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泰 (三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陳泰 (三國)
司空
鎮軍將軍
國家 中國
時代 曹魏
主君 曹操曹丕曹叡曹芳
玄伯
籍貫 潁川許昌人
諡號 穆侯

陳泰(?-260年),字玄伯潁川許昌人,曹魏名臣陳群之子,母为荀彧之女[1][2]荀顗为其舅。三國曹魏重要將領。父親死後,曾離開朝廷鎮守邊疆,多次与郭淮一起抵抗姜維的侵擾,死後追封為司空,諡曰穆侯

生平[编辑]

懷柔外族[编辑]

陳泰於魏青龍年間任散騎待郎,父親陳群死後繼嗣其潁陰侯爵位。正始年間轉游擊將軍。當并州刺史時加振威將軍,使持節,護匈奴中郎將,任內懷柔外族,甚有威望。後被徵任尚書

不圖回報[编辑]

京城貴人時常寄送貴重禮品,讓陳泰在邊地購物奴婢,所得到之禮品都掛在墻上,未曾打開。248年,陳泰從邊疆調回朝廷任尚書,將所得到的禮品全數歸還。

大戰牛頭山[编辑]

嘉平元年(249年),後代郭淮為雍州刺史,加奮威將軍。同年蜀將姜維進攻曹魏,在麴山築二城,再聯合羌胡搶劫擾亂鄰近郡縣,陳泰説:“麴山二城雖然堅固,但去蜀的路途險峻而遙遠,糧食只能長途運送。羌夷害怕受到姜維的勞役,未必肯跟隨。如今我們圍城攻取,可以兵不血刃拔城。雖然蜀國會發兵救援,但山道險峻,並非行軍之地。”征西將軍郭淮聽從,陳泰於是率領討蜀護軍徐質南安太守鄧艾圍困二城。後來陳泰與姜維援軍於牛頭山對峙,陳泰又試圖與郭淮夾擊姜維,自己斷絕姜維歸蜀道路,要連姜維的援軍都消滅,此舉令姜維退兵,而二城則因無援而投降。

救城敵陷[编辑]

253年二月,吳國太傅諸葛恪取得東興之戰勝利後,恃功輕敵,不顧群臣勸阻,再次興師攻魏。五月,姜維吳國呼應,率軍數萬自武都(今甘肅西和西南)出石營經董亭(均在今甘肅武山南),進圍南安(今甘肅隴西東南)。大將軍司馬師車騎將軍郭淮陳泰率關中軍解南安之圍。陳泰率部進至洛門(即洛門聚,今甘肅甘穀西)時,姜維因久攻不下南安,軍糧已盡,被迫撤退。七月,吳軍主力圍攻新城受挫,士卒疲憊不堪,患疾者過半,死傷慘重,也被迫撤退。

沉勇能斷[编辑]

正元二年(255年),郭淮去世,陳泰取代他為征西將軍,假節都督雍州涼州諸軍事。同年蜀將姜維乘司馬師病亡,派車騎將軍夏侯霸征西大將軍張翼等數萬人攻魏。雍州刺史王經認為會分兵進攻,陳泰認為不會分兵,應該守狄道。王經不聽陳泰直接進攻,被姜維大破,退保狄道城,姜維則圍困狄道城。陳泰潛行到狄道,到狄道山上舉烽火,嗚號角,令城中振奮;姜維則未有準備,見援軍趕到全軍震驚,只好撤退。

任職指揮[编辑]

不久陳泰又被徵任尚書右僕射,管選舉事,加侍中光祿大夫。甘露元年(256年),東吳孫峻派兵攻魏,陳泰被任命為鎮軍將軍,假節都督淮北諸軍事,徐州監軍以下都受陳泰指揮。孫峻此時病死,吳軍撤退。陳泰回朝後任左僕射。甘露二年(257年),司馬昭討伐諸葛誕,由陳泰總署行臺

景元元年(260年)陳泰去世,獲追贈司空,諡穆侯

逸聞[编辑]

干寶的《晉紀》,甘露五年(260年),曹髦被殺後,司馬昭與朝臣商議如何善後,太常陳泰沒有到來,由荀顗請他去,陳泰子弟都逼陳泰去,陳泰於是垂淚而入。陳泰要求司馬昭誅殺下令成濟殺曹髦的賈充,但司馬昭不肯,陳泰則沒有再提出另一個建議[3][4]。而陈泰建议斩贾充不被司马昭采纳一事在《魏氏春秋》、《汉晋春秋》、《晋书[5]以及《世说新语[6]均有记载,可见应是事实。

孫盛的《魏氏春秋》更說陳泰是因為司馬昭不殺賈充而嘔血死[7]
习凿齿的《漢晉春秋》亦說陳泰因此事自殺[8]

裴松之因為陳泰未當過太常而懷疑干寶的記載,更認為孫盛所記是由他自己所改編。然而,羅貫中所著小說《三國演義》在114回則綜合干寶和孫盛兩人的記載。

子女[编辑]

  • 陳恂,陳泰子,嗣侯。
  • 陳溫,陳恂死後嗣侯。

評價[编辑]

  • 陳壽:「(陳)泰弘濟簡至,允克堂構矣。」
  • 司馬昭:「陳征西沉勇能斷,荷方伯之重,救將陷之城,而不求益兵,又希簡上事,必能辦賊故也。都督大將,不當爾邪!”」
  • 武陔:「通雅博暢,能以天下聲教為己任者,(陳泰)不如(陳群)也;明統簡至,立功立事,(陳泰)過之(陳群)。」
  • 袁宏《三國名臣頌》:「玄伯剛簡,大存名體。志在高構,增堂及陛。端委獸門,正言彌啟。臨危致命,盡其心禮。」

三國演義[编辑]

  • 三國演義中,陳泰是郭淮的副將,也為郭淮謀劃許多策略。郭淮死後接任他的職務,及後拜賀鄧艾,并商議如何抵抗蜀軍。二人說話投機,一拍即合,雖然二人年齡差距大,但結為忘年之交。

世系图[编辑]

太邱长
陈寔
 
 
 
 
 
 
 
 
 
 
 
 
 
 
 
 
 
 
 
 
 
 
 
 
 
 
 
 
 
 
 
 
 
 
 
 
 
 
 
 
 
 
 
 
 
 
 
 
 
 
 
 
 
 
 
 
 
 
 
 
 
 
 
 
 
 
 
 
 
 
 
 
 
 
 
 
 
 
 
 
 
 
 
 
 
 
 
 
 
 
 
 
 
 
大鸿胪
陈纪
 
 
 
 
 
陈夔
 
陈洽
 
陈谌
 
 
 
 
 
 
 
 
 
陈休
 
陈光
 
 
 
 
 
 
 
 
 
 
 
 
 
 
 
 
 
 
 
 
 
 
 
 
 
 
 
 
 
 
 
 
 
 
潁陰靖侯
陈群
 
 
 
 
 
 
 
 
 
 
 
 
 
陈忠
 
 
 
 
 
 
 
 
 
 
 
 
 
 
 
 
 
 
 
 
 
 
 
 
 
 
 
 
 
 
 
 
 
 
 
 
 
 
 
 
 
 
 
 
 
 
 
 
 
 
 
 
 
 
 
 
 
 
 
 
 
 
 
 
 
 
 
潁陰穆侯
陈泰
 
 
 
 
 
 
 
 
 
 
 
 
 
青州刺史
陈佐
 
 
 
 
 
 
 
 
 
陈和
 
廷尉
陈坦
 
 
 
 
 
 
 
 
 
 
 
 
 
 
 
 
 
 
 
 
 
 
 
 
 
 
 
 
 
 
 
 
 
 
 
 
 
 
 
 
 
 
 
 
 
 
 
 
 
 
 
 
 
 
 
潁陰侯
陈恂
 
颍阴侯
陈温
 
 
 
 
 
 
 
 
 
广陵元公
陈準
 
陳戴
 
陳徵
 
 
 
 
 
陳堪
 
 
 
 
 
 
 
 
 
 
 
 
 
 
 
 
 
 
 
 
 
 
 
 
 
 
 
 
 
 
 
 
 
 
 
 
 
 
 
 
 
 
 
 
 
 
 
 
 
 
 
 
 
 
广陵凯公
陈眕
 
陈匡
 
陈规
 
 
 
 
 
 
 
 
 
 
 
 
 
 
 
 
 
 
 
 
 
 
 
 
 
 
 
 
 
 
 
 
 
 
 
 
 
 
 
 
 
 
 
 
 
 
广陵郡公
陈逵
 
陈達
 
 
 
 
 
 
 
 
 
 
 
 
 
 
 
 
 
 
 
 
 
 
 
 
 
 
 
 
 
 
 
 
 
 
 
 
 
 
 
 
 
 
 
 
 
 
廣陵郡公
 
後裔為陳朝皇帝
長城陳氏
 
 
 
 
 
 
 
 
 
 
 
 
 
 
 
 
 
 
 
 
 
 
 
 
 
 
 
 
 
 
 
 
 
 
 
 
 
 
 
 
 
 
 
 
 
廣陵郡公
 
 
 
 
 
 
 
 
 
 
 
 
 
 
 
 
 
 
 
 
 
 
 
 
 
 
 
 
 
 
 
 
 
 
 
 
 
 
 
 
 
 
 
 
 
 
 
 
 
 
 
 
 
 
廣陵郡公
 
 
 
 
 
 
 
 
 
 
 
 
 
 
 
 
 
 
 
 
 
 
 
 
 
 
 
 
 
 
 
 
 
 
 
 
 
 
 
 
 
 
 
 
 
 
 
 
 
 
 
 
 
 
陈凖七世孙
广陵公
陈茂先
 
 
 
 
 
 
 
 
 

注释[编辑]

  1. ^ 《三国志·荀彧传》引《晋阳秋》曰:顗字景倩,幼为姊夫陈群所异。
  2. ^ 干宝《晋纪》:太常陳泰不至,使其舅荀顗召之。
  3. ^ 《三国志·陈泰传》引 干宝《晋纪》曰:高貴鄉公之殺,司馬文王會朝臣謀其故。太常陳泰不至,使其舅荀顗召之。顗至,告以可否。泰曰:「世之論者,以泰方於舅,今舅不如泰也。」子弟內外咸共逼之,垂涕而入。王待之曲室,謂曰:「玄伯,卿何以處我?」對曰:「誅賈充以謝天下。」文王曰:「爲我更思其次。」泰曰:「泰言惟有進於此,不知其次。」文王乃不更言。
  4. ^ 《世说新语·方正篇》引 干寶《晉紀》曰:高貴鄉公之殺,司馬文王召朝臣謀其故,太常陳泰不至。使其舅荀顗召之,告以可不。泰曰:“世之論者,以泰方於舅,今舅不如泰也。”子弟內外咸共逼之,垂涕而入。文王待之曲室,謂曰:“玄伯,卿何以處我。”對曰:“可誅賈充以謝天下。”文王曰:“爲吾更思其次。”泰曰:“唯有進於此,不知其次。”文王乃止。
  5. ^ 《晋书·文帝(司马昭)纪》:帝召百僚謀其故,僕射陳泰不至。帝遣其舅荀顗輿致之,延於曲室,謂曰:「玄伯,天下其如我何?」泰曰:「惟腰斬賈充,微以謝天下。」帝曰:「卿更思其次。」泰曰:「但見其上,不見其次。」
  6. ^ 《世说新语·卷77·方正篇》:高貴鄉公薨,內外諠譁。司馬文王問侍中陳泰曰:“何以靜之?”泰云:“唯殺賈充以謝天下。”文王曰:“可復下此不?”對曰:“但見其上,未見其下。”
  7. ^ 《三国志·陈泰传》引《魏氏春秋》曰:帝之崩也,太傅司馬孚、尚書右僕射陳泰枕帝尸於股,號哭盡哀。時大將軍入于禁中,泰見之悲慟,大將軍亦對之泣,謂曰:「玄伯,其如我何?」泰曰:「獨有斬賈充,少可以謝天下耳。」大將軍久之曰:「卿更思其他。」泰曰:「豈可使泰復發後言。」遂嘔血薨。
  8. ^ 《世說新語·方正篇》引《漢晉春秋》:曹髦之薨,司馬昭聞之,自投於地曰:"天下謂我何。"於是召百官議其事。昭垂涕問陳泰曰:"何以居我。"泰曰:"公光輔數世、功蓋天下,謂當並迹古人,垂美於後。一旦有殺君之事,不亦惜乎。速斬賈充,猶可以自明也。"昭曰:"公閭不可得殺也,卿更思餘計。"泰厲聲曰:"意唯有進於此耳,餘無足委者也。"歸而自殺。

參考資料[编辑]

  • 《三國志·魏書·陳群傳》
  • 《資治通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