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变被掳女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靖康之变前的北宋東京城(模型)。

北宋王室中被俘的女性指的是靖康之变开封被虏女性遭遇,根据《南征录汇》记载,北宋女性,特别是北宋后宫成为了金国的战争犒赏以抵押金钱。[1] 由于其耻辱性,正史多无记载,不过由宋人确庵及耐庵编纂的《靖康稗史笺证》对此进行了很详细的记录。该书记载的大都是作者亲身經历的第一手资料,并且兼收了宋及金不同作者的两种同类型著作所得到的互相验证和描述,故此其历史价值颇高。

数目[编辑]

靖康之难中的被金人掠走的北宋女性相當之多。据《宋史》记载, 北宋宫廷几乎所有皇室成員和财宝都被女真人掠走。[2]仅有少數皇室成员得以幸免,如: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被贬为庶人的宋哲宗元后孟氏、宋仁宗第十皇女令德景行大長帝姬宋徽宗第三十四女恭福帝姬[3]

根据《开封府状》记载,北宋妃嫔83人,王妃24人,帝姬、公主22人,嫔御98人,王妾28人,宗姬52人,御女78人,近支宗姬195人,族姬1241人,宫女479人,采女604人,宗妇2,091人,族妇2,007人,歌女1,314人,贵戚、官民女3,319人,共记11,635人被以不同的价格抵押折价统计。[4] 另据《南征录汇》记载,靖康元年12月初10,宋臣“吴幵、莫俦传宋主意,允以亲王、宰执、宗女各二人,衮冕、车辂及宝器2,000具,民女、女乐各500人入贡。”

遭遇[编辑]

据《南征录汇》记载,落入金兵之手的北宋女性无论等级都沦为了金人的奴隸,身心都受尽凌辱。例如据《南征录汇》记载,“自正月二十五日,开封府津送人物络绎入寨,妇女上自嫔御,下及乐户,数逾五千,皆选择盛装而出。选收处女三千,餘汰入城,国相(完颜宗翰)自取数十人,诸将自谋克以上各赐数人,谋克以下间赐一二人”。韦后乔贵妃等北宋后宫被贬入金国为皇族储备女人的地方──浣衣院,(其實就是妓院)[5] 在金兵北归途中,被掳妇女继续受到金国贵族的侮辱,例如《呻吟语》载,“被掠者日以泪洗面,虏酋皆拥妇女,恣酒肉,弄管弦,喜乐无极。” 多名宋朝的王妃被分别赐给完颜家族的成员为妻。[6]应被虏宗室女见在北人家作奴婢者,金国已降赦,官中二人换一人出,令作百姓,自在居住。应扈二帝亲属四百馀人,为迁二帝往五国,留在辽东,落后养济焉。[7]一些年幼的北宋帝姬被安置在洗衣院,长大成人后,再服侍金国王公貴族,有些被納為次妃、夫人。[8]

一些北宋女俘则被分赏给金兵,例如《呻吟语》引《燕人麈》之语,说这些女性,“十人九娼,名节既丧,身命亦亡”,“甫出乐户,即登鬼录”。该书作者还说他的一位铁匠邻居,“以八金买倡妇,实为亲王女孙、相国侄妇、进士夫人”。使金被留的词人宇文虚中吴激曾遇见沦为歌妓的北宋宗姬,并分别为之作词,宇文虚中称这位歌妓是“宋室宗姬,秦王幼女,曾嫁钦慈族”(《念奴娇》),吴激的《人月圆》最受后人赞许,词曰:“南朝多少伤心事,犹唱后庭花。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 恍然一梦,仙肌胜雪,宫髻堆鸦。江州司马,青衫泪湿,同是天涯。”

参考文献[编辑]

  1. ^ 《南征录汇》:“原定犒军费金一百万锭、银五百万,须于十日内轮解无阙。如不敷数,以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锭,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锭,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锭,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族妇一人准银二百锭,贵戚女一人准银一百锭,任听帅府选择。”
  2. ^ 《宋史》:“金人以帝(按:宋徽宗、宋钦宗)及皇后、皇太子北归。凡法驾、卤簿,皇后以下车辂、卤簿,冠服、礼器、法物,大乐、教坊乐器,祭器、八宝、九鼎、圭璧,浑天仪、铜人、刻漏,古器、景灵宫供器,太清楼秘阁三馆书、天下州府图及官吏、内人、内侍、技艺、工匠、娼优,府库畜积,为之一空”
  3. ^ 《宋史》:「獨恭福帝姬生纔周晬,金人不知,故不行。建炎三年薨,封隋國公主。」
  4. ^ 《开封府状》载:“选纳妃嫔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公主二十二人,人准金一千锭,得金一十三万四千锭,内帝妃五人倍益。嫔御九十八人,王妾二十八人,宗姬五十二人,御女七十八人,近支宗姬一百九十五人,人准金五百锭,得金二十二万五千五百锭。族姬一千二百四十一人,人准金二百锭,得金二十四万八千二百锭。宫女四百七十九人,采女六百单四人,宗妇二千单九十一人,人准银五百锭,得银一百五十八万七千锭。族妇二千单七人,歌女一千三百十四人,人准银二百锭,得银六十六万四千二百锭。贵戚、官民女三千三百十九人,人准银一百锭,得银三十三万一千九百锭。都准金六十万单七千七百锭,银二百五十八万三千一百锭。”
  5. ^ 《“靖康之难”被掳北宋宫廷及宗室女性研究》
  6. ^ 《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
  7. ^ 《三朝北盟会编卷99皇族陷虏记》
  8. ^ 靖康稗史笺证》记载,“赵赛月……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赛月……皇统元年……封次妃。”“赵金姑……自寿圣院四起北行,六年八月入洗衣院……金姑皇统元年……封次妃。”。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