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王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韓王信
韩王
時代 西汉
姓名 韩王信
出生 不详
逝世 前196年(西汉高帝十二年)
参合

韓王信(?-前196年),姬姓韓氏,名,為免與同時期另一名將,後封淮陰侯的韓信混淆,故稱韓王信。他是末漢初將領西漢初年被劉邦封為韓王,後投降匈奴,前196年與漢軍作戰時被柴武所殺。

生平[编辑]

早期经历[编辑]

韓王信是戰國韓國襄王庶孫,公子虮虱之子[1],身高八尺五寸。秦末,楚國上柱國项梁拥立楚怀王时,燕国齐国赵国魏国都早已自立国王,只有韩没有立王,所以才立了韩国横阳君韩成为韩王,想以此来占据平定原韩国的土地。项梁在定陶战败而死,韩成投奔楚怀王。刘邦带军队进攻阳城时,命张良以韩国司徒的身份降服了韩国原有土地。此时,韓王信加入刘邦軍中,拜為將,跟隨刘邦進入關中[2]

楚汉战争时期[编辑]

秦朝亡後,劉邦被項羽封為漢王,韓王信跟隨他進入漢中。于是韩王信对刘邦说:“项羽把自己的部下都封在中原地区,只把您封到这偏远的地方,这是一种贬职的表示。您部下士兵都是山东人,他们都踮起脚尖,急切地盼望返回故乡,趁着他们锐气强盛向东进发,就可以争夺天下。”後來劉邦出兵打敗三秦並佔領關中,承諾將來會封韓王信為韓王,先拜他為韓太尉,派他帶兵攻取韓地。[3]

项羽所封的诸侯王都到各自的封地,韩王韩成因没跟随项羽征战,没有战功,不派他到封地去,改封他为穰侯;不久后,又将他诛杀[4]。等到听说刘邦派韩王信攻取韩地,就命令自己游历吴地时的吴县县令郑昌做韩王以抗拒汉军。漢二年(前205年),韓王信攻取了地十餘城,當漢王來到河南後,韓王信猛攻西楚霸王項羽所立的韓王鄭昌,迫使鄭昌投降。漢二年十一月,漢王立韓王信為韓王。此后,韩王信常带领韩军跟随刘邦。漢三年(前204年)時,刘邦撤出荥阳,留韓王信和周苛等人守卫荥阳。等到楚军攻破荥阳,韓王信向楚投降,不久成功逃回漢營,漢又立他為韓王,韓王信跟隨漢軍擊敗項羽,平定天下。漢五年(前202年)春,韓王信獲封國于潁川,定都陽翟[5]

西汉建立后[编辑]

漢高祖六年(前201年)春,劉邦認為韓王信雄壮勇武,封地颍川北靠近巩县洛阳,南逼近宛县叶县,东边则是重镇淮阳,乃兵家必爭的戰略重地,擔心韓王信日後或會構成威脅,便以防禦北方胡人為名,把韓王信封地遷至太原郡,都晉陽。韩王信上书说:“我的封国紧靠边界,匈奴多次入侵,晋阳距离边境较远,请允许我建都马邑。”得到劉邦批准。这年秋天,匈奴馬邑,韩王信多次派使者到匈奴处求和。刘邦派人带兵前往援救,但怀疑韩王信多次私派使者,有背叛汉朝之心,派人责备韩王信。韩王信害怕被杀,于是就和匈奴约定好共同攻打汉朝,把国都马邑拿出投降匈奴,并率军攻打太原[6]

高祖七年(前200年)冬,劉邦親自帶兵在铜鞮击败韩王信的军队,并将其部将王喜斩杀。韩王信逃跑投奔匈奴,他的部将白土人曼丘臣王黄等人拥立赵王的后代赵利为王,又收集起韩王信被击败逃散的军队,并和韩王信及匈奴冒顿单于商议一齐攻打汉朝。匈奴派遣左右贤王带领一万多骑兵和王黄等人驻扎在广武以南地区,到达晋阳时,和汉军交战,汉军将他们打得大败,乘胜追到离石,又把他们打败。匈奴再次在楼烦西将地区聚集军队,刘邦命令战车部队和骑兵把他们打败。匈奴常败退逃跑,汉军乘胜追击败兵,听说冒顿单于驻扎在代谷,刘邦当时在晋阳,派人去侦察冒顿,侦察人员回来报告说“可以出击”。刘邦也就到达平城,于是命令周勃攻打东南的楼烦三座城池后再与主力会合,作为后援,后来正如刘邦所料,也是周勃给刘邦解围。 周勃在石之战后,没有与刘邦一道继续追击刘邦而是“还攻楼烦三城”,也没有周勃被围的记载,很显然,《韩信卢绾列传》提到的“汉救兵”就是周勃的军队。 《匈奴列传》提到“高帝先至平城,步兵未尽到”,这里的步兵就是指周勃带领的步兵,被围 的只有刘邦与夏侯婴的车骑兵,还有灌婴的骑兵,夏侯婴传与灌婴传都提到了“为胡所围 ”: 《樊郦滕灌列传》夏侯婴:因从击韩信军胡骑晋阳旁,大破之。追北至平城,为胡所围,七日不得通。高帝使使厚遗阏氏,冒顿开围一角。高帝出欲驰,婴固徐行,弩皆持满外向,卒得脱。益食婴细阳千户。复以太仆从击胡骑句注北,大破之。以太仆击胡骑平城南,三陷陈,功为多,赐所夺邑五百户。 《樊郦滕灌列传》灌婴:从击韩信胡骑晋阳下,所将卒斩胡白题将一人。受诏并将燕、赵、齐、梁、楚车骑,击破胡骑于石。至平城,为胡所围,从还军东垣。根据夏侯婴传,汉军解围后,与匈奴还有战斗“复以太仆从击胡骑句注北,大破之。以太仆击胡骑平城南,三陷陈,功为多,”可见最后汉军应是击败了匈奴

高祖十年(前197年),韓王信派王黄等人遊說駐守地的陳豨起兵反漢。高祖十一年(前196年),韓王信又與匈奴侵漢,佔領參合。刘邦派遣柴武带兵前去迎击,柴武写给韩信说:“皇帝陛下宽厚仁爱,尽管有些诸侯背叛逃亡,但当他们再度归顺的时候,总是恢复其原有的爵位名号,并不加诛杀。这些都是大王您所知道的。现在您是因为战败才逃归匈奴的,并没有大罪,您应该赶快来归顺!”韩王信回信道:“皇帝把我从里巷平民中提拔上来,使我南面称王,这对我来说是万分荣幸的。在荥阳保卫战中,我不能以死效忠,而被项羽关押。这是我的第一条罪状。等到匈奴进犯马邑,我不能坚守城池,献城投降。这是我的第二条罪状。现在反而为敌人带兵,和将军争战,争这旦夕之间的活头。这是我的第三条罪状。文种范蠡没有一条罪状,但在成功之后,一个被杀一个逃亡;现在我对皇帝犯下了三条罪状,还想在世上求取活命,这是伍子胥在吴国之所以被杀的原因。现在我逃命隐藏在山谷之中,每天都靠向蛮夷乞讨过活,我思归之心,就同瘫痪的人不忘记直立行走,盲人不忘记睁眼看一看一样,只不过情势不允许罢了。”于是两军交战,柴武屠平参合,并将韩王信斩杀。[7]

家庭[编辑]

韩王信
太子 弓高壮侯韩穨当
襄城哀侯韩婴 韩孺
襄城侯韩释之 弓高侯韩则 龙额侯韩譊 韩嫣 按道愍侯韩说
按道侯韩兴 龙额安侯韩增
龙额节侯韩岑 龙额思侯韩宝 韩骞
龙额侯韩持弓

祖:

父:

子:

  • 韩太子:韩信降匈奴,与其父一起降匈奴。
  • 韩颓当:弓高侯,韩王信至颓当城,与太子同时生子,故取名韩颓当。汉文帝时,与侄子韩婴以匈奴相国降汉,被封为弓高侯。七国之乱时为汉将,史称“功冠诸军”[8]

孙:

  • 韩婴:与叔叔韩颓当同时出生于颓当城,汉文帝时与叔叔一同降汉,封为襄城侯,死后谥为“哀侯”,子韩释之嗣。

曾孙:

  • 韩释之:韩婴之子
  • 韩则(弓高侯,韩颓当嫡孙)
  • 韩嫣:韩颓当庶孙,为汉武帝所宠幸
  • 韩说:韩颓当庶孙,亦为汉武帝所宠幸,从大将军卫青征匈奴,有功,封龙额侯,12年免。元封元年五月,因击东越有功封按道侯,19年为卫太子刘据所杀,谥愍侯。

玄孙:

其他后裔:

  • 韩棱:东汉名臣,颍川舞阳人;
  • 韩曁:三国时期魏国大臣,南阳人。魏文帝黄初七年(公元226年),封为南乡亭侯。去后世子韩肇嗣。孙韩邦于东晋八王之乱时被杀。

唐代大诗人韩愈亦自称是其后裔。

參考資料[编辑]

  1. ^ 皇甫湜《韩愈神道碑》:“秦绝韩祀,虮虱有子。继王阳翟,继王安定。”载《全唐文》卷687
  2. ^ 《史记》(卷93):“韩王信者,故韩襄王孽孙也,长八尺五寸。及项梁之立楚后怀王也,燕、齐、赵、魏皆已前王,唯韩无有后,故立韩诸公子横阳君成为韩王,欲以抚定韩故地。项梁败死定陶,成奔怀王。沛公引兵击阳城,使张良以韩司徒降下韩故地,得信,以为韩将,将其兵从沛公入武关。”
  3. ^ 《史记》(卷93):“沛公立为汉王,韩信从入汉中,乃说汉王曰:“项王王诸将近地,而王独远居此,此左迁也。士卒皆山东人,跂而望归,及其锋东乡,可以争天下。”汉王还定三秦,乃许信为韩王,先拜信为韩太尉,将兵略韩地。”
  4. ^ 《资治通鉴》(卷9):“项王以张良从汉王,韩王成又无功,故不遣之国,与俱至彭城,废以为穰侯;已,又杀之。”
  5. ^ 《史记》(卷93):“项籍之封诸王皆就国,韩王成以不从无功,不遣就国,更以为列侯。及闻汉遣韩信略韩地,乃令故项籍游吴时吴令郑昌为韩王以距汉。汉二年,韩信略定韩十馀城。汉王至河南,韩信急击韩王昌阳城。昌降,汉王乃立韩信为韩王,常将韩兵从。三年,汉王出荥阳,韩王信、周苛等守荥阳。及楚败荥阳,信降楚,已而得亡,复归汉,汉复立以为韩王,竟从击破项籍,天下定。五年春,遂与剖符为韩王,王颍川。”
  6. ^ 《史记》(卷93):“明年春,上以韩信材武,所王北近巩、洛,南迫宛、叶,东有淮阳,皆天下劲兵处,乃诏徙韩王信王太原以北,备御胡,都晋阳。信上书曰:“国被边,匈奴数入,晋阳去塞远,请治马邑。”上许之,信乃徙治马邑。秋,匈奴冒顿大围信,信数使使胡求和解。汉发兵救之,疑信数间使,有二心,使人责让信。信恐诛,因与匈奴约共攻汉,反,以马邑降胡,击太原。”
  7. ^ 《史记》(卷93):“汉十年,信令王黄等说误陈豨。十一年春,故韩王信复与胡骑入居参合,距汉。汉使柴将军击之,遗信书曰:“陛下宽仁,诸侯虽有畔亡,而复归,辄复故位号,不诛也。大王所知。今王以败亡走胡,非有大罪,急自归!”韩王信报曰:“陛下擢仆起闾巷,南面称孤,此仆之幸也。荥阳之事,仆不能死,囚於项籍,此一罪也。及寇攻马邑,仆不能坚守,以城降之,此二罪也。今反为寇将兵,与将军争一旦之命,此三罪也。夫种、蠡无一罪,身死亡;今仆有三罪於陛下,而欲求活於世,此伍子胥所以偾於吴也。今仆亡匿山谷间,旦暮乞贷蛮夷,仆之思归,如痿人不忘起,盲者不忘视也,势不可耳。”遂战。柴将军屠参合,斩韩王信。”
  8. ^ 《史记》(卷93):“信之入匈奴,与太子俱;及至穨当城,生子,因名曰穨当。韩太子亦生子,命曰婴。至孝文十四年,穨当及婴率其众降汉。汉封穨当为弓高侯,婴为襄城侯。吴楚军时,弓高侯功冠诸将。传子至孙,孙无子,失侯。婴孙以不敬失侯。穨当孽孙韩嫣,贵幸,名富显於当世。其弟说,再封,数称将军,卒为案道侯。子代,岁馀坐法死。后岁馀,说孙曾拜为龙嵒侯,续说后。”
  9. ^ 《汉书》(卷33):“信之入匈奴,與太子俱,及至頹當城,生子,因名曰頹當。韓太子亦生子嬰。至孝文時,頹當及嬰率其眾降。漢封頹當為弓高侯,嬰為襄城侯。吳楚反時,弓高侯功冠諸將。傳子至孫,孫無子,國絕。嬰孫以不敬失侯。頹當孽孫嫣,貴幸,名顯當世。嫣弟說,以校尉擊匈奴,封龍哣侯。后坐酎金失侯,復以待詔為橫海將軍,擊破東越,封按道侯。太初中,為游擊將軍屯五原外列城,還為光祿勛,掘蠱太子宮,為太子所殺。子興嗣,坐巫蠱誅。上曰:“游擊將軍死事,無論坐者。”乃復封興弟增為龍鏹侯。增少為郎,諸曹侍中光祿大夫,昭帝時至前將軍,與大將軍霍光定策立宣帝,益封千戶。本始二年,五將征匈奴,增將三萬騎出雲中,斬首百餘級,至期而還。神爵元年,代張安世為大司馬車騎將軍,領尚書事。增世貴,幼為忠臣,事三主,重於朝廷。為人寬和自守,以溫顏遜辭承上接下,無所失意,保身固寵,不能有所建明。五鳳二年薨,諡曰安侯。子寶嗣,亡子,國除。成帝時,繼功臣后,封增兄子岑為龍鏹侯。薨,子持弓嗣。王莽敗,乃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