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甲多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韦·甲多热藏文དབས་རྒྱལ་ཏོ་རེ།,?-842年),又作韦·达纳坚藏文དབའས་སྟག་རྣ་ཅན།),《敦煌吐蕃历史文书》的“大相世系表”作韦·杰多日达聂藏文དབའས་རྒྱལ་ཏོ་རེ་སྟག་སྙ།),《新唐书》作结都那,是吐蕃帝国末期的一位政治人物。

根据《贤者喜宴》的记载,韦·甲多热是一位苯教信徒。他在没庐·墀松杰拉囊藏文འབྲོ་སུམ་རྗེ་སྟག་སྣང,尚绮心儿)之后继任吐蕃的大贡论一职。当时在大贡论之上还有僧相藏文བང་ཆེན་པོ་,音译“钵阐布”)一职,由僧人勃阑伽·云丹担任。勃阑伽·云丹使用强制手段推行佛教,引起苯教大臣的不满,韦·甲多热便是其中之一。甲多热先是诬陷已出家的王子藏玛不守戒律,趁赤祖德赞将其流放之机将其谋害。后又诬陷勃阑伽·云丹与王妃属庐·贝吉昂楚藏文བཙུན་མོ་ཅོག་རོ་ཟ་དཁལ་གྱི་ངང་ཚུལ།)私通。勃阑伽·云丹大惧出逃,被甲多热追及杀害。

在铲除了勃阑伽·云丹的势力之后,甲多热于838年联合属庐·列扎藏文ཅོག་རོ་ལེགས་སྒྲ།)和列杜赞藏文ལེགས་སྡུག་བཙན),趁赤祖德赞醉酒之机将他谋杀,拥立朗达玛为赞普。[1]

朗达玛在位期间,吐蕃境内屡屡发生霜、雹、瘟疫等天灾人祸。甲多热奏称这是由于推行佛法而触怒了天神的缘故。朗达玛便下令禁止佛教,并强制推行苯教,史称“朗达玛灭佛”。大量佛寺、佛像、佛经被毁弃,赤祖德赞在位期间聘请的外国译师全被驱逐出境。佛教徒或被杀,或没为奴隶。[2]842年,朗达玛被佛教僧侣拉隆·贝吉多杰暗杀。朗达玛的王妃那囊氏藏文སྣ་ནམ་པ)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抱养了一名乞丐的儿子,取名安达·云丹。那囊氏谎称自己为赞普生下了儿子,并且立其为赞普。但大臣们发现云丹刚出生就长了牙,心中怀疑,强烈反对。韦·甲多热在朝会上拒绝拜见云丹,并公开宣称赞普的支系尚多,不可立云丹为赞普,遂被那囊氏一族逮捕杀害,其家族也被灭族。死后,反对云丹的大臣另立俄松为赞普,吐蕃随即陷入大规模内战之中。

朗达玛和韦·甲多热都是藏传佛教信徒讽刺的对象。朗达玛被藏传佛教徒认为是牛魔王的化身,韦·甲多热则被视为长着耳的饿鬼的化身。[3]

注释[编辑]

  1. ^ 《贤者喜宴》译注十三,第101页(总第259页)
  2. ^ 《贤者喜宴》译注十四,30页(总277页)
  3. ^ 《贤者喜宴》译注十三,99页~101页(总257~259页)

参考资料[编辑]

  • 《吐蕃史稿》,才让著
  • 贤者喜宴》,黃顥譯,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1989年3月出版(原載於《西藏民族學院學報》)


韦·甲多热(结都那)
前任:
没庐·墀松杰拉囊
(尚绮心儿)
吐蕃大贡论
836年—842年
繼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