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
分类和外部资源
醫學專科 器質性病變
ICD-10 D59.5
ICD-9-CM 283.2
OMIM 300818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PNH)」的各地常用譯名
中国大陸 阵发性夜间血红蛋白尿症
臺灣 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
香港 陣發性夜間血尿症[1][2]
馬來西亞 阵发性夜间血红蛋白尿症
CD55衰變加速因子
CD59膜攻擊複合物抑制蛋白

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英語: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縮寫為PNH)是一種罕見、複雜且為後天造成的致命性血液疾病[3],被發現在19世紀,大約每百萬人會有一到二人罹患此疾病[4][5],而確診後5年內的存活率只有約65%[6]。患者身上部分造血骨髓幹細胞帶有X染色體上PIG-A基因的突變[註 1][3],並且發生突變細胞的異常增生,導致該基因所轉譯的糖基脂醯肌醇英语glycophosphatidylinositol錨定蛋白英语AnkyrinGPI-anchored protein)有所缺損,而使紅血球缺乏PIG-A英语PIGA酵素[7][8],致使CD55CD59兩種表面蛋白質缺失的症狀。[9]

由於CD55以及CD59這兩種表面蛋白質具有抑制膜攻擊複合物的功能[註 2]因此細胞膜之缺損,容易受到補體系統的攻擊導致破裂,造成溶血反應,屬於慢性溶血性貧血,除此之外,血小板顆粒球亦會產生相同的症狀。[10]

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是唯一因細胞膜上發生後天性內在缺陷[註 3]所導致之慢性溶血性貧血[11],診斷上有特發性全血球減少症英语Pancytopeniaidiopathic pancytopenia)和後天性非球型紅血球貧血acquired nonspherocytic anemia)伴隨著網狀紅血球增多[10][12]

由於部分患者會出現紅色、茶色的尿液,尤其好發於早晨的第一泡尿,因此最初疾病便因此而命名,而雖然名字如此,但曾發生典型血紅素尿症的患者只佔其中約26%。[13] 唯一的根治方法為骨髓幹細胞或周邊造血幹細胞異體移植英语Allotransplantation(可參考骨髓移植[14],但手術過程中有相當高的併發症率以及死亡率。[15][16][17][18]

歷史[编辑]

最早紀錄是在1866年的英國醫師威廉·格爾(William Gull)所發表的個案[註 4],然後在1881年德國醫師保羅·史卓賓(Paul Strübing)也進行了PNH的演說[註 5][19],而後續更深入的闡述則是在1911年由意大利醫生阿勒西奧·納札里(Alessio Nazari)和埃托雷·馬爾切亞法瓦(Ettore Marchiafava)所發表[20],1928年馬爾切亞法瓦及1931年的費迪南多·米切里(Ferdinando Micheli)也提出了進一步的報告[21][22]

而現名稱是由荷蘭醫師J·恩內金(J. Enneking)於1928年所提出,在此之後,學界都使用此名詞[23]

症狀[编辑]

患者於睡眠狀態下較易發生溶血,因為夜間體內PH值濃度略為下降且離子濃度略為低張,較易使補體系統被活化[註 6][24],促使溶血反應的發生。溶血後會釋放游離血红蛋白血漿中,並降低血漿內的一氧化氮濃度[4]。而釋放出的游離血紅素部分會經由腎臟排出,因此在溶血反應較嚴重時會排出茶色尿液,有時也會有鐵質從尿液中排出。並且由於長期溶血,容易導致含鐵血黃素英语Hemosiderin沉澱,致使皮膚泛黃。

而一氧化氮的減少,將導致血管無法舒張,進而發生許多臨床病症,包括吞嚥困難腹絞痛下背痛頭痛倦怠發燒勃起障礙腎功能異常高血壓肺動脈高壓血栓等症狀。而大約有四成的患者會血栓形成,這是PNH造成併發症以及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註 7][24],尤其是靜脈血栓。

除了四肢,血管栓塞亦可能發生於:

診斷[编辑]

台式流式細胞儀 - 美國BD公司(Becton-Dickinson)螢光激活細胞分選儀(FACSCalibur)

而檢測方式初步為全血球記數(CBC/DC)、乳酸脫氫酵素(LDH)測量、各種溶血測量、腎功能檢測、血內鐵質、尿液檢測等等。而乳酸脫氫酵素濃度,是廣泛用來測量細胞破壞程度的指標[25][26],可用以測量溶血的嚴重程度[27]。之後再抽血並使用流式細胞儀進行分析,檢測各種血液細胞上的GPI錨定蛋白相關標記,例如:CD16CD48、CD55和CD59等。利用此分析儀器,可根據CD59的表現量,將PNH細胞分為三類:Type 1為正常表現CD59,Type 2為部分表現CD59,及Type 3為完全不表現CD59,三種細胞之存活期分別約為90至120天、30至40天及8至10天[28]。而隨著技術進步,現在也檢測顆粒球上使用荧光素標記的氣單胞菌溶素(Fluorescein-labeled proaerolysin英语Fluorescein-labeled proaerolysin,FLAER)[27]的表現百分比,並與四到五種其他不同螢光標示的抗體合併使用,可同時測定白血球上GPI-AP的表現量[29],能夠精確的測定PNH細胞數量比例(PNH clone site)[4][30][17]。 而若血球有不正常變化,須進行抽骨髓(bone marrow aspirate)或做骨髓切片(bone marrow biopsy[31]。而若被診斷為再生不良性貧血的患者還需要每年定期檢測[16]

一般來說,PNH患者會有以下檢測結果:

  • 血红蛋白偏低
  • 血清结合球蛋白(haptoglobin,HPT)偏低[32]
  • 網狀紅血球計數(reticulocyte count)異常。[註 8]
  • 紅血球數目偏低


此疾病被國際PNH工作組分類為[16]

  • 擁有溶血和血栓形成的典型PNH
  • 亞臨床型PNH,在流式細胞儀中位檢測到異常,且無溶血現象。[33]

治療[编辑]

葉酸

由於PNH的病情複雜,因此根據症狀有許多不同的治療方式。

有以下幾種治療方式:

  • 如果發生鐵質缺少,則可使用口服鐵劑。
  • 若發生嚴重貧血,且無法使用Eculizumab,須定期進行輸血。[34]

抗凝血劑例如華法林預防治療就能夠降低患者血栓造成的風險[35]

而Eculizumab藥物具有很好的治療效果,但要價不菲,一劑需要約台幣18-21萬[36][7][37][38](折合約港幣4.7-5.5萬、人民幣3.8-4.5萬)。Eculizumab藥物在2007年經由美國FDA通過核准,透過抑制C5英语Complement component 5補體,阻止C5裂解成C5a及C5b來抑制溶血[7],藉此減輕各症狀的嚴重性[9]FDA曾發表黑匣子警告,使用Eculizumab後,感染腦膜炎雙球菌的機會會是普通人的1000至2000倍,因此強烈建議病患在接受治療前至少兩週需先使用流行性腦膜炎疫苗[39][7],以避免使用Eculizumab藥物後因免疫下降造成感染[40],而施用後也會有一些不良反應,常見的例如:有頭痛、咽喉炎、上呼吸道感染、腹瀉、噁心等等[7]。而2012年,中華民國健保署將此藥物納入健保,但由於藥物昂貴,每人每年約需要花費1300萬新台幣[34][41],因此健保給付資格門檻高,從2012年到2017年,符合符合健保給付資格的人數由8人增加至35位[42][43][16]

後續追蹤及流行病學[编辑]

平均而言,PNH確診後的患者存活時間為8至15年[24][44],而約有65%在五年內死亡[6],大約25%則存活超過25年[9],主要的致險因素為血管栓塞、出血及感染,因此需要長時間追蹤,並且隨時注意各種身體徵兆,確保沒有嚴重溶血以及血栓[9]。並且應盡早處理相關併發症[24]

也有許多原本被診斷為再生不良性貧血或是MDS的患者在之後才被確診為PNH,而PNH與MDS的關係也說明了為何在PNH患者中白血病機率較高,因為MDS有時也會轉變成白血病,例如嚴重的急性骨髓性白血病

而在懷孕中就被診斷出的女性患者中,有25%的病例血栓形成率提高,而母親與兒童的死亡率也大幅提高為20%及8%。[5]

參見[编辑]

註腳[编辑]

  1. ^ 可能為轉譯區核苷酸有插入型或刪除型的突變
  2. ^ 補體下游的C5bC6C7C8複合體會與C9結合後,插在細菌細胞膜上,形成孔洞造成細菌的死亡。
  3. ^ 導致上不存在保護性蛋白質的糖基化磷脂醯肌醇錨定蛋白缺陷
  4. ^ 內容提到該患者晨間有嚴重血尿,但原因不明
  5. ^ 正式發表報告在1882年。
  6. ^ 睡眠時呼吸中樞敏感性降低,酸性物質累積,而補體作用最適宜的PH值是6.8~7.0
  7. ^ 另外一個為感染
  8. ^ 這是反應骨髓造血功能的重要指標,溶血性貧血與急性大出血時會升高,再生不良性貧血時則會降低

參考文獻[编辑]

  1. ^ PNH全港60患者 免疫系統病難預防. 蘋果日報. 2016年02月21日 [2018年06月06日] (中文). 
  2. ^ 陣發夜間血尿 新藥一針5萬天價. 文匯報. 2014年06月19日 [2018年06月06日] (中文). 
  3. ^ 3.0 3.1 Luzzatto, L. PNH from mutations of another PIG gene. 
  4. ^ 4.0 4.1 4.2 4.3 陳宇欽醫師. 罕病介紹—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PNH). 
  5. ^ 5.0 5.1 Parker C, Omine M, Richards S, 等.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9-18). 
  6. ^ 6.0 6.1 晨起驚見「可樂尿」 罕見疾病PNH存活率僅65%、3分之2患者不自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10). 
  7. ^ 7.0 7.1 7.2 7.3 7.4 黃欣怡 藥師. 罕病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的曙光 -Eculizumab (PDF). 
  8. ^ Robert S. Schwartz. M.D. PIG-A —THE TARGET GENE IN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9. ^ 9.0 9.1 9.2 9.3 9.4 9.5 1206 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PNH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9). 
  10. ^ 10.0 10.1 10.2 10.3 林純娟 醫檢師. 醫檢小百科-淺談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22). 
  11. ^ Kumar Vinay; Abbas AK; Fausto N; Mitchell RN. Robbins Basic Pathology 8th. Saunders Elsevier. 2007: 652. ISBN 978-1-4160-2973-1. 
  12. ^ Bernadette F. Rodak; Kathryn Doig; George A. Fritsma. Hematology: Clinical Principles and Applications. 
  13. ^ Parker C, Omine M, Richards S, 等.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Blood. 2005, 106 (12): 3699–709. PMC 1895106. PMID 16051736. doi:10.1182/blood-2005-04-1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9-18). 
  14. ^ 黃文豊; 陳博明. 異體血幹細胞迷你移植(非骨髓破壞之血幹細胞移植)之現況及未來展望 台中榮總 血庫 腫瘤科 (PDF). 
  15. ^ 15.0 15.1 [認識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 PNH治療方法簡介.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5). 
  16. ^ 16.0 16.1 16.2 16.3 傑佛瑞·M·施瓦茨; Kathleen M. Sakamoto; Ulrike M. Reiss. Efficacy and Safety of Eculizumab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With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17. ^ 17.0 17.1 Brodsky, RA. How I treat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18. ^ Brodsky RA; Hu R. PIG-A mutations in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and in normal hematopoiesis.. 
  19. ^ Strübing P. Paroxysmale Hämoglobinurie (德语). 
  20. ^ Marchiafava E, Nazari A. Nuovo contributo allo studio degli itteri cronici emolitici (意大利语). 
  21. ^ Marchiafava E. Anemia emolitica con emosiderinuria perpetua. 
  22. ^ Micheli F. Uno caso di anemia emolitica con emosiderinuria perpetua (意大利语). 
  23. ^ Enneking J. Eine neue form intermittierender haemoglobinurie (Haemoglobinuria paroxysmalis nocturia) (德语). 
  24. ^ 24.0 24.1 24.2 24.3 認識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 - 高點建國醫護網. 
  25. ^ Hill A, Kelly RJ, Hillmen P. Thrombosis in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10). 
  26. ^ LD(LDH)-檢驗項目內容 - 高雄長庚紀念醫院. 
  27. ^ 27.0 27.1 [認識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 PNH實驗室診斷方法與數據分析 - 全球醫藥新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5). 
  28. ^ 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PNH的最新臨床診斷方法 - 全球醫藥新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06). 
  29. ^ Robert A. Brodsky. Hematology: Basic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30. ^ 彰化基督教醫院 檢驗項目 PNH immunophenotyping.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5). 
  31. ^ 佛瑞德·F·費里. Ferri's Clinical Advisor 2017. 
  32. ^ 尚捷醫學檢驗專業網站-Haptoglobi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0). 
  33. ^ 陣發性睡眠性血紅素尿症研究進展 - 五星健康.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5). 
  34. ^ 34.0 34.1 罕病的未來/孰輕孰重 藥物給付兩難.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5). 
  35. ^ Hall C, Richards S, Hillmen P. Primary prophylaxis with warfarin prevents thrombosis in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PNH).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15). 
  36. ^ 一劑20萬的罕見疾病 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5). 
  37. ^ 財團法人罕見疾病基金會-非典型性尿毒溶血症候群.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5). 
  38. ^ 財團法人罕見疾病基金會-陣發性夜間血紅素尿症.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6). 
  39. ^ Patients Receiving Eculizumab (Soliris) at High Risk for Invasive Meningococcal Disease Despite Vaccinatio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9). 
  40. ^ Doug Coyle; Matthew C. Cheung; Gerald A. Evans. Opportunity Cost of Funding Drugs for Rare Diseases: The Cost-Effectiveness of Eculizumab in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41. ^ British watchdog wants U.S. biotech Alexion to justify cost of drug.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06). 
  42. ^ 社團法人台灣臨床藥學會-107年藥物年報 - 罕見疾病藥物資料庫系統 (PDF). 
  43. ^ 李志宏; 施肇榮. 罕見疾病的罕見努力(下)―從罕見疾病立法歷 程中學習,台灣醫界 (PDF).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6-05). 
  44. ^ Pu, JJ; Brodsky, RA. Paroxysmal nocturnal hemoglobinuria from bench to bedside. 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Science. 

外部連結[编辑]

分類
外部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