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江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han新版用字。有关字符可能會错误显示,詳见Unicode扩展汉字
陽江話
Yễnggōhg và[a]
发音/jæŋ43 kɔːŋ33 va54/ (數字法)
/jæŋ˦˧ kɔːŋ˧ va˥˦/ (曲線法)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区域廣東省陽江市
母语使用人数全市:約110萬[1](2000年)
江城區:46萬人[2](2013年)
語系
标准形式三舖街口音[2]
文字簡體中文
繁體中文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語言代碼
ISO 639-3
Glottologyang1307  Dialect: Yangjiang[3]
本条目包含国际音标符号。部分操作系统浏览器需要特殊字母与符号支持才能正確显示,否则可能显示为乱码、问号、空格等其它符号。

陽江話,屬高陽片粵語,通行於陽江大部分地區。陽江話的前身與客語類似,來自古老的中原,且陽江話同時融合了古南越俚人(原住民)的語言特點。這造成了陽江話基本無法與客語及其他粵語(包括廣州話)之使用者互相通話的現狀。但由於陽江地處粵語圈中,詞彙上仍深受廣州話的影響。[4]

陽江話相比起廣州話,保留了更多舊粵語的特徵。廣州話中自1950年代起已不再區分的 /s//ɕ/ 仍能與今日之陽江話中 /ɬ//ʃ/ 所對應(如「相」與「傷」);廣州話/n//l/ 不分的現象在陽江話中不存在(如「你」與「李」);廣州話/ŋ/零聲母交替的現象在陽江話中不存在(如「餓」與「澳」);一些已被廣州話拋棄的詞彙在陽江仍被日常所廣泛使用(如舊粵語中表示蜘蛛的詞彙「蠄蟧粵语蠄蟧」);廣州話中裏已沒有濁輔音,但陽江話裏仍然存在,但與中古漢語全濁聲母沒有關係。

歷史[编辑]

約在漢末三國兩晉時期,中原仍戰亂不斷。當時,一支龐大且富有的古中原漢族爲了躲避戰亂,移民到了陽江。當時的陽江人口稀少,這批移民與作爲原住民古南越俚人沒有土地上的爭端,而是共謀發展利益;俚人的生產技術並不發達,而帶來先進生產技術的漢人極大地推動了當地的經濟發展,因此受到了作爲原住民俚人的歡迎,從而帶動了俚人的漢化,俚人漢人的語言逐漸融合。由於漢人衆多、文明程度高,且處於本地經濟的核心位置,中原語言成爲了語言融合中的主導,而俚人的一些語言特點也被保留。現今陽江城內那些被命名爲「那、洞、麻」的地方以及陽江話中存在的邊擦音聲母 /ɬ/(此聲母亦普遍存在於壯語黎語之中)體現了古南越俚人之語言對陽江話的影響。[4]

音韻[编辑]

聲母[编辑]

陽江話共包含21個聲母,其中1個爲零聲母

上阻 上唇 上齒 齒背 硬顎 軟顎 喉部
下阻 下唇 舌尖 舌面前部 舌根
雙唇音 唇齒音 舌尖中音 舌葉音 舌根音 舌根唇齒音 喉音
塞音 不送氣 /p/
/t/
/k/
送氣 /pʰ/
/tʰ/
/kʰ/
塞擦音 不送氣 /tʃ/
/kv/
送氣 /tʃʰ/
/kʰv/
擦音 /f/
/ʃ/
/h/
/v/
/j/
鼻音 /m/
/n/
/ŋ/
邊音 /l/
邊擦音 /ɬ/
  1. 陽江話中「知」、「痴」、「屍」的聲母有被視作舌葉音(而非普通話舌面音 /tɕ//tɕʰ//ɕ/)的說法[1][2],但在葉柏來的《陽江音字典》中仍被稱爲舌面音(儘管書中有註明這些聲母「與普通話聲母 j、q、x 不同」)[5]
  2. 陽江話中「窩」的聲母曾被標註爲 /w/。2000年的《陽江縣誌》中記載「陽江人發 [w] 時雙唇收攏得不夠圓,有點象發 [v] 音」,但以「從舌根抬起和從古音及其他方音比較的角度看」爲由,選擇不標註爲 [v][1]。這兩句在2013年的《江城區誌》已被刪去,同時聲母表中「窩」的聲母亦改爲 /v/[2]
  3. 陽江話中「瓜」與「夸」的协同调音聲母長久以來被當作聲介合母 /kʷ//kʷʰ/ 處理[1][2][5]。2000年的《陽江縣誌》中記載「有點象 [kv][kʻv]/kʰv/),嘴唇不收圓,但唇齒間摩擦現象不很明顯」,同時以「無複輔音漢語的特點」爲由,選擇不標註爲 /kv//kʰv/[1]。這兩句在2013年的《江城區誌》已被刪去,但依然聲母表中依舊標註爲 /kʷ//kʷʰ/[2]。葉柏來在《陽江音字典》註明「[v] 的摩擦成分很低」,但認爲它們是雙輔音(複輔音)聲母 /kv//kʰv/[5]
  4. 1960年代開始,陽江的年青人漸漸把「瓜」與「夸」的聲母唸成 /k//kʰ/,「瓜」與「夸」的聲母逐漸被歸併爲 /k//kʰ/。這是1960年代以後陽江話在語音方面最大亦較特殊的變化[1][2]
  5. 在陽江話中,當齊齒呼韻母 /iŋ//ik/ 自成音節時,開頭會帶有喉塞音 /ʔ/,如「英 /ʔiŋ/」、「益 /ʔik/」。此現象在2000年的《陽江縣誌》被簡化成零聲母[1],在2013年的《江城區誌》被簡便處理作 /j/[2],但在葉柏來的《陽江音字典》中沒有被提及;
  6. 葉柏來在《陽江音字典》中認爲陽江話中「河」的聲母爲舌根音,但標註爲 /h/ 而非 /x/[5]


韻母[编辑]

陽江話共6個基本元音

舌位
不圓唇 圓唇 不圓唇 圓唇 不圓唇 圓唇
/i/         /u/
半高 /ɛ/   /ɐ/     /ɔ/
半低            
/a/          

陽江話共有47個韻母,可分爲韻、陽聲韻入聲韻三類。

  陰元韻 陽聲韻 入聲韻
單元音韻 複元音韻 鼻音 塞音
雙唇鼻音 前鼻音 後鼻音 雙唇塞音 舌尖塞音 舌根塞音
零韻尾 -i -u -m -n -p̚ -t̚ -k̚
開口呼 a /a/

/ai/

/ᴀu/

/ᴀm/

/an/

/ᴀŋ/

/ᴀp̚/

/at̚/

/ᴀk̚/

ɐ   /ɐi/

/ɐu/

/ɐm/

/ɐn/

/ʌŋ/

/ɐp̚/

/ɐt̚/

/ʌk̚/

ɔ /ɔ/

/ɔai/

/ou/

  /ɔan/

/ɔːŋ/

  /ɔat̚/

/ɔak̚/

ɛ /ɛ/

/ei/

/ɛu/

/ɛm/

/ɛn/

/ɛŋ/

/ɛp̚/

/ɛt̚/

/ɛk̚/

齊齒呼 i /i/

  /iu/

/im/

/in/

/eŋ/

/ip̚/

/it̚/

/ek̚/

合口呼 u /u/

/ui/

    /un/

/ʊŋ/

  /ut̚/

/ʊk̚/

  1. 上表中「a 類」韻母受韻尾 -u-m-p̚-k̚ 影響,發音類似 /ᴀ/[1][6]
  2. 上表中「ɐ 類」韻母舌根韻尾 -k̚ 相拼時舌位更高,發音類似 /ʌ/[1][6]
  3. 上表中「ɔ 類」韻母/ou/ 除外)元音較長,一般與韻尾之間略帶過渡音 /a/,惟與韻尾 組合時發音類似 /ɔːŋ/[6]
  4. /o/ 只在 /ou/ 一個韻母中出現,/e/ 出現在韻母 /ei/[1][6]
  5. 上表中「ɛ 類」韻母/ei/ 除外)與聲母拼合時,有輕微(且短[1])的流音 /i/,同時元音類似 /æ/,如「削 /ɬiæk̚˨˩/」、「姜 /kiæŋ˧/[1][5][6]
  6. 上表中「i 類」韻母/eŋ//ek̚/ 除外)與聲母拼合時,元音發音較長,可標註爲 /iː/[1][6]
  7. 陽江話中「英」與「億」的韻母因受韻尾的影響,實際發音是 /eŋ//ek̚/,且唸得較短[1][5]
  8. 陽江話中「瓮」與「屋」的韻母實際發音是 /oŋ/(或 /ʊŋ/)與 /ok̚/(或 /ʊk̚/),口腔都會張得比較開[1]
  9. 不少陽江人講話時不太能分清楚前鼻韻母後鼻韻母,如 /ɔn//ɔŋ/ 不分、把「民」唸成「盟」等。塘坪雙捷一帶的人甚至習慣將 /iŋ/ 韻母的字唸成 /iɛn/ 韻母的字[5]
  10. 在陽江話的實際語音中,開口呼韻母-t̚-k̚ 韻尾一般人是不作區分的,而多唸成 -k̚[5]
  11. 除上述47個韻母外,陽江話還有 /m//ŋ/ 兩個韻母,它們既可作韻母的韻尾,又可自成音節,但都不能跟聲母拼合成音節[2],只作嘆詞[1],如「嘸 /m/」、「唅 /hm/」、「唔 /ŋ/」、「啈 /hŋ/」。

聲調[编辑]

陽江話共有5種調值。其中上聲不分陰陽,而平聲去聲則分陰陽兩種調值。

調名 陰平 陽平 上聲 陰去 陽去
調值 數字法 33 43 21 24 54
曲線法 ˧ ˦˧ ˨˩ ˨˦ ˥˦
聲類 舒聲 促聲 舒聲 促聲 舒聲 促聲 舒聲 促聲 舒聲 促聲
例字

/tʊŋ˧/

/tut̚˧/

/fu˦˧/

/tʊk̚˦˧/

/fu˨˩/

/niæk̚˨˩/

/tʊŋ˨˦/

/tʊk̚˨˦/

/tʊŋ˥˦/

/tʊk̚˥˦/

  1. 陽江話的陰平調促聲主要服務於口語音,如「嘟 /tut̚˧/」(汽車鳴笛聲)、「𪠸 /lɔak̚˧/」(語助詞)[5]。因此現時亦有不收錄陰平調促聲的「五調九聲」說法[1][7][6]。舊時亦有「四聲八調」的說法,不收錄陰平調促聲陽平調促聲[5]
  2. 「偌」是陽江話第二人稱代詞,表示「你們」[1][7][6]。《陽江音字典》標註爲「⿰亻圼」[5]

變調[编辑]

陽江話使用形容詞重疊式(雙疊式或三疊式)表達強調程度。形容詞重疊式的第一個音節要唸成陰去調,發音較長且語氣較重;之後的音節不變調,但語氣較輕[1][7][6]

調名 陰平 陽平 上聲 陽去
雙疊式 酸々 /ɬun24 ɬun33/

(很酸)

黃々 /vɔːŋ24 vɔːŋ43/

(很黃)

闊々 /fut̚24 fut̚21/

(很寬)

毒々 /tʊk̚24 tʊk̚54/

(很毒)

三疊式 酸々々 /ɬun24 ɬun33 ɬun33/

(很酸很酸、非常酸)

黃々々 /vɔːŋ24 vɔːŋ43 vɔːŋ43/

(很黃很黃、非常黃)

闊々々 /fut̚24 fut̚21 fut̚21/

(很寬很寬、非常寬)

毒々々 /tʊk̚24 tʊk̚54 tʊk̚54/

(很毒很毒、非常毒)

文白異讀[编辑]

表現在聲調不同:

例字 文讀 白讀
/ʃɐn33/ /ʃɐn24/ 唉唉
/tʃʰɛ43/ /tʃʰɛ24/ [1]
  1. ^ 意爲「斜了」。動詞後接「都」是陽江話中的完成體。「都」在1925年的《陽江志》中標註爲「逋」[8]

表現在聲母不同:

例字 文讀 白讀
/fʊk̚24/ /mʊk̚24/ [1]
/fʊŋ21/ [2] /pʰʊŋ21/地豆[3]
  1. ^ 意爲「翻轉、倒過來」;
  2. ^ 此處「捧」乃「雙手捧」之引申義;
  3. ^ 此處「捧」乃量詞,「雙手捧」之義。「地豆」在陽江話中指花生。

聲母與聲調均不同:

例字 文讀 白讀
/tun54/ /tʰun21/
/tʃɔ54/ /tʃʰɔ21/ [1]
  1. ^ 意爲「坐下來」。

萬壽話[编辑]

詞組[编辑]

羅馬化方案[编辑]

註釋[编辑]

  1. ^ 葉柏來《陽江音字典》拼音

參考[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陽江市地方誌編纂委員會編. 陽江縣誌. 廣州: 廣東人民出版社. 2000. ISBN 7-218-03492-6.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江城區地方誌編纂委員會. 肖广华 , 编. 陽江市江城區誌(1988~2000). 廣東經濟出版社. 2013. ISBN 978-7-5454-2735-6. 
  3.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Dialect: Yangjiang.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4. ^ 4.0 4.1 叶柏来. 阳江话从哪里来. 2009-06-05 [2018-12-27].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葉柏來. 陽江音字典. 廣東陽江: 陽江市新華書店. 2004.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黃伯榮. 黃綺仙 , 编. 廣東陽江方言研究. 廣州: 中山大學出版社. 2018. ISBN 978-7-306-06390-8. 
  7. ^ 7.0 7.1 7.2 陽江市地方編纂委員會編. 陽江市誌(1988~2000). 廣州: 廣東人民出版社. 2010. ISBN 978-7-218-06733-9. 
  8. ^ 張以誠. 梁觀喜 , 编. 陽江志 卷七. 1925: 16 (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