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典范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陶弘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陶弘景
TaoHongJing.jpg
通明
華陽隱居
出生 456年4月30日
建康(今南京
逝世 536年3月12日(536-03-12)(79歲)
茅山朱陽館
居住地 茅山
籍貫 丹陽秣陵(今江寧縣)
國籍 齊朝梁朝
宗派 上清派
頭銜 貞白先生(諡號)
修煉地 茅山
師承 孫遊嶽
徒弟與學生 陸敬游、戴猛之、周子陽、桓闓之等
代表作 本草經集注
陶隱居集
真誥
登真隱訣
效驗方
補闕肘後百一方
養生延命錄
古今刀劍錄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陶弘景(456年4月30日-536年3月12日;宋孝武帝孝建三年-梁武帝大同二年),字通明,自號華陽隱居,諡號貞白先生丹陽秣陵 (今中國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人,南朝道士醫學家文學家書法家,博學多才,[1]善於描寫自然風景,精通醫藥與天文知識,兼修佛、道二教,特別尊崇東晉時出世的上清經,成為道教上清派的代表人物。南齊時,他擔任親王的侍讀多年,有感官職低微,索性辭官隱居不仕,率弟子棲隱茅山,專心修道,卻因梁武帝曾常派人向他諮詢國事,有「山中宰相」的美譽。陶弘景長期煉製丹藥,鑄煉寶刀,撰有《真誥》、《登真隱訣》、《本草經集注》等道教與醫學重要著作,受元代茅山宗追尊為第九代宗師,其淵博知識廣受現代史家所推崇。

生平[编辑]

在世[编辑]

陶弘景為江东名门,祖陶隆,南朝宋隨孝武帝征战有功,封晋安侯。父陶贞宝,官至江夏孝昌相。弘景自九岁开始读《礼记》《尚书》《易經》《论语》等儒家经典。十岁得葛洪神仙傳英语Shenxian zhuan》,“昼夜研寻,便有养生之志”。他擅長寫作,十五歲作〈尋山志〉,表達傾慕隱逸生活[2]:81。20餘歲時,陶弘景投靠當權的蕭道成,479年蕭道成篡位後,獲授豫章王侍郎,謝絕受職。481年父親陶貞寶被妾侍所殺,此事使陶弘景決意終身不婚。482年,陶弘景出任齊高帝第16子蕭鏗的侍讀,獲授振武將軍[3]:42-45。他受到權貴的排擠,鬱鬱不得志[2]:82,491年,獲授閑散官職「奉朝請」,陶弘景自覺官職卑微,仕途失意,便決意辭官歸隱。492年,上「解官表」辭職,隱居句容縣句曲山,自號「華陽隱居」,官員士人為他送別,盛況空前[3]:50, 53

隱居[编辑]

陶弘景與弟子在茅山興建華陽上下二館,草創時期,情況相當艱難。493年齊明帝要求陶弘景去參拜各名嶽大山,祈求天下太平,前後3年。其後明帝常派使者來找陶弘景,其聲名愈來愈大[4]:84。好友沈約出任東陽太守時,多次邀請陶弘景出山,陶弘景都謝絕。他回到茅山後建造一幢三層樓房,自己住在最上層,弟子住中層,下層則用以接待來客,在山中專心整理道教典籍,寫成《本草經集注》等著作[3]:54, 56-57。501年蕭衍起兵時,陶弘景上表慶賀歡迎,並援引圖讖,獻上國號「梁」,當時蕭衍極信任陶弘景,就國家大事一月數次遣使入山向陶弘景諮詢,時人稱陶弘景為「山中宰相」[4]:85。蕭衍曾邀請陶弘景出山參政,陶弘景畫了兩頭牛,其一在草叢間散步,另一則頭戴金籠,被人用繩子牽著,用棍驅趕,表明不願下山[5]:51

505年,梁武帝請求陶弘景為他煉製金丹,陶弘景在中茅山覓地煉丹[6]:58,翌年初開鼎,未成。508年,陶弘景改名王整,悄悄離開茅山,輾轉去到永嘉青嶂山繼續煉丹,在當地收了周子良為弟子,並於511年經海路到達霍山[4]:86。霍山在今福建寧德縣霍童山,相傳是仙人大茅君與魏夫人所在之處[7]:138-142。次年陶弘景離開霍山回到浙東海島木溜嶼,梁武帝遣使召回陶弘景[4]:87。515年,移居梁武帝為他修建位於茅山的朱陽館。515年其弟子周子良自殺,留下大量通靈記錄,陶弘景整理成《周氏冥通記》,加上注釋。520年,陶弘景受蕭綱邀請到京口,談論數天[4]:61-63;527年,獻上善勝、威勝二刀給梁武帝;536年過世,年八十一。朝廷追贈予中散大夫之職,諡號貞白先生[4]:64, 67

宗教信仰[编辑]

陶弘景文集《陶貞白集》明代刊本

道教[编辑]

陶弘景10歲時讀葛洪的《神仙傳英语Shenxian zhuan》,憧憬神仙的世界,12歲時看見郗愔親筆書寫的《太清諸丹法》,便欣然有志煉丹[3]:38-39,20餘歲時開始服食仙藥,後來拜孫遊嶽為師,接受道教的符圖經法。484年,陶弘景忽然得病,7日不省人事,不飲不食,期間夢中有神秘體驗[3]:46-47,目睹神界仙境的景物,促使他日後決心修道[8]:138,由此確立道教信仰,尊崇東晉時楊羲、許謐、許翽三君遺下的經文。自此他一意尋求楊、許三君的上清經真跡[3]:47-48,遊歷浙、越各地,從其他道士及士大夫處搜集楊、許的手跡,編成《真誥》和《登真隱訣》二書,整理上清派的經典[3]:50, 59,以及上清經所奉諸神的名號[9]:17。他高度崇拜上清經,甚至相信誦經萬遍,毋須服藥就能升仙[10]:81

上清經外,陶弘景也傳授《老君六甲符》、《西岳公禁山符》、《五嶽真形圖》、《三皇文》及《靈寶五符》這5種道教經書符圖[11]:328-329。他搜集各種服食仙方,編成《太清草木集要》2卷、《太清諸丹集要》3卷、《合丹節度》4卷、《服餌方》3卷,又編成《養生延命錄》2卷[6]:71, 81,主要取材自張湛等人編輯的《養生要集》,徵引書籍30多種[8]:246,採摭前人各家的養生言論。養生思想方面,陶弘景主張形神雙修,養神和煉形並重,保持形神統一,以致長壽長生。修道者應服食藥石以煉形,吸收天地精氣以養神,以和氣洗滌氣質,以德行止息爭辯。為了保存形神,人應清心寡欲,減少思慮,保持內心和諧,控制七情六欲,並保持恰當的飲食和生活方式[10]:77-79

煉丹方面,陶弘景採用「九轉丹」方,從505年至525年,7次起爐煉丹,據說最後終於成功了,但他對煉丹一事沒有十足信心,當初受梁武帝所託也感為難,始終沒有試食[2]:89-90。他認為在茅山煉丹,過於接近民居,以致無成,因此他離開茅山再找遠離人煙的地方煉丹[4]:86。陶弘景相信自己會升為仙官,其弟子周子陽能夠通神,曾獲神靈告知陶弘景數年後將仙遊,並得到蓬萊都水監一職,陶弘景對此深信不疑,預早營造自己的墓室[4]:89, 93

佛教[编辑]

陶弘景兼修佛道二教,調和三教[2]:96。南遊霍山回到茅山後,他對佛教更為信奉,513年,夢見佛祖授予他勝力菩薩之名,於是到鄮縣阿育王塔受五大戒[6]:60。他在茅山設立佛道二堂,隔日朝拜[2]:95,並在茅山建造菩提白塔。他自稱「勝力菩薩捨身」、「釋迦佛陀弟子」[4]:92, 81。晚年時,北方淨土宗始祖曇鸞慕名南來就學,陶弘景授予本草書和仙術[6]:65,又向曇鸞學習《觀無量壽經[12]:42。遺囑並用佛道二教的衣飾安葬[6]:67

學問[编辑]

陶弘景《本草經集注》敦煌抄本殘卷

文藝[编辑]

陶弘景博學多才,「一事不知,以為深耻」,琴棋書畫都擅長,他所作的〈水仙賦〉,沈約認為深不可測[2]:82, 91-92。他能寫出山川之美,其遊記〈尋山志〉敘述脫離世俗,遊覽山水,尋訪仙藥的快樂,詳細描寫深山幽谷的景色;他曾作詩給齊高帝回答「山中何所有」:

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只可自怡悅,不堪持寄君。[13]:209-210

經學方面,陶弘景保持東漢經學家的風格[5]:52,曾注解《毛詩序》、鄭玄《三禮序》、《孝經》和《論語》;其注解屬於訓詁章句的範圍,不同於當時南朝講究義理的學風[2]:98。史學方面,陶弘景撰有《帝王年曆》5卷,以《竹書紀年》為年代依據;地理方面,撰有《古今州郡記》,兵書方面,撰有《真人水鏡》10卷及《握鏡》1卷[6]:68-69,古籍研究方面,他撰有《老子》注4卷、《鬼谷子》注3卷[6]:72, 81。陶弘景也是個書法家,工於隸書[2]:91,其書法有王羲之的風格,列入庾肩吾《書品》中共九品的第六品;唐代書法家評論他的書法有骨氣而銳利[14]:92, 83, 85。他特別擅長於鑑別王羲之作品的真偽,曾替梁武帝鑑定王羲之的書蹟,認為古今書法中,鍾繇第一,王羲之第二,王獻之第三[14]:90-91

科學[编辑]

醫學方面,陶弘景精通藥性,常救人濟世[8]:217,他繼承祖父陶隆和父親陶貞寶的本草學知識,校訂《神農本草經》,附加《名醫別錄》中的新藥,撰有《本草經集注》7卷、《效驗方》5卷及《補闕肘後百一方》3卷[3]:58。《補闕肘後百一方》補充葛洪的《肘後救卒方》而成[15]:263,有藥方101首[6]:70。當時《神農本草經》頗有錯亂,陶弘景釐定當中藥物365種,並增加《名醫別錄》的365種,合計730種藥物,形成有條理有系統的《本草經集注》,書中以紅黑二色墨點注明藥物的熱性或寒性,總結前人的用藥經驗[2]:84-85;《神農本草經》的正文用紅字書寫,來自《名醫別錄》及陶弘景自己增加的內容則用黑字。他放棄將藥物按療效分為三品的分類方法,首創把藥物按「自然範疇」分為玉石、草、穀、蔬、木、果、蟲獸7類[16]:213, 191, 211

陶弘景亦精通天文,製作渾天儀,高3尺許,能自動運轉,著有《天文星經》5卷[2]:86-87、《天儀說要》1卷。他又撰有《古今刀劍錄》1卷[6]:72, 82,親自鑄煉刀劍,曾呈獻兩把寶刀給梁武帝,梁元帝蕭繹打算以陶弘景所鑄寶劍陪葬[2]:88

地位[编辑]

道教史上,陶弘景整理經典,首創編製道教的神譜,集上清派之大成,功績巨大[12]:42, 106-107,受元代茅山宗追尊為第九代宗師[9]:112,被視為茅山派的創始人。學術史上,陶弘景被視為百科全書式的學者[10]:76,其「一事不知,以為深耻」的求學態度,特別受到清代考據學家的推許[2]:82。科技史上,陶弘景被譽為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醫生、博物學家和煉丹術士之一,他也是出色的植物學家,能正確描述植物的外表特點,其《本草經集注》的植物分類系統,比羅馬帝國時代迪奥科里斯的經典著作《藥物論英语De Materia Medica》更合乎邏輯[16]:208, 217, 196,後來唐代《新修本草》和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的分類法,都建基於《本草經集注》發展而來[15]:262

注釋[编辑]

  1. ^ 萧纶《梁隐居贞白先生陶君碑》称“张华之博物,马均之巧思,刘向之知微,葛洪之养性,兼此数贤,一人而已。”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王明. 〈論陶弘景〉. 《道家和道教思想研究》.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89: 80–98. ISBN 7500407769 (簡體中文).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麥谷邦夫. 〈陶弘景年譜考略(上)〉. 《東方宗教》. 1976, 47: 30–61 (日语).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麥谷邦夫. 〈梁天監十八年紀年有銘墓磚和天監年間的陶弘景〉. 《日本東方學(一)》. 孫路易譯. 北京: 中華書局. 2007: 80–97. ISBN 9787101053517 (簡體中文). 
  5. ^ 5.0 5.1 朱越利. 《道教答問》. 北京: 華夏出版社. 1993. ISBN 7508002334 (簡體中文).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麥谷邦夫. 〈陶弘景年譜考略(下)〉. 《東方宗教》. 1976, 48: 56–83 (日语). 
  7. ^ 施舟人(Kristofer Schipper). 〈第一洞天:閩東寧德霍童山初考〉. 《中國文化基因庫》. 北京: 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2: 133–145. ISBN 730105808X (簡體中文). 
  8. ^ 8.0 8.1 8.2 林富士. 《中國中古時期的宗教與醫療》. 北京: 中華書局. 2102. ISBN 9787101082814 (簡體中文). 
  9. ^ 9.0 9.1 鄭素春. 《道教信仰、神仙與儀式》. 台北: 台灣商務印書館. 2002. ISBN 9570517468 (繁體中文). 
  10. ^ 10.0 10.1 10.2 劉笑敢. 《道教》. 陳靜譯.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8. ISBN 9787532547876 (簡體中文). 
  11. ^ 王卡. 〈敦煌本《陶公傳授儀》校讀記〉〉. 《道教經史論叢》. 成都: 巴蜀書社. 2007: 321–339. ISBN 9787806599822 (簡體中文). 
  12. ^ 12.0 12.1 福井康順日语福井康順等 (编). 《道教》第一卷. 朱越利譯.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0. ISBN 7532500136 (簡體中文). 
  13. ^ 小尾郊一. 《中國文學中所表現的自然與自然觀》. 邵毅平譯.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 ISBN 7532505111 (簡體中文). 
  14. ^ 14.0 14.1 興膳宏日语興膳宏. 〈書法歷史中的陶弘景與《真誥》〉. 《異域之眼——興膳宏中國古典論集》. 戴燕譯. 上海: 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6: 82–100. ISBN 7309050630 (簡體中文). 
  15. ^ 15.0 15.1 杜石然等. 《中國科學技術史稿》上冊. 北京: 科學出版社. 1982 (簡體中文). 
  16. ^ 16.0 16.1 李約瑟(Joseph Needham). 《中國科學技術史.第六卷第一分冊.植物學》. 袁以葦等譯. 北京: 科學出版社. 2006. ISBN 7030166132 (簡體中文). 

參考文獻[编辑]

  • Strickmann, Michel. 1981. «On the Alchemy of T’ao Hung-ching.» In Holmes Welch and Anna Seidel, eds., Facets of Taoism: Essays in Chinese Religion, 123—192. New Haven and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