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元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陳元贇(1587年-1671年),本名,字義都,又字士升,號芝山、升庵,另號虎魄道人、瀛壺逸史、菊秀軒、羲都甫、既白山人、玄香齋逸叟等。生於浙江杭州餘杭(在今浙江杭州),祖籍為河南禹州[1]。明末傑出學者與武術家,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具有相當的貢獻,與朱舜水日本皆享有聲望。

陳元贇自幼學書文,及青年時代又入少林寺習武藝[2]。乃通曉武術、書法、繪畫、詩詞、建築、醫術、制陶技術,為文武兼備之才,被尊為日本柔術之父。 陳元贇的事蹟在香港1999年出版的《東方格鬥術大觀》(天津古藉出版社2002年的簡體版改名為《東方格鬥文化》)詳述,書中內容主要根據中日史料考證,其中第四章「柔術史探討」專門考證陳元贇在日傳授武藝的史實,第一節題目 秘傳少林武藝的日本禪師,第二節題目 離不開兵器的擒人之術,第三節題目 陳元贇拳法之奧秘,第四節題目 陳元贇拳法之道,第五節題目 盤根錯節的拳法與柔術,第六節題目 嘉納治五郎創新柔術。 东京三田四丁目的曹洞宗寺庙正山寺有 “ 陈元赟先生之碑”,上有小字为“文武之德万世传”。 东京爱宕山有“起倒流”门人于1779年立有“起倒流拳灋之碑”, 碑文上有“拳法之有传也,自投化人陈元赟而始。” 名古屋平和公园的建中寺内,有墓碑铭“明国武林既白山陈广学元赟”“既白山人游息之处”,小墓碑刻“白翁道元信士”,那是陈元赟、源太郎元明父子墓。

名古屋东爱知县濑户市的定光寺,有尾张藩初代藩主德川义直的“源敬公庙”,它是有陈元赟参与设计的儒教式灵庙,而“烧香殿”地面铺设的陶板和围绕灵庙的围墙上嵌入的陶板则是陈元赟烧制的。 名古屋的1丁目名城公园旁有一处“元赟烧窑遗迹”。今日名古屋有一种和“元赟烧”同名的小点心,8字形,面粉制外裹豆面流传至今。

  • 小松原濤 著 『陳元贇の研究』(雄山閣、1962年(昭和37年)8月)日本語。
  • 衷爾鉅 輯注 『陳元贇集』(遼寧人民出版社、1994年2月)簡体字中国語。

背景[编辑]

陳元贇與日本早有淵源,前後有三次去過日本。1619年(明萬曆47年)就隨著商旅東渡,當時33歲。並且先後在長崎江戶名古屋等地寄宿。

明朝滅亡之後,故國遺臣輾轉遷移南方,建立南明政權。由於南明政局一直不能穩定,各勢力間的關係也相當緊張。直到鄭成功出佐永曆帝,從事反清。鄭部反清據點狹小外,其軍事力量亦難與清軍抗衡,乃於1659年(清順治16年),派遣專使陳元贇、朱舜水李梅溪三人與幕府將軍商議借兵抗清,之後因為無法達成任務而留於日本,元贇雖終在扶桑定居,但是並未歸化日本,一直以中國人自命。

武術的傳入[编辑]

陳元贇至日本後,寄宿於江戶西久保的國昌寺。由於在日本借兵一事不成,隨後就在日本定居,並且發揚中華文化。陳元贇居於國昌寺期間,遇當地浪人挑釁,隨後陳元贇以武術擊退浪人一幕被當時寺中三位武士看見,他們即日後的“陳門三浪士”:福野正勝右衛門三浦義辰右衛門磯貝次郎左衛門,這三位武士對陳元贇武藝相當折服,拜於門下學習武術。

傳承[编辑]

陳元贇傳授“大明擒人之術”[3]給福野正勝右衛門、三浦義辰右衛門、磯貝次郎左衛門三人,並且這些武術也與日本原有的武術相結合,豐富日本柔術的內容。

柔術分流:

福野正勝創立福野流(良移心當流)柔術;福野正勝傳寺田平左衛門,寺田平創立“起倒流”。
三浦義辰創立三浦流柔術。
磯貝次郎創立磯貝流柔術。

學術[编辑]

陳元贇受到晚明三袁影響,傳承中國公安派文學。

著作[编辑]

  • 《虎林詩人集》
  • 《既白山人集》
  • 《升庵詩話》
  • 《老子經通考》
  • 《元元唱和集》
  • 《陳元贇書牘》

註釋[编辑]

  1. ^ 關於陳元贇祖籍說法目前還有其祖先為四川青神人士說,因此祖籍一說仍須考證。
  2. ^ 目前有三種說法: 1.陳元贇在嵩山少林習藝;2.陳元贇在福建少林習藝;3.陳元贇在家鄉杭州府習藝。
  3. ^ 據說是擒拿術與摔跤方面的武藝,另有稱呼“大明逮捕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