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霍理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he Rt. Hon.
利亚姆·福克斯 阁下
MP
Liam Fox 2016.jpg
國際貿易大臣英语Secretary of State for International Trade
现任
就任日期
2016年7月13日
君主 伊利沙伯二世
首相 文翠珊
前任 新設立
贸易委员会主席英语President of the Board of Trade
现任
就任日期
2016年7月19日
君主 伊利沙伯二世
首相 文翠珊
前任 格雷格·克拉克[a]
国防大臣
任期
2010年5月12日-2011年10月14日
君主 伊利沙伯二世
首相 戴维·卡梅伦
前任 艾思和英语Bob Ainsworth
继任 菲利普·哈蒙德
影子內閣國防大臣英语Shadow Secretary of State for Defence
任期
2005年12月6日-2010年5月11日
领袖 戴维·卡梅伦
前任 艾敬文英语Michael Ancram
继任 艾思和英语Bob Ainsworth
影子內閣外交大臣英语Shadow Foreign Secretary
任期
2005年5月10日-2005年12月6日
领袖 迈克尔·霍华德
前任 艾敬文英语Michael Ancram
继任 威廉·黑格
保守党主席
任期
2003年11月6日-2005年5月4日
萨奇勋爵英语Maurice Saatchi, Baron Saatchi
领袖 迈克尔·霍华德
前任 特蕾莎·梅
继任 麥浩德
影子內閣衛生大臣英语Shadow Secretary of State for Health
任期
1999年6月15日-2003年11月6日
领袖 威廉·黑格
伊恩·邓肯·史密斯
前任 衛德康英语Ann Widdecombe
继任 田耀英语Tim Yeo
影子內閣政制事務發言人英语Shadow Cabinet of William Hague
任期
1998年6月1日-1999年6月15日
领袖 威廉·黑格
前任 艾敬文英语Michael Ancram
继任 乔治·杨格
外交事務政務次官英语Under-Secretary of State for Foreign Affairs
任期
1996年7月23日-1997年5月1日
君主 伊利沙伯二世
首相 约翰·梅杰
前任 馬克·倫諾克斯-博伊德英语Mark Lennox-Boyd
继任 弗恩漢姆德亞的西蒙斯女男爵英语Elizabeth Symons, Baroness Symons of Vernham Dean
北薩默塞特選區
伍德斯普林選區英语Woodspring (UK Parliament constituency)(1992-2010)
下議院議員
现任
就任日期
1992年4月9日
前任 保羅·迪恩英语Paul Dean, Baron Dean of Harptree
多数票 23,099(39.2%)[1]
个人资料
出生 (1961-09-22) 1961年9月22日(56歲)
 英國蘇格蘭東基爾布萊德
政党 保守党
配偶 潔絲米·貝爾德(Jesme Baird)
母校 格拉斯哥大學
宗教信仰 羅馬天主教
网站 官方網站

霍理林Liam FoxPC MP 1961年9月22日),中国大陆译作利亚姆·福克斯,港澳译作霍理林,英國保守黨下議院議員。現任英國國際貿易大臣、贸易委员会主席英语President of the Board of Trade[2]

福克斯格拉斯哥大學醫科畢業,从政前他是一名醫生陆军军医英语Royal Army Medical Corps[3]1992年當選為國會議員。在约翰·梅杰政府担任了几个初级大臣职务后,他于1998年進入保守黨影子內閣,任憲制事務發言人(1998-1999年)、影子衛生大臣(1999-2003年)。2003年至2005年間與莫里斯·薩奇(Maurice Saatchi)一同擔任保守黨主席。其後擔任影子外交大臣(2005年)和影子國防部長(2005-2010年)。[4]

2009年国会开支丑闻英语United Kingdom parliamentary expenses scandal中,他是违规报销金额最大的影子内阁成员,赔付的金额也最大。[5]2010年戴维·卡梅倫上台後,他被任命為英國國防大臣。2011年,因违规给朋友兼说客亚当·威里蒂英语Adam Werritty国防部通行证和公款旅行的机会而引咎辞职。[6]

2016年脱欧公投后,首相卡梅伦辞职。6月29日,利亚姆·福克斯宣布競逐保守黨领袖,但首輪出局。最後特蕾莎·梅當選保守黨领袖,並成為英國首相。福克斯任命為首任英國國際貿易大臣。2005年他亦曾角逐保守党领袖,以失败告终。[7]

早年生活[编辑]

福克斯生於蘇格蘭東基爾布萊德的一个爱尔兰裔天主教家庭,[8]在他的父母后来买下来英语Right to Buy的地方政府提供的保障性住房里长大。[9]

他和他三个兄弟姐妹一起在公立学校受教育;他入读圣新娘高中(现在是圣安德烈和圣新娘高中英语St Andrew's and St Bride's High School的一部分)。他在格拉斯哥大学医学院英语University of Glasgow Medical School学习,1983年以内外全科医学士毕业。福克斯是前全科医生(他当选国会议员前在白金汉郡比肯斯菲尔德担任全科医生),一名军医和圣约翰救伤会的地区外科医生。他是英国皇家全科医师学会英语Royal College of General Practitioners的成员。[10]

在1980年代初在格拉斯哥大学学习医学期间,他是校辩论会英语Glasgow University Dialectic Society的成员,并成为格拉斯哥大学保守党协会英语Glasgow University Conservative Association的主席。在那里他加入了保守党。福克斯于1984年5月争夺东基尔布赖德区议会海尔米尔斯英语Hairmyres选区,以210票之差负于谋求连任的工党议员埃德·麦肯纳。

在格拉斯哥,福克斯抗议地方议会通过一项谴责格拉斯哥大学联盟英语Glasgow University Union(GUU)不允许同性恋学生社团加入联盟的决定议案的后辞去了大学学生代表委员会英语Glasgow University Students' Representative Council(SRC)的职务。学生代表委员会请求呼吁两个联盟给“偏执的”的决定一个解释。格拉斯哥大学联盟在国家级媒体报道的狂轰滥炸中依旧保持其立场,同时许多其他的大学联盟,包括爱丁堡大学,与格拉斯哥大学划清界限。福克斯是这样解释在大学学生代表委员会辞职并支持格拉斯哥大学联盟的决定的:“对于性问题上,我其实很自由。我只是不想让同性恋在我面前炫耀,他们会这样做的。”当被问及2008年的争议时,福克斯回答道:““幸运的是,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从我们25年前的学生时代过来的。”[11]

国会议员[编辑]

福克斯第一次尝试在苏格兰竞选国会议员,但在1987年大选中竞争罗克斯堡和伯里克希尔英语Roxburgh and Berwickshire (UK Parliament constituency)选区时,他失败了。此后,他在英格兰寻求并赢得了伍德斯普林選區英语Woodspring (UK Parliament constituency)选区的提名,并成功地在1992年大选当选为该选区的国会议员。

梅杰政府[编辑]

1993年6月,福克斯被任命为内政大臣迈克尔·霍华德国会私人秘书英语Parliamentary Private Secretary。其后,在1994年7月,他被委任为一名政府助理党鞭。在1995年11月小规模的政府改组后,他被任命为财政部主任专员英语Lords Commissioners of the Treasury - 政府高级党鞭。他于1996年至1997年在外交和联邦事务部担任政务次官英语Parliamentary Under-Secretary of State

1996年,他在斯里兰卡推行了一项名为“福克斯和平计划英语Peacebuilding”的协议,该计划是在钱德里卡·班达拉奈克·库马拉通加的人民联盟和反对派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统一国民党之间进行的,目的是结束种族战争英语Ethnic conflict。2001年,伦敦大学中亚和南亚史教授乔纳森·古德汉德写道:“然而,自那以后几乎没有发生大规模冲突,表明各方对于和平有相当的诚意。”[12]

反对党[编辑]

影子内阁[编辑]

1997年6月,福克斯被任命为反对党前座的宪制事务发言人,并于1998年加入影子内阁,担任宪制事务的主要发言人。在1999年和2003年之间,他是影子卫生大臣。[13]

影子国防大臣福克斯

2003年保守党领袖伊恩·邓肯·史密斯不信任动议而被保守党国会议员罢免后,福克斯成为迈克尔·霍华德竞选保守党领袖运动的竞选经理英语Campaign manager[14]福克斯在迈克尔·霍华德于2003年11月晋升为党的领袖之后成为党的共同主席[15]2005年大选之后,他在影子内阁中晋升为影子外交大臣,尽管有看守的性质。2005年12月7日,他被新任反对党领袖戴维·卡梅伦任命为影子国防大臣。[13]

竞选保守党领袖[编辑]

2005年[编辑]

2005年9月,福克斯宣布他将竞选保守党领袖英语Conservative Party (UK) leadership election, 2005。他的2005年竞选领袖运动的主题基于“破碎社会”,他说保守主义者可以通过强调婚姻和改革福利国家英语Welfare reform来解决这一问题。2005年10月18日的第一轮投票中,他得票42张,得以进入下一轮。[16]第二轮投票中,他以51票负于戴维·戴维斯的57票和戴维·卡梅伦的90票而出局,卡梅伦赢得选举后,任命福克斯为影子国防大臣。

2016年[编辑]

2016年6月,支持脱欧的福克斯在伦敦广播公司英语LBC的节目上说,如果首相卡梅伦在脱欧公投后辞职,自己将出马参选党领袖。[17][18]在宣布候选人资格期间,他说英国应在2016年年底之前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这样英国可以在2019年之前离开欧盟,将2019年1月1日规定为英国应该离开的日期。[19][20]并表示他不允许将人口自由流动视为与欧盟的任何替代性贸易安排的一部分。[18][21]他承诺增加国防开支,说他特别想看到“海军的规模和的网络战能力的增加”。[19]他还承诺废除2号高铁,花费550亿英镑用于区域火车线路项目,减少税收,削减福利开支,创建一个新的“贸易和外交事务”部,并审查援助预算。[22][23]福克斯在第一轮投票中即被淘汰,得票16张。[24]

国防大臣[编辑]

2010年福克斯与美国防长罗伯特·盖茨会面

2010年5月12日,福克斯被任命为卡梅伦内阁国防大臣,上任后的第一个周末就与外交大臣威廉·黑格国际发展大臣英语Secretary of State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安德鲁·米切尔飞赴阿富汗视察军队。

2010年7月,他说,公共财政缺乏资金的可怕状态意味着英国军队不再能够应对每一种可能的危险。他说,最直观的改变是,英国必须放弃一个或多个一直拥有,同时在北约等集体安全条约框架下作出贡献的能力。“我们国家没有钱来保护自己应对每一个潜在的未来威胁,”他说。“我们必须看看真正的风险将来自哪里,真正的威胁将来自哪里,我们需要有选择性地处理。俄罗斯人不会马上席卷东欧平原,”他补充说。福克斯承认正在评估维持25000名驻德英军的必要性。国防大臣先前曾经说,他希望在某个时候撤回驻德英军,这将是二战结束以后英国首次撤出德国。[25]

根据一些分析师的说法,国防部(MoD)在未来五年内预算削减高达8%,该部门正在努力解决其已确认的370亿英镑的资金短缺。国防战略和安全评估英语Strategic Defence and Security Review 2010(SDSR)的报告于2010年10月19日公布。2010年9月,在法国巴黎法国国防部长埃尔韦·莫兰英语Hervé Morin举行的英法海军共享航空母舰的可能性的会议上,福克斯说,“我认为分享航空母舰是不现实的,但在其他领域,如战术运输机,我们倒是可以看看我们能做什么。”他补充说:“我不否认,预算问题增加了不确定性。”[26]

2010年福克斯访问五角大楼

2010年9月,福克斯在给首相戴维·卡梅伦的私人信中拒绝支持大幅裁减英军。他说,这将严重损害军队士气。这封信是在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关于国防战略和安全评估(SDSR)会议的前一天晚上写的。福克斯在信中写道:“坦率地说,这个过程看起来越来越不适合作为适当的SDSR(国防战略和安全评估),更像一个‘超级CSR(综合支出审查)’。如果它继续在当前的轨迹运行上,很可能对我们产生严重的政治后果。”福克斯继续说:“我们今天的决定将严重限制当前和未来政府所有的可用选择。我们今天可以进行的军事行动,将来根本无法做到。特别是,英国将处于危险之中。”[27]

2011年2月,福克斯在自己的部门发起了一次清理“膨胀”赤字的行动,因为数据显示国防部前15个主要的大采购项目的预算至少超支了88亿英镑,而且它们延期的时间加起来有32年。其中包括A400M运输机项目,超过预算6.03亿英镑,比计划落后六年。他批评了在国防部和工业界中所谓的“基于成本估算不足和不切实际的时间表的潜规则”。“国防部中的这些做法在私营部门根本不能容忍,它们在国防部也将不再被容忍。”需要一个“政府和行业之间的新的、坦率和诚实的关系”,福克斯表示这种变化必将来临。[28]

2011年3月,福克斯反对武装部队裁员11000人的决定,坚持最近从阿富汗返回的人员不会被解雇。卡梅伦首相最后确定将削减5000人,原计划削减的皇家海军的3300人和皇家空军的2700人将留任。国防战略和安全评估制定了总计减少武装部队人数17000人的计划。其中的一部分将永久性削减。国防部官员说,11000名工作人员仍然面临强制或自愿的裁撤。福克斯说,必须让公职人员“充分意识到可选择的出路和时间上的范围”。他说:“这意味着需要为自己及其家人制定一个时间表。” “为了方便政府,改变该时间表是完全错误的。”[29]

2011年利比亚内战,福克斯警告说,利比亚可能最终分裂成两个国家,因为穆阿迈尔·卡扎菲散尽了他武库的全部武器,派遣战机和地面部队在全国各地攻击叛乱分子。“我们看到卡扎菲的部队只能控制以的黎波里为中心的地区,”福克斯说。 “那个国家事实上已经分裂。”[30]

2011年5月,福克斯反对大幅增加英国的国际援助预算的计划,直接挑战了卡梅伦的权威。福克斯在给首相的一封被泄露的信中说,他不能接受将国际发展预算增加到国内生产总值0.7%的计划。在去年的保守党竞选宣言中所作的国际援助承诺,是卡梅伦改变保守党形象的计划的核心。福克斯的行为赢得了保守党内右翼的支持,他们中的许多人在2005年与卡梅伦争夺党的领导权时投票支持福克斯。“我不能支持当前形式的提案,”福克斯告诉首相。他建议,国际发展资金应转用于国防开支,即便违反援助的承诺,也只会释放更多的公共资金用于“其他国内活动或计划,而不是国际援助”。

这是第二封透漏重大信息的泄密信。去年,《每日电讯报》得到一封信,其中国防大臣警告首相,“严厉”削减国防预算可能削弱武装部队。连续两封国防大臣的信被泄露,让首相的盟友和幕僚们怀疑这是国防大臣在有意破坏首相的权威以谋求有朝一日再挑战党领袖大位。2005年福克斯曾在党领袖选举中负于卡梅伦和戴维·戴维斯[31]


在被第一海务大臣兼海军参谋长马克·斯坦霍普英语Mark Stanhope空中打击司令部英语RAF Air Command司令西蒙`布莱恩特英语Simon Bryant (RAF officer)负面评论后,福克斯说两位将军的话正在给卡扎菲政权鼓气。他还警告说,军队的高级将领面临裁员,因为政府希望减少官僚主义,削减“将星”。《每日电讯报》了解到,裁员将包括500名星级军官,相当于陆军准将及以上职级。福克斯说:“在讨论任务的可持续性时,我们必须非常小心,我们这些拥有国防权力的人。人民的生命受到威胁,他们只能逃出利比亚。”前第一国防副参谋长桑迪·伍德沃德英语Sandy Woodward海军上将,暗示福克斯试图把“自己的失败”怪罪到军事主管头上。他说:“当然,军种主管不应该在国防部外面公开自己的见解,但是当政客们明显错误时,军官们没有别的选择。”[32]

莱文报告[编辑]

2011年6月27日福克斯宣布,国防安全战略委员会委员莱文男爵完成了关于国防部改革的报告,[33]并建议削减高级军官的人数,这可能导致国防部的大臣级职位被削减。陆军、海军和空军将由一名主管负责。而此前,每个军种有两个指挥官,一个负责战略,另一个负责日常操作。这次改革也将理顺军事作战行动的命令链英语Command hierarchy。三个军种的主管也将从富有权力的国防委员会英语Defence Council of the United Kingdom中被剔除。时任军官之首、国防参谋长戴维·理查兹英语David Richards, Baron Richards of Herstmonceux将代替他们。一个由国防大臣选择的非执行主管(高级公务员)主持的独立委员会将负责三军军衔的授予。国防部预计到2012年将解雇8000名公务员。高级指挥官将更多地控制他们的预算和内部任命。[34]报告还建议成立一个联合作战司令部英语Joint Forces Command同时国防部的高级职员能在任更长时间,至少不短于两年。莱文说,“在整个国防组织中,财务问题和可购性需求不被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他说,国防部弥漫着的“缺乏信任”导致了决策层倾向于微观管理,而各军种则是为自己而不是为整体考虑。这导致了“过度复杂的倾向……和一种重造轮子(多此一举)的文化”。报告还建议应加强国防参谋长的作用,使“他一个人负责代表整个军方的声音”。莱文说,新的国防委员会“应该是不负责具体管理事项的主要决策机构”,并应每年举行至少10次会议。它将有九名成员,但只有一名来自军方,即国防参谋长。[35]

国防和安全观点[编辑]

福克斯在查塔姆研究所

在2010年10月19日下议院的关于武装部队未来的演讲中,卡梅伦实行提出削减计划:具体为7000个英国陆军工作岗位; 5000个英国皇家海军职位;5000个皇家空军岗位;和国防部的25000个文职岗作。在设备方面,英国皇家空军将失去猎谜MRA4巡逻机系统英语BAE Systems Nimrod MRA4,全部鹞式战斗机将被报废,基地将被转交给陆军。陆军的坦克和重型火炮数量减少40%,驻在德国的一半士兵将在2015年返回英国,其余的将于2030年回到英国并驻在前皇家空军的基地。海军将其驱逐舰和护卫舰的数量削减到19-23艘(通过裁撤22型护卫舰),并将以更便宜的31型护卫舰代替它们,而不是较昂贵的26型巡防舰。海军也将受到鹞式战斗机退役的影响。总体而言,国防预算将削减8%,但卡梅伦坚持认为英国将继续达到北约的目标,也就是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用于国防开支。[36]在这次演讲中,卡梅伦宣布了一项国家网络安全计划,花费5亿英镑,“修复网络基础设施方面的缺陷”,同时更多的注意力将放在处理像基地组织和持不同政见的爱尔兰共和军这样的恐怖分子上,他说政府将“继续支持我们世界顶级的情报机构”。到2015年,陆军数量将降至95500人,比现在减少7000人 - 但地面部队将在未来的作战中继续发挥重要的作用。[36]

辞职[编辑]

2011年10月14日,福克斯辞任国防大臣,因为允许其朋友亚当·威里蒂英语Adam Werritty参加国防会议的行为违反了相关法规。[37]

国际贸易大臣[编辑]

2016年7月,特雷莎·梅成为首相后,福克斯被任命为国际贸易大臣。福克斯将帮助确保英国脱欧之后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协议。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利亚姆·福克斯说,触发英国与欧盟谈判的最佳时机是2017年初,这样在2020年大选之前可以完成交易。福克斯还说,他希望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而不是欧盟关税联盟英语European Union Customs Union的一部分,他说这可能会限制英国与其他贸易伙伴谈判减低关税的能力。[38]

在2016年9月的国际贸易演讲中,福克斯暗示英国的出口水平降低是商人因为过去的成功而变得“懒惰和肥胖”的结果,认为出口是商人忽视的“分内之事”,因为“它可能太难或太浪费时间,或者因为他们不能在星期五下午打高尔夫球”。[39]

政治立场[编辑]

国际政治和安全[编辑]

巴林[编辑]

2013年3月,福克斯是巴林会议的主要与会人之一,旨在将西方意见传达到巴林政府与阿拉伯之春的斗争中。[40]福克斯是参加巴林国际研讨会的“关键人物”名单中唯一的英国人。两年间,60多人死于抗议活动,13名民权示威者被判处10年监禁。

伊拉克[编辑]

File:Liam iraq.jpg
2008年9月,福克斯访问伊拉克巴士拉

他投票赞成2003年入侵伊拉克。作为影子国防大臣,他支持政府派驻军队进入伊拉克的立场,直到安全局势允许撤出部队为止,但是批评政府对战后局势的规划和战争早期英军缺乏装备的问题。[41]他支持美国增兵的想法,并认为它是成功的。[42]在影子国防大臣任内,他多次访问了伊拉克。[43]2014年8月,福克斯认为英国应该开始在伊拉克北部轰炸伊斯兰极端分子[44]次月这成为政府的政策。[45]

阿富汗[编辑]

福克斯一直是阿富汗战争 (2001年)和英国驻军阿富汗的支持者。他一直批评一些欧洲北约伙伴,他认为这些伙伴对阿富汗南部和东部较为危险的地方的局势没有作出足够的贡献。成为影子国防大臣后,他曾五次访问阿富汗。2010年7月,福克斯说,从阿富汗提前撤出联军部队将面临阿富汗重新内战的危险,并为世界各地的圣战者注入“一针强心剂”。与首相卡梅伦的形象立场鲜明对比的是,卡梅伦承诺在2015年前撤出所有英国军队,福克斯说,英国如果在“工作完成之前”离开,就会背叛那些牺牲的士兵。他补充说,英国军队将是最后离开阿富汗的国家,因为他们驻扎在赫尔曼德,这个国家最危险的省份之一。他说,“如果我们过早离开,不铲除叛乱危险,增加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的能力,我们就可以看到跨国恐怖分子返回阿富汗……我们不仅会冒阿富汗内战的风险,造成安全真空,而且我们还有可能使不可想象的区域甚至可能造成拥核的巴基斯坦陷入动乱。”[46]

福克斯与斯图尔特·皮奇英语Stuart Peach空军上将在阿富汗

福克斯任国防大臣后说,阿富汗赫尔曼德省Sangin地区的英国军队将被美军取代。英国在该地区遭受了最严重的损失,自2001年以来有99人死亡。约有1000名皇家海军陆战队士兵将于2010年年底离开并重新部署到赫尔曼德中部。福克斯告诉英国议员们英国部队在桑吉取得了“良好的进步”,但这一调动将使英国能够在赫尔曼德繁忙的中央地带获得“更多的人力和更大的关注”,离开该省由美军驻扎的北部和南部。“结果将是赫尔曼德主要人口密集地区都有联军的驻扎,美国在北部和南部,以及由英国领导的特遣部队与我们杰出的丹麦和爱沙尼亚盟军,驻在中央人口带。”他这样告诉下议院。[47]

2010年7月19日福克斯说,四年内,阿富汗军队和警察应该对安全负责,使英国军队只作为军事教练。这个日期比卡梅伦当月提出的截止日期提前一年,他说他希望到2015年部队撤出。福克斯说:“我们的目标一直是成功地执行任务,任务总是说,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将能够在2014年之前处理自己的安全。我们认识到,在培训和提高这些部队的质量方面还有待进一步努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在那个日期之后英国军队还会留下训练部队。但我们已经非常清楚,这不会是战斗部队。”[48]

伊朗[编辑]

他多次就伊朗的核野心发表谈话,并认为所有选择,包括使用军事力量,都必须在考虑范围之内。他反对有核武器能力的伊朗。他曾于2007年7月访问伊朗。2011年2月,福克斯警告国会,伊朗可以在2010年前拥有核能力。然而在2013年,福克斯认为对伊朗的经济制裁英语Sanctions against Iran是“远不够的”。[49]

北约[编辑]

File:Liam afghan.JPG
2009年7月,福克斯在阿富汗喀布尔会见驻阿富汗国际维和部队司令兼驻阿富汗美军司令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上将

福克斯是强硬的大西洋主义者。他认为,北约是英国和欧洲国防的基石,北约必须优先于欧盟,包括在与欧洲大陆防御有关的一切事项上有首先拒绝的权利。他一直批评北约内部的共同供资机制,并呼吁建立一个系统,使北约成员国能够在北约领导的军事行动中更加合理地分摊负担。

欧盟[编辑]

他被认为是坚定的欧洲怀疑主义者,反对欧洲国防一体化以及欧洲政治一体化。他反对欧盟委员会在国防政策上的任何角色。他认为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与北约的职能重复,而且吸收了珍贵的资源。他特别反对《里斯本条约》中的防卫规定。他是保守党内的欧洲怀疑小组“保守不列颠”的副主席。

以色列[编辑]

福克斯是以色列的支持者,并且是以色列保守党之友的成员。2006年,他说:“以色列的敌人是我们的敌人,这是一场我们大家站在一起的战斗,或者我们都会分裂。”《犹太纪事报英语The Jewish Chronicle》在称福克斯是政府中“最支持以色列的”。2009年1月,他提到以色列,他还说,“英国对任何盟友的支持从来是尽职尽责的,国际法和价值观必须始终遵守。2011年5月,福克斯在以色列“我们相信以色列”事件中说,以色列定居点“是非法的,是和平的障碍”。[50][51]

双边防务合作[编辑]

福克斯认为,与主要战略伙伴建立双边防务关系符合英国的国家利益。福克斯提到了美国、法国、挪威、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海湾国家[52][53]

英美特殊关系[编辑]

福克斯与纽约市长鲁道夫·朱利安尼和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

他坚信英国和美国之间的特殊关系。他是“大西洋桥英语The Atlantic Bridge”的创始成员和英方董事,大西洋桥是一个英国的慈善机构,旨在保护和促进特殊关系。大西洋桥在2011年10月被关闭后被告知其活动与“促进政治政策与保守党密切相关”。尽管保守党共和党之间的关系在伊拉克战争中被破坏了五年,福克斯仍然能够与布什政府保持良好的关系。他率领英国保守党代表团参加2008年美国共和党大会。[54]

叙利亚[编辑]

福克斯对国会投票不对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采取军事行动感到失望。福克斯批评卡梅伦的辩论策略和表现,并说“没有必要征求国会批准任何军事行动,因为宪法规定此权威属于政府。”他后来认为,叙利亚内战没有满意的答案,应该考虑阿萨德政府存在的前景。福克斯认为,在伊拉克对伊黎伊斯兰国的轰炸应扩大到叙利亚,应通过军事干预在叙利亚设立安全避难所。[55][56]

英国国内政治议题[编辑]

极刑和流产[编辑]

他反对极刑。[57]

福克斯批评堕胎,并要求对英国《堕胎法》进行“巨大限制,如果不废除”。在接受《摩根普拉特尔英语Amanda Platell》节目的采访时,福克斯详细阐述了这些观点,指出他“愿意看到[堕胎极限]下降到20周以下;我想我们的限制应该在12或14周,更类似于一些欧洲国家。”

他继续说,“每年实际中止18万未出生的孩子的社会是一个需要问自己很多问题的社会,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简单的个人信念问题。它说,‘你应该不杀’,它没有说,你别杀,除非国会说没关系。出于同样的原因,我反对死刑。但是,我承认,如果大多数人决定这是他们认为可以接受的事情,我就必须忍受。但我不会就此收手,我不会假装我的观点是为了政治方便的缘故,我会一直坚守这个观点。”[58]

军队福利[编辑]

福克斯多次声称军队契约英语Military Covenant被打破,英国武装部队被要求做了与他们得到的相比太多的事。时任保守党领袖戴维·卡梅伦建立了由前记者兼间谍弗雷德里克·福赛斯英语Frederick Forsyth为首的军队契约|委员会,目的是在未来的保守党政府下找到改善现役军人、退伍军人及其家属的福利的方法。福克斯对军人的精神健康问题特别感兴趣,并批评戈登·布朗的工党政府未能充分解决这个问题。[59]

核威慑[编辑]

福克斯认为,英国应该保持其基于三叉戟系统的持续海上、独立、海底的战略核威慑。[60]

国防采购[编辑]

福克斯承诺在国防部重组国防采购过程。他还指出,在保守党政府之下,看到英国在全球国防出口中所占份额增加是一个政策问题。[61]

同性婚姻[编辑]

2013年2月5日,利亚姆·福克斯在英国引入同性婚姻《同性伴侣婚姻法案英语Marriage (Same Sex Couples) Act 2013》二​​读中投票反对。他对LGBT社区重要性问题上的立场被民调机构Stonewall(石墙)评分为21分。[62]

出版自由[编辑]

2013年10月,福克斯呼吁《卫报》对2013年大规模监控披露英语Global surveillance disclosures (2013–present)案件提出起诉。2015年1月,福克斯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详细介绍了他对爱德华·斯诺登的看法和批评。他说:“我们不断保护我们的社会免受各种威胁,特别是有组织犯罪,恋童癖和恐怖主义。为了使我们的情报机构有效运作,并保护我们免受这些威胁,他们需要能够秘密地做事情,秘密的公开披露将损害我们的国家利益。当爱德华·斯诺登窃取文件,大约58000份来自政府通信总部,在过去十多年来在防止英国的恐怖主义暴行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的文件,并把他带到中国和俄罗斯。这不是自由战斗。我们应该以叛国来称呼之。那些帮助斯诺登的人必须对他们的行为负责。”[63]

国民医疗服务[编辑]

2014年1月,福克斯表示,国民医疗服务的封闭融资应该结束,说“在过去十年中,[开支]的增加是惊人的,但我们的许多健康指标落后于其他国家,特别是中风结果或许多癌症结果。”[64]

苏格兰[编辑]

苏格兰独立公投之前,他发表了一份演讲,阐明苏格兰应该继续留在联合王国的原因。他还在媒体上表达了对苏格兰独立的关注,敦促外国干预。[65]

丑闻[编辑]

开支[编辑]

2010年3月,福克斯对前大法官部常任秘书托马斯·莱格英语Thomas Legg爵士的决定提出上诉,决定要求福克斯赔付过去报销的22476英镑的按揭利息。[66]福克斯立即赔付了这笔钱,然后提出了上诉。福克斯的上诉被拒绝,该决定由前高等法院法官保罗·肯尼迪先生维持。[67]福克斯说,他决定重新安排他的第二个家的装修费用,并声称他赔偿了比原价更高的赔款,因为他可以直接向纳税人公开装饰费。在他的回应中,保罗·肯尼迪爵士说:“你要求根据现行规则是不可追回的。我完全同意,像许多其他人一样,如果费用局拒绝了您对抵押权益的报销,您可以提出其他报销,并且你可能已经花了你在选区的家提出的一些抵押贷款,但证据不准确,而我的职权范围只允许我干预,如果我发现在你个人的案件中有特殊原因,表明要求赔付,不论是在所有还是在建议的水平是不公平和公平的。”[66]福克斯成为时任影子内阁中赔付金额最大的人。[5]

据2009年6月的报道,福克斯在过去四年里为他的手机报销了超过19000英镑的费用。福克斯解释说是由于作为影子国防大臣的正常海外访问,他说他正在寻找一个更便宜的国际漫游。[68]

2012年10月,下议院议长阻止了数据的公布,显示哪些议员为了经济利益向其他议员出租他们的住宅。然而,在《每日电讯报》上刊登了对议会记录的研究。[69]研究表明,利亚姆·福克斯从他的伦敦家收取租金收入,同时用公款报销另一个住所的按揭。

在2013年10月,福克斯再次被曝,文件显示他一年前为一次100米车程报销了3便士。2012-13年间他一共报销了15笔不足一英镑的车费,其中最大的一笔为44便士。他告诉星期日人民报英语The Sunday People:“这不是我做的,是我办公室的人。但是他们全都遵照出行距离的规则。”[70]

违反国会规则[编辑]

2010年3月,福克斯承认两次违反国会规则通过斯里兰卡政府出资访问斯里兰卡,但没有在规定的30天内到国会议员的财务权益登记册英语Parliamentary Commissioner for Standards上登记,并没有向部长们说明向斯里兰卡提供了多少英国援助。事实上,福克斯已经宣布斯里兰卡政府报销所有旅费。[71]然而,他在2007年11月的一次访问晚了两个月。福克斯将这个错误归咎于“人员配置的变化”。.[72]在BBC文章中提到的斯里兰卡五次访问中,有三次是由斯里兰卡政府全额报销的。斯里兰卡政府没有全额报销的款项由斯里兰卡发展信托基金支付。[71]

尽管他的访问由斯里兰卡政府报销,而且与斯国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的关系密切,福克斯还是声明他一直在为“种族鸿沟的所有方面”工作:“我参与了促进斯里兰卡和平与和解的努力,涉及种族鸿沟的所有方面,因为我是1997年的外交部政务次官。在我最近的访问中,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言,概述了我在那里的原因。 2007年11月的访问延期是因为年终审计中人力资源职责的变化,这一点我也强调了。我在第一时间通知了有关人员,注册信息也相应的更新了。所有访问均已在议员利益登记册上充分公布,因此是为公众所知及完全合法的。然而,我确实认识到,在2008年被人提到这个问题时,我应该注意到其中的利益冲突,并应该写信给注册服务官,以表明这一点。”[73]

朋友亚当·威里蒂[编辑]

2011年10月,福克斯与一个亲密的朋友亚当·威里特的关系吸引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最终导致福克斯辞职。威里特比福克斯小17岁,在福克斯的婚礼上是伴郎,免费住在福克斯的公寓里,并参与了他的生意和保守的大西洋主义智库“大西洋桥”。福克斯任国防大臣期间,威里蒂多次在国防部拜会了福克斯,陪同福克斯参加了许多公务外访,参加了福克斯与外国政要的一些会见,并使用近似官方的名片,他说他是福克斯的顾问,[74]尽管没有正式的政府职位或安全检查。[75]媒体提出了有关福克斯允许这种情况的疑问、这两人关系的性质、以及威里蒂的收入来源的问题。

作为回应,福克斯最初要求国防部常务次官厄休拉·布伦南英语Ursula Brennan调查自己与威里蒂的关系。一些会议涉及福克斯自己、威里蒂、马修·古尔德(在他是前英国驻以色列大使),[76][77][78][79]在某些情况下还有工党籍前外交部副大臣丹尼斯·麦克哈尼英语Denis MacShane。英国外交部回答说:“外交部完全相信马修·古尔德在任何时候都采取了适当的行动,在任何阶段,他都不会独立行动,或违背政府的政策。”[80][81]

2011年10月9日星期日,在布伦南向首相汇报调查结果的初步报告之前,福克斯发表了一个声明,对威里蒂的行为公开道歉,否认错误,但承认错误的判断让他的专业素质和个人的忠诚受到打击。[82]随后调查被升级,福克斯在内阁秘书公布完整报告之前辞职。[37][83]

国防部在2011年10月10日[84]下午7点之后公布了福克斯会议[85] 的所有完整清单,并揭示了威里蒂在福克斯任职期间有70次参与(57%)。在2005年6月,福克斯用公款,为亚当·威里蒂报销。[86]

私生活[编辑]

2005年6月他正式承认与长期交往的格拉斯哥大学校友、罗伊城堡肺癌基金会英语Roy Castle Lung Cancer Foundation医生Jesme Baird的订婚,他们于2005年12月17日在国会对面的圣玛格丽特教堂结婚。[87]

个人财富[编辑]

福克斯是医疗教育公司Arrest Ltd的注册股东,于2010年辞职。他个人财富估计有100万英镑。福克斯接受了商人乔恩·莫尔顿英语Jon Moultonv的5万英镑捐款,后者的投资公司Better Capital后来又加入了一个航空航天金属制造细节供应商,包括军用和民用飞机的组件的Gardner航空航天公司,这可能使福克斯产生利益冲突,但福克斯和莫尔顿都没有违反有关捐赠的任何规则。[88]

著作[编辑]

2013年9月福克斯出版了名为《潮起:面对新时代的挑战》的384页的书,他警告说,世界上许多机构都没有能力应对21世纪的经济和安全威胁。[89][90]

头衔[编辑]

  • 利亚姆·福克斯 (1961 – 1983)
  • 利亚姆·福克斯 医生 (1983 – 1992)
  • 利亚姆·福克斯 医生 国会议员 (1992 – 2010)
  • 尊敬的利亚姆·福克斯 医生 阁下 国会议员 (2010–)

注释[编辑]

a. ^ 格雷格·克拉克被错误的从賈偉德处一并接任了商务、能源及产业战略大臣,贸易委员会主席这两个职务,19日枢密院正式任命时,改正了这个错误,福克斯被明确为贸委会主席。[91][92]

參考文獻[编辑]

  1. ^ UK Polling Report [英国投票报告]. UK Polling Report. [30 June 2016]. 
  2. ^ Liam Fox is back in government just five years after resigning in disgrace [离开政府五年后,利亚姆·福克斯回归]. 14 July 2016 [14 July 2016] (British English). 
  3. ^ Rt Hon Dr Liam Fox MP [尊敬的利亚姆·福克斯博士阁下 国会议员]. 英国保守党. 31 October 2011 [14 November 2011]. 
  4. ^ 新聞背景:英國聯合政府主要內閣成員. BBC. 2010年5月12日 [2011-10-09]. 
  5. ^ 5.0 5.1 Prince, Rosa. MPs' expenses: Liam Fox becomes highest shadow cabinet repayer [议员开支:利亚姆·福克斯成为影子内阁最高者].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17 March 2010 [20 March 2010]. 
  6. ^ Liam Fox resigns as defence secretary [国防大臣福克斯辞任]. BBC News. 14 October 2011 [14 October 2011]. 
  7. ^ Michael Gove and Theresa May head five-way Conservative race [迈克尔·戈夫和特蕾莎·梅领跑保守党领袖选]. BBC. 30 June 2016 [30 June 2016]. 
  8. ^ The sad fall of Console [悲秋的慰藉]. The Irish Catholic. 7 July 2016 [22 July 2016]. 
  9. ^ Deacon, Carol. North Somerset MP Liam Fox says the 'big society' is local people who support our armed forces [北萨默塞特议员利亚姆·福克斯说,“大社会”是支持我们军队的当地人]. Nailsea People. 6 October 2010: (paragraph 5) [15 September 2011]. 
  10. ^ BBC News Article [BBC新闻文章]. BBC News. 26 January 2011 [26 January 2011]. 
  11. ^ Revealed: Tory MP's 'homophobic' past [揭示:保守党议员的“同性恋”过去]. The Herald. Glasgow. 8 March 2008 [14 November 2011]. 
  12. ^ Goodhand, Jonathan. Aid, Conflict and Peace Building in Sri Lanka [斯里兰卡的援助、冲突和和平建设] (PDF). The Conflict, Security and Development Group. July 2001 [13 July 2016]. 
  13. ^ 13.0 13.1 Liam Fox [利亚姆·福克斯]. Conservative Party. [24 October 2015]. 
  14. ^ Howard launches Tory leadership bid [霍华德开展保守党领袖竞选活动]. BBC. [24 October 2015]. 
  15. ^ Liam Fox [利亚姆·福克斯]. North Somerset Conservatives. [24 October 2015]. 
  16. ^ Fox says he has 'great momentum' [福克斯说他有“很大动力”]. BBC News. 18 October 2005 [26 June 2008]. 
  17. ^ Liam Fox: Meet the Conservative Party leadership candidate [利亚姆·福克斯:保守党领袖候选人]. The Telegraph. 4 July 2016 [4 July 2016]. 
  18. ^ 18.0 18.1 Reuters. British PM candidate Liam Fox says no place for free movement in trade deal [英国首相候选人利亚姆·福克斯说,贸易协议中没有自由流动的地方]. The Financial Express. 4 July 2016 [4 July 2016]. 
  19. ^ 19.0 19.1 Mann, Sebastian. Brexit could actually happen on January 1, 2019 [脱欧的实际日期应在2019年1月1日]. Evening Standard. 3 July 2016 [4 July 2016]. 
  20. ^ Tory leadership: Liam Fox backs EU exit by 2019 [保守党领袖选举:福克斯支持在2019年脱欧]. BBC News. 4 July 2016 [4 July 2016]. 
  21. ^ Daly, Patrick. Liam Fox MP: 'I will be Prime Minister for the West Country' [福克斯:我将成为一位来自西部诸郡的首相]. Bristol Post. 30 June 2016 [4 July 2016]. 
  22. ^ Watts, Joseph. Liam Fox will 'scrap HS2' if he becomes PM [如果成为首相,福克斯会废止2号高铁]. Evening Standard. 4 July 2016 [4 July 2016]. 
  23. ^ Ross, Tim. Britain is safe with me, says Liam Fox as he pledges to boost defence spending if he becomes the next Prime Minister [我会给英国带来安全,福克斯说如果他成为首相,将增加国防开支]. The Telegraph. 2 July 2016 [4 July 2016]. 
  24. ^ Tory leadership: Theresa May tops first vote but Liam Fox out [保守党领袖选:特蕾莎·梅领跑,福克斯出局]. BBC. 5 July 2016 [5 July 2016]. 
  25. ^ Harding, Thomas. Britain no longer has the cash to defend itself from every threat, says Liam Fox [英国不再有钱来保护自己免受所有威胁,福克斯说]. The Daily Telegraph. 22 July 2010 [14 November 2011]. 
  26. ^ Wilson, Amy. UK and France won't share aircraft carriers, says Defence Secretary Liam Fox [国防大臣说,英法没法共享航空母舰]. The Daily Telegraph. 3 September 2010 [14 November 2011]. 
  27. ^ Defence cuts: Liam Fox's leaked letter in full [削减国防开支:福克斯的泄露的信件]. The Daily Telegraph. 28 September 2010 [14 November 2011]. 
  28. ^ Whitehead, Tom. Fox to crack down on military overspends [福克斯打击军事超支]. The Daily Telegraph. 20 February 2011 [14 November 2011]. 
  29. ^ Liam Fox: armed forces job losses will be a painful process [利亚姆·福克斯:裁军将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The Daily Telegraph. 2 March 2011 [14 November 2011]. 
  30. ^ Blomfield, Adrian. Libya could split, says Liam Fox, as regime hits rebels hard [利亚姆·福克斯说,利比亚可能会分裂,因为现政权很难击败反叛分子]. The Daily Telegraph. 6 March 2011 [14 November 2011]. 
  31. ^ Kirkup, James. Liam Fox attacks David Cameron over pledge to raise aid budget [福克斯在过度承诺提高援助预算问题上攻击卡梅伦]. The Daily Telegraph. 17 May 2011 [14 November 2011]. 
  32. ^ Harding, Thomas. Outspoken Forces chiefs risk lives, warns Liam Fox [福克斯警告:直言不讳的高级军官冒风险]. The Daily Telegraph. 27 June 2011 [14 November 2011]. 
  33. ^ Kirkup, James. MoD is bureaucratic, bloated and indecisive, warns report [国防部是官僚主义、臃肿和犹豫不决的,报告警告]. The Daily Telegraph. 27 June 2011 [14 November 2011]. 
  34. ^ Hopkins, Nick. Liam Fox backs plan to cut swath through armed forces' top ranks [利亚姆·福克斯计划削减军方高层职位]. The Guardian. 27 June 2011 [14 November 2011]. 
  35. ^ Hopkins, Nick. MoD and armed forces shakeup – in detail [国防部和武装部队颤动 - 详细]. The Guardian. 27 June 2011 [14 November 2011]. 
  36. ^ 36.0 36.1 Bloxham, Andy. Defence review: David Cameron says 42,000 jobs to go [国防评论:戴维·卡梅伦说要裁减42000个工作]. The Daily Telegraph. 19 October 2010 [14 November 2011]. 
  37. ^ 37.0 37.1 Liam Fox quits as defence secretary [福克斯辞职]. BBC. 14 October 2011 [14 November 2011]. 
  38. ^ http://uk.reuters.com/article/uk-britain-eu-fox-idUKKCN10612L
  39. ^ Britain 'too lazy and fat', says Trade Secretary Liam Fox [英国“太懒惰和胖”,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说]. BBC. 10 September 2016 [10 September 2016]. 
  40. ^ McSmith, Andy. Liam Fox faces questions over pro-regime Bahrain summit [利亚姆·福克斯面临亲巴林现政权首脑的问题]. The Independent. 28 March 2013 [30 June 2016]. 
  41. ^ Fox, Dr Liam. House of Commons Opposition Day debate on Defence [下院国防辩论的反对日]. 1 March 2010 [24 March 2010]. 
  42. ^ Fox, Dr Liam. No more British troops without a fair deal [没有更多的英国军队也没有公平交易].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6 March 2009 [24 March 2010]. 
  43. ^ MP strolls around downtown Basra [议员漫步在巴士拉市中心]. Basra Blog. 25 September 2008 [24 March 2010]. 
  44. ^ Stacey, Kiran. Britain should join bombing of Isis in Iraq, says Liam Fox [福克斯说,英国应该加入对ISIS的军事行动]. Financial Times. 22 August 2014 [6 November 2015]. 
  45. ^ Sparrow, Andrew; Phipps, Claire. UK parliament approves air strikes against Isis in Iraq – as it happened [英国国会批准空袭伊斯兰国]. The Guardian. 26 September 2014 [31 January 2015]. 
  46. ^ Watt, Nicholas. Liam Fox insists army cannot leave Afghanistan until job done [利亚姆·福克斯坚持军队不能离开阿富汗,直到工作完成]. The Guardian. 30 June 2010 [14 November 2011]. 
  47. ^ Beale, Jonathan. UK troops in Afghanistan to pull out of Sangin [英国驻阿富汗部队撤出Sangin]. BBC News. 7 July 2010 [14 November 2011]. 
  48. ^ Farmer, Ben. Liam Fox: troops will leave Afghanistan by 2014 [福克斯:2014年英军撤出阿富汗]. The Daily Telegraph. 19 July 2010 [14 November 2011]. 
  49. ^ Dysch, Marcus. Interview: Liam Fox – Dealing with Iran, Syria and our trivia obsession [福克斯采访:伊朗、叙利亚和琐事]. The Jewish Chronicle. 25 October 2013 [6 November 2015]. 
  50. ^ Frazer, Jenni. We believe in Israel: A new beginning. The Jewish Chronicle. 19 May 2011 [8 June 2011]. 
  51. ^ Freedland, Jonathan. Cheers won't quell the fears. The Jewish Chronicle. 19 May 2011 [8 June 2011]. 
  52. ^ Fox, Dr. Liam,. 'The EU should only act when NATO cannot. 11 February 2010 [4 March 2010]. 
  53. ^ Fox, Dr. Liam,. The Strategic Defence and Security Review: A Conservative View of Defence and Future Challenges. 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 (RUSI). 8 February 2010 [24 March 2010]. 
  54. ^ Baldwin, Tom; Kennedy, Siobhan. Convention fever: MPs fly in hoping to find prescription for success. The Times (London). 22 August 2008 [12 September 2008]. 
  55. ^ Liam Fox: Need to look at 'creation of a safe haven' in Syria [利亚姆·福克斯:需要看看在叙利亚创造“安全港”]. World at One (BBC). 4 September 2015 [6 November 2015]. 
  56. ^ Landale, James. Liam Fox urges air strikes against Islamic State [利亚姆·福克斯敦促对伊斯兰国的空袭]. BBC. 3 September 2014 [6 November 2015]. 
  57. ^ Kite, Melissa. Fox courts religious Right with plea to limit abortion to 12 weeks.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UK). 20 September 2005 [24 March 2010]. 
  58. ^ Kite, Melissa. Fox courts religious Right with plea to limit abortion to 12 weeks.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 September 2005. 
  59. ^ Fox, Dr. Liam,. 'We must defuse timebomb of veterans' mental health' [“我们必须消除退伍军人心理健康的定时炸弹”]. 18 March 2009 [24 March 2010]. 
  60. ^ Fox, Dr. Liam,. The EU should only act when NATO cannot [欧盟只应在北约无法行动时行动]. 11 February 2010 [24 March 2010]. 
  61. ^ Evidence submitted by the UK Working Group on Arms (UKWG) [英国军队工作组(UKWG)提交的证据]. Strategic Export Controls. Parliament. [23 October 2011]. 
  62. ^ Fox's Stonewall 2010 rating [福克斯的2010年石墙评分]. stonewall.org.uk. [9 May 2015]. 
  63. ^ Liam Fox. Let's Call Treason By It's [sic] Real Name [让我们以叛国呼之] (Internet Video). YouTube, Liam Fox. 28 January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16 February 2015). 
  64. ^ Liam Fox calls for end to protection of NHS spending [利亚姆·福克斯呼吁结束对NHS无底洞支出的填补]. BBC News. 2 January 2014 [5 July 2016]. 
  65. ^ Christison, Greg. Liam Fox urges foreign states to help fight Scottish independence bid [利亚姆·福克斯敦促外国帮助打击苏格兰独立运动]. Express. 20 April 2014 [3 September 2014]. 
  66. ^ 66.0 66.1 Siddique, Haroon. 'Liam Fox loses appeal over £22,500 MPs' expenses payback' [福克斯对22500英镑的费用报销的上诉失败]. The Guardian (London). 16 March 2010 [23 March 2010]. 
  67. ^ Senior Tory Liam Fox loses expenses appeal and must repay £20,000 [保守党高级成员福克斯的上诉失败,必须赔付2万英镑]. 16 March 2010 [20 March 2010]. 
  68. ^ Scots tory Liam Fox claims £19,000 mobile phone bill on expenses [苏格兰保守党人利亚姆·福克斯19000美元的手机帐单费用]. 21 June 2009 [23 March 2010]. 
  69. ^ Expenses scandal: 27 MPs let one home and claim for another [开支丑闻:27个国会议员让报销第二个家]. The Telegraph. [30 June 2016]. 
  70. ^ Liam Fox MP claims 3p for 100m car trip, documents show [利亚姆·福克斯议员报销3便士为100米车程,文件显示]. 6 October 2013 [6 October 2013]. 
  71. ^ 71.0 71.1 'The Register of Members' Financial Interests'. March 2010 [24 March 2010]. 
  72. ^ BBC MPs' foreign visit rules breached 22 March 2010
  73. ^ Liam Fox MP: Foreign trips and rule breaches. BBC News. 22 March 2010 [12 May 2015]. 
  74. ^ http://blogs.journalism.co.uk//wp-content/uploads/2011/10/werrity-mail-011.jpg
  75. ^ Kirkup, James. Liam Fox: Adam Werritty inquiry to include business links of 'close friend' [福克斯:亚当·威里蒂查询包括“亲密朋友”的商业链接].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11 October 2011. A full list of Dr Fox’s contacts – published by the Government – showed that despite having no security clearance or official government role, Mr Werritty was allowed to attend high-level meetings at home and abroad. 
  76. ^ Neate, Rupert. Liam Fox faces questions for allowing former flatmate access to MoD [利亚姆·福克斯面临的问题,允许前房客访问国防部]. The Guardian. 4 October 2011 [12 May 2015]. 
  77. ^ Neate, Rupert; 等. 'Adviser' Andrew Werritty ran charity from Liam Fox's office [“顾问”威里蒂从福克斯的办公室运营慈善事业]. The Guardian. 7 October 2011 [12 May 2015]. 
  78. ^ Liam Fox's ties to best man Adam Werritty under scrutiny [利亚姆·福克斯与伴郎亚当·威里蒂的关系正在审查]. BBC News. 7 October 2011 [7 October 2011]. 
  79. ^ Neate, Rupert. Liam Fox had already been warned over Adam Werritty links [利亚姆·福克斯已经因与威里蒂的关系被警告]. The Guardian. 7 October 2011 [12 May 2015]. 
  80. ^ Brady, Brian. Liam Fox, Adam Werritty, and the curious case of Our Man in Tel Aviv [福克斯、威里蒂、特拉维夫的大使的令人好奇的状况]. The Independent. 27 November 2011 [30 June 2016]. 
  81. ^ Ensor, Josie. Adam Werritty 'plotted with Israel' to topple Iran's President Ahmadinejad [威里蒂“与以色列密谋”推翻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 The Telegraph. [30 June 2016]. 
  82. ^ Smith, Norman. Liam Fox sorry over relationship with Adam Werritty [福克斯就他与威里蒂的关系道歉]. BBC. 9 October 2011 [14 November 2011]. 
  83. ^ O'Donnell, Sir Gus. Allegations against Rt Hon Dr Liam Fox MP: Report by the Cabinet Secretary [针对尊敬的福克斯阁下议员的指控:内阁秘书的报告] (Report). Cabinet Office. 18 October 2011 [26 January 2014]. 
  84. ^ Hopkins, Nick; Bowers, Simon. Not just Dubai: Liam Fox met Adam Werritty 18 times around the world | Politics [不只是迪拜:利亚姆·福克斯在世界各地见过亚当·威里蒂18次]. The Guardian. 10 October 2011 [14 November 2011]. 
  85. ^ Full list of meetings between Liam Fox and Adam Werritty | Politics [福克斯和威里蒂之间的会议完整列表]. The Guardian. 10 October 2011 [14 November 2011]. 
  86. ^ Kirkup, James. Defence Secretary Liam Fox used expenses to pay his best man Adam Werritty [国防大臣福克斯使用公款为他的伴郎亚当·威里蒂报销]. The Daily Telegraph. 10 October 2011 [14 November 2011]. 
  87. ^ Liam Fox weds his long-time love [福克斯的爱情长跑]. BBC News. 18 December 2005 [26 June 2008]. 
  88. ^ Elliott, Francis. Liam Fox accepted £50,000 from defence firm donor [利亚姆·福克斯接受了来自防务公司捐赠者的50000英镑]. The Times. 9 February 2010. Paid subscription required
  89. ^ Liam Fox: 'We should shape the world in our own image' [利亚姆·福克斯:“我们应该以我们自己的形象塑造这个世界”]. The Telegraph. [30 June 2016]. 
  90. ^ Fox, Liam. Rising Tides: Facing the Challenges of a New Era [潮起:面对新时代的挑战]. Quercus Publishing. 2013. ISBN 178206740X. 
  91. ^ May, Callum. Minister Greg Clark was briefly given wrong job [大臣格雷格·克拉克被短暂地给错了工作]. BBC News. 22 July 2016 [22 July 2016]. 
  92. ^ Tilbrook, Richard. Business Transacted and Orders Approved at the Privy Council Held by the Queen at Buckingham Palace on 15th July 2016 [程序和名单由女王批准后,认证仪式在白金汉宫举行] (PDF). Privy Council Office. 15 July 2016 [22 July 2016]. 

外部連結[编辑]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国会
前任:
保羅·迪恩英语Paul Dean, Baron Dean of Harptree
英國下議院伍德斯普林議員英语Woodspring (UK Parliament constituency)
1992年2010年
選區取消
新頭銜 英國下議院北薩默塞特議員
2010年
現任
官衔
前任:
艾敬文英语Michael Ancram
影子內閣政制事務發言人英语Shadow Cabinet of William Hague
1998年-1999年
继任:
楊佐義
前任:
衛德康英语Ann Widdecombe
影子內閣衛生大臣英语Shadow Secretary of State for Health
1999年-2003年
继任:
田耀英语Tim Yeo
前任:
艾敬文英语Michael Ancram
影子內閣外交大臣英语Shadow Foreign Secretary
2005年
继任:
夏偉林
影子內閣國防大臣英语Shadow Secretary of State for Defence
2005年-2010年
继任:
艾思和英语Bob Ainsworth
前任:
艾思和英语Bob Ainsworth
國防大臣
2010年-2011年
继任:
夏文達
新頭銜 國際貿易事務大臣英语Secretary of State for International Trade
2016年-
現任
前任:
賈偉德
貿易委員會主席英语President of the Board of Trade
2016年-
政党职务
前任:
文翠珊
保守党主席
2003年-2005年
同期任职:萨奇勋爵英语Maurice Saatchi, Baron Saatchi
继任:
麥浩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