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文成(1950年1月30日-1981年7月3日),臺灣臺北縣中和鄉(今新北市中和區)人,生於林口(今新北市林口區),前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助理教授,長期關心台灣民主與人權發展。他於1981年返臺,被警備總部約談,當晚釋回,但第二天被發現陳屍於臺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被稱為陳文成事件

生平[编辑]

曾祖父陳應彬、祖父陳己堂(或作己同)是板橋中和一帶的知名大木匠師,專門整建廟宇,向稱地方望族。

父親陳庭茂(1911/01/02-1990/02/17)早年在林口經營茶葉生意失敗,1934年在台北市博愛路開設「蕃產屋」藝品店,專賣台灣名產及手雕藝品,1935年與板橋街長林清山先生之么女徐淑靜女士結婚,1937年「蕃產屋」關門,轉就職於「日東商船組」,由僱員一直升到主任,於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該日商被國民黨政權接收時才離職 [1]。陳庭茂夫婦育有五子三女,子女個個才華橫溢,事業有成。陳文成為其第四子。

陳文成幼年成績優秀,考取大同初中、建國中學

1968年建國中學畢業後,原本報考台灣大學醫學院,因發現色盲,改唸台大數學系,大學聯考以總分500分第2名成績考上台大數學系。在台大人的眼中,陳文成個性爽朗熱情、體魄結實,嗜讀書,好運動,綽號「大牌」。

1972年,陳文成台大畢業後,與學妹陳素貞結婚,到林口服兵役,而後考上教官。當教官的期間,獨自研究發明了「自動計價器」,以數學函數將物質與重量導出來。由於台灣沒有統一度量衡,因此不符實際的使用,但這「自動計價器」在國內仍然擁有十年的專利權。

1975年,服完兵役後考入台大數學研究所就讀。半年後,陳文成獲得美國密西根大學提供的獎學金,前往密西根大學就讀數學研究所。

1976年,陳文成到美國第一年,即取得美國保險公司「精算師」的頭銜,擁有九級精算師的資格,接著獲得碩士學位。陳文成繼續攻讀博士學位。

1978年,陳文成28歲,從密西根大學以第一名的榮譽獲頒博士學位。陳文成以研究古典罈模型柏斯愛因斯坦罈模型以及波利亞罈模型之漸近行為與應用,發表論文刊登在應用機率雜誌上,對於統計學的理論進展提供相當的貢獻,引起國際學術界的重視,為同行多數學者所看好。陳文成獲得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聘書,擔任助理教授,其詼諧的上課方式,深受台灣留學生歡迎。

陳文成在美國求學與任教期間,始終關心台灣歷史台灣政治發展,曾研讀政治理論,積極參與同鄉會、人權會,並在財力上支持《美麗島雜誌》。

1981年5月20日,陳文成攜妻、子從美國返台探親,因為曾捐款給《美麗島雜誌》而被警備總部於7月2日一早從家中帶走,於1981年7月3日陳屍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陳文成的離奇死亡轟動海內外,真相至今未明。此事件被稱為陳文成事件

各界紀念[编辑]

2009年的美國電影「被出賣的台灣」(Formosa Betrayed)在劇情中融入陳文成因於海外支持民主運動而遭謀殺的元素。

2012年,陳文成的同學、「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和人本教育基金會發起「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草坪設立陳文成事件紀念碑」連署活動,希望在台大校園內設立紀念碑的網路連署人數已破六千三百多人,其中台大校友也多達二千五百多人。6月,台大學生會在台大校務會議提案設立紀念碑,雖有不少院系所代表(含教授與學生)發言支持,但因少數教授反對,台大校長李嗣涔以主席身分名為修訂而實則擋下提案,僅裁示陳文成事件是重要的歷史事件,經校務會議投票決定交校史館廣邀各界研議,未來有機會納入台大校史。對於竟有台大教授以部份女學生怕鬼,立碑會勾起恐懼為由加以反對,甚至以立碑形同政治掛勾當作理由,讓不少學生感到不可思議。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林飛帆表示,陳文成事件發生時(1981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後兩年),民主進步黨甚至尚未成立,陳文成之死屬人權議題,何來與藍綠掛勾之有。相較於1970年在美國紐約市「四二四槍擊蔣經國案」的主角黃文雄於5月獲國立政治大學選為首屆傑出校友,李嗣涔和少數教師的保守心態及模糊焦點的反對藉口在網路上備受奚落與抨擊。[2][3][4][5]

同年7月2日,一群台大師生與來賓為陳文成在當年事故現場舉辦追思紀念晚會,由所有參加者捧著燭光和一塊石頭,堆在現場一顆大樹下圍成一圈,用行動藝術象徵由民眾為陳文成立碑。台大數學系教授楊維哲一開始就表示對於台大校長感到很不屑,他說由於之前每年7月2日剛好是他大學入闈的時間,陳文成事件發生時,他剛好在闈場裡面,每次想到這裡他都會很痛苦。他說,當初成立陳文成基金會時,還有許多台大老師來勸說,不要再鬧這件事了。他說,像他這麼膽小的人,想到還有什麼更壞的事,就不管這些勸阻,從一開始就擔任基金會的創辦成員。前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林欣曄創作名為「31歲」的歌曲,以紀念31歲離世的陳文成,而2012年又適逢事件發生31周年。劇作家馮光遠開玩笑的說,或許以後每個台大學生經過陳文成事故現場時,就用手指表示看到一些靈異的東西,或許曾發表手指識字研究報告的李嗣涔就會很緊張的說:「好吧,好吧,快點幫他立碑。」歌手張睿詮則改編李嗣涔給畢業生的14點叮嚀,希望他不要輕易說出「這不是我的工作」或「這太簡單了,找別人做」等推諉的話,也不要說出「沒辦法、我不會或太困難了」的洩氣話。[6][5]

2015年3月21日,台大校務會議正式通過,將其陳屍地點命名為「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

相關條目[编辑]

資料出處[编辑]

  1. ^ 董芳苑:故 陳庭茂先生略歷 《麥子落地—陳文成博士殉難十周年紀念集》,1991 年4 月出版。
  2. ^ 陳文成紀念碑 台大學生會提案催生, 自由時報, 2012-6-17
  3. ^ 台大校務會議通過 陳文成事件納校史, 新頭殼newtalk, 2012.06.16
  4. ^ 臺大校務會議文字直播(陳文成紀念碑案), Jun 16 2012
  5. ^ 5.0 5.1 為陳文成立碑 台大教授怕鬧鬼反對, 新頭殼newtalk, 2012.07.06
  6. ^ 追思陳文成晚會 民眾為他立碑, 新頭殼newtalk, 2012.07.02

相關史料[编辑]

(按照作者姓氏漢語拼音順序排列)

  • 不著撰人,1982,陳文成案面面觀。香港:新文化。
  • 財團法人台美文化交流基金會,1991,麥子落地:陳文成博士殉難十周年紀念集。台北:財團法人台美文化交流基金會。
  • 財團法人台美文化交流基金會,1995,陳文成博士逝世十四周年紀念集。台北:財團法人台美文化交流基金會。
  • 陳芳明,1998,一位精神盟友的復活:紀念陳文成博士殉難十週年,見陳芳明,夢的終點(陳芳明散文集2),頁211-21。台北:聯合文學。
  • 陳琰玉、胡慧玲、康保瑜編,[1993],陳文成博士逝世十二周年紀念集。台北:台美文化交流基金會。
  • 黃昭陽,1987,懷念大牌陳文成。台灣文化 12:75-78。
  • Kaplan, David E. 1992. Fires of the Dragon: Politics, Murder, and the Kuomintang. New York: Atheneum.
  • 深耕雜誌社編輯部編,1982,陳文成博士紀念集。台北縣中和市:陳庭茂。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