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韓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韓服
Hanbok (female and male).jpg
现代韩国国民礼装:赤古里英语Jeogori裙(女)以及周衣英语Durumagi(男)
朝鲜语名稱
諺文한복 ‧ 조선옷
汉字韓服 ‧ 朝鮮옷
文观部式Hanbok ‧ Joseonot
马-赖式Hanbok ‧ Chosŏnot

韓服朝鮮語:한복韓服),或朝鮮服朝鮮語:조선옷朝鮮옷),是朝鲜半岛朝鲜族(韩民族)的传统民族服装,在公元18世纪时正式完成现代的韩服体系。韩服可以分为王室礼服、官服、士大夫服制以及平民服制。

歷史[编辑]

三国时期[编辑]

7世纪百济遣唐使服饰

韩服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朝鲜三国时代位于朝鲜半岛北部和中国东北地区的高句丽服饰[1][2]。从最早的6世纪高句丽墓葬壁画中,人们就可以看到包括把持朝鲜语치마 (한복)等韩服构件。这些基本的韩服设计与构成一直延续到现在[3]

新羅法興王時期,曾模仿中國制定官員公服制度,百官服色為紫、緋、青、黃四色,幾乎和隋到初唐時的官員常服色序列一致。真德女王金春秋請兵,並請章服,唐太宗賜予其冠服,於是真德王三年( 650) ,“始服中朝衣冠”。664年,文武王下令新罗王后采纳唐朝服饰,随后新罗女性也开始接受唐朝服饰文化[4]。据称,圆衫也是在统一新罗时期从唐朝引入[5]

新罗统一三国后,从唐朝波斯引入各种的丝绸、锦缎和服饰潮流。期间,新罗从唐朝的第二个首都洛阳引入了齊胸襦裙。類似款式在丝绸之路沿岸国家很流行,这与西方的Empire silhouette英语Empire silhouette也很相像。这个款式在新罗引进之初只在贵族女性穿着,普通民众并没有采纳。在统一新罗后的高丽王朝,这样的款式开始没落,但后又被贵族复兴[6][7]

高丽王朝[编辑]

高丽王朝时期女性服饰

高麗王朝初期,繼承新羅服裝的唐朝遺風,高麗國王王建臨死前召大匡樸述熙親授十條訓要, 其四曰“惟我東方舊慕唐風,文物禮樂悉遵其製。殊方異土人性各異,不必苟同。契丹是禽獸之國,風俗不同,言語亦異。衣冠制度慎 勿效焉。”[8] 在高麗前期,王、王妃及百官服飾主要受遼、的賜服。 宋朝建立伊始,高麗就向宋朝朝貢,奉正朔,接受冊封​​;數十年後又開始向遼國奉表稱臣,接受遼主的冊封和賜服。 遼宋對高麗的賜服,基本都以製或者說“漢式”為主,比如九旒冕服、紫公服等等。 除賜服外,高麗本國所指定的禮服制也仿造制度製定,比如皇帝的袍、冕服,百官禮服也仿照宋制。

高麗王朝後期,則主要以元朝服裝為主。高麗降元以後曾獲得“衣冠從本國俗,皆不改易”的許可,高麗大臣勸說“效元俗、改形易服”,高麗元宗還以“未忍一朝 遽變祖宗之家風”為由拒絕。 但很快到了元宗之子忠烈王在位時,自上而下開始了主動大規模蒙古化。 忠烈王在大都做人質時接受了蒙古習俗,回國即“辮髮胡服”,盡棄高麗舊俗,直接下令在國內推行蒙古服裝與髮式,以政令的形式由上而下展開:

“令境內皆服上國衣冠,開剃。蒙古俗,剃頂至額,方其形,留發其中,謂之開剃。時自宰相至下僚,無不開剃。”

高麗曾成為蒙元駙馬國達80年。當時元麗修“舅甥之好”,元朝公主齊國大長公主嫁入高麗為王妃,忠烈王以降,高麗國王世代為蒙元駙馬,忠烈王並擔任元朝在其國土設立的征東行省長官。從此改穿蒙古服飾,在他以後的數位高麗王的統治內,所有官員都要剃去頭髮,並要穿著蒙古服飾。 元朝也不斷賜予高麗王、王妃及大臣服飾。 比如忠烈王四年(1277)元皇后賜王妃袍服,元帝賞賜王、公主、臣下金搭子表裡。

於是就這樣,高麗上下“皆服上國衣冠”,主動向元朝示好,如《高麗史·輿服志》所說“事元以來,開剃辮髮,襲胡服,殆將百年”, 甚至都超出元朝統治者的預期,至元十五年世祖皇帝問康守衡高麗服色如何,康守衡回答“服韃靼衣帽,至迎詔賀節等時以高麗服將事”時,忽必烈很驚訝,並說:“汝國之禮何遽廢哉。”

朝鲜王朝[编辑]

高丽王朝末期(14世紀末),高麗大將李成桂建立李氏朝鮮王朝,又实行亲明朝政策,接受明朝赐服,全面更换回汉式的明代冠服。高丽恭愍王十九年(1369),朱元璋赐九旒冕服、远游冠服,马皇后赐高丽王妃冠服,包括七翚二凤九树冠、九等翟衣等,也是标准的明代親王妃礼服。民间和日常服装,男装也高度模仿明装,圆领、搭护、貼裏、道袍、深衣等等各種明代服装都被广泛使用,女装以袄裙为主,形制裁剪都是借鑑了明朝女性服飾。

唐朝時官員的烏紗襆頭的後繫帶為下垂帶樣式,新羅官員襆頭同為此樣式,而明代之後改為展角樣式,朝鮮王朝也改為短展角;朝鮮王朝王后大禮服一直都為中國親王妃翟衣樣式。 是朝鮮王朝最高女性的服飾,作為宮中大禮服穿至朝鮮王朝末期。 朝鮮王朝對中國稱屬國,其王稱王不稱帝,國王正妻(王妃)對最高級別禮服為揄翟,無諱衣,王世子嬪最高禮服亦為揄翟朝鮮王朝最早的赤翟衣最初是明朝皇帝惠宗朱允炆賞賜給朝鮮王妃的,是特許的親王妃級別的服飾。 朝鮮嬪妃,中宮在朝賀儀,朝見儀測風儀中服翟衣揄翟朝鮮王朝貴族女子服裝亦改為明朝漢服式樣,初期衣帶在右側,較幼及短,中後期移到較中間的位置並加粗、加長,女服為襖裙,到後期上衣()亦縮短。 朝鮮時代的女性宮廷常服稱唐衣禮服朝服參照明朝式樣。 李氏朝鮮時期的王室及宮廷的文官,王室戴的冕冠翼善冠通天冠皮弁等,文官們戴的主要有梁冠烏紗帽襆頭等都比明朝的等級低,工藝粗略些。 帝王大禮時所帶的冕冠等,明朝皇帝穿十二章冕服十二旒冕冠李氏朝鮮親王服制穿九章冕服九旒冕冠李氏朝鮮朝鮮人崔溥曾說:“蓋我朝鮮地雖海外,衣冠文物悉同中國……”朝鮮文人徐居正亦曾作詩云:“明皇若問三韓事,衣冠文物上國同。”這裡的 “上國”指的自然就是中國明王朝李氏朝鮮也格外施恩,明太祖曾言:“九州之外,則每世一朝,所貢方物,表誠敬而已。惟高麗頗知禮樂,故令三年一貢。 ”這些都道出了明朝與李朝非同一般的關係。

史書記載李朝向明朝“貢獻,歲輒四五至焉”。 據統計,明朝永樂年間(1403—1424年)李氏朝鮮共朝貢89次,平均每年4次。 終明朝之世,朝鮮朝貢最頻繁的是洪熙(1424—1425年)宣德年間(1425—1435年),11年時間裡共向明朝進貢67次,年均6次之多。与明朝一样,李朝也以儒家思想为治国理念,以衣冠制度别上下君臣、明等级礼仪。如上文所述,明朝在赐予李朝君臣服饰之时,就十分注重君臣等级有别。对朝鲜国王王妃等王室人员,明朝主要是给以冕服玄圭绛纱袍王佩玉带等物,而对于一般的使节则是给予一般的文武官朝服和公服,并根据他们官位的不同,也给与不同品级的冠服。这种等级分明的赐服制度对李朝服饰制度的发展有着明显的影响。

明宣宗宣德三年(1428年),朝鲜国王李祹认为世子冠服同陪臣一等,有所不便,请加梁数,于是宣宗特赐世子六梁冠等朝臣二品,从此以后成为定制。宣德五年(1430年)又赐世子朝服一副,其中玉带玉环更为明一品章。李裪对此感叹:“其重我世子至也”。英宗正统三年(1438年)李祹又因为永乐年间未赐远游冠绛纱袍而请赐。代宗景泰元年(1450年)夏四月,李祹又奏请赐世子冕服。

朝鲜国王的不断请赐中,可以看出其对中华服饰文化的仰慕和对服饰等级制度的重视

嘉靖时期朝鲜陪臣在议论本国冠服制度时,就主张效仿中国变革以“从时王之制”者,认为“中朝必嘉其同文同轨之化”、“仪章制度,皆效中华,中朝所以待我国异诸外国”等。也极赞朝鲜”文物存商制,衣冠备汉仪”。

朝鮮王朝诗人徐居正曾说朝鲜“为中国之番邦,故历代亲信于中国,受封爵,朝贡不绝,礼仪之道不缺,衣冠制度,悉同于中国各代之制,故曰:‘诗书礼仪之邦,仁义之国也。’”徐居正之言明确指出了大明与李朝宗藩之间密切的关系,肯定了朝鮮王朝之所以被称为“诗书礼仪之邦,仁义之国”的原因——衣冠制度,悉同中国

朝鮮也因遵循華製,而稱為小中華[9]從事農商的百姓全都穿著白苧布和烏巾四帶。 因此朝鮮族又自稱為白衣民族(백의민족)。我們現代所看到的韓服大部分是明朝影響的風格,跟時期完全沒有任何交集。

高宗二十一年(1884),由於衣服簡化令的頒布,士庶都將漆笠、週衣改良作為日常服。 [10]中國明亡清起,李氏朝鮮在服制上卻未作任何改動,依然延續明朝冠制,直至西方入侵。貴族則開始流行西裝。 甲申衣制改革遭到大臣崔益鉉的堅決反對,認為“徒以用夷變夏,降人為獸”。 [11]1897年從清朝朝貢體制擺脫出來的朝鮮改名“大韓帝國”,在日本侵略壓力下,朝鮮半島的國族認同和國家主義的興起孕育了“韓服”這個概念。 1960年代,為了讓韓服成為日常生活實用服,改良運動興起。 1960年代中期,開始正式禮服化。 富裕階層開始穿名牌高級韓服。 直到1970年代,韓國開始正視本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部分。 尤其是以1988年漢城奧運會為起點,國民突然就對固有文化原形有了一種保護的觀念,整個國民保護傳統文化的意識增強了。 [12]漢城奧運會代表團前面的禮儀小姐均身著傳統韓服。 對傳統文化的熱衷也帶動了以傳統素材設計改良的韓服,特別是高價苧麻和紵布等傳統布料成為流行的夏季衣料。 90年代後,韓國開始意識到了韓服的國際化及其重要性。

贵族礼服[编辑]

朝鲜官服朝服宫廷重要礼服一直保留汉服制度,悉遵華制,并随汉服变化而变化。 《世宗莊憲大王實錄》中五礼的作法、服饰以及器物都是源自明朝周礼制度。根据朝鲜五礼《序文》,朝鲜世宗大王命令拟定吉凶兵军嘉五礼,“取本朝已行典故,兼取唐、宋舊禮及中朝之制。”中朝指的就是当时朝鲜的宗主国明朝。[13]

朝鮮王朝時代,王妃嬪御公主翁主,以及貴族婦女進宮時以及尚宮醫女,會穿著「唐衣」,上衣的前和後襟較長、有些長到及的程度,穿時要把雙放在前襟之內。唐衣是正面常常垂下的赤古里(저고리),王侯贵族女性的第二礼装,用于出席主要庆典。王室女性的唐衣有金色镶边,其他人则没有。女性大禮服則是圓衫。圓衫是朝鲜时代(西元1392-1910)王族女性、贵族女性和贵妇的正礼装,材料为绢(蚕丝),肩上、胸和背面前镶有代表阶层的金箔装饰的大袖服装。作为中国附属国时,朝鲜王后所穿的圆衫是红色的。朝鲜公主和王妃所穿的圆衫是绿色的。上面饰有寿福二字。王妃绿圆衫的补子是茶色的,胸背上有双凤纹。绿圆衫也是王后和公主、翁主在较小规模庆典上穿著的小礼服,也是宫中的高级别宫女和贵妇人的主礼服。到了朝鲜时代末期,也允许平民在婚礼上穿著,但其款式较为简单。民间用袖口大多以彩色缎子代替烫金图案,以此与宫廷礼服区别。男女外出時會穿著稱為「袿衣」的長外套,貴族女性出門則需用綠袿衣遮蓋頭部

朝鲜冕服是高丽时代和朝鲜时代明朝皇帝赏给朝鲜国王的祭拜宗庙和社稷的祭服(제복)以及正朝、冬至、朝会、受册和纳妃所穿的大礼服。[14][15]九章冕服最早是明太祖朱元璋下赐给朝鲜国王李成桂的,同时还赐给王妃珠翠七翟冠和霞披金坠。九章冕服是明朝郡王级别的冕服。明朝的赤翟衣最初是明朝皇帝明惠宗朱允炆下赐给朝鲜国王的,是特许的亲王级别的服饰。[16]朝鲜嫔妃、中宫在朝贺仪、朝见仪、册封仪中服翟衣[17]朝鲜纳妃仪中,朝鲜王子服冕服,王妃服翟衣。[18]朝鲜官员的夫人多着圆衫。[19]嘉礼仪式中着唐衣。[20]朝鲜甚至照搬汉服的丧服服制。[21][22]朝鲜丧服也体现了亲亲尊尊。[23]

嘉靖前,明朝皇帝均以藩王之礼待朝鲜国王,从未有所突破。以赐服为例,建文和永乐皇帝,均赐朝鲜国王九旒冕服清朝甲午战争战败,1897年朝鲜王朝宣布脱离清朝,朝鲜高宗李熙称帝,改元“光武”,改国号为“大韩”。遂改为天子等级的十二章冕服,追封闵妃为明成皇后,以天青翟衣为皇后礼服。朝鲜国王始服黄袍,王妃所穿的圆衫也变为黄色。

朝鲜官服[编辑]

新羅始制百官公服。至眞德王二年,始成唐制。[24]朝鲜官服继承了明朝的官服制度。服是官府发给官吏的制服,又叫做团领,团领前后佩戴胸背(흉배)。朝鲜国王服衮龙袍。朝鲜后期官吏大分为文官和武官,并穿戴各自不同的官服,穿着官服时还要佩戴冠帽﹑带﹑靴等各种附带品。[25]官吏的品阶不同,官服的颜色或附带品的材料和纹样等都存在差异。整套官服包括袍子﹑带子﹑纱帽﹑木靴。袍子兩腋有袵。[26]官阶不同,官袍的颜色﹑胸背的纹样﹑带子的材质都有所不同。朝鲜国王的官服是红底金色图案的蟒袍。高级官员按照唐宋公服制度,文官以瑞鸟补子,武官以猛兽补字区分官阶。[27]胸背采用与袍子一样的面料,在上面绣上飞禽走兽以装饰官服,也代表官位的不同。还会绣上云﹑如意珠﹑波浪﹑岩石﹑水纹﹑不老草﹑水珠﹑花﹑牡丹等纹样。双鹤纹样用于堂上官(正三品以上的官员)级别的文班。双虎胸背用于正三品级以上的堂上官武班。官服的头饰是纱帽,其具有前低后高的双层结构,后侧有两翼,用竹丝和马尾毛勾勒出形态后罩上薄绸缎制作而成。犀带是正一品级的官员才能使用的官带,由犀角制成。正二品用鈒金,从二品用素金,正三品用鈒銀,从三品以及四品用素銀,五品以下黑角带[28]。庶人在官者,用团领而无胸背。諸生用方領。

朝鲜官服内着深衣。[29]朝鲜官员的常服为道袍、方巾。[30]道袍是过去士大夫、儒生的常服。[31]武官服装即军服的一部分,叫做同多里(동다리),是一种大身和袖子颜色不同的直领袍,特点在于身和袖用不同的布料制作。战服是武官套在同多里外面的无袖长两当。

士族男子服飾[编辑]

儒家兴盛以来,朝鲜儒学者盛行穿根据《礼记·深衣》所载由苎麻所制的白紵深衣,且呼以大敞衣、中致莫(중치막)、小敞衣等袍衣类名称。乃至以深衣送终。[32]中致莫是朝鲜士人的一种直领袍,源自明朝的中单。高丽王以皂巾白紵袍为燕居之服。[33]朝鲜李朝学者李滇认为“东俗以签子及白布道袍为最尊之服,吉凶通用。”周衣(주의)式样同袄,只是比袄长,垂至膝下,是成年男子的礼服。有单、夹、棉之分,常用苎麻、木棉、绸缎等制作,颜色多青色或灰色。道袍,多用麻布缝制,斜领、左衽、宽袖,下摆长至脚面,前后垂有同肩宽的布条,垂直下摆,胸上部扎道袍带。18世纪朝鲜士族于公服外皆用明紬。子女嫁娶自納采以至衣裳,用紬而不用緞。深衣之缘则用黑缎。[34] 士族平居多戴幅巾、方冠、程子冠、東坡冠。街上俱用黑笠,穿唐鞋、雲鞋。儒服道袍,朝士常服亦用之。[35]网巾用皂紵。[36]

士庶女子服饰[编辑]

阔衣是高丽王朝和朝鲜王朝时期朝鲜公主和翁主的大礼服。阔衣上饰有红线绣上的十种高贵植物和动物,在朝鲜文化裡代表了长寿、幸运和富贵。同时阔衣也是皇室女性和贵族女性结婚仪式上所穿的嫁衣。阔衣在朝鲜时代起初是上流阶层妇女们的礼服,到后期平民也被允许穿著。礼服的面料多以枣红色贡缎、花纹缎、洋缎等做成;衬裏则多用蓝色,无花纹。由于阔衣相当昂贵,普通百姓则以绿圆衫作为新娘结婚礼服。袄裙是朝鲜王朝女性的常服,沿用了明朝以前的制式,[37]而只有贵族女子才能着长衫。[38]庶民女性则在裤子外罩上蓬松的裙子。从18世纪末开始,朝鲜平民女子的上衣长度逐渐变短,甚至露出了胸部,但此理据在后代具有很大的争议。朝鮮日治時期,日本殖民者禁止女性韓服原來開胸,方便哺乳的設計。有观点认为,韓服開胸方便哺乳的設計,是大日本帝国为入侵朝鲜和殖民统治的行为进行辩护,需要一个「朝鲜是一个野蛮和落后的国家」,因此应该受到大国的保护的形象所进行的图像操纵,以发展其帝国主义[39]

庶民男子服饰[编辑]

平民的日常服是短衣、裤子,没有冠帽(多扎白巾)。朝鲜男装白色居多,爱穿“灯笼裤”。男子的上衣衣短、斜襟、宽袖、左衽、无纽扣。

頭飾[编辑]

男性和女性都會在頭上紮辮子,直至成年結婚為止。成年或已婚男子會把頭髮結成髮髻在頭頂(戴烏紗帽或戴代表道學的程子冠),白丁则只能扎头巾与戴草笠,[40]成年未婚的少數女性和一般宮女內人)、官婢(如巴只醫女等)則把辮子盤在腦後並以稱為唐只的粗束起(古代朝鮮人多數早婚,大部份人在未成年前已經結婚)。

已婚女性、妓生藝妓)、高級女官尚宮尚儀尚服等)會戴上加髢假髻),即把假髮弄成盤狀戴上,始於高麗,忠烈王下令高麗全國穿蒙古服、留蒙古髮髻(編髮)。後來朝鮮太祖李成桂開國,採「男降女不降」政策,男性恢復漢制,女性則「蒙漢並行」,後來發展成「加髢」樣式。

加髢是身份財富的象徵,有錢人、貴族婦女和妓生喜歡在加髢上加上各種飾物,有些婦女,尤其是貴族婦女,加髢甚至超過三圈,宮中甚至發展出「木頭假髻」,平民及家境一般的婦女則只有一圈。王族婦女禮服的加髢正面正上方有玉板一個,左右各有花作為頭飾,通稱為「鳳首」,這也是牒紙的一種,代表身分與地位,有嚴格規定。王族婦女、尚宮會於加髢和頭頂之間放一「子供枕」。

後來婦女的加髢越來越大,形成奢侈風氣,時有婦女因加髢過重折斷頸項至死,宮中才禁止已婚王族婦女及女官於日常佩戴加髢,但仍然會在重大日子佩戴。後來已婚婦女就改為只把辮子盤成髮髻並插上髮簪而不戴加髢。

場合[编辑]

韓服按不同的場合而分為不同類型,包括:日常生活、典禮和特定場合。典禮服飾是在一些正式、隆重的場合時穿著,例如嬰兒滿月、婚禮和葬禮。朝鮮婚禮新娘戴花冠,穿背子。[41]新郞跨白马,衣紫绡团领、系犀带、戴复翅纱帽。雁父朱笠黑团领,捧雁徐步在前。乳母戴黑缯羃罗,跨马随后。[42]

由於韓服穿著不便,加上二戰後西服開始普及,除了在正式的場合和一些古老鄉村外,現在已很少韓國人會在日常生活中穿着韓服。近年亦有人製造改良韓服(又稱生活韓服)作日常生活穿著之用,不過整體來說現代穿著韓服的人主要還是女多男少,而穿著的場合大部份也都是像節慶、婚禮等隆重場面居多。在北韓則有較多人仍然經常穿著韓服,尤其是農村地區,一些學校也會以改良韓服作為校服

朝鲜王朝時代,即使是賤民男人在婚禮時也可穿一次官服。

各種韓服[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Condra, Jill (编). The Greenwood Encyclopedia of Clothing Through World History, Volume II.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8: 223 [18 October 2019]. ISBN 9780313336645. 
  2. ^ 스키타이 복식 유형 및 형태에 관한 연구 - 고대 한국과의 관계를 중심으로. 한국의상디자인학회지: 61–77. doi:10.30751/kfcda.2018.20.1.61可免费使用. 
  3. ^ Korea Tourism Organization. The beauty of Korean tradition - Hanbok. Korea.net. November 20, 2008. 
  4. ^ Yu, Ju-Ri; Kim, Jeong-Mee. A Study on Costume Culture Interchange Resulting from Political Factors. Journal of the Korean Society of Clothing and Textiles. 2006, 30 (3): 458–469. 
  5. ^ Nam, Min-yi; Han, Myung-Sook. A Study on the Items and Shapes of Korean Shroud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stume Culture. 2000, 3 (2): 100–123. 
  6. ^ Cho, Woo-hyun. Characteristics of the Korean Costume and Its Development 9 (3). Koreana. 
  7. ^ 유행과 우리옷 [Fashion and Korean clothing]. Korea the sens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02) (韩语). 
  8. ^ 高麗史》第二卷
  9. ^ 倡義見聞錄[失效連結]
  10. ^ 《荷齋日記》“京城衣服變制 皆用黑週衣 限今卄五日 朝令甚嚴雲 以白衣不得上京”
  11. ^ 勉菴先生文集卷之四《請討逆復衣制疏》:“夫衣服者。先王所以辨別夷夏。表章貴賤者也。我國衣制。雖非盡合於古。然是 中華文物之所寓。東方風俗之攸觀。先王先正。嘗講明而遵守之矣。天下萬國。嘗仰慕而欽歎之矣。此而棄之。則堯舜文武相傳之華夏一脈。無地 可尋。而殷師及我祖宗用夏變夷之盛德大功。亦無以發明於天下後世矣。”
  12. ^ 遊學韓國:珍視傳統找尋自己. [2013-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12). 
  13. ^ 《世宗莊憲大王實錄·五禮·序文》
  14. ^ 韩国文化观光部:朝鲜各阶层的韩服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16.
  15. ^ 《文宗实录·即位年》:“故勑國王,九旒皂皺紗平天冠一頂、玉珩旒珠金事件線條全、九章絹地紗袞服一套計七件、深青粧花袞服一套、白素中單一件、纁色粧花前後裳一件、纁色粧花蔽膝一件、玉鉤線條全、纁色粧花錦綬一件、纁色粧花佩帶一副、金鉤玉玎璫全、紅白素大帶一條、青線組條全、玉圭一枝、袋全、大紅素紵絲舃一雙、襪全、大紅平羅銷金雲龍夾包袱三條、硃紅法服匣一座、護箱等件全,王妃珠翠七翟冠一頂、金簪金翼寶鈿花結子等件全、級花金墜子一箇、各色紵絲羅夾服二套計七件、一套計四件、大紅紵絲大衫一件、福青紵絲綵繡圈金翟雞褙子一件、青線羅綵繡圈金翟雞霞帔一副、象牙笏一枝、一套計三件、大紅織金雲肩海裳四季花紵絲團衫一件、翠藍暗細花紵絲襖一件、栢枝綠暗細花紵絲裙一件。”
  16. ^ 《太宗实录·三年》:“國王冠服一副、香皀皺紗九旒平天冠一頂,內玄色素紵絲表、大紅素紵絲裏,平天冠板一片、玉桁一根、五色珊瑚玉旒珠幷膽珠共一百六十六顆內,紅三十六顆、白三十六顆、蒼三十六顆、黃三十六顆、黑一十八顆、青白膽珠四顆。金事件一副共八十箇件內,金簪一枝、金葵花大小六箇、金池大小二箇、金釘幷螞蝗搭釘五十八箇、金條一十三條、大紅熟絲線絛一副、大紅素線羅旒珠袋二箇。九章絹地紗袞服一套內,深青粧花袞服一件、白素中單一件、【深青粧花黻領沿邊全。】薰色粧花前後裳一件、薰色粧花蔽膝一件、【上帶玉鉤五色線絛全。】薰色粧花錦綬一件、薰色粧花佩帶一副、【上帶金鉤玉玎璫全。】紅白大帶一條。【青熟絲線組絛全。】玉圭一枝、【大紅素紵絲夾圭袋全。】大紅紵絲舃一雙、【上帶素絲線絛青熟絲線結底。】大紅素綾緜襖一雙……王妃冠服一部、珠翠七翟冠一頂。”
  17. ^ 朝鲜《世宗实录·嬪朝見儀》:“中宮翟衣首飾”;《世宗实录·禮曹啓中宮正至受王世子朝賀儀》;《世宗实录·戊辰/禮曹啓冊封王妃儀注》;《世宗实录·五禮·嘉禮儀式·中宮正至命婦朝賀儀》:“妃具翟衣加首飾”。
  18. ^ 朝鲜《世宗实录·議政府啓王世子納嬪儀》
  19. ^ 16世纪朝鲜《燕山君日记》:“朝士家貧不能貿者,則以女服造團領,朝賀、朝參時,太半皆是女圓衫”
  20. ^ 1610年《光海君日记》:“傳曰:“會命婦時,入參人服飾,在平時則當用長衫首飾矣。今則日期臨迫,勢難及措,依壬寅年嘉禮時禮,以涼耳掩、唐衣,使之戴着入侍。”
  21. ^ 《太宗实录·七年》:“孝服用麻布蓋頭、麻布長衫、麻布長裙、麻布鞋。”
  22. ^ 高麗의禮制. [2014-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16). 
  23. ^ 《太宗实录·禮曹詳定喪制》:靜妃殿喪服,蓋頭【布帽羅火笠。】,布頭【結介。】,大袖【長衫。】,長裙【裳。】,竹釵【簪。】帶麻屨【代白絲鞋。】,白苧布扇子,白苧布手衣,白苧布裹腮……文武百官,布裹紗帽、斬衰直領、生麻帶、白靴、布裹笠、白笠中。
  24. ^ 张志渊,《我韩衣冠制度考》
  25. ^ 《增補文獻備考》
  26. ^ 《鶴峯先生文集》“折風巾。未知何時所著。大袖衫,大口袴。亦未知其制。想是邃古所服也。今則文物大備。朝服則著金梁冠。紅衫。 前韍後綬。左右佩玉。品帶。象笏。素襪黑履。公服則幞頭。朱衫。革帶。黑靴。時服則烏帽,黑團領。(有錦絹綿布三等) 品帶,黑靴。常服則烏帽,紅團領。(有絹綿二等) 品帶,黑靴。”
  27. ^ 《朝鮮王朝實錄·世宗實錄》“中朝文武臣僚, 皆服花樣胸背, 文以飛禽, 武以走獸, 自一品至九品, 各有等差……乞依中朝之制, 文武百官凡諸朝會及接中國使臣之時, 悉令服胸背, 以別尊卑。”
  28. ^ 朝鮮歷史 卷之二. [2013-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16). 
  29. ^ 柳馨遠,《磻溪隨錄》“公服者。公服之裡。必貼裡廣帶。(舊公服裡。若着貼裡。俗稱固道貼裡。乃戎服也。時或疊皷疊鍾。則百官。卽列信地。脫公服。則不待更着。而便是戎服也。蓋安不忘危之意也。今則此制亦廢矣。今按公服。裡着深衣。尤好。)”
  30. ^ 《宣祖实录·三十九年》:"行茶禮後,兩使卽脫上衣,以方巾道袍就坐。"
  31. ^ 《鶴峯先生文集》“燕居服則沖正冠,程子冠,東坡冠,鬃笠,絲笠,竹笠,深衣,道袍,直領貼裏,方衣。錦帶(或紅錦或青錦)、絛帶(以絲織之有紅黑二色)。祭服則金梁冠,黑衫,上衣下裳 前韍,後綬。革帶。左右佩玉。象笏,素襪,黑履。(公祭所服也。私祭則烏紗帽,黑團領品帶黑靴。) 已上。乃士大夫冠服也。庶人則無禮服。蓋禮不下於賤者故也。但以布綿爲常服。絲苧以上。則不得服之。”
  32. ^ 李选,《芝湖集》卷六“深衣。最便於送終。先公喪已用之。子孫所宜遵用。廣布如難得。則白綃等無紋緞。亦無妨矣。”
  33. ^ 高麗圖經》:“高麗王常服烏紗高帽,窄袖緗袍,紫羅勒巾。間繡金碧。其會國官士民。則加幞頭束帶。祭則冕圭。唯中朝人使至。則紫羅公服。象笏玉帶。拜舞抃蹈。極謹臣節。或聞平居燕息之時。則皁巾,白紵袍。與民庶無別也。”
  34. ^ 吴熙常,《老洲集》卷之十五《書閔元履雜錄後》
  35. ^ 《京都雜志》LinkPDF
  36. ^ 《退溪先生文集》:“網巾之制,出於大明,固《家禮》所不言。今旣生時所常用,又《五禮儀》,許代以皂紵制用,今用之可也。”
  37. ^ 朝鲜《太宗实录·七年》:“衣冠法度,悉遵華制,而獨女服尙仍舊俗,是果不得而盡革者歟?冠婚喪制,亦可盡從華制歟?凡此數者,施爲之道,必有其宜。”
  38. ^ 《太宗实录》:“一,衣冠禮度,悉遵華制,女服一事,尙循舊習,且本朝禮服,僭侈無節。若夫露衣襖裙笠帽,尊者之服也。今商賈賤女,皆得而服之,尊卑無復辨矣。乞自今,四品以上正妻,着露衣襖裙笠帽;五品以下正妻,只着長衫襖裙笠帽,不許着露衣。前日本府所申,從婢不許襖裙,其笠帽則只用苧布,襜之長短,不與主帽齊等,減半定制,然亦上下猶未辨也。自今宮女上妓外,庶人婦女及從婢賤隷之服,只用紬苧布蒙頭衣,不許羅紗叚子與笠帽襪裙;上妓亦不許笠帽,以別尊卑之等。”
  39. ^ [스크랩] [한복]가슴을 가린 조선의 여인들.. renjiu. 2008-12-26 [2021-02-19] (韩语). 
  40. ^ 朝鮮時代 宮中服飾. [2014-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16). 
  41. ^ 《磻溪隨錄》先上八條疏:“新婦親迎之際。亦止戴此而已。或施七寶粧嚴。俗所謂花冠也。背子之袖。甚闊而無長衣。其長裙。不施趲短。”
  42. ^ 《京都雜志·婚儀》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