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久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陳久敬
陳久敬.jpg
个人资料
出生 1910年?月?日
逝世 ?年?月?日
配偶 李泰華(山東省教育廳廳長)[1][2][3][4][5][6][7]
著作 《英語作為外語如何教法》、《為民族昌盛而留學》

陳久敬(1910年-?年)。四川省人。民國37年(1948年)在山東婦女選區當選第一屆立法委員

生平[8][9][10][11][编辑]

  • 北平師範大學女附小、女附中
  • 1932年畢業於北平師範大學英文系
  • 張家口女師教員
  • 1934-1935年,青島文德女中教員
  • 1935年8月,美國康乃爾大學文學院英國文學碩士
  •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碩士學位
  • 1937年回國,在成都光華大學任英語教授,後赴重慶,任教於蘇聯駐華大使館
  • 民國37年,當選立法委員,曾出席第一屆立法院第一會期外交委員會、財政及金融委員會、教育文化委員會
  • 後留居香港,1950年9月回到北京,先後奉派在蘇聯、羅馬尼亞、匈牙利等駐華使館教授英語,任一級教授
  • 1956年加入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
  • 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第六屆中央委員兼婦女委員會副主委
  • 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團結委員會委員
  • 1980年起創辦中山業餘學校副校長、校長
  • 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第七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常務委員
  • 北京市第六、七屆政協委員
  • 北京市成人教育協會理事
  • 1983年至1987年,曾獲全國「三八」紅旗手

參考文獻[编辑]

  1. ^ 『魯教廳長李泰華髪妻之謎。本報濟南四日電:關於魯敎廳長李泰華重婚之謎,自《山東新報》刊出住於經二緯六路四四五號李楊氏,係邱縣李維恒之孀妻,而非李泰華之髮妻後,四日此間大華日報,復刊出參政員呂雲章之談話,謂該「李楊氏確係李泰華髮妻,如否認時,可親來對證,是非即可大白。」。該報記者旋又訪李楊氏及李母李劉氏,(據同院人云李楊氏、李劉氏已被公務員模樣之人接去,不知何往。)。似此衆所矚目之李泰華廳長重婚案,其謎底短期恐仍無法揭曉也。《申報》1948-03-05-05版
  2. ^ 〔又電)轟動濟市之魯敎廳長李泰華「重婚之謎」,頃又有新發展,即女參政員呂雲章前指住經二緯六路四四五號之李楊氏係李泰華之髮妻,但據此間省府機關報山東新報三日載該報取訪:該四四五號東院劉屛軒先生談話,則謂:「李楊氏確有其人,即爲我之表嫂,至於是李廳長的髮妻,這簡直對舍親是一種汚辱,我的表哥李維恒早已過世,怎麽我的表嫂還會再有丈夫?』。但該報於結語中又謂:『究竟眞相如何,尙有待於州未來之事實證明。」。故誠如該報標題所謂「是誰亂點鴛鴦譜,撲朔迷離費猜詳」了。按李泰華現有夫人,係陳久敬女士,川籍,美國留學生,與李結婚尙僅年餘。此次從夫勸,以社會賢達身份參加魯婦女立委競選,據訊得票甚多,於是此間,遂紛傳此次李泰華事件即導原於其妻從事立委競選而發生者。』。《申報》1948-03-05-05版
  3. ^ 『專欄:山東婦女立委精選聲中。鴛譜插曲。「髪妻」指夫犯重婚罪。兒子否認母親在人間』:『本報濟南一日航訊。山東省立法委員選舉的結果,直到記者。管寫本文時,尙未經省選所正式公布。但由於選舉所引起的料葛,也就夠五花八門,層出不窮。這裏所談的是由於現任魯敎廳長夫人陳久敬女士以社會賢達身份參加山東省婦女團體立委競選後所牽連到他的丈夫李廳長泰華的髮妻問題,這在濟南已一致被公認爲最曲折也是最複雜的選舉糾紛,而問題旣牽涉到一個廳長的「重婚」(?)自然也就成了最重要的社會新聞了』。《申報》1948-03-05-05版
  4. ^ 『口口聲聲。我的丈夫。事情的經過是首先在二月廿四日南京《救國日報》登載了由「李楊氏「具名的「山東敎育廳長犯了重婚罪」。原文如下:「我的丈夫,他姓李名泰華,現任山東省政府敎育廳長,我隨夫在這抗戰八年之間艱苦奔波度歲月,在卅一年春,我丈夫李泰華便變了心,與一女子陳久敬姘居。從此,我丈夫的態度,及一切的一切,都改變了。勝利後,何主席當山東主席,李泰華便榮長敎廳,我丈夫恐社會人士用暗示的眼光瞧他,於去歲便到天津秘密的結婚。我丈夫曾數次的對我用恐嚇的手段,說不讓我向外聲張,我便忍受痛苦與我婆母寄居在親戚家中,只住了一間破屋,現在我的婆母生病,他未曾到他親生母的家中去看過一次,就醫無錢,只有靠友人幫助。我的丈夫他每天在他的姘婦陳久敬的住所,就是齊魯大學內的一所洋房,使用人老媽子,勤務等多人伺候,他的親生母,他也不關了,別說是他的髮妻,這次,我的丈夫又讓他的姘婦競選什麽立法委員,我的丈夫拿自已的勢力讓各縣來支持姘婦陳久敬,我丈夫以私人的名義勢力讓各縣長包給多多少票,我丈夫的所做所爲,我實在看不下去,我實在忍到頭了,呼籲。一下,讓全國人都知道知道,李楊氏叩』。《申報》1948-03-05-05版
  5. ^ 『緊急啟事。聲明離婚。接著,李廳長及其子志韶於廿九日起在魯省府機關報《山東新報》登著下列啓事:李泰華緊急啟事。頃閱二月二十四日南京救國日報內載:「山東敎育廳長犯了重婚罪」報導一則,不勝驚異之至。查本人與元配楊氏以感情不洽,於民國十八年夏間經雙方親友楊良譜韓天鎭(此二人現均在濟南)等從中協議,同意離婚,所有全部家產盡歸楊氏主有,所生一子李志韶,則完全由本人負責敎養,卅二年秋間,楊氏以染虎疫棄世,今竟有人假借名義,揑造事實,揆其用心,當在破壞內子陳久敬參加立法委員之競選,固不僅汚辱本人之名。而已也。除向該報更正外,特此鄭重聲明,以正視聽。李志韶緊急啟事:頃閱二月廿四日南京救國日報內載:「山東敎育應長犯了重婚罪」新聞一則,不勝駭異。査家父李泰華與先生母楊氏經雙方親友協議,於一民國十八年夏間離婚,卅二年秋問先母以染虎疫東世,該報所戰皆係他人胃名捏造,事關家父及繼母名譽,特此聲明,以正視聽』。《申報》1948-03-05-05版
  6. ^ 『呂參政員。表示驚異。這兩個啓事刊出後,至第二天,此間各報都登出了中央婦女運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兼國民參政會參政員呂雲章女士所寄新聞一則,內容如下:「女參政員呂雲章頃閱二月廿九日山東新報載有李廳長泰華及其子李志韶啓事二則,謂李應長夫人李楊氏早已亡故,殊深驚異,緣雲章二月十六日因病赴經二路緯六路四百四十五號呂醫生處就醫,偶談及公務員之淸苦情形,呂醫生無意說出李廳長太夫人李劉氏及夫人李楊氏均住於本院樓下,號爲連長之母妻,生活亦極困苦,其太夫人生病無錢治療,均由呂。生純盡義務等情,足證明李廳長之天人李楊氏確尙健在,似此負敎育重任之廳長竟有此等不孝不義之行爲,量篤孝之王主席當有以處理也,」。究竟李廳長髮妻是否仍在人間?李應長是否與髮妻正式離婚?由於呂參政員一封書,使若千人皆如墮五里霧中,而有待今後事實的發展來證明。不過,有一點一可以附帶說明的,就是根據各方面的可靠估計,李夫人陳久敬,此次參加山東婦女團體立委競選,省選所雖尙未公布結果,但陳女士的當選,似乎大家都認爲已沒有問題。問題是在陳女士以社會賢達的身份當選爲立委後,民靑兩黨的候選人票數雖少,但中央早有規定,概可不讓,而一倒露的是國民黨候選人呂雲章、王雋英楊寳琳三人中勢必有一人必須「讓賢」』。《申報》1948-03-05-05版
  7. ^ 『轟動山東的婦女立委競選 糾紛告一段落。本報濟南十二日航訊。山東婦女立委競選糾紛自發生後,已引起全國各地之普遍注意。現在由社會賢達參加競選得票甚多之魯敎廳長夫人陳久敬女士經王兼主席耀武等之勸讓,已表示放棄立委競選權,同時參加立委競選之中委兼參政員呂雲章對陳氏此舉,深表欽佩,茲將呂陳兩氏談話分錄於後,這一塲轟動山東的競選糾紛,至此當可吿一段落吧! 呂雲章談話:「余此次參加立委競選,其目的在取得立法院之發言地位,立委非官吏,乃人民代表,故競選立委,與其謂爲個人權利,毋寗謂爲人民盡義務,不幸因競選而得罪朋友,非常抱歉,又承各界人士協助,非常感激,頃聞陳久敬女士向王主席聲明放棄立委被選權,表示退讓,此種謙讓未遑之風度,不僅雲章個人非常欽佩,且爲山東社會與選舉前途留一良好之榜樣,雲章與久敬女士原係同學,友誼甚篤,此次競選所發生之誤會,因傳聞失實,發生隔膜,現經友人說明,雙方已渙然冰釋,決不致因一時之誤會,而影響吾兩人之友誼」。陳久敬談話:「頃閱本市各陳登載呂雲章女士談話一則,(按即上節所載)與事實經過多有不符,蓋本人此次參加競選,自始至終態度一致,並未因任何阻力稍有移易,旣決議競選何得放棄被選權,最近半月來,以選舉事,呂雲章女士不顧一切,在各報發表揑造事實之新聞,再在大華日報上刋登,所謂李楊氏之像片,企圖掩蓋其虛造之事實,淆惑聽聞,意在毀壞外子李泰華名,侮辱本人個人人格,呂女士旣破壞友誼如斯,雖日前承王主席囑友好來調解,本人認爲在雙方未恢復友誼以前,絕不能談退讓問題,外子呈請辭職,擬以在野之身與呂女士周旋,復經王主席勸阻,故未便有任何其他表示,至於立委退讓問題,俟選舉結果公布後,自易解決,因呂女士旣爲本人老學長,如本人果能當選,退讓與彼,亦未嘗不可」。呂雲章已於本月十二日晨搭津浦特快車赴京轉滬,醫治眼疾。又自本案發生後,李應長泰華於十日起即未到廳辦公,並已向王主席正式提出辭呈,但聞王主席以兩年來李氏在魯,建樹頗多,決予慰留』。(本報特派員天)。《申報》1948-03-15-05版
  8. ^ 《中國民主黨派人物錄》,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1991年11月第1版,第31頁
  9. ^ 《古今中外女名人辭典》,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1989年08月第1版,第29頁
  10. ^ 「為民族昌盛而留學」,陳久敬,《山東文史資料選輯第33輯-留學生活》,山東人民出版社,1992年10月第1版,第297頁
  11. ^ 「對祖國,她一往情深」,張躍銘,《祖國在我心中》,四川人民出版社,1984年09月第1版,第21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