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季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陶季直(437年-511年),丹陽秣陵[1][2]南北朝劉宋南齊南梁官員。

陶季直是劉宋廣州刺史陶愍祖的孫子,父親則是劉宋中散大夫陶景仁。他年幼就很聰明,祖父陶愍祖很疼愛他;陶愍祖曾經放置四盒銀子在各孫子面前,叫他們拿去,只有四歲的陶季直沒有拿。別人問他為何,他說:「如果有賞賜,應該先讓父親叔伯先拿,不應該考慮孫子,因此我不拿。」陶愍祖十分驚奇。他五歲時母親去世,哀傷得好像成人一樣;當初母親還沒有生病,吩咐他出家,到母親逝世後家人才接他回來,他抱著母親的屍體號哭,旁人沒有感到不悲傷的[1][2]。長大後的陶季直好學而不求名譽利益,從桂陽王劉休範的王國侍郎、北中郎鎮西行參軍起家,但他並未就任,被人稱為「聘君」;為父親父喪完畢後,尚書令劉秉領任丹陽尹,引薦陶季直出任後軍主簿、領任郡功曹,之後外任望蔡縣令,不久因病免官。當時劉秉和袁粲認為蕭道成掌握大權,可能謀朝篡位;劉秉一向敬重他,就打算和他商討計策,他卻考慮袁粲、劉秉是儒者,一定失敗,因此推辭不參與,很快劉秉等人事敗被殺[3][4]

南齊建立,陶季直任職尚書比部郎,其時褚淵出任尚書令,和他友好,經常讓他當司空司徒主簿,委派府內事務。褚淵去世,尚書令王儉認為褚淵品性極高,打算給予諡號為文孝公,他請求說:「文孝是司馬道子的諡號,恐怕他並非完美,不如用『文簡』作諡號。」王儉聽從他的意見,他又請求季為褚淵立碑,照料周到,有官員的節操,得到當時人們的讚美[5][6]。其後陶季直遷轉為太尉記室參軍,外任冠軍司馬、東莞太守,在郡內號稱清靜和平;回朝後授官散騎侍郎,領左衛司馬,轉官鎮西諮議參軍齊武帝駕崩,蕭鸞出任尚書令,剷除異己;陶季直沒有迎合,令蕭鸞十分顧忌,將他調任輔國長史北海太守,此職務位於邊境佐,讀書人很少就任,有人勸他參見蕭鸞致謝,蕭鸞接見後便留下他,擔任驃騎諮議參軍,兼尚書左丞。又改官建安太守,為政清靜,令百姓安逸;回到朝廷後任職中書侍郎,遷任遊擊將軍、兼廷尉[7][8]

南梁建立,陶季直遷任給事黃門侍郎,經常稱任官有二千石俸祿已經滿足,不再理會人間事務,就稱病辭官回鄉。天監初年,在家中拜任太中大夫,梁武帝說:「梁朝有天下,就不見此人了。」天監十年(511年)於家中去世,虛歲七十五,他生活非常清苦,又隱居十多年,死後家徒四壁,子孫無法斂葬,知道的人都為他悲傷[9][10]

引用[编辑]

  1. ^ 1.0 1.1 梁書·卷五十二·列傳第四十六》:陶季直,丹陽秣陵人也。祖愍祖,宋廣州刺史。父景仁,中散大夫。季直早慧,愍祖甚愛異之。愍祖嘗以四函銀列置於前,令諸孫各取,季直時甫四歲,獨不取。人問其故,季直曰:「若有賜,當先父伯,不應度及諸孫,是故不取。」愍祖益奇之。五歲喪母,哀若成人。初,母未病,令於外染衣;卒後,家人始贖,季直抱之號慟,聞者莫不酸感。
  2. ^ 2.0 2.1 南史·卷七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陶季直,丹陽秣陵人也。祖湣祖,宋廣州刺史。父景仁,中散大夫。季直早慧,湣祖甚愛異之,嘗以四函銀列置於前,令諸孫各取其一。季直時年四歲,獨不取,曰:「若有賜,當先父伯,不應度及諸孫,故不取。」湣祖益奇之。五歲喪母,哀若成人。初母未病,令於外染衣,卒後,家人始贖。季直抱之號慟,聞者莫不酸感。
  3. ^ 《梁書·卷五十二·列傳第四十六》:及長,好學,淡於榮利。起家桂陽王國侍郎、北中郎鎮西行參軍,並不起,時人號曰「聘君」。父憂服闋,尚書令劉秉領丹陽尹,引爲後軍主簿、領郡功曹。出爲望蔡令,頃之以病免。時劉秉、袁粲以齊高帝權勢日盛,將圖之,秉素重季直,欲與之定策。季直以袁、劉儒者,必致顛殞,固辭不赴。俄而秉等伏誅。
  4. ^ 《南史·卷七十四·列傳第六十四》:及長好學,澹于榮利,徵召不起,時人號曰聘君。後為望蔡令,以病免。時劉彥節、袁粲以齊高帝權盛,將圖之。彥節素重季直,欲與謀。季直以袁、劉儒者,必致顛殞,固辭不赴。俄而彥節等敗。
  5. ^ 《梁書·卷五十二·列傳第四十六》:齊初,爲尚書比部郎,時褚淵爲尚書令,與季直素善,頻以爲司空司徒主簿,委以府事。淵卒,尚書令王儉以淵有至行,欲諡爲文孝公,季直請曰:「文孝是司馬道子諡,恐其人非具美,不如文簡。」儉從之。季直又請儉爲淵立碑,終始營護,甚有吏節,時人美之。
  6. ^ 《南史·卷七十四·列傳第六十四》:齊初為尚書比部郎,時褚彥回為尚書令,素與季直善,頻以為司空司徒主簿,委以府事。彥回卒,尚書令王儉以彥回有至行,欲諡「文孝公」。季直曰:「文孝是司馬道子諡,恐其人非具美,不如文簡。」儉從之。季直又請為彥回立碑,始終營護,甚有吏節。
  7. ^ 《梁書·卷五十二·列傳第四十六》:遷太尉記室參軍。出爲冠軍司馬、東莞太守,在郡號爲清和。還除散騎侍郎,領左衛司馬,轉鎮西諮議參軍。齊武帝崩,明帝作相,誅鋤異己,季直不能阿意,明帝頗忌之,乃出爲輔國長史、北海太守。邊職上佐,素士罕爲之者。或勸季直造門致謝,明帝旣見,便留之,以爲驃騎諮議參軍,兼尚書左丞。仍遷建安太守,政尚清靜,百姓便之。還爲中書侍郎,遷遊擊將軍、兼廷尉。
  8. ^ 《南史·卷七十四·列傳第六十四》:再遷東莞太守,在郡號為清和。後為鎮西諮議參軍。齊武帝崩,明帝作相,誅鋤異己。季直不能阿意取容,明帝頗忌之,出為輔國長史、北海太守。邊職上佐,素士罕為之者,或勸季直造門致謝,明帝留以為驃騎諮議參軍,兼尚書左丞,遷建安太守。為政清靜,百姓便之。
  9. ^ 《梁書·卷五十二·列傳第四十六》:梁臺建,遷給事黃門侍郎。常稱仕至二千石,始願畢矣,無爲務人間之事,乃辭疾還鄉里。天監初,就家拜太中大夫。高祖曰:「梁有天下,遂不見此人。」十年,卒於家,時年七十五。季直素清苦絕倫,又屏居十餘載,及死,家徒四壁,子孫無以殯斂,聞者莫不傷其志焉。
  10. ^ 《南史·卷七十四·列傳第六十四》:梁台建,為給事黃門侍郎,常稱仕至二千石始願畢矣,無為久預人間事,乃辭疾還鄉里。梁天監初,就拜太中大夫。武帝曰:「梁有天下,遂不見此人。」十年,卒於家。季直素清苦絕倫,又屏居十餘載,及死,家徒四壁,子孫無以殯斂,聞者莫不傷其志事云。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五十二·列傳第四十六
  • 南史》·卷七十四·列傳第六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