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留申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阿留申语
Unangam Tunuu
Уна́ӈам тунуу́或унаӈан умсуу
发音[uˈnaŋam tuˈnuː]
母语国家和地区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島普里比洛夫群島科曼多爾群島
母语使用人数西-中部方言: 60–80 使用者、 東部方言: 400 使用者(日期不详)
語系
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
  • 阿留申語系
    • 阿留申语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阿拉斯加州[1]
語言代碼
ISO 639-2ale
ISO 639-3ale
ELPAleut
Aleut map.svg
瀕危程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濒危语言[2]
极度危险UNESCO
UNESCO AWLD CE CHS.png

阿留申语(英語:AleutAleutUnangam Tunuu)屬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是阿留申人母語

美国阿拉斯加州(Alaska)的州名即来源于阿留申语,意思是“广大的土地”或“海浪拍击之地”。

阿留申语只有三个元音-a、i、u,辅音因纽特语相似,有13-21个,重音取决于音节的长度,词法简单,但句法复杂。

阿留申人主要分布在美国阿拉斯加州阿留申群岛,由于以前属于俄罗斯,阿留申语言用俄文西里尔字母书写,有三种方言,可以互通。从俄语英语中吸收了一定数量的借词,和因纽特语相邻,两种语言有一定的亲缘关系,同属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系

历史[编辑]

爱斯基摩和阿留申民族约在4至6千年前穿越白令陆桥。这一时期使用的原始爱斯基摩-阿留申语,约在2000 BC分化(与原始印度伊朗语的分化大致同时)。两支语言的差异应该是在阿拉斯加境内发生的,因为阿拉斯加爱斯基摩语的语言多样性可以和整片说爱斯基摩语的地区(向东穿过加拿大到格陵兰)相比较。在两支语言分化后,它们的发展相对孤立。[3]

有证据表明,东阿留申群岛的阿留申语使用者与尼尔群岛人口有4000年以上的文化联系,后者是前者在1500年间扩张过去的。[4]约1千年前发生了另一次向西的扩张,这可能可以解释阿留申语方言间极小的差异,即东阿留申语特征向西扩展。[5]这第二次扩张可以解释阿拉斯加东南部和太平洋西北岸民族间文化的相似性,[6]也能解释阿留申语和邻近非爱斯基摩语言的语言相似性,比如生成复数的规则。[7][8]:5–6

因为俄罗斯殖民者与商人在18和19世纪的殖民活动,阿留申语有大量俄语借词。不过它们并不影响基础词汇,因此对语言本身来说不算重大影响。[9]

在2021年3月, 阿留申语白令方言最后的母语者Vera Timoshenko于堪察加白令岛尼科利斯科耶逝世,享年93岁。[10]

方言[编辑]

东阿留申语大都分布在阿拉斯加半岛上的乌纳拉斯卡贝尔科夫斯基安库坦岛普里比洛夫群岛尼科尔斯基。普里比洛夫方言拥有阿留申语所有方言中最多的母语者。


阿特卡方言分布在阿特卡岛和白令岛上。

阿图岛方言是一种混合方言,同时展现来自阿特卡方言和东阿留申语的影响,与其他方言差别很大。梅德内阿留申语是一种俄-阿图混合语(来自梅德内岛(俄語:Медный/Medny/Mednyj),原分布着阿图人),不过实际上今日的梅德内阿留申语只分布在白令岛上,梅德内岛的住民在1969年被迁走了。

所有方言都有来自俄语的词汇影响;铜岛方言还借来许多俄语屈折尾缀。数量最大的俄语借词出现于白令方言(如пруса̄йил (prusaajil)“离开、道别”、сулкуӽ (sulkux̂)“丝绸”、на̄нкал (naankal)“哺育”、на̄нкаӽ (naankax̂)“护士”、ра̄ниӽ (raanix̂)“伤”、рисувал (risuval)“画”、саса̄тхиӽ (sasaatxix̂)“埋伏”、миса̄йал (misaajal)“干预”、зӣткал (ziitkal)“液体”–来自俄语прощаться (proŝatʹsâ)、шёлк (šëlk)、нянчить (nânčitʹ)、нянька (nânʹka)、рана (rana)、рисовать (risovatʹ)、засада (zasada)、мешать (mešatʹ)、жидкий (židkij))。[11]:p. 5

正寫法[编辑]

現代的正寫法是由1972年為了阿拉斯加的學校雙語方案所設計的:[12]:xvi

Majuscule forms(大寫字母)
A Aa B* Ch D E* F* G X Ĝ H I Ii K L Hl M Hm N Hn Ng Hng O* P* Q R* S T U Uu V* W Y Z
Minuscule forms(小寫字母)
a aa b* ch d e* f* g x ĝ h i ii k l hl m hm n hn ng hng o* p* q r* s t u uu v* w y z
IPA
a b t͡ʃ ð e f ɣ x ʁ χ h i k l ɬ m n ŋ ŋ̥ o p q ɹ,ɾ s t u v w j z
* 通常只用於外來語

† 只在阿特卡方言(Atkan Aleut)使用

另外,歷史上地、以西里爾字母書寫的拼字法則是以1918年以前的俄文正寫法為基礎,雖然很多字母都只用於外來語中。另外,擴展字母г̑ (帶反短音符的г), ҟ, ҥ, ў, х̑ (帶反短音符的х)則用來描述阿留申語一些獨特的發音。 字母ҟ在現代會被用來代替 ԟ (Aleut Ka),用來表示清小舌塞音/q/。 總計超過24個的字母清楚地描述了阿留申語的字彙,包含6個元音(а, и, й, у, ю, я)與16個輔音(г, г̑, д, з, к, ҟ, л, м, н, ҥ, с, т, ў, х, х̑, ч) [13][14][15]

Majuscule forms(大寫字母)
А Б* В* Г Г̑ Д Е* Ж* З И І* Й К Ҟ Л М Н Ҥ О* П* Р* С Т У Ў Ф* Х Х̑ Ц* Ч Ш* Щ* Ъ Ы* Ь Э* Ю Я Ѳ* Ѵ*
Minuscule forms(小寫字母)
а б* в* г г̑ д е* ж* з и і* й к ҟ л м н ҥ о* п* р* с т у ў ф* х х̑ ц* ч ш* щ* ъ ы* ь э* ю я ѳ* ѵ*
IPA
a b v ɣ ʁ ð e ʒ z i i j k q l m n ŋ o p ɹ,ɾ s t u w f x χ t͡s t͡ʃ ʃ ʃtʃ j je ju ja f
与一般正字法的对应
a b v g ĝ d e z i i y k q l m n ng o p r s t u w f x х̑ ts ch ye yu ya f
* 通常只用於外來語

† 只在Atkan方言(Atkan Aleut)使用

[16]

現代的阿留申語正寫法:(白令方言)

А а Ā ā Б б В в Г г ӷ Гў гў Д д Д̆ д̆ е ē Ё ё Ж ж З з И и Ӣ ӣ
Й й ʼЙ ʼй К к Ӄ ӄ Л л ʼЛ ʼл М м ʼМ ʼм Н н ʼН ʼн Ӈ ӈ ʼӇ ʼӈ О о Ō ō П п Р р
С с Т т У у Ӯ ӯ Ф ф Х х ӽ Ц ц Ч ч Ш ш Щ щ ъ ы ы̄ ь Э э
Э̄ э̄ Ю ю Ю̄ ю̄ Я я Я̄ я̄ ʼ ʼЎ ʼў

文法[编辑]

阿留申語中,大多數的詞可以被劃分為名詞與動詞兩類。其他在我們語言中常見的詞類(如形容詞、副詞等)可以用動詞加上派生後綴來表示。名詞具有單數雙數複數)與(絕對格與相對格)之區分。但大多的名詞在數與人稱的組合下,絕對格與相對格是相同的。 在屬格(所有格)中,阿留申語同時標記出「擁有者」和「被擁有者」: tayaĝu-x̂ man-ABS `[the] man'

ada-x̂ father-ABS `[the] father'

tayaĝu-m ada-a man-RELfather-POSSM `the man's father'

擁有者在被擁有者之前。

音系[编辑]

輔音[编辑]

以下列出阿留申語的輔音音位。第一行標出了該音的國際音標寫法、第二行為該音在正寫法中的標記。 標以斜體者為借自英語俄語的音;標以粗體者為原生於阿留申語的音。注意,有些音只存在於特定方言中。

齒齦 硬顎 軟齶 小舌 聲門
塞音 /p/
p
/b/
b
/t/
t
/d/
d
/t̺͡s̺/
*
//
ch
/k/
k
/ɡ/
g
/q/
q
擦音 /f/
f
/v/
v*
/θ/
hd
/ð/
d
/s/
s
/z/
z
/x/
x
/ɣ/
g
/χ/
/ʁ/
ĝ
鼻音 //
hm
/m/
m
//
hn
/n/
n
/ŋ̥/
hng
/ŋ/
ng
邊音 /ɬ/
hl
/l/
l
近音 /ʍ/
hw
/w/
w
/ɹ/,/ɾ/
r
/ç/
hy
/j/
y
/h/
h

龈后塞擦音//和小舌塞音/q/带强烈送气。

阿图安语唇擦音/v/可清可浊。[17]

清近音和清鼻音预送气,近音预送气使得它带一点摩擦成分,更偏向气声;鼻音预送气以经过鼻腔的清气流开始,结尾在元音前可能带上浊音。正字法上,预送气以给定音前的h表示。例如,清预送气唇鼻音可写作hm[18]

浊近音和鼻音在词尾接清音时可能部分清化。

清声门近音/h/在元音前的词首位置送气。阿特卡和阿图安方言中,元音前的/h/送气并与可听见、不写下来的声门塞音对立,比较halal(“转头”)和alal(“需要)这一对立在东部阿留申语中消失了。[17]

齿音的调音部位不固定。塞音、鼻音和边音一般是舌叶音,浊擦音则是齿间音。[19]

咝音/s/的调音部位从齿龈到龈后都可以,阿留申语中/s/ʃ无对立。许多阿留申语使用者在学习英语时,常常会在这上面遇到困难。[19]

*僅在阿图安方言中(但/v/也出現在某些外來語)
僅在東阿留申方言中
僅在阿特卡方言和一些外來語中

Taff et al. (2001):234注意到现代东阿留申语鼻音、咝音和近音的清浊对立消失了。[19]:231–271

元音[编辑]

阿留申語有六個原生的元音音位,分別是:短音的/i//a//u/, 和長音的/iː//aː//uː/。在拼字中則分別被寫成iauiiaauu

小舌音前,/i/會轉音為[e]/a/則轉成[ɑ]/u/轉成[o]

舌冠音前,/a/轉成[e][ɛ];而/u/轉成[y][ʉ]。(Bergsland 1994, p. xix; Bergsland 1997, pp.21–22; see also Taff et al. 2001, pp.247–249).

阿留申语基础3元音系统:高元音/i/、低元音/a/和后高元音/u/,每个都有长元音/iː//aː//uː/

注意/u//i/稍低。

长元音/aː/舌位稍稍后移,时长则与/a/有显著差别。两种高元音的音值则不随时长改变。[19]

小舌音相邻时,/i/会低化为[e]/a/会后移为[ɑ]/u/会低化为[o]。与舌冠音相邻时,/a/会高化到[e][ɛ]/u/会前移到[ʉ][18][19]

中元音[ɔ][ɛ]只在人名,如Nevzorof等中出现,是非常晚近的时候从俄语借来的。

音节结构[编辑]

(C)(C)V(V) ± {C(C)(C)V(V)} ± C

一个阿留申语词汇可以包含1到十几个音节,所有音节都有元音核。在阿特卡方言和阿图方言中,因词尾元音脱落可以在词尾出现CC复辅音。借词中也有词首CCC复辅音。[17]

音位结构[编辑]

无论长短元音都可以出现在词的开头或结尾,也存在极少例外。因词尾元音脱落,短/u/和短/i/不会出现在词尾,后者在某些废词后缀中有例外,如-chi“你们的”,在现代东阿留申语和阿特卡方言中分别是-chin和-chix。


词中的元音间会被至少一个辅音隔开。所有单辅音都能出现在词中,并有以下规则:

  • /ʍ//h/不在元音间出现
  • /w/不与/u/共现
  • /ç/不与/i/共现

/θ/和预送气辅音(除阿特卡方言的预送气/ŋ̥/外)外的任意辅音均可出现在词首。/v//z/和借来的辅音(p、b、f、d、g、ɹ/ɾ)只出现在借词中。


词首的CC可以多种形式出现,辅音的分布则也有几种规则:

  • 舌冠塞音或/s/后接舌后通音(软腭音、小舌音或声门音)。
  • 舌后塞音或//后接/j/
  • /k//s/后接/n/

元音间的CC可以作为正常结构出现,也可作为音节切分的结果出现。

在连着两个浊连续音的CC型复辅音之间,常带一个短元音。例如qilĝix̂“脐带”拼成[-liĝ-],与qiliĝi-n“脑”很像。

舌冠音和舌后音几乎所有组合均可以出现。

两个舌后音或两个舌冠音的组合很罕见,但也合法,如hux̂xix“雨裤”、aliĝngix̂“狼”、asliming“对我来说合适”、iistalix“说、告诉、叫”。

在CCC型复辅音中,中间的辅音一定是/t////s/三者之一。例如taxtxix̂“脉搏”、huxsx̂ilix“裹起来”、chamchxix̂“短钓丝”。

最常见的词尾单辅音有/x//χ//m//n//ŋ//j/

经历词尾元音消失,词尾可以出现单辅音/l/和/s/,词尾的复辅音则必须以/t//s/结尾。

词中音消失[编辑]

东阿留申语特有的大量词中音消失的细节如下。在语例中,消失的元音会以括号标出。

词中短元音可能在两个单辅音间消失,在词首短开音节音节和/或在词尾短开音节前不发生。例如ìx̂am(a)nákux̂“它是好的”和alqut(a)maan“为了什么?”

词中音消失常常创造超脱于阿留申语音节限制的复辅音:

  • 相邻塞音:asx̂at(i)kuu“他杀了它”
  • 叠音:yuug(i)gaadakux̂“...是年轻的”
  • 三辅音:ingam(a)sxakum“过了一会儿(,他)”

在常常出现的词中音消失词组中,若有不规则的三辅音,且中间的辅音是小舌擦音,则与前面的插音一起消失,如(h)iis(ax̂)talix“在说”和(h)iil(ax̂)talix“正被说”。

在更慢的语速下,词中音消失可能不会出现,比较txin saakutikux̂txin“你正在变瘦”和{{transl|ale|ting saak(u)tikuqing}“我正在变瘦”。

[18]

重音[编辑]

阿留申语重音难以识别,难以定义。重音取决于在词中的位置、元音长度、辅音响度、音节开闭和在句子韵律与语调中起作用的音节总数。重音会影响元音的时长和辅音音值。重音是东阿留申语别具一格的词中音消失的发生原因。在下面的讨论中,尖音符号(á)表示较强的重音,抑音符号(à)表示较弱的重音。


东阿留申语中,强重音倾向于位于倒数第二个音节(若是短元音),或最后一个音节(若是长元音)。弱重音一般位于第一个音节。例如,úlax̂“房子”、tùnúnax̂“说了”、tùnulákan“不言而喻”、ìnaqáam“他自己”。

超过两个音节的东阿留申语词汇展现更加复杂的重音模式。重音可以被长元音、相对响的辅音或闭音节引到另一个音节上。一个词可以因句子韵律因素不同而在不同语境下展现不同的重音,如áĝadax̂和àĝádax̂,均意为“箭”。

在阿特卡方言和阿图方言中,强重音一般落在首音节。不过,长元音、响音等对东阿留申语重音有着相似的影响。例如qánáang“多少”vs qánang“哪里”;ùĝálux̂“矛”vs álaĝux̂“海”。

重音也受语气影响,如感叹语气或婉求语气。感叹语气下,强重音会落在末音节,且短元音也会延长。例如kúufyax̂ àqakúx̂!“咖啡来了!”。类似的结构也出现在婉求语气中,如qadá“请吃”vs qáda“吃”。


普通强重音的短音节倾向于变长,要么延长元音,要么将后续的单辅音变为叠音。元音延长在东阿留申语中最多见,在阿特卡方言中只出现在浊辅音前。在所有方言中,词首重音短音节后再接重音音节时,均会叠音化,例如ìláan“从他”发作[-ll-],làkáayax̂“一个男孩”发作[-kk-]

[17][18]

短语音系[编辑]

下面介绍接辞时会发生的音系过程。

词尾软腭和小舌擦音在后接词首清音时也是清音,后接浊辅音或元音时也是浊音。

韵尾/m//n/常在后接/h/以外的其他词词首辅音时消失。例如tana(m) kugan“在地上”和ula(m) naga“房子里”。

东阿留申语中,末元音可以在与下一个词的首元音接触时省略,如aamg(ii) iĝanalix“他正痛苦地流血”。

阿特卡方言中,词末音节可能在高语速下被省略。这甚至可以在特定助动词参与的结构中,频繁发生在慢语速时。其结果是一串元音或整体的缩略:

  • waaĝaaĝan aĝikux̂>waaĝaa-aĝikux̂>waaĝaaĝikux̂“他正要来”
  • ixchiinhan aĝikuq>ixchii-aĝikuq>ixchiiĝikuq“我会回家”

形态[编辑]

阿留申语的开放词类有名词和动词,都来自加了后缀的词根。许多词根同时有名词和动词用法。动词性名词和分词之外,没有形容词。其他词类还包括代词、对比词(Contrastive)、量词、数词、位置名词、指示词和疑问词。[18]

名词[编辑]

普通名词有表达以下语法范畴的后缀[來源請求]

数&关系格
-(x̂) -(i)x̂ E:-(i)n

A:-(i)s

rel. -(i)m -(i)x̂ E:-(i)n

A:-(i)s

照应第三者
-a -kix E:-(ng)in

A:-(ng)is

相对 -(g)an -kin E:-(ng)in

A:-(ng)is

[來源請求]

“照应第三者”指被相对格标记或由语境暗示的接续短语。例如tayaĝu-m ula-a“男人的家”和ula-a“他的家”。[來源請求]

代词形式tx(i)-/ ti-
第一 ting E:tumin

A:timis

E:tumin

A:timis

第二 txin txidix E:txichi

A:txichix

第三 txin txidix E:txidin

A:txidix

作为自由形式,代词主要充当宾语,和完全指定的名词一样。后附语素(Enclitic)则充当主语标记。[來源請求]


位置名词[编辑]

位置名词表示位置、方向或一些有确切所指的抽象关系(人或后续的相对格名词)。位置名词有被动后缀,但没有数。[來源請求]

不同于普通名词,位置名词有两个状语格:方位格和/或离格。最重要的词根是i-,即与格,只有方位格形式(基本都不规则)意为“为了、在、在……前方”。[來源請求]

主要用于通格中,如ula-m agal-a agikux̂“他从房子后面过去了”。也能用于相对格,如laavki-m agal-a-n ula-a“商店后面的房子”。[18]

数词[编辑]

数词系统为十进制,hatix̂“十”和sisax̂“百”是高位数词的词根。十位数通过相乘派生(如2 x10即“20”),与汉语的数词一样。相乘的数词中,个位数带后缀-di-m,后跟hatix̂“十”,例如qankudim hatix̂“40”.[17][需要解释:表中“qankudim”表示30,(至少据表而言)似乎暗示“3”应该是qankus/qaankun。这是参考文献的原文,还是编写者的失误?我想在将“qankudim hatix̂”的翻译从目前的“40”改成看似更准确的“30”之前搞清是怎么回事。]

数词
1 ataqan 6 atuung
2 E:aalax

A:alax

7 uluung 20 algidim 60 atuungidim
3 E:qaankun

A:qankus

8 qamchiing 30 qankudim 70 uluungidim
4 E:sichin

A:siching

9 siching 40 sichidim 80 qamchiingidim
5 chaang 10 hatix̂ 50 chaangidim 90 sichiingidim

[來源請求]

动词[编辑]

在形态上,动词与名词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有语气/时后缀。与名词词干相似,动词词干可以短元音或辅音结尾。许多以辅音结尾的词干实际上都能分析出来一个已经基本合并殆尽的助动词。

否定有时以后缀呈现,在语气/时后缀之前或与它相结合。部分情况下否定可以后接后附主格代词。

现在时标记-(i)ku-
第一 E:-ku-qing

A:-ku-q

=复数 E:-ku-n

A:-ku-s

第二 E:-ku-x̂-txin

A:-kux̂t

-ku-x̂-txidix E:-ku-x̂-txichi(n)

A:-kux̂txichix

第三 -ku-x̂ -ku-x E:-ku-n

A:-ku-s

现在时否定标记-lakaĝ-
第一 E:-lakaqing

A:-lakaq

=复数 E:-lakaĝin

A:-lakaĝis

第二 E:-lakax̂-txin

A:-lakax̂t

-lakax̂-txidix E:-lakax̂-txichi(n)

A:-lakax̂txichix

第三 -lakax̂ -lakaĝix E:-lakaĝin

A:-lakaĝis

派生[编辑]

共有570个派生后缀,其中有许多也是复合的,其中约有三分之二只在极少数词中存在。比较普遍的后缀有约175个,比起爱斯基摩语算相当少的。

一个派生后缀既可以是名词也可以是动词。

区分话语中名词性和动词性部分的困难出自阿留申语词性的难辨性。一个动词词根可以用作谓语,也可以用作名词。名词的动词用法同样很普遍。

派生后缀可以结合多达6个组分,每个后缀一般都修饰前面整串词。

句法[编辑]

概况[编辑]

大多数阿留申语词汇都属于名词动词。阿留申语一般用动词或派生词根实现其他语言中副词形容词的功能。

阿留申语典型语序是主-宾-谓(SOV)。

名词必须有(单数、双数或复数)和通格相对格(Anna Berge等学者认为这两种形式并不是“格”。这种分析阿留申语名词的方式来自爱斯基摩语语法的传统,但用在阿留申语上时可能引起误解)标记。通格形式也是默认形式,而相对格形式则表达该名词与另一句子成分的关系(如被动或比较),很多时候是被省略的那个。通格和相对格在大多数人称的组合中都是相同的。

领属结构中,阿留申语同时标记领事和属事,领事在属事前:


tayaĝu-x̂ 人-ABS '[the] man'

ada-x̂ father-ABS [the] father'

tayaĝu-m ada-a 人-REL 父亲-POSSM “男人的父亲”

复合句末从句简单句子的动词性谓语需要与讲话动作有关的时间和语气标记,非末从句的动词则以与后接从句的关系的特征标记。复合句包含的从句数量没有限制。

简单句子有没有主语都可以。谓语可以是没有补语的动词、带系词的名词或前面接直接宾语和/或斜格短语或位置补语的通格动词。


论元的数量可据动词性派生词缀增减。从句的论元可变为后置语素,或变为照应语。

简单句子或末从句的动词可以有通格名词或第一/第二人称主格的主语。如果主语名词因可从语境中推知而被省略,那么动词就对主语回指:

tayaĝu-x̂ awa-ku-x̂

人-SG.ABS 工作-PRES-SG.

“人正在工作”

位置名词是一类特殊、词义相近的名词,一般带方位格离格;此时它们本质上属于后置介词。形态句法学上看,位置名词短语基本与所有格短语相同:

tayaĝu-m had-an man-REL direction-LOC “向人来”

动词依语气屈折,如果是限定性的,则还依人称和数屈折。如果句子的名词性成分均被省略,人称/数的后缀与动词的主语一致


Piitra-x̂ tayaĝu-x̂ kidu-ku-x̂. 彼得-SG.ABS 人-SG.ABS 帮-PRES-3SG “彼得正在帮助人”

如果第三人称补语或其隶属部分被省略,就会在最后的动词上有指它的回指后缀,主语名词以相对格标记:


Piitra-m kidu-ku-u. 彼得-SG.REL 帮-PRES-3SG.ANA “彼得正在帮他”

信息中超过一段被省略时,动词就与语法数最大的成分保持一致。这可能造成歧义

kidu-ku-ngis 帮-PRES-PL.ANA “他/她帮了他们”/“他们帮了他/她/他们”[20]

与爱斯基摩语语法的比较[编辑]

尽管阿留申语与爱斯基摩语言来自同一祖语,它们还是在漫长的演化中出现了显著的语言类型学差异。阿留申语的屈折形态经历了大规模简化,可能体现在原始爱斯基摩–阿留申语中,爱斯基摩语在形态上标记动词的语法地位和动词与主宾语的关系,阿留申语往往更依赖于固定的语序。

不同于爱斯基摩语,阿留申语不是作通型配列语言。阿留申语主语和宾语的标记与动词的及物性(即动词是及物动词还是不及物动词)无关;而是均以所谓通格名词尾缀标记。然而,如果理解补语(要么是动词的补语,要么是句中其他成分)缺失,动词就会以“回指标记”标记,主格名词则接受“相对格”标记。

阿留申语和爱斯基摩语形态的一个共同点是多式综合语的词法,这可以造出一些很长的词:


Ting adaluusanaaĝiiĝutamasux̂takux̂. Ting adalu-usa--naaĝ--iiĝuta--masu--x̂ta--ku--x̂. 我(宾格) 谎--向--试着--再--可能--PFV--PRES--3SG 可能他又一次试图骗我。[21]:123

註釋[编辑]

  1. ^ https://www.npr.org/sections/thetwo-way/2014/04/21/305688602/alaska-oks-bill-making-native-languages-official
  2. ^ 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 UNESCO
  3. ^ Berge, Anna. Eskimo-Aleut. Oxford Research Encyclopedia of Linguistics. June 2016. ISBN 9780199384655. doi:10.1093/acrefore/9780199384655.013.9. 
  4. ^ Corbett, D., West, D., and Lefèvre, C. The people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The Western Aleutians project and the archaeology of Shemya Island. Anchorage: Aurora. 2010. 
  5. ^ Woodbury, A.C. Eskimo and Aleut languages. Handbook of North American Indians. 1984, 5. 
  6. ^ Dumond, D. Archaeology in the Aleut zone of Alaska, some recent research. Archaeology in the Aleut Zone of Alaska, Some Recent Research. 2001. 
  7. ^ Leer, J. Evidence for a Northwest Coast language area: Promiscuous number marking and periphrastic possessive constructions in Haida, Eyak, and Aleu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merican Linguistics. 1991, 57. S2CID 146863098. doi:10.1086/ijal.57.2.3519765. 
  8. ^ Berge, Anna. Origins of linguistic diversity in the Aleutian Islands. Human Biology. 2010, 82 (5–6). PMID 21417884. S2CID 10424701. doi:10.3378/027.082.0505. 
  9. ^ Berge, Anna. Observations on the distribution patterns of Eskimo cognates and non-cognates in the basic Aleut (Unangam Tunuu) lexicon [poster]. 2014. 
  10. ^ Last Native Speaker Of Rare Dialect Dies In Russia. RadioFreeEurope/RadioLiberty. 2021-03-08 [2021-03-09] (英语). 
  11.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Golovko1994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2. ^ Bergsland, Knut. Aleut Dictionary = Unangam Tunudgusii: An unabridged lexicon of the Aleutian, Probilof, and Commander Islands Aleut language. Fairbanks, AK: Alaska Native Language Center, University of Alaska. 1994. ISBN 1-55500-047-9. 
  13. ^ St. Innocent (Veniaminov). Опытъ Грамматики Алеутско-Лисьевскаго языка (Grammatical Outline of the Fox Island (Eastern) Aleut Language). St. Petersburg, Russia: Russian Imperial Academy of Sciences. 1846: 2. 
  14. ^ St. Innocent (Veniaminov); St. Jacob (Netsvetov). Начатки Христіанскаго Ученія–Букварь (Beginnings of Christian Teaching–Primer). St. Petersburg, Russia: Synodal Typography. 1893 [1840]. 
  15. ^ St. Innocent (Veniaminov); St. Jacob (Netsvetov). Алеутскій Букварь (Aleut Primer). St. Petersburg, Russia: Synodal Typography. 1893 [1846]. 
  16. ^ Головко, Е. В. Словарь алеутско-русский и русско-алеутский (беринговский диалект) [Aleut-Russian and Russian-Aleut Dictionary (Bering dialect)]. 1994: 14. ISBN 5-09-002312-3. 
  17. ^ 17.0 17.1 17.2 17.3 17.4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1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0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Taff, Alice; et al. Phonetic Structures of Aleut. Journal of Phonetics. 2001, 29 (3). S2CID 35100326. doi:10.1006/jpho.2001.0142. 
  20. ^ Sadock 2000.
  21. ^ Bergsland 1997.

參考文獻[编辑]

  • Berge, Anna; Moses Dirks. Niiĝuĝis Mataliin Tunuxtazangis: How the Atkans Talk (A Conversational Grammar). Fairbanks, AK: Alaska Native Language Center, University of Alaska. 2009. 
  • Bergsland, Knut. Aleut Dictionary = Unangam Tunudgusii: an unabridged lexicon of the Aleutian, Pribilof, and Commander Islands Aleut language. Fairbanks, AK: Alaska Native Language Center, University of Alaska. 1994. ISBN 1-55500-047-9. 
  • Bergsland, Knut. Aleut Grammar = Unangam Tunuganaan Achixaasix̂. Fairbanks, AK: Alaska Native Language Center, University of Alaska. 1997. ISBN 1-55500-064-9. 
  • Kraus, Michael E. (2007). "Native languages of Alaska". In:The Vanishing Voices of the Pacific Rim, ed. by Osahito Miyaoko, Osamu Sakiyama, and Michael E. Kraus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Sadock, Jerrold M. (2000). "Aleut Number Agreement". Presented at Berkeley Linguistic Society[1]26th Annual Meeting.
  • Taff, Alice; Lorna Rozelle; Taehong Cho; Peter Ladefoged; Moses Dirks; Jacob Wegelin. Phonetic structures of Aleut. Journal of Phonetics. 2001, 29: 231–271. ISSN 0095-4470. doi:10.1006/jpho.2001.014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