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雷伊泰灣海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雷伊泰湾海战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雷伊泰灣海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的一部分
Leyte map annotated.jpg
雷伊泰灣海戰四戰役圖示
日期1944年10月20日—1944年10月26日
地点
菲律宾莱特岛附近海域
结果

同盟国军队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 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航空兵主力基本被殲滅
  • 日本在中东太平洋的制海權制空權遭到徹底剝奪
  • 日本对美国的战略威胁能力彻底丧失
参战方
同盟国方面: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1912-1959).svg 美国
Flag of Australia.svg 澳大利亚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大日本帝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Naval jack of the United States (1912–1959).svg 小威廉·哈尔西

Naval jack of the United States (1912–1959).svg 托马斯·金凯德

Naval Ensign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约翰·柯林斯英语John Augustine Collins

Naval ensign of the Empire of Japan.svg 栗田健男

Naval ensign of the Empire of Japan.svg 小泽治三郎

Naval ensign of the Empire of Japan.svg 三轮茂义日语三輪茂義
Naval ensign of the Empire of Japan.svg 志摩清英日语志摩清英
Naval ensign of the Empire of Japan.svg 大西泷治郎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寺内寿一

参战单位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Navy.svg Seal of the Commander of the United States Pacific Fleet.svg 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

  • United States Third Fleet insignia 2014.png 第3舰队
    • 第38/58航空母艦特遣艦隊(TF 38/TF 58)
    • 第34快速戰艦特遣艦隊(TF 34)
  • United States Seventh Fleet insignia, 2016.png 第7舰队
    • 第77航空母艦特遣艦隊(TF 77)
Naval Ensign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澳大利亚皇家海军

Naval ensign of the Empire of Japan.svg 大日本帝国海军

War flag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Army.svg 大日本帝国陆军南方军(仅提供炮击支援)

兵力
9艘航空母艦
8艘輕型航空母艦
18艘護航航空母舰
12艘戰艦
11艘重巡洋艦
15艘輕巡洋艦
141艘驅逐艦
约1,500架飞机
2000艘辅助舰只
1艘航空母艦瑞鹤号
3艘輕型航空母艦
9艘戰艦
13艘重巡洋艦
6艘輕巡洋艦
34艘驅逐艦
约750架飛机
550艘辅助舰只
伤亡与损失
3,000+人陣亡
1艘輕型航空母艦(普林斯顿号
2艘護航航空母舰
3艘驅逐艦被擊沉
10,000+人陣亡
1艘航空母艦(瑞鹤号)
3艘轻型航空母艦
3艘战艦
8艘巡洋艦
12艘驅逐艦被擊沉

雷伊泰灣海戰英文Battle of Leyte Gulf日文レイテ冲海戦),是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中發生在菲律賓雷伊泰島附近的一次海戰。以兩軍投入戰場的軍艦總噸位而言,雷伊泰灣海戰堪稱是歷史上最大的海戰,也是世界上最後一次航母對戰戰艦海戰,徹底摧毁了日本的航母力量。[1][2]

海戰進行的時間從1944年10月20日持續至10月26日,在6天之内日軍與盟軍投入船艦總噸位超過200萬噸,其中盟軍艦隊多達133萬噸,日本海軍則達73萬噸。合计21艘航空母艦、21艘戰艦、170艘驅逐艦與近2,000架軍機參與了此次戰鬥。

馬里亞纳海戰戰役失利後,已喪失塞班岛馬里亞納群岛等防線的日本雖居劣勢,但若是再失去菲律宾台灣,其帝國「南線」資源輸送將斷絕,東南亞中國朝鲜、本土的聯繫將被切斷。因此日軍决定孤注一擲,企圖擊退盟軍在雷伊泰島的登陸部隊,並打敗其海上力量。而盟軍在經過許多的考慮下,放棄原先攻打台灣的計畫,而改從菲律賓登陸,並决心以優勢軍力一舉擊潰前來支持的日本帝國海軍。

结果如所預料,數量上遠居於劣勢的日本海軍聯合艦隊戰敗。巡洋艦以上重型軍艦13艘被擊沉,日本在菲律賓一帶海上、陸基等航空力量全被消滅,嚴重打擊了日本全局的實力,從此日本海軍在太平洋戰爭中,不再是一个戰略力量,此戰役也為後來美軍成功攻下菲律賓群島沖繩島等地打下基礎。

由於戰局無望,日本此役第一次有組織地發動神風特攻隊自殺攻擊[3][4],10月21日澳洲所屬巡洋艦澳大利亞號被重創,似乎顯示特攻取得了一些效果。

战略背景[编辑]

1944年10月20日雷伊泰湾海战战况。

1943年的战势迫使日本军放弃其在所罗门群岛的基地。1944年盟军在一系列登陆行动中占领了马里亚纳群岛,突破了日军在太平洋的内防御圈,在6月的菲律宾海战中日軍的航母舰队被重创,航空兵力损失殆尽,残余航母舰队退回日本本土,盟军在西太平洋获得空中和海上的优势。

此时盟军开始考虑他们的下一步。海军上将尼米兹建议进攻台湾,将日军阻挡在菲律宾:这样盟军可以控制联系日本和南亚的海路,切断日本与它南亚的驻军的联系,使日本在南亚的驻军得不到补给。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主张在菲律宾登陆:菲律宾也位于日本的联系线上,将菲律宾让给日本对美国来说是一个丢脸的事,而且麦克阿瑟1942年逃离菲律宾时曾经发誓重返故地。最后罗斯福总统决定在菲律宾登陆。

日方对盟军的步骤也很清楚。海军最高长官丰田副武制定了四个方案:捷1号作战方案是针对菲律宾的重大海军作战方案,捷2号作战方案是针对台湾的作战方案,捷3号和捷4号作战方案分别是针对琉球群岛千岛群岛的作战计划。所有四个计畫都是孤注一掷的、复杂的和大胆的行动计划,它们将日本所有的力量都投入一次决定性战役。

美国海军进攻菲律宾的登陆点在雷伊泰岛。托马斯·金凯德海军中将的第七舰队的战列舰以及护航航空母舰用于支援登陆部队,威廉·海爾賽海军上将的第三舰队航空母舰特遣舰队用于掩护两栖作战并寻歼日本舰队。

1944年10月12日尼米兹的航母对台湾进行了一次空袭,保证那里的飞机无法介入在雷伊泰岛的登陆;日本因此开始执行捷2号作战方案。一波又一波的飞机投入对美軍航空母艦的战斗,在此后3天中日軍损失了600架飞机,这几乎是它大部分的空中力量,使得她的海军基本上丧失了空中掩护。当美军展開对菲律宾的进攻後,日本海军才转入捷1号方案。

按捷1号作战方案,小泽治三郎中将的机动部队使用缺乏航空兵力的航空母艦,从北面将美軍第三舰队主力从其应该保护的登陆地區引走。美軍登陆兵力在丧失其空中掩护后,將受到从南洋开入的三支日軍舰队的打击:驻紮在汶莱栗田健男中将率领第二舰队进入雷伊泰湾消灭盟军登陆力量、西村祥治日语西村祥治中将和志摩清英日语志摩清英中将的舰队组成第五舰队作为游击兵力。这三支舰队没有航空母艦和潜艦,完全由水面舰只组成。

显然这个计畫的结果是这四支舰队中至少一支要被牺牲。战後丰田副武对美国调查者是这样解释的:「假如我们丧失菲律宾,而舰队倖存下来,那么我们南北之间的海道就被割断了。假如舰队待在日本领海的话,那么它得不到燃料补给。假如它待在南海的话,那么它就得不到武器弹药的补给。因此假如我们失去菲律宾的话,那么保存这支舰队也没有意义了。」

战役概况[编辑]

1944年10月20日,美军一支两栖部队进攻菲律宾群岛中部的雷伊泰岛,此乃雷伊泰湾战役的开始。同一天,日军一支部队从雷伊泰岛东南部进入阵地,以及被美军的第七舰队潜水艇发现日军第一攻击部队。

整个海战可以分为四个不同的部分。

  1. 栗田的舰队于10月24日进入雷伊泰岛西北的锡布延海。在锡布延海海战中他受到美国航空母舰的攻击,武藏号战列舰被击沉。栗田调头撤退,美国飞行员以为他就此退出战场,但晚间他再次调头进入圣贝纳迪诺海峡并于清晨来到萨马岛
  2. 西村中将的舰队于10月25日清晨三点进入苏里高海峡正好撞到美军的作战舰队。在苏里高海峡海战中扶桑号山城号被击沉,西村战死,他的剩余力量向西撤退。
  3. 海爾賽上将接到小泽的航空母舰舰队到达的消息后于10月25日派他的航空母舰追击,在恩加尼奥角海战中四艘日本航空母舰被击沉,小泽的剩余力量逃回日本(小泽的任务本身就是吸引美军注意力,将第34特混编队从莱特湾引走,显然成功了)。
  4. 栗田的舰队于10月25日清晨六时到达萨马岛。此时海爾賽正在追击小泽,在栗田的舰队和美国的登陆舰队之间只有六艘美国护卫航空母舰和它们的驱逐舰。在萨马岛海战中美国驱逐舰对日军进行了顽强的鱼雷攻击,在缺少空中支持的情况下凶猛反击,所有这些,加上天气的不利,使栗田以为他面临美军主力,因此他不久就决定撤出战场。

战斗详情[编辑]

锡布延海战[编辑]

被美军空袭围攻的日軍主力舰大和号

栗田最强大的“中心舰队”由大和武藏长门金刚榛名五艘战列舰组成,加上12艘巡洋舰和13艘驱逐舰。栗田的舰队企图突破圣贝纳迪诺海峡,攻击雷伊泰湾内的登陆舰队。

10月23日子夜后栗田的舰队经过巴拉望岛水域,他的舰队被美軍潜艇镖鲈号英语USS Darter (SS-227)和鲦鱼号发现。虽然两艘美軍潜艇回報他们发现这支日軍舰队的电讯已被大和號上的电报员截獲,但日軍舰队卻没有采取反潜行动。結果,镖鲈号发射鱼雷击沉了栗田的旗舰爱宕号重巡洋舰摩耶号重巡洋舰则被鲦鱼号击沉。高雄号重巡洋舰被鱼雷击中,在两艘驱逐舰的保护下返回汶莱;美軍潜艇尾随着它,不過在10月24日由于镖鲈号搁浅而被迫放弃追擊。

在这之后,栗田将他的旗舰转移到大和号上。

锡布延海战中遭受美军攻击的日軍战舰武藏号,美机发射的一枚鱼雷击中该舰左舷前部,掀起冲天水柱,后方是为其护航的阳炎级驱逐舰清霜号。

10月24日约08:00美軍无畏号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发现栗田舰队进入狭窄的锡布延海。哈尔西命令集结第三舰队的三個航空母舰戰鬥群集中攻击栗田的舰队。从无畏号和卡伯特号航空母舰和其它航空母舰上起飞的共260架飞机约于10:30开始不断攻击这支舰队。醒目的大和号和武藏号成为美军主要攻击的目标;武藏号、大和号和长门号中弹,妙高号重巡洋舰负重伤返航。第二波空袭集中在武藏号,它多次被炸弹和鱼雷击中,導致它开始掉队。从约克鎮级航空母舰企业号富兰克林号航空母舰起飞的第三波飞机共命中武藏号19次(11枚炸弹和8枚鱼雷),在空袭过程中另有数艘轻型舰只受伤。由于日军缺乏航空掩护,15:30栗田下令他的舰队转头开出美軍航空母舰的袭击范围,一直等到17:15,栗田艦隊再次转头开向圣贝纳迪诺海峡;栗田舰队无暇顾及受重伤的武藏号,掉队而遭受集中空袭的武藏号最后约于19:30倾覆沉没。

被日军空袭起火沉没的美軍航空母舰普林斯顿号

与此同时,大西泷治郎中将驻吕宋岛的80架飞机袭击了埃塞克斯号班宁顿号普林斯顿号兰利号航空母舰。普林斯顿号被一枚穿甲炸弹击中起火,15:30它的后弹药库爆炸,導致艦上200名水手丧生,旁边参加救火的伯明翰号轻巡洋舰上也有80人丧命,其它附近船艦也受到损坏;至17:50,普林斯顿号沉没。该航空母艦戰鬥群负责朝向北面的警戒任务,导致无暇派飞机搜索北方水域,因此至16:35小泽的诱饵舰队才被美军飞机发现。

苏里高海战[编辑]

南路的西村舰队10月22日出航,由战舰扶桑山城以及重巡洋舰最上和四艘驱逐舰组成朝苏禄海苏里高海峡航行。10月24日,该舰队的行踪遭美军38特遣舰队第4索敌群查知;该日9点30分遭企业号与富兰克林号航舰所属约20架舰载机攻击,但只受到微不足道的损伤。

按照原计划,南路(西村舰队)及中路(栗田舰队)应在进入海峡前抵达预定地点同时突击,然而栗田舰队在航行途中遭到耽搁,加上无线电管制,因此西村舰队抵达时栗田还在锡布延海,离莱特岛的海岸还有好几个小时。而西村祥治中将最后决定利用夜战机会突破美军防线,在该日晚上20:13分朝栗田舰队发出电文,表明将在隔日(25日)凌晨4点突入莱特湾,不过该信息栗田舰队与联合舰队司令部并未收到,所以大和号上只纪录「第二游击舰队预定在0300时以26节速度突入苏里高海峡」,对西村舰队的信息毫无所知。

抵达苏录海的不只有西村舰队,还有志摩清英中将率领的第二游击舰队。然而两支舰队的指挥官因私交恶劣,因此舰队并没有进行统一指挥调整,而是采取各自率领舰队进入战场,这个因私忘公的决定为接下来海战的悲剧奠定基石。

苏里高海峡海战图:日本西村舰队北上中伏遭到歼灭

10月24日深夜,西村的舰队驶过帕纳翁岛就闯进了美国第七舰队为他们设置的圈套。杰西·奥尔登多夫少将的六艘战列舰(密西西比号马里兰号西弗吉尼亚号田纳西号、加利福尼亚号宾夕法尼亚号,除了密西西比号以外,其余战舰皆在珍珠港被击沉或重创过,将在这场海战中大复仇。)、八艘巡洋舰、28艘驱逐舰和39艘鱼雷艇已经严阵以待。要穿过海峡打击登陆军,西村必须通过鱼雷艇施放的鱼雷,闯过两组驱逐舰警戒线,在六艘战列舰以及两队巡洋舰的集中火力下通过海峡,才能到达海峡另一端的登陆地。

02:02 西村舰队抵达苏里高峡口,陆续开始受到盟军的攻击,但没有阻止西村舰队的前进。

约03:00,志摩舰队抵达苏里高峡口,但无法与西村舰队连络上。

03:09 不断前行的西村舰队受到重创,扶桑号和三艘驱逐舰先后受到鱼雷命中。扶桑号发生爆炸断为两截,但没有立即沉没。

03:50美国战列舰开火。美舰以一字形横排,而日舰排成一路纵队,只能舰艏朝向美舰,双方队形呈T字战(美军为有利方)。这是太平洋战争中最后一次采用战列战术的交战,美国当时已经拥有雷达控制火力,美国战列舰可以在日本军舰无法还击的距离上就开火。山城号和最上号不断被战列舰的穿甲炮弹重创。最上号巡洋舰转身逃跑但丧失了机动能力。山城号于04:19沉没。

04:25 志摩的那智号足柄号阿武隈号以及四艘驱逐舰追上西村的舰队。志摩以为他看到的那两段残片是西村的两艘战列舰的残骸(实际上它们是扶桑号断裂后的两段),他知道通过海峡是毫无希望的,接收了西村剩余的船舰,并下令转身撤退。在混乱中他的旗舰那智号与焚烧的最上号相撞,丧失机动能力而落后的最上号第二天被飞机击沉。扶桑号于海上漂浮的前半部被一艘美国重巡洋舰击沉,后半部不久后也沉没了。西村的七艘船中只有一艘驱逐舰时雨幸存。

山城号是最后一艘与其它战列舰交战的战列舰,也是少数几艘被其它战列舰击沉的战列舰之一。

恩加尼奥角海战[编辑]

日軍航空母舰瑞鹤号(左)与瑞凤号遭到盟军猛烈空袭

小泽的舰队由4艘航空母舰:瑞鹤号航空母舰瑞凤号航空母舰千岁号航空母舰千代田号航空母舰、2艘由战舰改装的航空战舰伊势号日向号、3艘巡洋舰多摩、五十铃、大淀和9艘驱逐舰组成,其任务是将盟军的主力航空舰队引走。瑞鹤号是最后一艘参加过珍珠港事件幸存至此的航空母舰。日向号和伊势号的第五、第六号砲塔被拆除,安装了机库、飞行甲板(长度仅70余呎,只能进行整备、起飞作业而无法提供降落所需的滑行距离,舰载机必须转降其它正规航空母舰)和两座飞机弹射器(分别安装于飞行甲板的左前、右前方,因为安装位置对第三、第四号砲塔的射击作业造成妨碍,所以射击时两座弹射器必须向外侧张开至最大角度)。但这两艘航空戰艦都没有攜带飞机,小泽一共只有108架飞机[4]

一直到10月24日下午16:40,作为诱饵的小泽舰队才被发现。此时美军正在对付來自栗田舰队和吕宋岛的空袭。24日晚小泽截获了一份美軍电报说栗田撤退了(这个消息是错误的),但20:00栗田下令所有舰队继续进攻。

海爾賽看到他有机会消灭所有日軍在太平洋上的航空母舰,这样美軍可以无忧虑地进攻日本本土。海爾賽相信栗田已经在锡布延海战中被击退,因此他於子夜后带领三隊航空母舰和威利斯·李上将的战舰开始追击小泽。(根据海爾賽的命令,为了守卫圣贝纳迪诺海峡而临时编成第34特遣舰队。此命令是个預案,在后来造成理解的混乱。)虽然美軍侦察机发现了栗田开向圣贝纳迪诺海峡,但海爾賽认为金凯德的第七舰队足以对付它,未加理会。

美軍舰队的数量比诸日軍舰队来得多。海爾賽拥有9艘航空母舰(无畏号大黄蜂号富兰克林号班宁顿号碉堡山号胡蜂号汉科克号企业号艾塞克斯号)、八艘轻型航空母舰(独立号普林斯顿号贝勒伍德号科本斯号蒙特利号兰利号卡伯特号圣哈辛托号)、六艘战舰(阿拉巴马号爱荷华号麻萨诸塞号紐泽西号、南达科他号、华盛顿号)、弗萊徹号等17艘巡洋舰和64艘驱逐舰。海爾賽有一千多架飞机,但他在登陆点只配置了几艘護航航空母舰和驱逐舰。海爾賽被小泽的诱饵舰队引诱出来了。

10月25日上午,小泽下令75架飞机起飞攻击美军,但这些飞机没有造成多少损失,大多数飞机被美軍战斗机击落,少数飞往吕宋岛。

海爾賽亲自率领第34特遣舰队的战舰急速前进,准备用大口径舰砲直接去对付位於小泽舰队前卫的战舰,以及在舰载机空袭中掉队的日舰。清晨,在还没有确定日军的精确位置的情况下,美军就起飞了180架飞机。直到07:10侦察机才找到了北路舰队。08:00美军战斗机摧毁了保护小澤舰队的30架日军戰机。美軍开始了不停的空袭,一共出動了857架次;小泽舰队的航空母舰纷纷中弹(千岁号和秋月號驱逐舰沉没,瑞鹤号、千代田号和一艘巡洋舰丧失了机动力)。小泽遂将他的旗舰移至另一艘巡洋舰上。

这时萨马岛海上战斗的消息传来。美军登陆部隊的情况紧迫(第7舰队的护航航空母舰因为栗田的舰队突然出现,而不断地发报向海爾賽求援。连坐镇珍珠港的尼米兹也给海爾賽发了一份简短的电报:“第34特遣舰队,在哪里?”,但负责电报加密的军官,随意添加了一句“全世界都想知道”,海爾賽的译码军官误以为這也是正文而未加删减,这使得海爾賽怒不可遏,因此又耽误了一個小时的宝贵时间),海爾賽下令南下,他只留下了两个航空母舰大队以及一小支由巡洋舰和驱逐舰组成的舰队来收拾小泽的残余艦隻。

當天下午,在击沉了几艘日軍航空母舰后,空袭集中在两艘日軍航空战舰上,但两舰密集的防空火力有效地抵挡了空袭,用高射砲和喷进砲(防空火箭)击落了多架美軍艦載机[5]。空袭一直到傍晚,小泽舰队作为诱饵的全部航空母舰,还包括一艘巡洋舰、两艘驱逐舰被击沉。这也是海战史上最后的航空母舰对决(即使在福克蘭战争中,英军与阿根廷海军的航空母舰也未发生交战)。“诱敌部队”取得了出色的成功。但通讯混乱也同样发生在日軍方面,小泽发出诱敌成功的电报,栗田却没有收到。不过这卻再次使栗田的舰队免於全军覆没。

萨马岛海战[编辑]

美軍塔菲-3(Taffy-3)分遣艦隊的驱逐舰冒着日军砲火施放烟幕掩护航母

栗田的舰队于10月25日凌晨进入圣贝纳迪诺海峡,凌晨03:00它们沿萨马岛的海岸向南进发。于黎明时分发现美軍舰队。

金凯德上将手中虽有77.4護航航空母艦戰鬥群所屬的三支分遣舰队,但这些分遣舰队全部是由护航航空母艦和驱逐舰组成,并不足以对抗栗田舰队;呼号为“塔菲”(Taffy)1至3的三支分遣舰队是支援性艦隊,每支各由6艘护航航空母舰和7至8艘驱逐舰所组成(其中的77.4.1(Taffy-1;塔菲-1)分遣艦隊,有2艘護航航空母艦因執行其它任務而不在現場)。虽然總計16艘的护航航空母舰所携带的舰载机共有超过500架的可观兵力,但其主要任务是反潜及对地支援,因此這些艦載機缺乏对舰用的穿甲炸弹及鱼雷。美軍這些航速較慢且裝甲薄弱的护航航空母舰与小型的驱逐舰,在栗田的战舰面前十分脆弱;而金凯德的舰队主力此時位於南面,来不及北上迎击栗田的舰队。

金凯德误以为威利斯·李的战舰还守护在圣贝纳迪诺海峡,因此认定不會有威脅來自該處,但實際上李的舰队已被海爾賽调走前往攻擊小泽舰队;因此,当日軍舰队在萨马岛海面出现时,美军大吃一惊。另一方面,海爾賽的舰队主力已经被诱敌战术诱离雷伊泰湾,但是栗田对此却一无所知。栗田误将那些护航航空母舰当作是美軍的主力航空母舰舰队,他还以为整个美軍第三舰队都在他的18吋砲砲口前。

萨马岛之役栗田舰队击沉两艘美军護航航空母舰,日军损失三艘巡洋舰,三艘戰舰受到重创。

栗田舰队的攻击集中在呼号为“塔菲-3”(Taffy-3;77.4.3)的分遣舰队上,美軍护航航空母舰立刻向东后撤,而由約翰斯頓號驅逐艦率领的三艘驱逐舰则奮勇迎向為數眾多的日軍舰隊,並在己方护航航空母艦和日軍舰隊之间施放烟雾,希望驱逐舰施放的掩護烟雾与坏天气可以影响日軍火砲的精确度,同时也立即向海爾賽发报请求支援,情況急迫的程度使得美軍甚至直接用明码发报。美軍驱逐舰不斷骚扰日军舰队,企图分散日軍战舰的注意力来換取时间,这些驱逐舰自杀般地对日舰发射鱼雷,以干扰並吸引日舰火力,使日軍舰队无法全力攻击美军舰队。为了躲避鱼雷,日舰不得不打散自己的队形;兩枚平行而來的魚雷迫使大和号背向而行,並因躲避來襲的魚雷而暫時无法转向,使其损失了足足十分钟的时间。战斗中,約翰斯頓號发射的鱼雷击中了熊野号,将其舰艏整个炸断,迫使其退出战斗,金刚号也被美軍驱逐舰的舰砲击伤。“塔菲-3”(Taffy-3;77.4.3)的三艘美軍驱逐舰約翰斯頓號霍埃尔号英语USS Hoel (DD-533)山繆·B·羅伯茲号英语USS Samuel B. Roberts (DE-413)最後都被击沉,但它们争取到了时间,足以让美軍護航航空母艦上的飞机整備起飞;这些美軍艦載機没有时间换装穿甲炸弹,因此它们只能带着先前已掛载的弹種起飞(有些甚至是深水炸弹)。之後美军護航航空母舰群继续南逃,而日軍战舰的砲弹不断地在它们周围爆炸;一艘美軍护航航空母舰被日艦击沉,其它則受損。

由于栗田舰队在尚未完成队形整編的情況下便发动进攻,加上美军驱逐舰的攻击将其队形打乱,導致各战队散乱分佈在广阔的海面上,使栗田無法進行有效的战术指挥。栗田艦隊有三艘重巡洋舰被來自海上和空中的集中攻击击沉,栗田遂於09:20下令北转重整队形。然而,暂时躲过栗田舰队攻击的美军护航航空母舰群,所遭受的打击尚未结束,又被“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击沉一艘,另两艘遭到重创。

不久,栗田的舰队改变航向,重新驶往雷伊泰湾,但在日軍作战计畫看似就要成功的时刻,栗田卻又再次北转撤退,這是由於栗田认为美军救援舰队正朝向其舰队而来,因此栗田相信战役持續的时间越长,他遭到美軍強大空袭的可能性就越高。在不停的空袭下,栗田先向北、而後向西穿过圣贝纳迪诺海峡。業已往返航行300浬的海爾賽第三舰队,於26日的日出後終於也派出舰载机,前去攻擊栗田舰队的脱队舰隻。

栗田舰队的长门号金刚号榛名号遭受重创,其中金刚号在向日本返航途中,於台湾基隆北方的海域被美军潜艦击沉,不过由于该舰队已驶离战场,所以金刚号的损失通常不被列入雷伊泰湾海战的美军战果。栗田率領五艘战舰进入战场,当他回到日本时,仅剩大和号还具备作战能力。

战斗序列[编辑]

日本联合舰队方面[编辑]

第二舰队[编辑]

司令长官:栗田健男中将 参谋长:小柳富次日语小柳冨次少将 总旗舰:重巡洋舰爱宕(战沉)→战列舰大和

第一游击部队第一部队[编辑]

(与第二部队合称栗田舰队)

  • 第四战队:司令长官(栗田健男)直接统率 重巡洋舰:爱宕(海战前总旗舰)高雄摩耶鸟海
  • 第五战队:司令官:桥本信太郎日语桥本信太郎少将 重巡洋舰:妙高羽黑
  • 第二水雷战队:司令官:早川幹夫日语早川幹夫少将 轻巡洋舰:能代
    • 第二驱逐队:司令:白石长义大佐 驱逐舰:早霜、秋霜。
    • 第三十一驱逐队:司令:福冈徳治郎大佐 驱逐舰:岸波、沖波、朝霜、长波。
    • 第三十二驱逐队:司令:大岛一太郎大佐 驱逐舰:滨波、藤波、岛风
第一游击部队第二部队[编辑]
第一游击部队第三部队(西村舰队)[编辑]

(本队完全没有空中掩护支持)

第三舰队(诱饵部队)(小泽舰队)[编辑]

司令长官:小泽治三郎中将 参谋长:大林末雄少将  旗舰:航空母舰瑞鹤(战沉)→轻巡洋舰大淀

本队

巡洋舰舰队:司令官:多摩舰长山本岩多日语山本岩多大佐指挥 轻巡洋舰:多摩五十铃

  • 第一驱逐连队:司令官:江户兵太郎少将 轻巡洋舰:大淀 驱逐舰:槙、杉、桐、桑
  • 第二驱逐连队:
    • 第六十一驱逐队:初月、若月、秋月 
    • 第四十一驱逐队:霜月

第六舰队[编辑]

第五基地航空部队[编辑]

第一航空舰队 司令长官:大西泷治郎中将

第六基地航空部队[编辑]

南西方面舰队[编辑]

司令长官:三川军一中将 参谋长:西尾秀彦少将

第二游击部队(志摩舰队) 司令长官:志摩清英中将 参谋长:松元毅少将 旗舰那智

重巡洋舰:那智足柄 轻巡洋舰:阿武隈 驱逐舰:不知火、霞 (本队完全没有空中掩护支持)

盟军与美国太平洋舰队方面[编辑]

雷伊泰湾海战美军总旗舰纽泽西号。此照摄于1969年

第三舰队第38航空母舰特遣艦队[编辑]

旗舰:航空母舰:列辛顿号(Lexington CV-16,继承珊瑚海海战被击沈的列辛顿号(CV-2))

  • 第二战斗群:旗舰:航空母舰:无畏号(Intrepid CV-11)
    • 航空母舰:无畏号(Intrepid CV-11)、碉堡山号(Bunker Hill CV-17)
    • 轻型航空母舰:独立号(Independence CVL-22)、卡伯特号(Cabot CVL-28)
    • 战舰:爱荷华号(Iowa BB-61)、纽泽西号(New Jersey BB-62,兼总旗舰)
    • 轻巡洋舰3艘、驱逐舰16艘
  • 第三战斗群:旗舰:航空母舰:艾塞克斯号(Essex CV-9)
    • 航空母舰:列辛顿号(Lexington CV-16)、艾塞克斯号(Essex CV-9)
    • 轻型航空母舰:普林斯顿号(Princeton CVL-23)、兰利号(Langley,CVL-27) 
    • 战舰:华盛顿号(Washington BB-56)、麻萨诸塞号(Massachusetts BB-59)、南达科塔号(South Dakota BB-57)、阿拉巴马号(Alabama BB-60)
    • 轻巡洋舰4艘、驱逐舰13艘

第三舰队第34快速战舰特遣艦队[编辑]

由第38航空母艦特遣舰队抽出一部编成

  • 指挥官:威利斯·李中将
    • 战舰6艘:紐泽西號、爱荷华號、华盛顿號、阿拉巴马號、麻萨诸塞號、南达科塔號
    • 巡洋舰2艘
    • 重巡洋舰5艘
    • 驱逐舰17艘
  • TG34.5
    • 战舰2艘:紐泽西號、爱荷华號
    • 轻巡洋舰3艘
    • 驱逐舰9艘

潜艦舰队[编辑]

潜艦9艘

第七舰队及皇家澳洲海军TF77[编辑]

  • TG77.1
    • 两栖指挥舰1艘:瓦萨奇(Wasatch AGC-9)
    • 驱逐舰3艘
    • 鱼雷艇39艘(3大队・13个小队)
    • 左翼舰队:
      • 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2艘
      • 第56驱逐舰队:驱逐舰9艘 
    • 右翼舰队:
      • 重巡洋舰1艘、轻巡洋舰2艘
      • 第24驱逐舰队:驱逐舰6艘 
      • 第54驱逐舰队:驱逐舰7艘 
  • TG77.3
    • 重巡洋舰1艘
    • 轻巡洋舰2艘
    • 驱逐舰9艘
  • 第一分遣舰队TU77.4.1
    • 护航航空母艦6艘(其中2艘因執行其它任務而不在戰場)
    • 驱逐舰3艘
    • 护航驱逐舰5艘
  • 第二分遣舰队TU77.4.2
    • 护航航空母艦6艘
    • 驱逐舰3艘
    • 护航驱逐舰5艘
  • 第三分遣舰队TU77.4.3
    • 护航航空母舰6艘 
    • 驱逐舰3艘
    • 护航驱逐舰4艘

北部攻击特遣艦隊TF-78[编辑]

南部攻击特遣艦隊TF-79[编辑]

结局[编辑]

对联合舰队的打击[编辑]

因战况无望而组织神风特攻队的日本海军中将大西泷治郎
出击前的神风特攻队队员们与小狗

莱特湾海战后,盟军确保了美国第6军团的登陆点,将日本的资源输送本土命脉完全阻断。在此后更艰苦的莱特岛战役中美军一直到1944年12月末才完全控制了该岛。

这场海战彻底消灭了日本海军最后的力量,为1945年琉球群岛的战役奠下了基础。日本此后唯一比较大的海军行动是1945年4月的天号作战(菊水特攻)和1945年4月7日的坊之岬海战

海战末期,据守菲律宾北部空军基地的日本海军大西泷治郎中将批准了神风特攻队向莱特湾内的盟军舰队发动自杀性攻击。10月25日皇家海军澳大利亚号巡洋舰再次被创,不得不退出战场修复。美国护卫航空母舰一艘被沉,五艘被伤。

对海爾賽的批评[编辑]

战役盟军指挥官美國海军上将海爾賽晚年留影

海爾賽因为带走了威利斯.李的战舰去追逐小泽的航空母舰,以及在收到金凯德的第一次求援后,没有立刻将这些战舰派回而遭受批评。战后他这样解释他的决定:

在萨马島海面的美军指挥官克利夫顿.普拉格上将对此提出質疑:

海军历史学家萨缪尔.莫里森评论说:

相关条目[编辑]

备注[编辑]

  1. ^ 1916年5月31日一次大战中發生於斯卡格拉克海峡的日德蘭半島海戰,英德兩國海軍投入軍艦總噸位约190萬噸,稍不及雷伊泰灣海戰的206萬噸,前者為戰鬥艦(無畏艦)時代最大的海戰。
  2. ^ Woodward, C. Vann. The Battle for Leyte Gulf. New York: Macmillan. 1947. 
  3. ^ Fuller, John F. C. The Decisive Battles of the Western World III. London: Eyre & Spottiswoode. 1956. 
  4. ^ 4.0 4.1 4.2 Morison, Samuel E. Leyte, June 1944 – January 1945.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XII. Boston: Little & Brown. 1956. 
  5. ^ 潮书房丸 (雑志)・12月号(2008年)」94页

参考数据[编辑]

  • Lost Evidence of the Pacific: The Battle of Leyte Gulf. 电视节目(History Channel). 作者不详.
  • Samuel Eliot Morison,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第十二卷, 莱特湾海战
  • Thomas Cutler, The Battle of Leyte Gulf: 23–26 October 1944
  • H. P. Willmott, The Battle Of Leyte Gulf: The Last Fleet Action
  • Hornfischer, James D. The Last Stand of the Tin Can Sailors. Bantam. 2004. ISBN 978-0-553-80257-3. 

外部连结[编辑]

战役旗舰新泽西号于1999年成为浮动博物馆,退出现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