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霓虹燈招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霓虹招牌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香港灣仔春園街「大金龍」

城市霓虹灯招牌(英文:Neon Sign)属于一种特殊的大型氖灯。管內氣體的實際成份為99.5%氖氣及0.5%氣,比純氖氣有較低的運作電壓。霓虹燈(英文:Neon Lighting)是一種內含氣體,通常用於廣告招牌等用途。 “霓虹灯”是半英语音译:“霓虹”发音近似于英语的“neon”(氖)并在汉语裏有彩虹的含义。

歷史[编辑]

原理及步驟[编辑]

在透明玻璃管充滿氖氣組成霓虹光管
製作霓虹燈光管的要點[1]
  1. 師傅首先因應製成品顏色,有需要時選用適當螢光粉塗在玻璃管內;
  2. 之後將玻璃管加熱,屈曲成客人訂製的圖案或文字;
  3. 然後再封好玻璃管的兩端,抽走空氣及加入不同氣體(),使其發出不同顏色的光線。

設計[编辑]

紅色霓虹光管於香港十分常見
2007年的旺角砵蘭街,霓虹燈招牌的位置商户之間通常有互不遮擋的不明文規定
香港油麻地區內最大的霓虹燈招牌[2]
日間的霓虹燈招牌,可清楚看見上面的霓虹光管
招牌上不同的霓虹光管有規律地閃爍

文字勾線[编辑]

文字勾線通常有兩種方法:「單勾」的霓虹光管按照文字筆劃,而「雙勾」以線條勾勒字的外框。

在香港,店舖多以雙勾用於名稱,再用單勾寫上服務內容或英文譯名,中文使用最多的字體分別有隸書[3]行書[4]楷書[5]

框內元素[编辑]

框內除了文字外,空白位置或會加上幾何排列圖案,更可以隨着不同光管的閃動頻率造成動畫。

在香港,橫向書寫的中文字在招牌兩面通常在同一方向開始,即一面「香港茶樓」,另一面則寫作「樓茶港香」,情況類似鏡像。

外框設計[编辑]

招牌的邊界通常設外框[4],形狀各異,而且顏色有別於內框文字以作對比。外框亦未必單純用上直線,像押舖般就有複雜的線條。

在香港,招牌的角落或許會加有相關的圖案[6],如東南亞餐廳選用椰樹圖案為例。如果店舖名稱與動物有關,也會納入設計當中。

安裝位置[编辑]

招牌會因應城市的樓宇設計和街道佈局,選擇出能夠與行人和城市環境之間互動的展示方式。

在香港,在樓宇有三種常見安裝的位置,分別是在建築物上伸延、在建築物外牆以及在店面三大類[7]

城市与霓虹灯[编辑]

霓虹灯在20世纪的广泛应用,也成为了一些城市的特色标志。

香港[编辑]

1960年代的德輔道中,唐樓林立
1990年代的上海街
2008年的上海街
2019年的上海街

背景[编辑]

霓虹燈原本為西方的產物,但香港昔日殖民地的身份使到大眾接觸到這種外來傳入的技術,並將其加入本地的元素[8]

同時香港的地理形勢造就了稠密的市區,高密度的樓宇加上狹窄的街道[9]唐樓綜合用途建築物的「下舖上居」建築結構,讓一個一個的霓虹燈招牌從牆身伸延至馬路,組成有層次的景觀,相比起其他城市較獨特的街道面貌。

文化象徵[编辑]

霓虹燈招牌的街道景觀源於各個商舖不同的招牌設計,而當時政府沒有刻意規管亦無規劃,使商戶可以大小、形狀、高度等任意發揮,跟競爭者爭艷鬥麗[10]

這景觀不但代表香港,尤其經濟起飛年代時被冠以「東方之珠」的稱號[7],後來更引申到數碼龐克的科幻題材,作為一個未來反烏托邦城市的視覺元素。這種蘊含亂中有序的理念亦出現於香港另一個曾經存在過的地方:九龍寨城,兩者均啟發不少科幻故事的背景[11]

霓虹灯繁荣映衬了香港19601980年代的发展,在许多摄影师,如 Nick DeWolf、Greg Girard 的记录中出现[12][13]

式微[编辑]

香港在二戰後經濟發展迅速,加上霓虹燈為當時較前衛的科技,不論大小公司都以此作為宣傳方式,數量於19801990年代達到高峰[14],不過相反近年有減無增,可歸納以下原因:

霓虹燈(左)和 LED(右)
  1. 技術方面:LED 的出現提供更便宜和省電的選擇[8],讓不少店舖在添加新招牌或更換招牌時用上此照明方式吸引顧客
  2. 建築方面:霓虹燈多見於較早發展的港島九龍地區,但舊區逐漸面臨樓宇老化和重建,適合懸掛招牌的唐樓會拆卸,而新式建築外牆未預留空間,同時發展商亦未必願意出租相關的位置予店舖
  3. 模式方面:互聯網的普及,令宣傳方式更廣泛和流通,不必要借助大型的招牌作招徠;同時網上購物的出現取代了實體店,部份商品以更直接方式售賣,亦無機會掛上招牌
  4. 政策方面:2010年政府全面實施「小型工程監管制度」,新制度下的招牌不能自外牆伸出多於4.2米,離地不能少於3.5米。未經屋宇署批准或根據規定均屬違例,當局將發出清拆令要求拆除[15]。部份已成地標的霓虹燈招牌因此需要拆除,例如深水埗的「信興酒樓」招牌及西環森美餐廳自1977年豎設的「Sammy's Kitchen」牛形霓虹招牌[16]
  5. 租金方面:香港的舖租日益昂貴,店舖未能長期保留相同位置加上昂貴成本,減少製作招牌的意欲;就算有了招牌,如果日後需要搬遷亦要承擔額外費用[17]

自2010年起,每年約有3,000個被屋宇署評為危險的招牌被要求拆去,至今已有逾九成的霓虹燈招牌在香港的鬧市中消失[18]。單計油尖旺區 ,由2015年至2018年11月四年間,總共有803個招牌擁有人承諾會遵從屋宇署的《小型工程監管制度》,或已經完成拆除工程[19]

夕陽行業[编辑]

以前適逢香港製造業蓬勃,加上霓虹燈招牌大行其道,相關行業亦得以受惠。現在已退休,曾經在創辦於1953年的「南華霓虹燈電器廠有限公司」[20]擔當霓虹燈師傅的劉穩指出,香港1970至1980年代的霓虹燈訂單幾乎做不完,當時每一個霓虹燈都是訂製,比起今時大量生產的招牌,對家庭生意和小本經營的店舖更有意義[21]。當大部份工廠北移,本地生產成本相對昂貴,更甚是霓虹燈的式微,使寫字師傅、霓虹玻璃光管師傅、招牌安裝師傅等在香港都成為夕陽行業[22]

东京[编辑]

拉斯维加斯[编辑]

哈瓦那[编辑]

加勒比海岛国古巴,首都哈瓦那在20世纪中期也经历过霓虹灯繁荣,但在1959年卡斯特罗革命后,许多营业性场所关闭,使得霓虹灯招牌数量下降;之后美国贸易禁令也使得整体景气不再。伴随社会结构转变,哈瓦那也开始了霓虹灯的复苏迹象[23]

各地街道霓虹景觀[编辑]

香港例子[编辑]

常見於港澳的「蝠鼠吊金錢」霓虹燈押舖招牌[24]
上半部份象徵蝙蝠,取其諧音;
下半部份形似錢幣,喻意利潤
港島
九龍

世界紀錄[编辑]

香港樂聲牌霓虹招牌
1965年佐敦,左方普慶戲院巨型招牌;1973年再全棟更換並創下健力士紀錄[25]
伊利莎伯大廈跨越幾個天台的巨型招牌

健力士世界紀錄[编辑]

健力士世界紀錄曾記載世界上面積最大的霓虹招牌,以下為歷年打破紀錄的例子:

1973年
  • 香港彌敦道與加士居道交界,普慶戲院外牆之樂聲牌霓虹招牌[25],紅白兩色,樓高20層,由樂聲牌港澳區總代理信興集團建造[26],南華霓虹燈電器廠有限公司負責製作[27],用4,000多支霓虹光管組成,最後於1995年拆卸
1980年代
  • 香港萬寶路香煙霓虹廣告牌(大小:210英尺 x 55英尺)[28]
1999年
  • 香港的一座巨龍霓虹招牌(大小:299英尺x 151英尺)[28]

文化作品[编辑]

電影[编辑]

"Neon space is a space of energy that is electric, it is the way people move, it's the energy of Hong Kong. And it's lit by neon, basically, especially at that time."

杜可風(香港電影攝影師), 與西九文化區M+博物館的一次訪談[29]
  • 科幻的赛博朋克分支,其视觉化作品通常大量出现霓虹灯招牌,如1982年电影《銀翼殺手》,也使得霓虹灯招牌成为其标志性的象征。
  • 導演王家衛1994年執導的電影《重慶森林》中曾出現不少香港霓虹街道作場景[30]
  • 中国大陆在改革开放之前,以大规模的霓虹灯隐喻资产阶级的纸醉金迷,如以1964年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为代表[31]

攝影集[编辑]

紀錄與保育[编辑]

拉斯維加斯霓虹博物館的「霓虹墓地」

拉斯維加斯[编辑]

位於美國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霓虹博物館英语Neon Museum(Neon Museum),成立於1996年,旨在收集、保留、研究和展示標誌性的拉斯維加斯霓虹燈招牌[34]。展館內收藏數個從賭城大道和賭城市中心獲得並完成修復的招牌,令它們得以繼續運作;另外設有一個名為「霓虹墓地」(Neon Boneyard)的戶外展覽空間,入面收集超過150個退役的霓虹燈招牌[35]

香港[编辑]

2015年

西九文化區與 Google 虛擬博物館合辦「NEONSIGNS.HK探索霓虹」網上體驗項目,推出了「霓虹香港-電照不夜城」及「香港霓虹招牌今昔」數碼展覽[33],是次為 Google 首次拍攝夜間霓虹燈街景圖[36]。此外,M+視覺文化博物館表示會把少量清拆後的街頭霓虹招牌收為館藏,目前就有兩塊來自深水埗「信興酒樓」和西環「森美餐廳」[37]

2017年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香港賽馬會資助,透過社區文化遺產保育計劃出版籌備近兩年的《城市字海 – 香港城市景觀研究[38],並舉辦導賞團及展出多位工匠的字體工藝作品[39]

2018年

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助理教授郭斯恆出版《霓虹黯色:香港街道視覺文化記錄》一書,過程中走訪了香港15條主要馬路和40多條街道,記錄了超過500多個霓虹燈招牌[40]

2019年

北角油街實現舉行小型懷舊霓虹燈展覽「城街.招牌」,由建築師馮達煒及麥憬淮組成的招牌保育組織「街招 streetsignhk」籌備,其中有一間放滿霓虹字體的200呎鏡房[41]

法籍攝影師 Romain Jacquet-Lagrèze 推出名為「城市詩意」的個人企劃,把所拍攝下的霓虹招牌相片印到瓷磚上,於灣仔及尖沙咀 K11 Musea 旗艦店旗艦店發售[42]

台東[编辑]

2016年經歷尼伯特風災後,為了鼓勵招牌受損的店家,台東縣政府推動「小招牌大景觀」計劃重建街道景觀[43]。建築管理科會取締並限期改善不符合建築法規的招牌,縣府亦有預算補助部分有意重製符合規範的招牌的店家[44]

學術研究[编辑]

香港彌敦道上各行各業的霓虹燈招牌

早於1970年代,美國建築師 Robert Venturi、Denise Scott Brown 和 Steven Izenour 的著作《向拉斯維加斯學習英语Learning from Las Vegas》(Learning from Las Vegas),嘗試從空間的文字(textual)與視覺溝通(visual communication)元素探討當地本土建築,而非時人着重現代主義提倡的建築物本身[45]。他們認為,相比無個性的盒子樓宇,以及人類活動移師到室內,招牌需要變得更大更誇張以吸引人注目,尤其當時拉斯維加斯是個以汽車主導的城市英语Automotive city[7]。所以書中提出,建築就是符號(sign),而這樣以溝通主導的建築概念被視為「反空間」(antispatial)。

近年,兩位對香港霓虹光管招牌感興趣的學者 Brian Kwok(郭斯恆)及 Anneke Coppoolse,認為霓虹光管招牌是香港獨有文化特色,決定透過 Designing the Spectacle 計畫,收集招牌,進行修復外,亦探究它們字款設計和製作過程,對其起源、 工藝及演變進行深入研究[46]

他們的研究發現香港霓虹燈比起其他地方不只限於娛樂場所,反而較多元化,並歸納為:

  • 消遣類:酒吧、賓館、蔴雀館、按摩店、夜總會、桑拿、桌球中心
  • 飲食類:茶餐廳、中式餐館、火鍋店、麵家、私房菜、海鮮酒家
  • 商業類:服裝店、電器公司、購物商場
  • 其他:中藥舖、押舖、茶室

參見[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書摘. 【港招牌】霓虹招牌漸褪色 轉換形式繼續發光發亮. 香港01. 2019-08-10 [2019-12-19]. 
  2. ^ 林可欣. 【港史迷】回到八十年代:霓虹燈下夜遊油麻地 招牌與人的故事. 香港01. 2017-12-28 [2019-12-17]. 
  3. ^ C Long. 【字裡城間】消失於都市的「霓虹字」. metro Pop. 2019-01-31 [2019-12-16]. 
  4. ^ 4.0 4.1 Karen 茄雲. 城街·招牌展覽:正在消失的香港夜景?關於霓虹招牌文化,你不知道的事. Little Eggplanet 茄雲遊攝世界. 2019-03-22 [2019-12-16]. 
  5. ^ 清君. 【撐場】從招牌的霓虹光管與北魏字體 尋找香港的獨特文化. 香港01. 2018-08-27 [2019-12-16]. 
  6. ^ 林可欣. 【本土美學】逐漸消逝的霓虹燈影 五光十色中看過去的消費地圖. 香港01. 2017-01-09 [2019-12-17]. 
  7. ^ 7.0 7.1 7.2 譚智恒. 溝通的建築:香港霓虹招牌的視覺語言. NEONSIGNS.HK 探索霓虹. 2014 [2019-12-16]. 
  8. ^ 8.0 8.1 Christoph Ribbat. 脈動依然:霓虹的歷史. NEONSIGNS.HK 探索霓虹. 2014 [2019-12-16]. 
  9. ^ Kay. 【再見霓虹燈】理大教授解構霓虹黯色 本土視覺文化的終結?. e-zone. 2019-01-11 [2019-12-16]. 
  10. ^ 「招牌」之城. 大公網 (大公報). 2019-02-25 [2019-12-16]. 
  11. ^ M+故事. 電玩中的城市:香港魅力何在?. 西九文化區. 2018-10-15 [2019-12-16]. 
  12. ^ nick dewolf photo archive. Flickr. [2019-06-11] (英语). 
  13. ^ Greg Girard. Hong Kong 1974-1989. [2019-06-11] (英语). 
  14. ^ Natalie. 手藝傳承系列—都市藝街 霓虹餘暉. metro Pop. 2017-06-28 [2019-12-17]. 
  15. ^ 小型工程項目:招牌. 屋宇署. 2015-11-23 [2018-1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9). 
  16. ^ 林可欣. 深水埗璀璨標記光輝到此 60年老招牌「埋葬」堆填區. 香港01. 2016-07-09 [2018-11-05]. 
  17. ^ 林可欣. 星期日檔案:今夜霓虹燦爛 (專題影片節目). 無綫新聞. 2019-02-10 [2019-12-13]. 
  18. ^ 九成霓虹招牌消失於都市中 換上LED的燈光影叢林燦爛不再. 香港01. 2019-04-19 [2019-05-09]. 
  19. ^ 區禮城. 【光輝到此】油尖旺霓虹招牌買少見少 四年共拆走803個. 香港01. 2019-01-16 [2019-12-17]. 
  20. ^ 丘瑞欣. 【設計新鮮事】理大「字城」展覽 解構香港三大招牌字形. 明周文化. 2017-07-21 [2019-12-16]. 
  21. ^ Gabriella Zanzanaini. Forgotten Hong Kong Icon: The Neon Master. Zolima CityMag. 2016-11-30 [2019-12-13] (英语). 
  22. ^ Crystal Tse. 艺术能否拯救香港的霓虹灯?. 纽约时报. 2015-10-14 [2019-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1). 
  23. ^ Claire Boobbyer. 哈瓦那:霓虹灯之城半世纪后重焕昔日光彩. BBC. 2019-06-10 [2019-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1) (中文(简体)‎). 
  24. ^ 施仲謀、杜若鴻、鄔翠文. 《香港傳統文化》民間風俗:香港當押業 (PDF). 中華文化教與學. 2013-10-25 [2019-12-26]. 
  25. ^ 25.0 25.1 樂聲牌霓虹招牌的歷史. NEONSIGNS.HK 探索霓虹. 2014-05-03 [2019-12-19]. 
  26. ^ 里程碑. 信興集團. 2019 [2019-12-19]. 
  27. ^ 霓虹燈工業口述歷史工作坊.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2016-02-11 [2019-12-19]. 
  28. ^ 28.0 28.1 Tse, Crystal. 藝術能否拯救香港的霓虹燈?.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15-10-14 [2019-12-19]. 
  29. ^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Christopher Doyle: Filming in the Neon World 杜可風:霓虹光影 | NEONSIGNS.HK 探索霓虹. 2014-05-14 [2019-08-19]. 
  30. ^ Chen May Yee. 怀旧霓虹,香港寻找自我身份的隐喻. 纽约时报. 2014-06-23 [2019-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1). 
  31. ^ 霓虹灯下的哨兵 (1964). 豆瓣. [2019-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1). 
  32. ^ 顯影 PhotogStory. 霓虹都市 懷舊香港. 2018-11-08 [2019-12-19]. 
  33. ^ 33.0 33.1 新聞中心. 西九文化區與Google虛擬博物館攜手合作.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 2015-05-21 [2019-12-18]. 
  34. ^ The Neon Museum Las Vegas. The Neon Museum. 2019 [2019-12-17] (英语). 
  35. ^ stanestane. The Neon Boneyard – Las Vegas, Nevada. Atlas Obscura. [2019-12-17] (英语). 
  36. ^ 【短片】Google首拍香港霓虹燈街景圖. 即時新聞 (蘋果日報). 2015-06-15 [2019-12-18]. 
  37. ^ 林可欣. 【霓虹招牌】佐敦澳洲牛奶公司招牌被拆:由書法家題字好珍貴. 香港01. 2018-10-25 [2019-12-18]. 
  38. ^ 梁梓豪、梁耀成. 《城市字海–香港城市景觀研究》免費下載.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2017-04-11 [2019-12-18]. 
  39. ^ 黃泳樺. 【城市字海】遊走西營盤看名家墨寶 從手寫招牌看見「人味」. 香港01. 2017-02-22 [2019-12-18]. 
  40. ^ 郭, 斯恆. 霓虹黯色:香港街道視覺文化記錄. 香港: 三聯書店. 2018: 352. ISBN 9789620443770. 
  41. ^ kel. 【香港好去處】北角免費霓虹燈展覽!200呎霓虹燈鏡房. 新假期周刊. 2019-03-04 [2019-12-19]. 
  42. ^ Fashion News:法攝影師捕捉霓虹招牌 拼出文字瓷磚藝術. 明報OL網. 明報. 2019-11-28 [2019-12-18]. 
  43. ^ 建設處. 「小招牌大景觀」改造計畫 在光明路街頭開跑了!. 台東縣政府. 2017-01-06 [2019-12-18]. 
  44. ^ 藤野江. 【廣告招牌+設計+施工】凱創廣告 台東老街招牌新設計 添加新風情 門面設計. 凱創廣告. 2019-04-11 [2019-12-18]. 
  45. ^ Venturi, Robert; Scott Brown, Denise; Izenour, Steven. Learning from Las Vegas. Cambridge MA: MIT Press. 1972: 188. ISBN 978-0-262-22015-6 (英语). 
  46. ^ 舊物不一定要斷捨離|有人將垃圾改造為家具,又有人將過氣霓虹招牌當是寶?

外部連結[编辑]

外部媒体链接
圖片
彌敦道樂聲牌霓虹招牌 (1),1970年代
彌敦道樂聲牌霓虹招牌 (2),近照
视频
1960s Hong Kong, Neon Signs at Night, 35mm, YouTube 影片
香港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