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朝鮮漢字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韓國漢字音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朝鮮漢字音
谚文 조선·한국 한자음
汉字 朝鮮·韓國漢字音
文观部式 Joseon / Hangug hanjaeum
马-赖式 Chosŏn / Han'guk hanjaŭm

朝鲜漢字音,又稱韩国漢字音,指的是韓語漢字的讀音。它與日語音讀相似,都是源於漢語音。日本漢字音因傳入時代不同有吳音漢音唐音等之分,而韓國漢字音總體上每個漢字只有一個讀音。

歷史和資料[编辑]

朝鮮半島與中國直接陸地相連,因此一般推測從較早時代起漢字已經不間斷的傳播到朝鮮。然而訓民正音創製(1443年)以前的古代韓語無表音文字,故漢字音的狀況難以確知。可以成為推測的線索的有吏讀鄉札口訣等借字表記方法(以漢字標記漢字的韓語讀音)。

西元1443年表音文字訓民正音被創製,韓語也可以以更明確的形式記錄書寫。15世紀使用的漢字音是《東國正韻》所規定的漢字音(東國正韻式漢字音),此體系並非當時實際使用的漢字音,所以無法直接用以推知當時的實際讀音。 最早出現的關於現實的漢字音的書籍是《六祖法寶壇經諺解》和《真言勤供三壇施食文諺解》(1496年)。此後以現實的漢字音為漢字注音的做法得到推廣。崔世珍所作的漢字教材《訓蒙字會》(1527年)也是以現實漢字音注音。

韓國漢字音的音韻體系與特徵[编辑]

此處概要敘述現代韓語漢字音的體系和特徵。

初聲[编辑]

韓語的初聲(字首輔音)有以下十九種,其中有十五種作為漢字音的初聲出現。標有《》的音不作為漢字音初聲出現。

雙唇音 齒齦音 硬顎音 舌根音 聲門音
塞音 擦音


平音 g d b s 首靜音/末ng j
激音 k t p h ch
硬音 gg/kk 《dd/tt 《bb/pp ss 《jj/cch
鼻音 n m
流音 r/l

韓國漢字音的障礙音初聲幾乎皆是平音或激音。硬音初聲只出現於下列三個字中,而且此三字在中世韓語中也是讀平音而是在現代語中才硬音化的,因此原本韓國漢字音中不存在硬音初聲。

  • ss(ㅆ):双 ssang(쌍)、氏 ssi(씨)
  • gg(ㄲ):喫 ggig(끽)

「d、t(ㄷㅌ)」不可與元音i(ㅣ)與半元音「y-(ㅑㅒㅛㅕㅖㅠ)、w-(ㅘㅙㅝㅞㅟ)、ø(ㅚ)」等結合,「s、j、ch(ㅅㅈㅊ)」也不可與半母音「y-(ㅑㅒㅛㅕㅖㅠ)、w-(ㅘㅙㅝㅞㅟ)、ø(ㅚ)」等結合。但是,中世韓語中此種結合是允許出現的。例如「田」的字音曾是「dyeon(뎐)」,近代韓語期顎化為「jyeon(젼)」,直至現代韓語變為「jeon(전)」。

中声[编辑]

韓語的中声(單元音、半元音以及複元音)有二十一種,其中只有「iai(ㅒ)」一種《不在漢字音中出現》。

單元音 a e o u y i ai ei oi ui
y-半元音 ia ie io iu 《iai iei
w-半元音 oa ue oai uei
複元音 yi

中聲與初聲/終聲結合存在限制,如單元音「y(ㅡ)」不可與初聲「m、b、p(ㅁㅂㅍ)」結合,後面必定有終聲伴隨。含/w/的中聲除「oa、ue(ㅘㅝ)」外不可與終聲結合。 「ai、ei(ㅐㅔ)」在現代韓語中分別發單母音[ɛ][e],但在中世韓語中發複元音[ai][ɔi]。例如,「太」的漢字音「tae()」在中世韓語中被推測為 [tʰai],與中國語音 [tʰai]相合。之後在近代韓語時期複元音發生單元音化,變為現代的讀音。

終声[编辑]

韓語有七種終声(末輔音),其中除「d(ㄷ)」外皆在漢字音中出現。

雙唇音 齒齦音 舌根音
障礙音 b 《d g
鼻音 m n ng
流音 l

終聲與中聲的結合也存在制約,例如,終声「b、m(ㅂㅁ)」不可與中声「o、u(ㅗㅜ)」結合。

音高重音與長元音[编辑]

中世韓語中存在音高重音,有低調(平声)、高調(去声)和低高調(上声)三種調類,三類皆在漢字音中出現。此重音體系在近代韓語時期消亡。其中低調與高調複合而成的低高調與低調與高調相比音長加倍,故在重音消失後變為長母音而留下痕跡。

  • 事 sa(사)[saː]

南北分割對漢字音的影響[编辑]

大韓民國(下稱「南韓」)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下稱「北韓」)的漢字音存在少數差別。如:

漢字 南韓音 北韓音
gyak
wae oe
ge kye

在北韓,「」一般和南韓一樣讀「(su)」,僅在「怨讐」一詞中改讀「(ssu)」,變成「(wŏnssu)」(南韓讀音:「(weonsu)」),據說是為了避免與一樣讀「원수」的「元帥」同音。

漢字音「(mye)」、「(pye)」在北韓為「(me)」、「(pe)」,據推斷是為與二者的實際發音相符合而改。

在漢字詞中,詞首出現「r(ㄹ)」或「n(ㄴ)」時,按南韓規定須依所謂「頭音法則」(두음법칙 dueumbeobchik)發生變化。詞首的「r(ㄹ)」後接i或半元音y時須改為「ㅇ」(脫落),後接其他音時變為「n(ㄴ)」。詞首的「n(ㄴ)」後接/i/或/y/時變為「ㅇ」(脫落)。北韓標準無此規定,「ㄹ」、「ㄴ」不發生變化。

與中古音的對應關係[编辑]

此處根據河野六郎(1979)與伊藤智ゆき(2007)概述中國中古音與中世韓語的漢字音的對應關係。

聲母[编辑]

韓國漢字音的聲母見下表:

全清 次清 全濁 次濁
牙音 見 g( 溪 g( 群 g( 疑 ʼ(
舌音 端・知 d( 透・徹 t( 定・澄 d( 泥・娘 n(
唇音 幫・非 b( 滂・敷 b,p( 並・奉 b( 明・微 m(
齒音 精・照 j( 清・穿 ch( 從・牀 s,j,ch(
心・審 s( 邪・禪 s(
喉音 影 ʼ( 喩 ʼ(
曉 h( 匣 h(
半舌音 来 r(
半齒音 日 z(

中古音的塞音和塞擦音聲母分為三組:全清(不送氣清音)、次清(送氣清音)與全濁(濁音),存在送氣/不送氣的對立與清濁對立。韓語存在送氣/不送氣(平音/激音)的對立,但不存在清濁對立。總體而言,激音對應於次清,平音對應於全清和全濁。此對應關係不並嚴格,存在下列不規則情況:

  • 見母、溪母有時為「ㅎ(h)」初聲。
    • 革 혁 hyeok〔見母〕,恢 회 hoe〔溪母〕。
  • 溪母僅在夬韻「ㅙ(wae)」前為激音「ㅋ(k)」。
    • 快 쾌 kwae
  • 定母、澄母有時為激音「ㅌ(t)」或者進一步變為「ㅊ(ch)」。
    • 彈 탄 tan〔定母〕,治 치 chi〔澄母〕
  • 次清音中,原則上重唇音滂母為「ㅍ(p)」,輕唇音敷母為「b(ㅂ)」。
  • 唇音與齒音隨韻母變化會出現不規則情況。例如,韻母為「아(a)」、「예(yae)」、「요(yo)」、「일(il)」時,全清(幫母、非母)、全濁(並母、奉母)原則上出現為「ㅍ」,相反,韻母為「악(ak)」時,次清(滂母、敷母)原則的出現為「ㅂ(b)」。
    • 波 파 pa〔幫母〕,廢 폐 pye〔非母〕
    • 弊 폐 pye〔並母〕,乏 핍 pip〔奉母〕
    • 拍 박 bak
  • 曉母、匣母常出現為「ㄱ(g)」,往往是受聲旁誤導。
    • 喝 갈 gal〔曉母〕,暇 가 ga〔匣母〕
  • 以「區」為聲旁的影母字完全出現為「ㄱ」初聲。
    • 歐毆嘔謳 구 gu

韻母[编辑]

韓國漢字音的韻母如下表所示(不包含介音):

中國音 朝鮮音
平上去聲 入聲
果攝 a(
假攝 a(
遇攝 模韻 o(
魚韻 e(),ie(
虞韻 u(),iu(
蟹攝 咍韻・泰韻・皆韻・
佳韻・夬韻
@i(Mkchar-@i.gif
祭韻・齊韻・廢韻 iei(),ie(
止攝 i(),@(Mkchar-@.gif
效攝 o(
流攝 u(
咸攝 覃韻・談韻・
咸韻・銜韻
am( ab(
鹽韻・添韻・
嚴韻・凡韻
em( eb(
深攝 im( ib(
山攝 寒韻・桓韻・
山韻・刪韻
an( al(
仙韻・先韻・元韻 en( el(
臻攝 痕韻 @n(Mkchar-@n.gif),yn( yl(
魂韻 on( ol(
真韻 in( il(
宕攝 ang( ag(
江攝 ang( ag(
曾攝 yng( yg(
梗攝 庚韻・耕韻 @ing(Mkchar-@ing.gif @ig(Mkchar-@ik.gif
清韻・青韻 ieng( ieg(
通攝 ong( og(

韻尾[编辑]

韓國漢字音的韻尾整齊的對應於中古音的六類輔音韻尾 [m][n][ŋ][p̚][t̚][k̚]。但中古音的入聲 [t̚] 對應於「ㄹ(l)」。此現象在古代韓語中已經存在。

  • gam [kam]
  • gan [kan]
  • gang [kaŋ]
  • gap [kap̚]
  • gal [kal]
  • gak [kak̚]

介音[编辑]

韻母的開合,即介音 [w] 的有無由聲母的種類而定。牙音、齒音、喉音時原則上介音 w 被反映,舌音則不被反映。

  • gwa〔牙音〕、 jwa〔齒音〕、 hwa〔喉音〕
  • ta〔舌音〕。

介音 i 多數情況被反映於漢字音中。

一部分漢字音反映重紐,例如,止攝諸韻與仙韻中,含介音 [i] 的字與含介音 [ɪ] 的字在韓國漢字音中有區別。重紐的區別在牙音與喉音聲母時被反映,唇音聲母時不被反映。

  • i ui
  • gyeon geon

此區別在中國漢字音(北京音)與日本漢字音中不存在。

聲調[编辑]

中古音的平聲和入聲分別大體對應於中世韓語的低調和高調,但中古音上聲和去聲在中期韓語中為高調或低高調,對應關係不明確。

起源[编辑]

關於韓國漢字音脫胎於中國何代音韻,諸家有不同假說。根據伊藤智ゆき(2007),有上古音説(姜信沆等)、切韻音説(朴炳采)、唐代長安説(河野六郎)、宋代開封音説(有坂秀世)等,雖難以具體斷定,唐代長安音是韓國漢字音的基礎的可能性較高。

與現代其他漢字音的關係[编辑]

韓國漢字音與何種現代漢字音(中國方言音,日本、越南漢字音等)最為接近也是一個有意思的研究論題。此問題的研究有多種方法,也有爭議性。要得到此問題的答案,可以參照中國方言的劃分標準。對方言進行劃分或研究其關聯性時,常用做法是列出若干條標準,如果某兩種方言在某項目上發生差別,則可以被區分開來。發生差別的項目越少,說明兩者越接近。不同的研究者可以提出不同的方案。

韓國漢字音與日本吳音的關係參見吳音條目。另外,與日本古音的關係參見古音條目。

需要注意的是,無論韓國漢字音與何種方言相似程度最高,都不說明韓國漢字音是從此地區傳入的。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 伊藤智ゆき(2007)『朝鮮漢字音研究』,汲古書院 ISBN 978-4-7629-2825-3
  • 河野六郎(1979)「朝鮮漢字音の研究」,『河野六郎著作集2』,平凡社
  • 嚴翼相(2005)「韓國漢字音和中國方言的語音類似度」
  • 姜信沆(2003) “韓漢音韻史硏究”, 태학사 ISBN 89-7626-867-9
  • 이돈주(2003) “韓中漢字音硏究”, 태학사 ISBN 89-7626-825-3
  • 鄭張尙芳(2003) “上古音系”, 上海敎育出版社 ISBN 7532092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