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layout {
line-width = 60\mm
indent = 0\mm
}
\relative c''{
\clef treble \time 3/1 \hide Staff.TimeSignature
d,1 g f \bar "||" \break
\time 1/1 <d f> \bar "||" <d g> \bar "||" <f g> \bar "||"
}
旋律音程(上)和和聲音程(下)

音程(interval),指的是一個特定樂音體系中,兩樂音之間的距離。西方音樂體系中,音程由度數音數決定。其中較低的音稱為根音(下方音),較高的音稱為冠音(上方音)。[1]:87、88 音程有旋律音程、和聲音程、單音程、複音程、協和音程、不協和音程等多種分類方法。

音程結構[编辑]

音程的概念是從樂譜中的記譜方式所得出,而並非靠聽覺來分辨,特別是鋼琴一類的鍵盤樂器,因為十二平均律的原故,異名同音的處理方法都是按同一個鍵,因此樂譜上不論是標示是F、E或是G雙降,鋼琴上都是按著同一個琴鍵,但在音程的計算上,F、E和G雙降的計算方法和歸類便完全不同,因此,如果将两个音单独拿出来,純以聽覺並不是解釋音程的最好方法,因为在没有音乐上下文环境的情况下单独拿出两个音,听觉上是无法分辨等音程的。

計算音程,必須以下列兩個元素作為指標:

音級[编辑]

音級是指兩音之間包括幾個基本音。在樂理上,習慣以「度」來表示兩音之間的距離。在五線譜中,每個「線」、每個「間」都代表一個音級,當兩個音在同一個「線」或「間」時,稱為一度。若兩個音是在相鄰的「間」與「線」上,就稱為二度。其它度數以此類推。

例如以A為根音,分別以F、E、G雙降為冠音:

  • A-F:六度(A、B、C、D、E、F)
  • A-E五度(A、B、C、D、E)
  • A-G雙降:七度(A、B、C、D、E、F、G)
根音\冠音 C D E F G A B
C 1度 2度 3度 4度 5度 6度 7度
D 7度 1度 2度 3度 4度 5度 6度
E 6度 7度 1度 2度 3度 4度 5度
F 5度 6度 7度 1度 2度 3度 4度
G 4度 5度 6度 7度 1度 2度 3度
A 3度 4度 5度 6度 7度 1度 2度
B 2度 3度 4度 5度 6度 7度 1度


音數[编辑]

半音數目是指音程內所含半音的個數。西方樂理中雖然有全音半音的概念,但計算音程時,一直來都只採用單一的量度單位-半音華人地方[哪裏?]則採用混合模式[來源請求],即計算全音半音的數量,以「1」代表全音,以「½」代表半音,因而得出稱為音數(又称全音数)的數額,不同的音程有各自的音數。優點是簡單易明,但缺點是不同的音程,由於在排列時的全音、半音個數不同,因此儘管度數相同,但聲響效果也不一定相同。


音程分類[编辑]

音級與音數,就是構成音程的兩個要素。在這麼多音級、音數的排列組合中,每種組合都有它們自己的特性(音數不同,度數相同,聲響效果不同)。

在樂理上,主要有七種基本型態:大音程、小音程、純音程(又稱完全音程)、增音程、減音程、倍增音程、倍減音程。而從這些基本型當中,又可依據音程內含的「音級」、「音數」再往下細分,列舉如下[a]

半音數 音数 一度 举例 二度 举例 三度 举例 四度 举例 五度 举例 六度 举例 七度 举例 八度 举例
0 0 C-C E-F♭
1 ½ C-C E-F 倍减 D雙升-F
2 1 倍增 D-D C-D D-F
3 C-D D-F 倍减 D-G
4 2 倍增 G-A C-E D-G
5 F-A C-F 倍减 C-G
6 3 倍增 F-A雙升 F-B B-F 倍减 C-A雙降
7 倍增 F-B C-G C-A
8 4 C-G E-C 倍减 D雙升-C
9 倍增 D-A C-A D-C
10 5 C-A D-C 倍减 G-G'
11 倍增 C-A雙升 C-B G-G'
12 6 C-B C-C'
13 倍增 C-B雙升 C-C'
14 7 倍增 C-C'雙升

上表中提及了兩個現時極罕用的音程名稱:「倍增」(英語:doubly augmented)及「倍減」(英語:doubly diminished)音程。從理論層面,倍增及倍減音程是存在的,但作曲家實際記譜時,通常都會考慮音高的標示會否令演奏者出現混淆不清的情況,亦會顧及在調性和聲模進等其他因素是否相配合。「倍增」和「倍減」音程與雙升號雙升)或雙降號雙降)亦有著密切的關係,撇除刻意的寫法,一般來說,同時間或鄰近同時出現雙升號或雙降號的情況是極罕見的。

事实上,倍倍增/减、倍倍倍增/减以及倍倍倍倍增/减也是理论上存在的,例如B雙升-F'雙降就是一个倍倍倍倍减五度音程,但是出于同样的原因,这些音程在实际作品中出现的几率更加的罕见,可以说是几乎没有。

即使是現代音樂,同樣作曲家亦會以演奏者的角度去考慮記譜。如十二音技法中雖然容許異名同音的記譜方式,但作曲家決定採用升音或降音,最終還是要從樂句,甚至是觀感去考慮。出現太多不切實際的記音,往往令人覺得作曲家專業度不足的印象。這也說明了倍增音程及倍減音程一直以來都不被重視的原因。

在一般的[哪個/哪些?]公開音樂考試中,考生在聽力測試部份只需要使用大音程、小音程、純音程及三全音的名稱作答便可以,而書寫部份亦只會涉及使用增音程和減音程,倍增音程及倍減音程早已摒除在考核內容之外。

旋律與和聲[编辑]

兩個音先後發聲的音程稱為「旋律音程」,同時發聲的為「和聲音程」。

單與複[编辑]

單音程和複音程 关于这个音频文件 Play

八度以內的音程稱為“單音程”,超過八度則為“複音程”,但增八度和倍增八度仍是單音程。[1]:96

每个复音程都有对应的单音程,将复音程的度数减去七,如果得数小于等于八,则该音程为原复音程所对应的单音程,如果大于八,则将其得数继续减七,直到小于等于八为止。

复音程的性质与其对应的单音程的性质相同。例如:如右图所示,大十度对应的单音程是大三度,这两个音程都是大音程。

協和與不協和[编辑]

聽起來和諧的音程即“協和音程”,反之則為“不協和音程”。最和諧的是純一度純八度,它们属于完全协和音程,其次是純四度純五度,它们也属于完全协和音程;小三度小六度為不完全協和音程;小二度小七度和所有增/減音程、倍增/倍減音程都是不協和音程。[1]:97


但實際上還存在其他的定義,文藝復興音樂時代,純五度八度小三度小六度被視為協和音程,所有其他音程都是不和諧音程,就連純四度都曾在1473年被约翰内斯·廷克托里斯描述為不和諧音程。[2]
事实上,在古典和声学对位法中,纯四度若出现在低声部与上方任意声部间,则被视为不协和音程;而如果是出现在两个上方声部间,且此时有一个比这两声部更低的声部同时演奏,则这个由上方两声部组成的纯四度被视为协和音程。所以六和弦是协和和弦,而四六和弦则被视为需要解决的不协和和弦,不能够单独使用,所以四六和弦只有三种用法——经过的四六和弦、辅助的四六和弦、和终止四六和弦(其实就是把低音上方的四度音和六度音当做倚音——即和弦外音来处理)。

等音程[编辑]

等音程 关于这个音频文件 Play

两个音程孤立听时,音响效果完全一样,只是写法和意义不同,这种音程,就叫“等音程”[1]:99

等音程对应表
半音数 倍增音程 增音程 自然音程 减音程 倍减音程
0 纯一度 减二度
1 增一度 小二度 倍减三度
2 倍增一度 大二度 减三度
3 增二度 小三度 倍减四度
4 倍增二度 大三度 减四度
5 增三度 纯四度 倍减五度
6 倍增三度 增四度 减五度 倍减六度
7 倍增四度 纯五度 减六度
8 增五度 小六度 倍减七度
9 倍增五度 大六度 减七度
10 增六度 小七度 倍减八度
11 倍增六度 大七度 减八度
12 增七度 纯八度 减九度

上表中同一横行的音程互为等音程,它们的半音数相同,但音程度数和音程性质不同。


音程的转位[编辑]

转位是指音程中的互换,音程中的两个音如果低音向上提高八度,或高音向下移动八度,并使得原音程中的冠音变成了新音程中的根音、原音程中的根音变成了新音程中的冠音,这样构成的音程称为转位音程。

音程转位后性质大多会变化,大音程转位后会变成小音程,小音程转为大音程,增音程转为减音程,减音程转位增音程,唯独纯音程(港台称完全音程)转位后不变化。每个音程有一个转位,如下表所示:

原来的音程度数 转位后的音程度数
1 8
2 7
3 6
4 5
5 4
6 3
7 2
8 1
原来的音程性质 转位后的音程性质
倍增 倍减
纯(港台称完全) 纯(港台称完全)
倍减 倍增

注释[编辑]

  1. ^ 所謂的倍減二度減一度倍減一度在樂理上並沒有定義。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李重光. 基本樂理. 湖南文藝出版社. 2009. 
  2. ^ Drabkin, William (2001). "Fourth". 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 second edition, edited by Stanley Sadie and John Tyrrell. London: Macmillan Publishers.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