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难降
摩诃婆罗多》角色
难降
难降
資料
家人 持國
甘陀利

难降梵語दुःशासनDuḥśāsana;意为“称职的统治者”),摩诃婆罗多人物。他是持国甘陀利英语Gandhari (character)所育次子,难敌的弟弟,俱卢族的一员。

早期[编辑]

持国之妻甘陀利受孕后几年都没有皇子诞下,而般度之妻贡蒂已经诞下三位。沮丧与嫉妒交加中,甘陀利捶打腹部,而后产出了一块灰色的肉块。见此崩溃的甘陀利唤来毗耶娑仙人。仙人将肉块切为了一百零一块,并装入瓶中,灌入酥油并埋入地下。一段时间后,肉块依次变为人形,其中第二个便是难降。

据载难降崇拜其兄长,并与其伙同犍陀罗国沙恭尼英语Shakuni,密谋杀害般度五子

对黑公主的羞辱[编辑]

般度、俱卢族之间的双骰游戏。其中黑公主亦是赌注之一

在般度族与俱卢族的赌局中,坚战最终满盘皆输,将兄弟几人与黑公主都输给了俱卢一方。在难敌的命令下,难降将黑公主拖走,并试图将其脱光。此时黑公主向奎师那祈求,后者应其愿而向其纱丽施法,使其永不会被扯尽。黑公主受如此羞辱之后,立誓再不会束起头发,除非其浸透难降的鲜血。目睹此举的怖军亦无法忍受,誓要在战场上使难降双臂离体,且要撕裂其胸膛并饮其鲜血。怖军高呼若其没有履行诺言,则无法升天面对诸位先祖。

俱卢之战[编辑]

俱卢之战中,怖军最终履行诺言

在俱卢之战开战的第一日,般度五子之第四子无种将难降擒住,但顾及到怖军的毒誓而将其放走;在第十三日,其为阿周那之子激昂英语Abhimanyu所击败;最终,在开战后的第十七日,难降与怖军在战场上相遇。在为其箭所射伤后,手持狼牙棒的怖军将难降按倒。牢记誓言的怖军将其双臂撕下、开膛并痛饮其血,并用其血润洗黑公主的长发。难降的惨死激怒了难敌,整个俱卢阵营亦因此士气大减。

俱卢之战中,其子亦有不小贡献。开战第十三天,难降之子为讨伐激昂出了关键的一份力。他在开战第十四天时为怖军所杀。

哇扬皮影偶戏中的难降形象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