隘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隘勇,是臺灣清治時期為防範山區原住民攻擊,以保護開墾者安全的制度。至清末,為侵入原住民領地開發山區資源,發展成圍堵山區原住民,向山區擴張的隘勇線制度。於臺灣開拓史中,扮演重要的角色。[1][2]

歷史[编辑]

清代的隘勇制度初為保障土地開墾,至清末官隘與私隘並存,自光緒十二年(1886年)廢除私隘併入官隘,直屬臺灣撫墾局日治時期沿襲清末的隘勇制度,設隘寮置隘勇駐守,將原住民居住的山地區域與其附近山腰或平地,做一明顯的界線切割。利用鐵絲電網、木牆或哨站所延伸或拓展的防衛線稱為隘勇線。被當局僱用,用以防守隘勇線的人員稱為隘勇,民間或受政府補助僱用的防守人員則稱為隘丁。

明治三十五年(1902年)南庄事件後取消隘勇補助,當局政策轉為利用國家武力,向隘勇線推進,強迫原住民歸順、搬遷,致使其傳統領地喪失[3][4][5][6][7]。四十三年(1910年)臺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開始進行五年理蕃計畫,以軍隊討伐、推進隘勇線並架設通電網等方法,對原住民施行鎮壓。接著又實施地理調查與測繪地圖,調查蕃地的農業狀況、國土安全、礦物資源,準備開發山區資源。自大正五年至六年(1916年–1918年)起,因原住民反抗漸弱,各地的隘勇線便逐步裁撤。在理蕃道路修築完成後,九年(1920年)大部分隘勇線皆已撤除,十五年(1926年)全面廢除隘勇制度。[8][9][10]

隘勇線列表[编辑]

名稱 所在地 隘勇數
景尾隘勇線 臺北縣景尾辦務署 60
三角湧隘勇線 臺北縣三角湧辦務署 220
新竹隘勇線 新竹縣新竹辦務署 330
苗栗隘勇線 臺中縣苗栗辦務署 350
台中隘勇線 臺中縣台中辦務署 420
南投隘勇線 臺中縣南投辦務署 29
宜蘭隘勇線 宜蘭廳宜蘭辦務署 140
羅東隘勇線 宜蘭廳羅東辦務署 90
六龜隘勇線 高雄州旗山郡蕃地

參考資料[编辑]

  1. ^ 王世慶. 《清代臺灣社會經濟》. 聯經出版. 1994. 
  2. ^ 傅琪貽(藤井志津枝). 《大嵙崁事件》 (PDF). 原住民族重大歷史事件系列叢書(五). 原住民族委員會. 2019年5月. ISBN 978986059088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 
  3. ^ 伊凡·諾幹. 《十九世紀末 Tayal (msbtunux) 之土地制度與聚落 (qalang) 共同體》.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2000. 
  4. ^ 伊凡·諾幹. 《日治初期之林野經營與 'tayal[msbtunux]qara 土地所有的變化》.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1999. 
  5. ^ 柳書琴. 井上伊之助《生蕃記》研究:隘勇線社會的風俗誌 (PDF). 《臺大文史哲學報》 第92期. 2019年11月.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 
  6. ^ 吳政憲. 「掩堡」 — 近代臺灣隘勇線硬體設施之研究(1906-1914) (PDF). 《興大人文學報》 第62期. 2019年3月.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 
  7. ^ 鄭安睎. 從土牛番界、隘勇線到臺三線 (PDF). 《臺灣學通訊》第119期. 202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 
  8. ^ 鄭安睎. 《日治時期蕃地隘勇線的推進與變遷(1895–1920)》. 2011. 
  9. ^ 鄭安晞. 日治時期隘勇線推進與蕃界之內涵轉變 (PDF). 《中央大學人文學報》第50期. 2012年4月.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 
  10. ^ 林一宏. 戟戰奇萊 ─ 隘勇線與駐在所 (PDF). 2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