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霸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霸凌」的各地常用別名
中国大陸欺凌、霸凌
臺灣霸凌、欺凌
港澳欺凌
馬來西亞霸凌

霸凌(英語:Bullying)又稱霸凌,指的是帶有惡意、情緒的評論、言語或行為,無論時間長短,惡意多還是少,這就是霸凌[1],從事霸凌的行為就是一般所謂的欺負他人。不論場所、形式、針對的對象或目的等,霸凌都是一種反社會行為。

霸凌可能發生在家庭、校園、職場、軍隊,甚至在網際網路上。如果發生在本國人與外國人之間的霸凌,則稱為國際霸凌;霸凌的欺凌者可以是個人,也可以是群體,透過對受害者們身心的壓迫,造成受害者們感到憤怒痛苦羞恥尷尬恐懼、以及憂鬱[2];盡管有特定特質的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從事霸凌行為,但每一個人都可能主動從事霸凌行為、欺負他人,且有時人們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是在欺負他人[3]。霸凌對受害者、加害者和發生霸凌行為的組織整體都會造成實質的傷害,造成經濟上的損失,若在不反抗或無人協助下,霸凌所帶來的傷害往往是不可逆轉的。

分類[编辑]

依方式劃分[编辑]

霸凌的種類包含肢體霸凌、言語霸凌關係霸凌非直接霸凌4種[4]

在受害者分析上,男生比女生更容易受到肢體霸凌,女生受言語霸凌或性騷擾的比例較大[5]

依場所劃分[编辑]

職場霸凌[编辑]

職場霸凌泛指在工作場所裡,個人或團體對於同事或是下屬進行不合理的霸凌行為。包含言語、非言語、身體、心理上的虐待或羞辱。如果職場上發生本國人與外國人的衝突,則稱為國際霸凌

軍隊霸凌[编辑]

軍隊是容易發生集體霸凌之場所。[6][7][8][9]

校園霸凌[编辑]

校園霸凌不只發生在校園,因同儕而起的校園霸凌也可能發生在校外,甚至在網際網路上。

網路霸凌[编辑]

隨著科技進步,即時通訊軟體網路論壇BBS部落格等交流平臺也成為言語霸凌事件的發生場所,欺凌者藉網路或電信設備以文字和多媒體長期且反覆地攻擊、騷擾或欺負受害人,稱為網路霸凌(Cyberbullying)[10][11]

影響[编辑]

對受害者的影響[编辑]

霸凌對受害人造成的後遺症相當多,通常會造成受害人心靈創傷、扭曲,也會造成受害人課業成就低落、人際疏離,甚至有可能逼迫受害人產生報復性攻擊行為,或使受害人轉而欺負他人[12],其他後遺症則包括逃家、逃學、出現慢性疾病自殺和飲食不正常等行為等等,並且會造成自尊降低、時常焦慮不安、悲觀思維與高度渴求關懷心理。[13]

有些受害人會轉變成加害人,這些同時是受害人和加害人的學生罹患精神疾病的比例,比單純的加害人或受害人高[14]

對加害者的影響[编辑]

霸凌對加害人也有一定影響,這些加害人成年後的犯罪率、酗酒現象比例相當高,具加害人特質的男性加害人有60%在24歲以前犯罪,非加害人特質的男性加害人較低,但也有23%[15]

對組織整體的影響[编辑]

霸凌對於非受害人也非加害人的第三方、發生霸凌的組織甚至社會整體也會造成負面影響,霸凌行為的發生,會增加組織的實質負擔。

根據一項研究顯示,光是在美國加州,就有10.4%的學生,也就是大約301,000名的學生,因為校園霸凌的緣故,而感覺學校不安全,並因此在過去一個月中至少缺席一天,而光這點就導致了美國加州公立學校每年兩億七千六百萬美元的損失[16],這相當於每一個受到校園霸凌影響而缺席的學生,平均都會導致學校每年至少超過900美元的損失。

此外,就職場霸凌而言,直到最近為止,一些雇主不把職場霸凌當一回事,但職場霸凌確實會造成組織的經濟損失,這些損失會反映在高離職率、對員工的重新訓練、低生產力、壓力相關疾病造成的病痛時間、增加的醫療成本和雇用到員工的難度增加等之上,一些研究指出,職場霸凌每年以醫療照護、訴訟、員工離職和對員工的重新訓練等的相關花費的形式,導致超過兩億五千萬美元的損失[17]

中国大陆相关用词[编辑]

中国大陆用词一般用“欺凌”比较多,“霸凌”比较少用,字典也只收录了“欺凌”一词[18]。而2018至2019年的中美贸易战期间,大陆的官媒则大量使用“贸易霸凌”一词作为相关新闻标题,“霸凌”一词开始较大规模地进入中国大陆民众的视野。[19][20][21][22][23]

霸凌與流行文化[编辑]

包含霸凌內容之作品[编辑]

影視動畫[编辑]

遊戲[编辑]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Olweus, D. Bulling at school:What we know and what we can do. 牛津: Blackwell. 1993 (英语). 
  2. ^ Roland, E. Bullying: Scandinavian research tradition. Bullying in schools (英格蘭: Stroke-on-Trent). 1989: 21–32 (英语). 
  3. ^ https://www.hollylodgeprimary.co.uk/about-us/safeguarding/anti-bullying/anti-bullying-room/who-can-be-a-bully/
  4. ^ Smith, P.K.; Madsen, K.;Moody, J. What causes the age decline in reports of being bullied in school?Towards a developmental analysis of risks of being bullied. Educational Research (倫敦: Routledge). 1999, 41: 267–285 (英语). 
  5. ^ Harris, S.; Petrie, G.;Willoughby, W. Bullying among 9th grades:An exploratory study. NASSP Bulletin (維吉尼亞州: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ondary School Principals). 2002, 86: 3–14 (英语). 
  6. ^ Bbc中文網記者, 威克. 分析:洪仲丘案為何會在台灣引起民憤?. BBC 中文网. [2017-03-04]. 
  7. ^ 【有片】役男受不了長官霸凌輕生 軍中畫面曝光. 蘋果日報. 2016-10-05 [2017-03-04] (中文(台灣)‎). 
  8. ^ 楊虔豪 - 【首爾想想】軍中排擠與虐待頻傳 南韓士兵失控濫殺戰友 - 想想Thinking Taiwan - 想想台灣,想想未來. 想想論壇. [2017-03-04] (中文(繁體)‎). 
  9. ^ 巷仔口社會學. 軍隊集體霸凌的社會學分析:從洪仲丘死亡談起. 巷仔口社會學. 2013-08-12 [2017-03-04]. 
  10. ^ Smith, P.K.; Mahdavi, J.;Carvalho, M.;Fisher, S.;Russell, S.;Tippett, N. Cyberbullying: its nature and impact in secondary school pupils.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倫敦: Association Child and Adolescent Mental Health). 2008, 49: 376–385 (英语). 
  11. ^ Patchin, J.W.; Hinjuda, S. Bullies move beyond the schoolyard:A preliminary look at cyberbullying. Youth Violence and Juvenile Justice (千橡: Sage Publications). 2008, 4: 148–169 (英语). 
  12. ^ Ybarra, M.L.; Mitchell, K.J. Online aggressor/targets, aggressors, and targets:A comparison of associated youth charcteristics.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倫敦: Association Child and Adolescent Mental Health). 2004, 45: 1308–1316 (英语). 
  13. ^ Striegel-Moore, R.H.; Dohm, F.A.;Pike, K.M.;Wilfley, D.E.;Fairburn, C.G. Abuse, bullying, and discrimination as risk factors for binge eating disorder.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阿靈頓郡: 美國精神醫學學會). 2002, 159: 1902–1907 (英语). 
  14. ^ 許文宗. 〈國中學生虛擬霸凌與傳統霸凌之相關研究〉.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論文 (彰化縣: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 2009: 11 (中文(台灣)‎). 
  15. ^ Olweus, D. Nature of school bullying:A cross-national perspective. 倫敦: Routledge. 1999: 28–48 (英语). 
  16. ^ https://thedailytexan.com/2017/07/06/new-ut-study-shows-economic-cost-of-bullying
  17. ^ https://www.lexisnexis.com/legalnewsroom/labor-employment/b/labor-employment-top-blogs/posts/workplace-bullying-its-costs-and-prevention
  18. ^ 大陆较权威的网络辞典《汉典》只能搜索到“欺凌”,搜索“霸凌”是空白页
  19. ^ 贸易霸凌只会让美国和世界经济越来越“受伤”.新华网
  20. ^ 专家:美国贸易霸凌主义无法击垮中国.环球网
  21. ^ 人民日报钟声:贸易霸凌将世界经济拖入险境.人民网
  22. ^ 外交部:对美方赤裸裸的贸易霸凌行径和极限施压做法坚决反对.国际在线
  23. ^ 学者:美方出尔反尔是贸易霸凌 中国应以战略定力应对.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