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陈玉成
性别
出生 陳丕成
1837年
大清广西省藤县
逝世 1862年6月
大清河南省延津县
国籍 中国
别名 四眼狗
教育程度 私塾
职业 軍人
活跃时期 19世紀
政党 太平軍
信仰 拜上帝会
金田起义
殿右三十检点
冬官正丞相
前军主將
英王
击溃江南大营

陈玉成(1837年-1862年),广西藤县客家人,太平軍將領,驍勇善戰,被封英王,又稱祿千歲。原名陳丕成洪秀全賜名玉成。“貌甚秀美,绝无杀气”[1]但兩眼下皆有黑痣,遠望如四眼,人稱「四眼狗」[2]。1862年在安徽戰敗,投靠捻军頭目苗沛霖時,被苗綁送清軍,處死

生平[编辑]

陳玉成在14岁時随叔父陈承瑢参加金田起义,洪秀全“见其忠勇”,特地赐名为玉成。1854年陳在第二次攻破武昌的戰事中立功,升殿右三十检点,并受命统陆军后十三军,水师前四军。[3]次年随天官正丞相秦日纲收復武昌,其後转战庐州芜湖,所向披靡,累官至冬官正丞相。1856年,随燕王秦日纲驰援镇江,破清江北大营,歼清江苏巡抚吉尔杭阿军,配合翼王石达开部击溃江南大营,后追击江南大营残部至丹阳负伤。

1857年,陳玉成与李秀成在桐城大破清军,封成天豫,任又正掌率。1858年升前军主將,9月与李秀成再破江北大营,11月取得三河大捷[4]1859年,陳被封英王,再与李秀成部合作收复浦口[5]暫時穩住了天京事變以後對太平軍不利的局面。陳玉成恃勇而驕,人際關係不好。李鴻章告知曾國藩:“忠、侍、璋、玕诸王皆与狗逆不合,外畏之而中恨之。”[6]陳封英王,韦俊再也不与陈并肩作战,单独南走,驻扎池州,打算渡江投靠李秀成。陈玉成派军拦阻,雙方在和州附近发生衝突。韦俊被迫降清。

1860年,援救天京,配合各军消灭江南大营,[7]进军浙江。因太平天國軍事重鎮安慶再次被清軍圍城,為了解圍,天京總部打算由李秀成和陳玉成兵分兩路,從長江南北向西進攻武漢,逼使安慶一帶的清軍撤退。陳在1861年初率軍從安徽出發,十餘日後便攻下武漢附近的黄州。當時武漢清軍嚴重不足,但在武漢的英國官員要求陳玉成不要進攻武漢,陳玉成因此猶疑,又考慮到李秀成部按期未到,遂放棄進攻武漢,改回師救安庆,與湘軍數月激戰,未能解圍,安慶最後因糧盡及清軍猛攻而失守,陳玉成退守廬州,不敢回天京覆命。[8]

1861年底,陳玉成派遣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等领军远征西北,令本身兵力進一步弱化。清軍不久進攻廬州,陳在1862年5月从庐州突围至寿州,打算聯合奏王苗沛霖及其他友軍進攻河南。陳玉成的部下殷燮卿勸說:“闻苗雨三(苗沛霖)已投胜妖(勝保),此人反复无常,诚小人之尤者。依愚见,万不宜去”,但陳不聽,執意前往。[9]陈玉成在十七日带三四千人到东津渡,由余安定开门迎接,使之不疑。陳玉成入壽州時,把衛隊安置在城外,自己只帶少數人進城。陈玉成进入厅堂,看见茶几上放着镣铐,才恍然大悟,大声怒骂:“苗沛霖真是反复小人,我死后,就轮到你死了,你这不是自己急着找死?”陈玉成與其二十名随从隨後被逮。[10]胜保將其槛送北京,途中,听说太平军准备劫救玉成,6月清军匆忙在河南延津将玉成凌迟处死,时年26岁。史載胜保曾劝他投降,玉成曰:“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11]

陳玉成死後,洪仁玕在天京悲嘆道:“英王一去,軍勢軍威頓時墮落,全部瓦解!”[12]不久,長江以北的太平軍全線崩潰,清軍進至首都天京外圍。

評價[编辑]

  • 方玉润在《星烈日记》中載:“此贼不灭,两湖未能安定。”
  • 戴德坚《蓬莱馆尺牍》说他“凶狡杰出”,“近世罕有其匹”。
  • 左宗棠聞知陳玉成被叛徒苗沛霖誘捕,嘆曰:“四眼狗誠項羽狄青之儔也,古今之悍賊,奈何竟敗於勝保之流,瓦雞土狗之手,此亦為氣數也!”
  • 英國人呤唎(A.F.Lindley)在《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中指稱陳玉成是他見過最漂亮的中國人。

参考文献[编辑]

  1. ^ 《能静居士日记》,《太平天国资料丛编》(三)第318页
  2. ^ 《被掳纪略》说:“往见玉成,貌极秀美,长不逾中人,二目皆下有黑点,此四眼狗之称由来也。”
  3. ^ 《贼情汇纂》卷七
  4. ^ 曾国藩哀叹:“敝邑将勇,自三河败后,元气大伤,虽多方抚慰,但较之昔日锋锐,究为减色。”见《曾文正公全集》书札卷9
  5. ^ 曾国藩《遵旨悉心筹酌折》说:“自洪杨内乱,镇江克复,金陵发逆久衰,徒以陈玉成往来江北,庐州、浦口、三河等处,迭挫我师。”(见《曾國藩奏稿》卷十一)
  6. ^ 《曾国藩全集·家书》
  7. ^ 羅爾綱。《太平天國史》卷五十六。
  8. ^ 《李秀成供狀》载:“英王见势如此,主又严责,革其职权,心繁意乱,愿老于庐城,故未他去,坐守庐城,愚忠于国。”《啁啾漫记》亦载:“安庆之陷,秀全手诏让之曰:‘不复此城,毋相见也。’玉成捧诏泣曰:‘臣敢不竭股肱之力,继之以死。’左右闻之者皆流涕。未几,卢州继失,益惮秀全不敢东,故败。”
  9. ^ 《被掳纪略》见《太平天国资料》第210页(科学出版社出版)
  10. ^ 《湘军志》之《曾军后编》
  11. ^ 佚名氏:《陈玉成被擒记》:“玉成既为苗沛霖所赚,解至胜保营。玉成入,胜保高坐腭眙曰:‘成天豫何不跪也?’玉成曰:‘吾英王,非成天豫,奚跪为!尔本吾败将,何向吾作态!’胜保曰:‘然则曷为我擒?’玉成曰:‘吾自投罗网,岂尔之力。吾今日死,苗贼明日亡耳!尔犹记合肥官亭,尔骑兵二万,与吾战后,有一存乎?’胜保默然,予酒食,劝之降。玉成曰:‘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见1953年4月号《历史教学》)
  12. ^ 《欽定剿平粵匪方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