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韓復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韩复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韓復榘
Han Fuju.jpg
性别
出生 韓向方
(1890-01-25)1890年1月25日(清光绪十六年正月初五日)
 大清直隸省順天府覇州
逝世 1938年1月24日(1938-01-24)(47歲)
 中華民國湖北省漢口
国籍  中華民國
职业 軍人
活跃时期 20世纪
亲属 父 韩世泽
长子 韩嗣燮
次子 韩嗣烺
三子 韩嗣辉
四子 韩嗣煌
本頁面使用旁註標記,若瀏覽器不支持標音會顯示在文字後方,如:衣(yi)。

韓復(1890年1月25日-1938年1月24日),向方直隸省順天府覇州胜芳镇(今河北省霸州市)人,中華民国军事将领,馮玉祥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后出任山東省主席;抗日戰爭初期因違令撤退而被蔣介石誘捕處決。

生平[编辑]

国民軍中兴起[编辑]

韩复榘生于今河北省霸州市煎茶铺镇东台山村。其父韩世泽乃秀才,在村中开私塾。韩复榘起初有志于学問,后因貧困于1910年(宣統二年)离乡闯关东,投新民府陆军第二十镇四十协八十标第三营参军。清末,馮玉祥滦州起義时,韩复榘追随。失敗後,韩复榘返乡。中华民国成立後,韩复榘重归冯玉祥所部,先后在第16混成旅及第11師升任军职。[1][2][3]

1924年(民国十三年)10月北京政变国民軍成立,韓復榘任国民軍第1軍第1師第1旅旅長。1925年春,升任第1師師長。1926年(民国十五年)在南口大战中,閻錫山晋军威胁国民軍後方,韓復榘和石友三率部迎击。国民軍于同年8月放弃南口。張之江率本队撤往綏遠省,韓復榘和石友三乃投阎锡山。[1][2][3]

同年9月,馮玉祥归国举行五原誓師,韓復榘重归冯玉祥麾下,被任命为国民聯軍援陝第6路总指揮。1927年(民国十六年)6月,国民聯軍改组为国民革命軍第二集团軍,韓復榘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軍第6軍軍長,参加北伐,立下軍功。10月,第二集团軍縮编,韓復榘任第20師師長,驻扎鄭州。12月,经馮玉祥推薦,韓復榘任河南省政府主席。但韓復榘失去第20師的指揮权,所部交与石敬亭。由此,韓復榘和冯玉祥暗生不睦。[4][2][3]

統治山東省[编辑]

1929年(民国十八年)北伐结束後,馮玉祥与蒋介石的矛盾激化,衝突不可避免。5月22日,韓復榘弃冯投蒋,率第20師的旧部归顺中央政府。1930年(民国十九年)中原大战时,韓復榘任第1軍团总指揮,同閻錫山晋軍作战,立下军功;同年9月,被任命为山東省政府主席。[5][2][3]

此後7年多,韓復榘是山東省的統治者。韓復榘同日本秘密建立了联系,同时暗杀了原山東军阀張宗昌。此外,他还驱逐了國民革命軍第十七軍軍長劉珍年,对中国国民党山東省党部施压。由此韓復榘使山東省成为高度自治区域,弱化了国民政府中央对山东省的统治。韩澄清吏治、禁烟、剿匪,消滅巨匪“刘黑七”,還大力扩充军队,不仅将原有的三个师扩充为五个师又一个旅,还编练了4路“民团”共计约6万人并自任总指挥,将山东发展成为自己的小王国,此举引起蒋中正的不满。

治魯期间,韩复渠重视體育[6],聘请社会活动家、思想家梁漱溟来山东省开展大规模的乡村建設運動,振兴產业。韓復榘对山东省政建设有功績。[7]“在当时国民党所谓‘儒将’中,还很难找到第二人。”[8]

遭到处决[编辑]

韓復榘
《支那事変写真帖》(1938年)

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12月西安事变发生,韓復榘发電报支持張学良楊虎城[9]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抗日战争爆发,10月韓復榘出任第3集团軍总司令兼第5战区副司令長官。韓復榘在先期成功退却日军进攻后,因心疑中央企图通过日军消耗其军事实力而不与日軍全面战斗,放弃了济南,向山東省西南部撤退保存嫡系部队实力。离开济南后,李宗仁电令其死守泰安。韩回电:“南京不守,何守泰安。”李接电,又是大怒,将韩电转给蒋介石,指韩不听指挥。另一方面,他同四川省政府主席劉湘秘密联络,企图共同发动反蒋運動。韓復榘的这些行为使蒋介石下定了肃清韓復榘的决心。[10]

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1月11日,韓復榘在到開封出席軍事会議时,蒋介石指責韩“不发一枪,从黄河北岸,一再向后撤退,继而放弃济南、泰安,使后方动摇”,韩复榘听了蒋介石的话,毫不客气地顶上去说:“山东丢失是我应负的责任,南京丢失是谁负的责任呢?”蒋正颜厉色说道:“现在我问的是山东,不是问的南京!南京丢失,自有人负责。”[11]接著刘峙拉着韩離開會場,随后被押往漢口收监。同月24日,韓復榘被以违反命令擅自撤退的罪名,由蒋介石下命令处决,得年49岁。[12][13][3]1954年,韩复榘的灵柩迁往北京香山万安公墓安葬。

注释[编辑]

  1. ^ 1.0 1.1 沈(1978)、243頁。
  2. ^ 2.0 2.1 2.2 2.3 徐主編(2007)、2659頁。
  3. ^ 3.0 3.1 3.2 3.3 3.4 劉国銘主編(2005)、2269頁。
  4. ^ 沈(1978)、243-244頁。
  5. ^ 沈(1978)、244-245頁。
  6. ^ 赵荣琛在《粉墨生涯六十年》中说,“他(韩)喜欢多种体育运动,尤爱骑马、游泳、踢足球和打篮球。他当团长时,他那个团的球队很有名气,每次比赛他都亲自上场参赛。到山东后他虽已40岁出头,仍不能忘记球场,有空常去足球场玩球,向小儿子传教顶球、压球等技巧。从这一点说,关于韩复榘看篮球比赛大闹笑话的讥讽是靠不住的。如果虚指某些不学无术、胸无点墨的大官,作为文艺典型,当然可以,若具体指韩复榘就不合适了。”
  7. ^ 沈(1978)、245頁。
  8. ^ 陆立之,《炎黄春秋》,1994年
  9. ^ 梁漱溟稱:“韩在无意中得罪了蒋,所以蒋把他枪毙了。怎么样得罪蒋呢?就是西安事变……韩答复一个电报到西安,他就提议说,怎么样处分蒋,我们大家开会商量。这样一个主张并不利于蒋——共同商量对蒋如何嘛。可是这个电报出去之后,蒋已经出来了,蒋看见这个电报……”(梁漱溟、(美)艾恺:《这个世界会好吗?》)韩复榘向孙桐萱解释,“那是给张汉卿捧场的,因为他过去在我们打刘珍年时帮了很大的忙”。(孙桐萱《韩复榘被扣前后》,载《文史资料选辑》第54辑,中国文史出版社1986年版)据说,韩复榘正在山东省政府打麻将,听到西安事变和平解决消息后,当着蒋伯诚的面,把眼前的牌一推,说:“这叫什么事嘛,没想到张汉卿做事情这么虎头蛇尾!”(王禹廷《西安事变酿成巨祸》,《传记文学》1986年第49卷第5期)
  10. ^ 沈(1978)、245-247頁。
  11. ^ 王一民:《关于韩复榘统治山东和被捕的见闻》
  12. ^ 沈(1978)、247頁。
  13. ^ 徐主編(2007)、2660頁。

参考文献[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中華民國国民政府
前任:
馮玉祥
河南省政府主席
1928年12月-1930年10月
繼任:
劉峙
前任:
陳調元
山東省政府主席
1930年9月-1938年1月
繼任:
沈鴻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