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安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韓安國(?-前127年),字長孺西漢大臣,官至御史大夫。曾为梁孝王幕僚,并且是梁孝王身边得力谋士。后来深的深得汉景帝的信任,化解了汉廷中央和梁孝王的关系,汉武帝时,提倡和亲匈奴,西汉北部边疆多年无战事。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因病去世[1]

生平[编辑]

韩安国是梁成安人,遷居睢陽。韓安國幼学《韓非子》,仕于梁孝王劉武。吴楚七国之乱时(前154年),韓安國为梁将,阻击吴军。其後,梁王劉武自己任命国大臣,出入建天子旌旗。兄长汉景帝很不高興。韓安国以梁国使者的身份会见大長公主(景帝的姐姐刘嫖),表明劉武之心、大長公主通过窦太后劝说景帝。韓安國在漢朝朝廷有了大名[2]

後来韓安国触梁法而下獄。獄吏田甲侮辱韓安国,韓安国说“你不知道死灰复燃吗?”獄吏田甲说:我用小便就能浇灭。后来韓安国被汉使者任命为梁国内史。韓安国对赤身来谢罪的田甲说:“现在可以用尿浇了”,但还是厚待田甲[3]

梁王想成为皇储,公孫詭、羊勝阴謀暗殺反对此事的大臣袁盎。景帝知道后,遣使者到梁国逮捕公孫詭、羊勝。梁王将公孫詭、羊勝藏匿,韓安国劝说梁王命公孫詭、羊勝自殺。梁国免罪、景帝、皇太后都开始重视韓安国[4][5][6]

梁王劉武死后,子共王即位,韓安国触法丢官。漢景帝死后,漢武帝即位,武安侯田蚡为太尉。韓安国向田蚡贈500,被任命北地都尉,建元三年(前138年)改任大農令

建元六年(前135年),閩越南越国相攻,漢武帝派遣韓安国和大行王恢招抚,还没抵达,越人便殺越王而降。同年,田蚡出任丞相,韓安國出任御史大夫。

马邑之谋[编辑]

在与匈奴和親的问题上,武帝命大臣議論。燕人大行王恢主張攻撃匈奴,韓安国主張和親,大臣多数支持韓安国[7]。武帝于是同意和親。翌年,馬邑聶壹通过大行王恢,向武帝建议誘撃匈奴。武帝同意王恢的意見。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太仆公孙贺为轻车将军,大行王恢为将屯将军,太中大夫李息为材官将军,御史大夫韩安国为护军将军,诸将皆属护军。匈奴策察知阴谋,没有上当,王恢被問責,当死罪,王恢只好自殺。

韓安国擅长适应時宜,贪财嗜利。但他所推举皆廉士,都比他贤明。武帝评价他有宰相之器,元光四年(前131年),丞相田蚡死后,韓安國代行丞相。韓安國因坠車伤足,武帝改命平棘侯薛泽为丞相,韓安國的御史大夫解任。数月後,韓安國康复,改任中尉。元光六年(前129年),改任衛尉

之后,衛青与匈奴激战,韓安國任材官将軍駐屯漁陽。韓安國捕虜匈奴人,得到匈奴遠去的情報。上疏停止军屯,专心耕田。匈奴却在一个月後大举入侵。武帝大怒,韓安國改駐屯右北平。数月后,元朔二年(前127年),失意嘔血病死[1]

有关成语[编辑]

后世纪念[编辑]

汝州市把以梁丰北路更名为安国路,来纪念韩安国本人。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史记·韩长孺列传》:安国始为御史大夫及护军,后稍斥疏,下迁;而新幸壮将军韂青等有功,益贵。安国既疏远,默默也;将屯又为匈奴所欺,失亡多,甚自愧。幸得罢归,乃益东徙屯,意忽忽不乐。数月,病欧血死。安国以元朔二年中卒。
  2. ^ 《史记·韩长孺列传》:御史大夫韩安国者,梁成安人也,后徙睢阳。尝受韩子﹑杂家说于驺田生所。事梁孝王为中大夫。吴楚反时,孝王使安国及张羽为将,扞吴兵于东界。张羽力战,安国持重,以故吴不能过梁。吴楚已破,安国、张羽名由此显。
  3. ^ 《史记·韩长孺列传》:其后安国坐法抵罪,蒙狱吏田甲辱安国。安国曰:“死灰独不复然乎?”田甲曰:“然溺之。”居无何,梁内史缺,汉使使者拜安国为梁内史,起徒中为二千石。田甲亡走。安国曰:“甲不就官,我灭而宗。”甲因肉袒谢。安国笑曰: “可溺矣!公等足与治乎?”卒善遇之。
  4. ^ 《史记·韩长孺列传》:梁孝王,景帝母弟,窦太后爱之,令得自请置相﹑二千石,出入游戏,僭于天子。天子闻之,心弗善也。太后知帝不善,乃怒梁使者,弗见,案责王所为。
  5. ^ 《史记·韩长孺列传》:韩安国为梁使,见大长公主而泣曰:“何梁王为人子之孝,为人臣之忠,太后曾弗省也?夫前日吴﹑楚﹑齐﹑赵七国反时,自关以东皆合从西乡,惟梁最亲为艰难。梁王念太后﹑帝在中,而诸侯扰乱,一言泣数行下,跪送臣等六人,将兵击却吴楚,吴楚以故兵不敢西,而卒破亡,梁王之力也。今太后以小节苛礼责望梁王。梁王父兄皆帝王,所见者大,故出称跸,入言警,车旗皆帝所赐也,欲以侘鄙县,驱驰国中,以夸诸侯,令天下尽知太后﹑帝爱之也。今梁使来,辄案责之。梁王恐,日夜涕泣思慕,不知所为。何梁王之为子孝,为臣忠,而太后弗恤也?”
  6. ^ 《史记·韩长孺列传》:大长公主具以告太后,太后喜曰:“为言之帝。”言之,帝心乃解,而免冠谢太后曰:“兄弟不能相教,乃为太后遗忧。”悉见梁使,厚赐之。其后梁王益亲驩。太后﹑长公主更赐安国可直千余金。名由此显,结于汉。
  7. ^ 《史记·韩长孺列传》:其明年,则元光元年,雁门马邑豪聂翁壹因大行王恢言上曰:“匈奴初和亲,亲信边,可诱以利。”阴使聂翁壹为闲,亡入匈奴,谓单于曰:“吾能斩马邑令丞吏,以城降,财物可尽得。”单于爱信之,以为然,许聂翁壹。聂翁壹乃还,诈斩死罪囚,县其头马邑城,示单于使者为信。曰:“马邑长吏已死,可急来。”于是单于穿塞将十余万骑,入武州塞。当是时,汉伏兵车骑材官二十余万,匿马邑旁谷中。韂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太仆公孙贺为轻车将军,大行王恢为将屯将军,太中大夫李息为材官将军。御史大夫韩安国为护军将军,诸将皆属护军。约单于入马邑而汉兵纵发。王恢﹑李息﹑李广别从代主击其辎重。于是单于入汉长城武州塞。未至马邑百余里,行掠卤,徒见畜牧于野,不见一人。单于怪之,攻烽燧,得武州尉史。欲刺问尉史。尉史曰:“汉兵数十万伏马邑下。”单于顾谓左右曰:“几为汉所卖!”乃引兵还。出塞,曰:“吾得尉史,乃天也。”命尉史为“天王”。塞下传言单于已引去。汉兵追至塞,度弗及,即罢。王恢等兵三万,闻单于不与汉合,度往击辎重,必与单于精兵战,汉兵势必败,则以便宜罢兵,皆无功。

參考[编辑]

前任:
西汉大农令
前138年—前135年
繼任:
前任:
庄青翟
西汉御史大夫
前135年—前131年
繼任:
张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