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大屠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雲林大屠殺台灣日治時期發生的一起屠殺事件,1896年6月10日,簡義柯鐵等人獲悉日軍駐守斗六街,於是率領六百餘名義軍襲擊斗六街,日軍死傷慘重。日軍憤怒之下於斗六街及附近地區展開報復性的屠殺與焚燒。至於犧牲人數,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指出有6000人遇害[1],當時的雲林支廳主記今村平藏日誌《雲煙瘴雨日誌》則記載一萬餘人遇害[2][3]

背景[编辑]

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清國敗給日本並簽訂馬關條約,割讓台灣澎湖,1895年,日軍進軍台灣,台灣民間各地武裝抗日活動風起雲湧,尤以中部雲林古坑人柯鐵虎為首的「鐵國山」義軍最受關注。

經過[编辑]

1896年,台灣總督府宣布4月1日起結束軍政、進入民政時期,為了掃蕩柯鐵等人的抗日事件,於是進駐斗六街;4月12日,島田少佐進剿簡義於雲林的橫路庄,簡義逃逸,島田「收兵,集合於北方曠地,斬殺俘虜」。

鐵國山抗日份子因此感到憤慨,乃以內山大坪頂(今南投縣鹿谷鄉)為根據地,於是率領六百多人偷襲日軍。6月14日,雲林守備中村道明中尉率兵20餘人進窺大坪頂,今村平藏以兵員短少又不諳地形「惟恐後悔莫及」為由勸阻,中村不從,輕率前往,遇伏,陣亡過半。第二天日軍為了報復,到處焚燒民宅並蓄意殺人,日軍第二旅團在六月以台中一團進攻雲林,雲林支廳長松村雄之進稱「雲林轄下無良民」[4][5],6月20日至23日集結重兵,把村莊皆稱作「匪窖」全加以焚燬,四處無人性的報復屠殺,婦女幼兒也在殘殺之列,縱火民房4925戶,使日本政府被國際媒體抨擊。

反應[编辑]

雲林大屠殺發生後,台灣的洋人、傳教士陸續投書香港、日本、英國各大報,7月4日於《德臣西報》(China Mail)和《孖剌西報》(Hong Kong Daily Press)刊登。7月14日報導:「日本人正採取殲滅所有台灣人的策略……台灣人的收穫破壞、家園燒毀,祖先墳墓挖掘、婦女遭凌辱,憤怒到極點……。」8月25日《泰晤士報》:「日本士兵暴戾侮慢之程度令人咋舌……肆無忌憚地殺人放火……老幼婦女皆不能免……野蠻且苛酷之東方新強國。」8月22日之《蘇格蘭人報》:「日本之政略,似乎在於將全島居民都趕出去。」

國際社會向日本施壓,日本政府向台灣總督府施壓,台灣總督虛與委蛇。台灣總督桂太郎在日本知悉事態,8月7日電報命令儘速進行失職官員之懲處。台灣總督府在8月28日上報給日本中央監督總督府業務的拓殖務大臣高島鞆之助,指出松村雄之進支廳長原本即有不能讓軍隊不分好壞殘害人民的責任,報請拓殖務大臣上奏免松村支廳長官職及繳還勳章、位階證明書。拓殖務省也很快在8月29日發文送交主管人事獎懲的賞勳局。9月2日,松村雄之進正式被撤職,並且被要求繳還勳章、敘位證明書,離開臺灣。

1896年10月14日,乃木希典就任第3任台灣總督。11月14日,總督乃木希典訓令「各混成旅團長、憲兵隊司令官」,嚴禁燒夷良民家屋,但是「若戰術上有其必要,述明理由報告」即可。1897年3月27日,乃木希典去函拓殖務大臣,以松村雄之進早年治臺有功,請辦理敘松村氏為從七位位階的手續。

影響[编辑]

因為此事件,日本政府藉由地方官制調整的機會,廢除雲林稱謂,以斗六之名代表雲林[6]

此次大屠殺中,日本更支持清朝遺留下的保甲制度,便沿用制度使台人互相監控,彌補警察管理不足,進而有效控制台灣[7]

參考文獻[编辑]

  1. ^ 許介鱗. 日本武士道揭謎. 日本綜合情報. 2004, (第5期): 頁104–119. 
  2. ^ 仇德哉主修.鄒韓燕等纂. 雲林縣誌稿. 臺北市: 成文出版社. 1993年. 
  3. ^ 尹章義. 日本人屠殺了多少無辜的台灣人?(三). 歷史月刊. 
  4. ^ 陳文添. 臺灣總督府第一件高等官懲戒撤職紀錄. 臺灣文獻館電子報第97期.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2012年. 
  5. ^ 陳文添. 雲林事件中的松村雄之進 (PDF). 臺灣文獻別冊41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2012-06-30: 9–17頁.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10-07). 
  6. ^ 涵碧樓傳奇. 斗六市公所. 2012-06-30. 
  7. ^ 學校沒教的台灣大屠殺. 台灣教會公報. 2012-06-30. 

延伸閱讀[编辑]

  1. 台灣總督府『陸軍幕僚歷史草案』卷一,6月21日條
  2. 台灣總督府警務局編『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第二編,上卷,頁432、頁436
  3. 『公爵桂太郎傳』乾卷,頁735。
  4. 『台灣史料稿本』卷六,頁58。
  5. 苫米地治三郎,『高野孟矩』1897年、頁250-25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