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dlock-silver.svg

陳智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智雄 Tân Tì-hiông
TAIWANESE Diplomat & Hero for Independence 臺灣外交官與獨立運動先驅 陳智雄.jpg
出生 (1916-02-18)1916年2月18日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臺灣阿緱廳
逝世 (1963-05-28) 1963年5月28日(54歲)
 中華民國臺灣省台北市古亭區(今萬華區馬場町紀念公園
死因 处决
国籍  大日本帝国(1916-1945)
 中華民國
 瑞士(1958-)
母校 東京外国語学校
职业  大日本帝国外務省駐印尼外交官(1916-1945)
Flag of Blue Ground White Sun and Moon.svg 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東南亞巡迴大使
组织 同心社
运动 印尼独立运动
台灣獨立運動
儿女 陳雅芳
陳智雄

陳智雄(Tân Tì-hiông,1916年2月18日-1963年5月28日),臺灣日治時期生於阿緱廳(今屏東縣中北部)。[1][2]曾隨日軍被派至印尼擔任外交官,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居住在印尼,冒死參與印尼獨立革命,獨後立首任總統蘇卡諾授以榮譽國民的最高榮譽。因參與台灣獨立運動成為無國籍者。為了進入日本,取得瑞士國籍。曾經擔任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東南亞巡迴大使[3][4][5][6],之後遭中華民國政府於日本誘捕,於臺灣白色恐怖時期予以處死。[7][8][9]

早年事蹟與印尼經驗

陳智雄於1916年出生於大日本帝國統治之下的屏東,家境小康,高中未畢業就赴日本青山學院高中部,之後考上東京外國語大學荷蘭語科,畢業後曾任職日本外務省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佔領南洋的殖民地,致使日本政府頓感外文人才的迫切需要。因陳智雄精通英語日語荷蘭語馬來語台語以及北京官話等六種語言,遂被外務省派至印尼擔任翻譯[6][3][4]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陳智雄辭去外務省的工作,滯留印尼從事生意,並與一荷蘭籍女子結婚。當時,長期受帝國主義統治的殖民地紛紛爭取獨立,受荷蘭統治的印尼也不例外,由蘇卡諾領導的獨立軍,與荷蘭統治當局正做殊死戰鬥。出身日本殖民地——台灣的陳智雄,對殖民地人民爭取民族解放的獨立運動頗為同情,乃藉荷籍夫人為掩護,暗中提供日軍遺留下來的大批武器,援助印尼的獨立革命軍,也因此被荷蘭軍政府逮捕並囚禁達一年之久。印尼獨立後,蘇卡諾擔任首任總統,蘇有感於陳智雄的冒死義援,遂待他如國賓,並授以榮譽國民的最高榮譽。[6][3][4]

擔任「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駐東南亞巡迴大使

目睹印尼經由人民的奮鬥而終獲獨立的過程,陳智雄不僅萌生了台灣獨立的想法,而且決定獻身於台灣獨立運動,因此,他接受了設於日本之「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廖文毅的委任,擔任其駐東南亞巡迴大使一年。[3][4][6]透過陳智雄的良好關係及人脈,廖文毅曾於1955年應邀參加了在印尼舉行的「萬隆會議」,使他的國際聲望達到了最高點[來源請求]。當時出席的各國代表當中,除了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廖文毅以外[來源請求],還包括中國周恩來印度尼赫魯埃及納瑟馬來亞聯邦東姑阿都拉曼、以及印尼的蘇卡諾。後來,由於陳智雄的關係,廖文毅也應邀參加了拉曼總理的就職大典。

後來,由於中國共產黨的壓力,親共的蘇卡諾不但阻止陳智雄在東南亞所進行的外交工作,並將其逮捕下獄。後來陳智雄在獄中寫信責罵蘇卡諾忘恩負義,蘇卡諾自知理虧,改以驅逐出境方式釋放陳智雄。[3][4][6]

當時,陳智雄決定赴日本與廖文毅會合,但是日本政府卻不讓無國籍的他下機入境。就這樣,陳智雄在東京和印尼之間的飛機上往來好幾次,直到有一位他在飛機上碰到的瑞士官員出面,安排他到瑞士去居住,並順利取得瑞士公民權以後,他才得以於1958年以瑞士公民身份前往日本,繼續獨立運動的推展。[3][4][6]

遭到处决

陳智雄就刑前後

然而,隨著台灣獨立運動在國際間的進展,國民黨也開始透過種種手段想要瓦解其勢力,並將相關運動者加以逮捕。1959年,透過國民黨駐日單位特工人員的運作,持有瑞士聯邦政府頒發證件的陳智雄終被情治人員綁架回台。[9]由於日本台獨運動者的強烈抗議,並向媒體新聞界公開陳智雄秘密被捕的實情,國民黨只好將其釋放,條件是要他安份守己,不可在台灣有任何反對政府或是從事台獨運動的言論或行為。

1961年底,陳智雄吸收蕭坤旺、戴村德等人組成「同心社」,擬以該組織推展獨立運動,但因往來信件遭調查局攔截而使同心社的同志被一網打盡。翌年8月,同心社的成員同時接到起訴書,陳智雄遭叛亂罪起訴。1963年5月28日,陳智雄為自己的政治信仰遭到槍決,為台灣獨立運動奉獻出自己的生命。當時與他一起被關在青島東路之軍法處看守所的施明雄,在近三十年後回憶那天的場景:

參見

參考資料

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