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阿爾弗雷德王子 (大不列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阿爾弗雷德王子
Prince Alfred
Prince Alfred of Great Britain.jpg
阿爾弗雷德王子的畫像
托馬斯·庚斯博羅繪於1782年
出生(1780-09-22)1780年9月22日
 大不列顛伯克郡溫莎城堡
逝世1782年8月20日(1782歲-08-20)(1歲)
 大不列顛伯克郡溫莎城堡
安葬1782年8月27日
王朝漢諾威
父親喬治三世
母親梅克倫堡-施特雷利茨的夏洛特

阿爾弗雷德王子(英語:Prince Alfred;1780年9月22日-1782年8月20日),漢諾威王朝英國王室成員,為喬治三世夏洛特王后的第十四個孩子及幼子,喬治四世威廉四世恩斯特·奧古斯特一世的幼弟。阿爾弗雷德在接種天花疫苗後生病,不久後便於8月病重不治。阿爾弗雷德逝世後六個月,兄長屋大維王子亦夭折逝世,二人的死亡為其父母帶來沉痛打擊,喬治三世在晚年精神失常之際仍會產生關於兩個年幼兒子的幻覺。

生平[编辑]

阿爾弗雷德王子1780年9月22日生於溫莎城堡[1],是英國國王喬治三世夏洛特王后的第十四個孩子,也是他們的第九個兒子,即最年幼的兒子。阿爾弗雷德在1780年10月21日滿月時於聖詹姆士宮受洗,洗禮儀式由時任坎特伯雷大主教弗雷德里克·康沃利斯英语Frederick Cornwallis主持,他的教父母包括兩位兄長威爾斯親王喬治王子腓特烈王子,以及長姊夏洛特公主[2][3]。作為家庭中的第十四個孩子,他的出生並沒有任何驚喜,但仍然為王室帶來了歡樂,尤其是其姊索菲亞公主;三姐伊莉莎白公主指索菲亞稱阿爾弗雷德為「她的孫子」[4]

逝世和死後的影響[编辑]

阿爾弗雷德王子於1782年接種了天花疫苗,但由於年幼未能抵擋牛痘病毒導致病情越趨嚴重。同年6月,阿爾弗雷德在其女家庭教師夏洛特·芬奇英语Lady Charlotte Finch的陪同下到迪爾養病,希望當地海邊的空氣、浸泡海水及騎馬能夠改善他的狀況[5][6]。阿爾弗雷德住在迪爾的時候受到當地人的喜愛,包括一位阿爾弗雷德向其揮手的年長婦女;但同時他的身上開始出現的紅斑及胸腔問題使其感到困擾[5]。當阿爾弗雷德在8月返回溫莎城堡時,醫生為他進行了檢查,並發現他只剩下數星期的壽命。在經歷多次發燒及受持續的胸腔問題影響後[7],阿爾弗雷德王子最終於1782年8月20日在溫莎城堡內逝世,終年不足兩歲[1][8]

雖然王室並未因阿爾弗雷德王子的逝世舉行喪事(未滿14歲的英國王室成員舉辦喪事並不符合規定),但阿爾弗雷德的父母均因此受到沉痛打擊。夏洛特·芬奇英语Lady Charlotte Finch夏洛特王后為此「大哭一場」並「使她與國王深受打擊」[9]。1782年8月稍後的時間,夏洛特王后送給芬奇阿爾弗雷德的一縷頭髮,並寫道「收下這個…作為你在我親愛的小天使阿爾弗雷德的生命中親切地出席的致謝,這不單是為了紀念他,亦是一份來自女王的敬意」[10]

阿爾弗雷德王子死後葬於西敏寺[11],但在1820年2月11日喬治三世下令將阿爾弗雷德的遺體遷葬聖喬治禮拜堂的王室墓穴[12][13][14]。喬治三世之後仍然繼續想著阿爾弗雷德之死;托馬斯·庚斯博羅在阿爾弗雷德逝世一年後所繪畫的一幅他的畫像亦使他三位最年長的姐姐夏洛特公主奧古斯塔·索菲亞公主伊莉莎白公主大哭了一場[15]。阿爾弗雷德王子逝世後的六個月,其年長兩歲的兄長屋大維王子亦同樣因接種牛痘而夭折,使國王感到更加悲痛[16][17];甚至在喬治三世於1812年的一次精神失常中曾幻想與最年幼的兩名兒子交談[a]

夏洛特王后在阿爾弗雷德王子逝世後的數月便懷上了他最年幼的妹妹,即阿米莉亞公主,並在其死後接近一年後誕下阿米莉亞公主[18]。阿爾弗雷德王子是喬治三世與夏洛特王后的子嗣中第一個逝世的[11][19],並與喬治三世與夏洛特王后最後一名逝世的子嗣、姐姐瑪麗公主早了近七十五年逝世[20]。由於他的唯一一個妹妹在其死後才出生,故阿爾弗雷德也是其父母首十四個孩子中唯一一個生前沒有過弟弟或妹妹的孩子[21]

頭銜和榮譽[编辑]

  • 1780年9月22日-1782年8月20日:阿爾弗雷德王子殿下(His Royal Highness The Prince Alfred)

祖先[编辑]

註釋[编辑]

  1. ^ 傑里米·布萊克英语Jeremy Black (historian)喬治三世的這些對話發生在1812年[16];而肯尼斯·潘頓(Kenneth Panton)則相信這些對話發生在前一年,即1811年[11]。喬治三世的最後一場精神失常由1811年起持續至其1820年逝世,故兩個日期均有可能。

參考來源[编辑]

  1. ^ 1.0 1.1 Weir 2008,第300頁.
  2. ^ Sheppard 1894,第59頁.
  3. ^ Watkins 1819,第276頁.
  4. ^ Fraser 2004,第70頁.
  5. ^ 5.0 5.1 Fraser 2004,第75頁.
  6. ^ Watkins 1819,第282頁.
  7. ^ Fraser 2004,第75–76頁.
  8. ^ Holt 1820,第251頁.
  9. ^ Fraser 2004,第76頁.
  10. ^ RA GEO/ADD/15/443a-b - Letter from Queen Charlotte to Lady Charlotte Finch, probably August 1782. Georgian Papers Project. 王室收藏信託英语Royal Collection. [2017-02-03] (英语). 
  11. ^ 11.0 11.1 11.2 Panton 2011,第39頁.
  12. ^ Royal Burials in the Chapel since 1805. 聖喬治學院. [2011-1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27) (英语). 
  13. ^ Royal Burials in the Chapel by location. 聖喬治學院. [2011-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22) (英语). 
  14. ^ Holt 1820,第256頁.
  15. ^ Fraser 2004,第77頁.
  16. ^ 16.0 16.1 Black 2006,第156頁.
  17. ^ Fraser 2004,第74–77頁.
  18. ^ Fraser 2004,第78頁.
  19. ^ Hibbert 2000,第99頁.
  20. ^ Fraser 2004,第398–399頁.
  21. ^ Fraser 2004.
  22. ^ Genealogie ascendante jusqu'au quatrieme degre inclusivement de tous les Rois et Princes de maisons souveraines de l'Europe actuellement vivans [目前仍在世的歐洲王室政權的國王及王子追溯至四代以前的系譜]. 弗雷德里克·紀堯姆·比恩斯蒂爾. 1768: 5 (法语).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