車路士
2020年 2:1 對 車路士

英格蘭聯赛盃 冠軍Carling.png 2 1987年 2:1 對 利物浦

1993年 2:1 對 錫周三

慈善盾/社區盾 冠軍 CommunityShield.png 16 1930年 2:1 對 錫周三

1931年 2:1 對 西布罗姆维奇
1933年 3:0 對 愛華頓
1934年 4:0 對 曼城
1938年 2:1 對 普雷斯頓
1948年 4:3 對 曼聯
1953年 3:1 對 黑池
1991年* 0:0 對 熱刺
1998年 3:0 對 曼聯
1999年 2:1 對 曼聯
2002年 1:0 對 利物浦
2004年 3:1 對 曼聯
2014年 3:0 對 曼城
2015年 1:0 對 車路士
2017年 1:1 對 車路士(互射十二碼 4:1)
2020年 1:1 對 利物浦(互射十二碼 5:4) (* 並列)

歐 洲 賽 事
(決賽比數及對手)
國際城市博覽會盃 冠軍 UEFA - Inter-Cities Fairs Cup.svg 1 1970年 4:3 對比利時安德列治(兩回合)
欧洲优胜者杯冠軍 Coppa delle Coppe.svg 1 1994年 1:0 對意大利帕爾馬
  • 國內雙冠王:3
    • 1970-71賽季、1997-1998賽季、2001-2002賽季
  • 2003/2004賽季英格蘭超級聯賽全季不敗戰績;2002/03賽季(2場)、2003/04賽季(38場)、2004/05賽季(9場),合共連續49場不败
  • 2005/06賽季歐聯十場995分鐘不失球纪录

球員名單(2020/21)[编辑]

  1. 球員位置及編號根據阿森纳官方網站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 國籍圖標根據國際足協的參賽資格定義,但球員可能會持有多於一個非國際足協定義的國籍
  3. 粗體字為新加盟球員
  4. Cruz Roja.svg者為傷患球員
  5. 2020年夏季轉會窗為7月27日至10月5日

現役球員[编辑]

l-青年軍 l-不適用
編號 國籍 球員名字 位置 出生日期 加盟年份 前屬球會 身價
門 將
1 德国 莱诺(Bernd Leno) 門將 (1992-03-04) 1992年3月4日28歲) 2018年 勒沃庫森 1,920萬鎊
13 冰岛 鲁纳尔松(Rúnar Alex Rúnarsson) 門將 (1995-02-18) 1995年2月18日25歲) 2020年 迪安 100萬鎊
33 英格兰 马特·梅西(Matt Macey) 門將 (1994-09-09) 1994年9月9日26歲) 2013年 青年軍 不適用
後 衛
2 西班牙 贝莱林(Hector Bellerin)Vice Captain Sports.gif 右閘 (1995-03-18) 1995年3月18日25歲) 2013年 青年軍 不適用
3 蘇格蘭 蒂尔尼(Kieran Tierney) 左閘/中堅 (1997-06-05) 1997年6月5日23歲) 2019年 些路迪 2,500萬鎊
4 法國 沙列巴(William Saliba) 中堅 (2001-03-24) 2001年3月24日19歲) 2019年 聖伊天 2,700萬鎊
5 希腊 帕帕斯塔索普洛斯(Sokratis Papastathopoulos) 中堅 (1988-06-09) 1988年6月9日32歲) 2018年 多蒙特 1,760萬鎊
6 巴西 加布里埃爾(Gabriel Magalhães) 中堅 (1997-12-19) 1997年12月19日22歲) 2020年 里爾 2,700萬鎊
16 英格兰 霍尔丁(Robert Holding) 中堅 (1995-09-20) 1995年9月20日25歲) 2016年 保頓 200萬鎊
17 葡萄牙 塞德里克·苏亚雷斯(Cédric Soares) 右閘/左閘 (1991-08-31) 1991年8月31日29歲) 2020年 修咸頓 自由轉會
20 德国 穆斯塔菲(Shkodran Mustafi) 中堅 (1992-04-17) 1992年4月17日28歲) 2016年 華倫西亞 3,500萬鎊
21 英格兰 钱伯斯(Calum Chambers)Cruz Roja.svg 中堅/右閘 (1995-01-20) 1995年1月20日25歲) 2014年 南安普頓 1,600萬鎊
22 西班牙 巴勃罗·马里(Pablo Marí)Cruz Roja.svg 中堅 (1993-08-31) 1993年8月31日27歲) 2020年 法林明高 760萬鎊
23 巴西 大卫·路易斯(David Luiz) 中堅/防守中場 (1987-04-22) 1987年4月22日33歲) 2019年 車路士 800萬鎊
31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克拉希纳茨(Sead Kolašinac) 左閘 (1993-06-20) 1993年6月20日27歲) 2017年 史浩克04 自由轉會
中 場
7 英格兰 布卡约·萨卡(Bukayo Saka) 翼鋒 (2001-09-05) 2001年9月5日19歲) 2017年 青年軍 不適用
8 西班牙 塞瓦略斯(Dani Ceballos) 中場 (1996-08-07) 1996年8月7日24歲) 2019年 皇家马德里 租借
10 德国 厄齐尔(Mesut Özil)Vice Captain Sports.gif 進攻中場 (1988-10-15) 1988年10月15日32歲) 2013年 皇家馬德里 4,250萬鎊
15 英格兰 梅特兰-尼尔斯(Ainsley Maitland-Niles) 正中場/右中場/右閘 (1997-08-29) 1997年8月29日23歲) 2017年 青年軍 不適用
18 加纳 帕尔特伊(Thomas Partey) 防守中場 (1993-06-13) 1993年6月13日27歲) 2020年 馬德里體育會 4,500萬鎊
25 埃及 艾兰尼(Mohamed Elneny) 防守中場 (1992-07-11) 1992年7月11日28歲) 2016年 巴塞尔 740萬鎊
28 英格兰 维尔洛克(Joe Willock) 正中場 (1999-08-20) 1999年8月20日21歲) 2015年 青年軍 不適用
32 英格兰 史密斯·罗维(Emile Smith Rowe) 進攻中場 (2000-07-28) 2000年7月28日20歲) 2016年 青年軍 不適用
34 瑞士 扎卡(Granit Xhaka) 防守中場 (1992-09-27) 1992年9月27日28歲) 2016年 慕遜加柏 3,000萬鎊
前 鋒
9 法國 拉卡泽特(Alexandre Lacazette)Vice Captain Sports.gif 中鋒 (1991-05-28) 1991年5月28日29歲) 2017年 里昂 4,650萬鎊
12 巴西 威廉(Willian) 翼鋒 (1988-08-09) 1988年8月9日32歲) 2020年 車路士 自由轉會
14 加蓬 奥巴梅杨(Pierre-Emerick Aubameyang)Captain sports.svg 中鋒/翼鋒 (1989-06-18) 1989年6月18日31歲) 2018年 多蒙特 5,600萬鎊
19 科特迪瓦 尼古拉斯·佩佩(Nicolas Pépé) 翼鋒 (1995-05-29) 1995年5月29日25歲) 2019年 里爾 7,200萬鎊
24 英格兰 赖斯·内尔森(Reiss Nelson) 翼鋒 (1999-12-10) 1999年12月10日20歲) 2015年 青年軍 不適用
30 英格兰 恩凯蒂亚(Eddie Nketiah) 中鋒 (1999-05-20) 1999年5月20日21歲) 2015年 青年軍 不適用
35 巴西 马丁内利(Gabriel Martinelli) 翼鋒/中鋒 (2001-06-18) 2001年6月18日19歲) 2019年 伊圖諾 600萬鎊

奥巴梅杨贝列林拉卡泽特厄齐尔分別為球隊的隊長和副隊長。

預備隊[编辑]

編號 國籍 球員名字 位置 出生日期 加盟年份 前屬球會 身價
守 門 員
44 馬其頓共和國 伊利耶夫英语Deyan Iliev(Deyan Iliev) 門將 (1995-02-25) 1995年2月25日25歲) 2012年 青年軍 不適用
後 衛
中 場
前 鋒

外借球員[编辑]

編號 國籍 球員名字 位置 出生日期 加盟年份 外借球會 外借年期
2019年夏季轉會窗
一線隊
11 乌拉圭 托雷拉(Lucas Torreira) 防守中場 (1996-02-11) 1996年2月11日24歲) 2018年 馬德里體育會 2020-21賽季
27 希腊 马夫罗帕诺斯(Konstantinos Mavropanos) 中堅 (1997-12-11) 1997年12月11日22歲) 2018年 史特加 2020-21賽季
29 法國 贡多齐(Mattéo Guendouzi) 中場 (1999-04-14) 1999年4月14日21歲) 2018年 哈化柏林 2020-21賽季
預備隊
65 英格兰 本·谢夫英语Ben Sheaf(Ben Sheaf) 中場 (1998-02-05) 1998年2月5日22歲) 2014年 高雲地利 2020-21賽季
-- 英格兰 澤克·梅德利英语Zech Medley(Zech Medley) 中堅 (2000-07-09) 2000年7月9日20歲) 2018年 吉林汉姆 2020-21賽季
-- 英格兰 扎哈里·斯萬森(Zak Swanson) 右閘 (2000-09-28) 2000年9月28日20歲) 2017年 MVV馬斯特里赫特 2020-21賽季
-- 英格兰 特拉·科伊爾(Zak Swanson) 翼鋒 (2001-01-11) 2001年1月11日19歲) 2017年 吉林汉姆 2020-21賽季
-- 英格兰 馬特·史密斯(Matt Smith) 中場 (2000-10-05) 2000年10月5日20歲) 2017年 斯温登 2020-21賽季
-- 英格兰 佐迪·奧斯-圖圖(Jordi Osei-Tutu) 右閘 (1998-10-02) 1998年10月2日22歲) 2017年 卡迪夫城 2020-21賽季
-- 英格兰 泰瑞斯·約翰-朱爾斯英语Tyreece John-Jules(Tyreece John-Jules) 前鋒 (2001-02-14) 2001年2月14日19歲) 2019年 唐卡士打 2020-21賽季
-- 愛爾蘭共和國 馬克·麥吉尼斯(Mark McGuinness) 中堅 (2001-01-05) 2001年1月5日19歲) 2019年 葉士域治 2020-21賽季
-- 北爱尔兰 丹尼爾·巴拉德(Daniel Ballard) 中堅 (1999-09-22) 1999年9月22日21歲) 2019年 黑池 2020-21賽季

離隊球員[编辑]

編號 國籍 球員名字 位置 出生日期 加盟年份 加盟球會 售出價
2020年夏季轉會窗
一線隊
7 亞美尼亞 姆希塔良(Henrikh Mkhitaryan) 進攻中場/翼鋒 (1989-01-21) 1989年1月21日31歲) 2018年 羅馬 解約
26 阿根廷 达米安·马丁内斯(Emiliano Martinez) 門將 (1992-09-02) 1992年9月2日28歲) 2010年 阿斯頓維拉 2,000萬鎊
預備隊

職員名單[编辑]

更新日期:2020年8月28日

職位 國籍 姓名
總教練 西班牙 米克爾·阿特塔
助理教練 英格兰 史蒂夫·朗德(Steve Round)
助理教練 荷兰 阿爾伯特·斯圖文伯格(Albert Stuivenberg)
助理教練 西班牙 卡洛斯·奎斯塔(Carlos Cuesta)
助理教練 瑞典 安德烈亞斯·喬治森(Andreas Georgson)
助理教練 西班牙 米格爾·莫利納(Miguel Molina)
門將教練 西班牙 伊尼亞基·卡納·帕文(Iñaki Caña Pavon)
青訓教練 德国 佩尔·默特萨克(Per Mertesacker)
U23以下教練 英格兰 保特(Steve Bould)
體能教練 美國 謝德·福賽斯(Shad Forsythe)
球會醫生 愛爾蘭共和國 奥德里斯科尔(Gary O'Driscoll)

球會紀錄[编辑]

阿仙奴球會神射手亨利
  • 最佳射手
排名 球員 進球數目 比賽場次 進球率
1 亨利(Thierry Daniel Henry) 229 375 0.61
2 伊安·赖特(Ian Edward Wright) 185 288 0.64
3 克里夫·巴斯汀(Cliff Bastin) 178 396 0.45
4 约翰·拉德福德(John Radford) 149 481 0.31
5 德拉克(Ted Drake) 139 184 0.76
5 吉米·布莱恩(Jimmy Brian) 139 232 0.60
7 利什曼(Doug Lishman) 137 244 0.56
8 罗宾·范佩西 ( Robin van Persie ) 132 278 0.47
9 胡尔米(Joe Hulme) 125 374 0.33
10 大卫·杰克(David Jack) 124 208 0.60
11 博格坎普(Dennis Bergkamp) 121 423 0.29
12 刘易斯(Reg Lewis) 118 176 0.67
13 阿兰·史密斯(Alan Smith) 115 347 0.33
14 杰克·罗伯特(Jack Lambert) 109 161 0.68
  • 联赛最大的勝利
    • 乙組聯賽-1900年3月12日以12比0大勝Loughborough Town
  • 聯賽上陣最多的球員
    • 大衛奧拉利(David O'Leary)1975-1993年, 共558場
  • 各項賽事共上陣最多的球員
    • 大衛奧拉利(David O'Leary)共722場
  • 在一季聯賽入球最多
    • 1930-31球季首次奪取聯賽錦標, 共127球
  • 一季聯賽失球最少
    • 1998-99球季, 共17球
  • 一場聯賽入球最多的球員
    • 甲組聯賽1935年12月14日對阿士東維拉, 德拉克(Ted Drake)包辦7球為阿仙奴取得7比1大勝
  • 在一季入球最多的球員
    • 1934-35年德拉克(Ted Drake)射入42球
  • 最年青出賽之球員
    • 法比加斯(Cesc Fabregas)16歲零177日 2003年10月29日, 聯賽盃對洛達咸
  • 年紀最大出賽之球員
    • Jock Rutherford - 41歲零236日 1926年3月20日對曼城
  • 高貝利球场最高入場人數
    • 1935年3月9日, 甲組聯賽對新特蘭, 73,295人
  • 酋长球场最高入场人数
    • 2007年11月3日,英超联赛对曼联,60161人
球會年度最佳球員
# 賽季 球員
1 2005–06 法國 蒂埃里·亨利
2 2006–07 西班牙 法比加斯
3 2007–08 西班牙 法比加斯
4 2008–09 荷兰 雲佩斯
5 2009–10 西班牙 法比加斯
6 2010–11 英格兰 韋舒亞
7 2011–12 荷兰 雲佩斯
8 2012–13 西班牙 辛迪·卡蘇拿
9 2013–14 威爾士 艾朗·藍斯
10 2014–15 智利 阿歷斯·山齊士
11 2015–16 德国 奧斯爾
12 2016–17 智利 阿歷斯·山齊士
13 2017–18 威爾士 艾朗·藍斯
14 2018–19 法國 亞歷山大·拉卡傑特
15 2019–20 加蓬 皮埃爾-埃默里克·奧巴梅揚
球會隊長

自1977年起阿仙奴的隊長

# 年份 隊長
1 1977–1980 北爱尔兰 柏·賴斯
2 1980–1983 爱尔兰 David O'Leary英语David O'Leary
3 1983–1986 英格兰 Graham Rix英语Graham Rix
4 1986–1988 英格兰 Kenny Sansom英语Kenny Sansom
5 1988年1月–2002年5月 英格兰 阿當斯
6 2002年5月–2005年7月 法國 韋拉
7 2005年7月–2007年6月 法國 亨利
8 2007年6月–2008年11月 法國 加拿斯
9 2008年11月–2011年8月 西班牙 法比加斯
10 2011年8月–2012年8月 荷兰 雲佩斯
11 2012年8月–2014年8月 比利时 華美倫
12 2014年8月–2016年5月 西班牙 阿迪達
13 2016年5月–2018年5月 德国 梅迪薩卡
14 2018年5月–2019年8月 法國 哥斯尼
15 2019年8月–2019年11月 瑞士 格列·沙加
16 2019年11月– 加蓬 奥巴梅杨

参考資料[编辑]

  1. ^ Kelly, Andy. Arsenal’s First Game – The Facts Finally Revealed « The History of Arsenal. www.blog.woolwicharsenal.co.uk. AISA Arsenal History Society. 2013-04-21 [2016-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26) (英语). 
  2. ^ Premier League Handbook 2019–20 (PDF). Premier League: 6. [2019-09-0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8-06). 
  3. ^ English Premier League : Full All Time Table. statto.com. [2016-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10) (英语). 
  4. ^ Ross, James; Heneghan, Michael; Orford, Stuart; Culliton, Eoin. English Clubs Divisional Movements 1888–2016. www.rsssf.com. Rec.Sport.Soccer Statistics Foundation. 2016-06-23 [2016-08-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5) (英语). 
  5. ^ Hodgson, Guy. Football: How consistency and caution made Arsenal England's greatest. The Independent (London). 1999-12-17 [2016-05-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英语). 
  6. ^ Herbert Chapman. National Football Museum. [2016-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18) (英语). 
  7. ^ HOW ARSENAL’S NAME CHANGED – DIAL SQUARE. The Arsenal History. 2014-01-10 [2016-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4) (英语). 
  8.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25 (英语). 
  9. ^ Kelly, Andy; Andrews, Mark. How Arsenal’s Name Changed – Royal Arsenal. The Arsenal History. 2014-01-13 [2016-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01) (英语). 
  10. ^ Kelly, Andy. 122 years ago today – Arsenal’s first Silverware « The History of Arsenal. www.blog.woolwicharsenal.co.uk. 2012-03-01 [2016-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29) (英语). 
  11. ^ Kelly, Andy. 121 Years ago today – Royal Arsenal’s last trophy « The History of Arsenal. www.blog.woolwicharsenal.co.uk. 2012-03-07 [2016-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05) (英语). 
  12. ^ Spurling, Jon. Rebels For The Cause: The Alternative History of Arsenal Football Club. Mainstream. 2004: pp.28–29. ISBN 0-575-40015-3 (英语). 
  13.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33 (英语). 
  14. ^ 14.0 14.1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40 (英语). 
  15. ^ Attwood, Kelly & Andrews 2012, p. 112. Woolwich Arsenal FC: 1893-1915 The club that changed football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A Conservation Plan for Highbury Stadium, London (PDF). Islington Council. 2005-02-14 [2012-02-0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2-04) (英语). 
  17. ^ Page, Simon. Herbert Chapman: The First Great Manager. Birmingham: Heroes Publishing. 2006-10-18: 139. ISBN 978-0-9543884-5-4 (英语). 
  18. ^ Barclay, Patrick. Arsenal: The Five-Year Plan. The Life and Times of Herbert Chapman: The Story of One of Football's Most Influential Figures. Orion. 2014-01-09 [2016-08-04]. ISBN 978-0-297-868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8) (英语). 
  19. ^ Whittaker & Peskett 1957. Tom Whittaker's Arsenal Story
  20.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p.46–47 (英语). 
  21. ^ Joy 2009, pp. 49,75. Forward, Arsenal!
  22. ^ Kelly, Graham. Terrace Heroes: The Life and Times of the 1930s Professional Footballer. Psychology Press. 2005: 26, 81–83 [2016-08-04]. ISBN 978-0-7146-5359-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7) (英语). 
  23. ^ Brown, Tony. Champions all! (PDF). Nottingham: SoccerData. 2007: 6–7 [2016-08-04]. ISBN 1-905891-0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10-05) (英语). 
  24. ^ Kelly, Andy. Arsenal underground station renamed earlier than believed. 2015-10-31 [2016-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26) (英语). 
  25. ^ Bull, John. It's Arsenal Round Here: How Herbert Chapman Got His Station. 2015-12-11 [2016-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2-23) (英语). 
  26. ^ Warrior, Yogi's. The Death Of Herbert Chapman Of Arsenal On This Day, 6th January 1934. Arsenal On This Day: A Prestigious History Of Football. 2013-01-06 [2016-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1) (英语). 
  27. ^ Soar & Tyler 2011, p. 76. Arsenal 125 Years in the Making: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1886-2011
  28. ^ Rippon, Anton. Chapter Nine. Gas Masks for Goal Posts: Football in Britain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The History Press. 2011-10-21 [2016-08-04]. ISBN 978-0-7524-7188-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7) (英语). 
  29. ^ Attwood, Kelly & Andrews 2012, pp. 43-64. Woolwich Arsenal FC: 1893-1915 The club that changed football
  30. ^ Post-War Arsenal – Overview. Arsenal. [2009-1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02) (英语). 
  31. ^ Sowman & Wilson 2016. Arsenal: The Long Sleep 1953 - 1970: A view from the terrace
  32. ^ Brown. Champions all!. 2007: 7 (英语). 
  33. ^ Warrior, Yogi's. Bertie Mee Appointed Acting Manager Of Arsenaln This Day, 20th June 1966. Arsenal On This Day: A Prestigious History Of Football. 2012-06-20 [2016-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7) (英语). 
  34. ^ 34.0 34.1 Ponting, Ivan. Bertie Mee. The Independent. 2001-10-23 [2016-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6) (英语). 
  35. ^ Tossell, David; Wilson, Bob. Seventy-One Guns: The Year of the First Arsenal Double. Random House. 2012-04-13: 105 [2016-08-04]. ISBN 978-1-78057-473-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8) (英语). 
  36. ^ Media Group, Arsenal. The Managers. www.arsenal.com. The Arsenal Football Club plc. 2008-06-30 [2016-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05) (英语). 
  37. ^ Kelly, Andy. Arsenal’s Complete FA Cup Final Record. The Arsenal History. 2015-05-27 [2016-07-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18) (英语). 
  38. ^ Smyth, Rob. Football: Joy of Six: Rob Smyth picks the greatest defences. The Guardian. 2009-05-08 [2016-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0) (英语). 
  39. ^ Clarke, Andy. Top Ten: Title Run-ins. Sky Sports. 2009-03-26 [2009-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0) (英语). 
  40. ^ * Why the FA banned George Graham. The Independent. 1995-11-10 [2016-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10) (英语). 
    • Bower, Tom. Broken Dreams: Vanity, Greed and the Souring of British Football. Simon & Schuster. 2003. ISBN 978-0-7434-4033-2 (英语). 
  41. ^ Moore, Glenn. Rioch at odds with the system. The Independent (London). 1996-08-13 [2009-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29) (英语). 
  42. ^ Palmer, Myles. The Professor: Arsène Wenger. Random House. 2011-03-31: ix, 21, 90, 123, 148 [2016-08-04]. ISBN 978-0-7535-46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8) (英语). 
  43. ^ Ronay, Barney. Chapter 30 – The Enlightenment. The Manager: The absurd ascent of the most important man in football. Little, Brown Book Group. 2010-08-05 [2016-08-04]. ISBN 978-0-7481-17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8) (英语). 
  44. ^ Fraser, Andrew. Arsenal run ends at 49. BBC Sport. 2004-10-25 [2008-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12) (英语). 
  45. ^ Arsenal. Football Club History Database. Richard Rundle. [2009-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1-06) (英语). 
  46. ^ Aizlewood, John. Farewell Bergkamp, hello future. The Times (UK). 2006-07-23 [2009-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1) (英语). 
  47. ^ Hytner, David. Arséne Wenger savours FA Cup win over Hull as Arsenal end drought. The Guardian (UK). 2014-05-18 [2014-05-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17) (英语). 
  48. ^ Ronay, Barney. Arsenal cruise to Community Shield win over weakened Manchester City. The Guardian (UK). 2014-08-10 [2014-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8) (英语). 
  49. ^ Taylor, Daniel. Alexis Sánchez inspires Arsenal to win over Aston Villa. The Guardian (UK). 2015-05-30 [2015-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3) (英语). 
  50. ^ Cryer, Andy. Arsenal 1–0 Chelsea. BBC (UK). 2015-08-02 [2015-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18) (英语). 
  51. ^ McNulty, Phil. Arsenal beat 10-man Chelsea to a win record 13th FA Cup. BBC.com/football. BBC. [2017-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27) (英语). 
  52. ^ 谢谢你,阿尔塞纳 - 阿森纳中国官网. cn.arsenal.com. [2018-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1) (中文). 
  53. ^ Unai Emery announced as new Arsenal head coach. Sky Sports. [2018-05-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6) (英语). 
  54. ^ Premier League Tables 2018/19. Premier League. [2019-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7) (英语). 
  55. ^ Chelsea win the 2019 UEFA Europa League. UEFA.com. 2019-05-29 [2019-09-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5) (英语). 
  56. ^ Unai Emery leaves club. Arsenal. 2019-11-29 [2019-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3) (英语). 
  57. ^ Sport, Telegraph. Freddie Ljungberg replaces Steve Bould as Unai Emery's assistant as Arsenal shake up coaching staff. The Telegraph. 2019-06-17 [2019-11-30]. ISSN 0307-123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7) (英语). 
  58. ^ Arsenal sack Emery after worst run in 27 years. ESPN.com. 2019-11-29 [2019-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29) (英语). 
  59. ^ Mikel Arteta joining as our new head coach. Arsenal. 2019-12-20 [2019-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31) (英语). 
  60. ^ Mikel Arteta asks for Arsenal patience but aims for 'top trophies' as manager. The Guardian. 2019-12-20 [2019-1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28) (英语). 
  61. ^ FA Cup final 2020: Arsenal 2-1 Chelsea. 1 August 2020 [2020-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1) (英语). 
  62. ^ 62.0 62.1 62.2 The Crest. Arsenal F.C.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12). 
  63. ^ The Art Deco crest. Arsenal F.C. [2010-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0-30). 
  64. ^ The Arsenal shirt badge. Arsenal F.C. [2010-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0-30). 
  65. ^ Free, Dominic. Arsenal v. Reed in the Court of Appeal. Michael Simkins LLP. 2003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4-08). 
  66. ^ Arsenal go for a makeover. BBC Sport. 2004-02-01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12). 
  67. ^ Crestfallen (PDF). Arsenal Independent Supporters' Association. [2008-08-1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6-11-08). 
  68. ^ 125 Years in the Making: Anniversary Crest. Arsenal.com. 2011-05-01 [2011-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05) (英语). 
  69. ^ Soar & Tyler. The Official Illustrated History of Arsenal. 2005: p.23. 
  70. ^ 70.0 70.1 Arsenal. Historical Football Kits. [2006-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7). 
  71. ^ 71.0 71.1 71.2 Arsenal Kit Design. Arsenal.com. [2008-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19). 
  72. ^ Hibernian. Historical Football Kits.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21). 
  73. ^ Rui Matos Pereira. O segredo do sucesso do Braga. UEFA.com. 2005-10-21 [2008-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1) (葡萄牙语). 
  74. ^ 80s Shirts. Arsenal Shirts.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1). 
  75. ^ Club Charter. Arsenal.com.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12). 
  76. ^ 2000s Shirts. Arsenal Shirts.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1). 
  77. ^ New away kit 2007/08. Arsenal.com.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07). 
  78. ^ (英文)Highbury. Arsenal.com.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1-11). 
  79. ^ (英文)Arsenal get Wembley go-ahead. BBC Sport. 1998-07-24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12). 
  80. ^ (英文)Arsenal consider leaving hallowed marble halls. The Independent. 1997-08-18 [2008-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07). 
  81. ^ (英文)Arsenal unveil new stadium plans. BBC Sport. 2000-11-07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12). 
  82. ^ (英文)Bergkamp given rousing farewell. BBC Sport. 2006-07-22 [2007-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29). 
  83. ^ (英文)Arsenal name new ground. BBC Sport. 2004-10-05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10). 
  84. ^ (英文)Dawes, Brian. The 'E' Word. Arsenal World. Footymad. 2006 [2008-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10-08). 
  85. ^ (英文)Riach, James. Arsenal's new Emirates sponsorship deal to fund transfers and salaries. The Guardian (London). 2012-11-23 [2012-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28). 
  86. ^ (英文)Training ground. Dailymail. 2015 [2015-0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23). 
  87. ^ (英文)Training ground. Arsenal FC official website. 2015 [2015-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2). 
  88. ^ US businessman Stan Kroenke agrees bid to buy Arsenal. BBC Sport. 2011-04-11 [2011-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12) (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