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頭七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做七,又称作七烧七斋七理七七七,是東亞的喪殯習俗,指人死后每隔七天舉行法事一次,七天为一期,最多为七期,七七四十九天才结束。[1] 佛教稱之為七七齋七七忌累七齋七七日齋七日,道教稱之為七七追薦

“七七”为最后一个“七”,称“断七”、尾七滿七圓七[2]

頭七[编辑]

有的命理學家認為頭七是根據死者去世的時間,再配合天干地支計算出來的日子及時辰,然而一般民眾習慣上都認為「頭七」指的是人去世後的第六日晚上到第七日早晨。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頭七」習俗,然一般都認為,死者魂魄會於「頭七」返家,家人應於魂魄回來前,為死者魂魄預備一頓飯,之後便須迴避,最好的方法是睡覺,睡不著便躲入被窩;如果死者魂魄看見家人,會令他記掛,便影響他投胎再世為人。

亦有說認為人死後魂魄會於「頭七」前到處飄蕩,到了「頭七」當天的子時回家,家人應於家中燒一個梯子形狀的東西,讓魂魄順著這「天梯」到天上。

七七[编辑]

在人死后每过七天就举行一次奠礼,或者颂经设斋,或者礼佛拜忏,以追荐亡灵,民间简称为“做七”。举行法会的时间间隔一般最少要七天,最多要做到四十九天为止,也就是说要每隔七天做一次,一共要做七次。做七原是佛家的的法事,到了宋代以后,道家也为人设道场做七。做七的民间习俗的解释是,人死七天后就会转生,每七天为一期,期满后会再降生,若一期期满后未得生缘,须再等一期,直到四十九天后为止。

一七,即死后七日,丧家举行隆重仪式,设另外、供木主,上香叩拜,烧纸箱,请僧道诵经、拜忏。旧时杭州的做七风俗是这样的,“一七”一般叫“头七”或首七,通常在第六天就开始,据《杭俗遗风》上说:做七须在第六日上,故名曰“敲六头儿”,要用土地庙的和尚来做,首七要敲打。

二七,祭礼从简,这天,家人备酒馔,供羹饭祭奠,烧纸楮。

三七,亦称“散七”,这夜,孝子擎香火,到三岔路口呼喊亡人姓名或称谓,或上坟焚香接亡灵回家,家中设奠。

四七,祭礼从简,这天,家人备酒馔、供羹饭、焚纸楮进行祭奠。

五七,在七七中,五七祭仪尤重,这天,丧家举行祭奠,焚楮烧纸,请僧人、道士放焰口。亲友也携纸钱、锡箔元宝(也有送现金)助祭,丧家要办酒席招待。有的扎纸扎,焚祭亡灵,纸扎有楼阁房宅,内置锡箔元宝;有金山、银山,山上饰草木鸟兽,祭礼时,将这些纸扎拿到墓前焚化。有的地方这天出嫁女儿挑酒食回娘家祭奠。

六七,祭礼从简。

七七,“七七”又称“满七”、“尾七”等,仪式略同“头七”。有的地方又称“七七”为“起服”,即除去孝服,换上吉服。

作旬[编辑]

中國民間信仰相信,十殿閻羅目連尊者會在人死後計算其一生的善惡,以給予報應並決定投生六道閩南人傳說,「頭七」到「尾七」是作功德的最佳時機,到「尾七」後,要由目連尊者部下的查察司判官李玄邃、賞善司判官楊玄感、罰惡司判官韓子通、陰律司判官崔子玉等四大判官複審,判斷死者獲得了多少冥福,故富貴門閥多在「尾七」(「第四十九日」)之後,每一旬(十日)舉行法事一次,稱「作旬」,以祈禱於四判官與目連尊者。

第五十九日為「初旬」,由陰律司崔判官複審;第六十九日為「二旬」,由查察司李判官複審;第七十九日為「三旬」,由賞善司楊判官複審;第八十九日為「四旬」,由罰惡司韓判官複審;第九十九日為「五旬」,由目連尊者親自複審,但「五旬」通常會與「百日」合併辦理。

清治時期起,臺灣人通常只作法事至「尾七」即止,而不「作旬」,直接作「百日」,故臺灣本省漢族則直接稱「作七」為「作旬」。

圖表[编辑]

名號 祭祀時機 死亡日數
一殿秦廣王蔣王 頭七 7
二殿楚江王歷王(又稱初江王) 二七 14
三殿宋帝王余王 三七 21
四殿五官王呂王(又稱伍官王、仵官王) 四七 28
五殿森羅王包王(又稱閻羅王、閻羅天子) 五七 35
六殿卞城王畢王(又稱變成王) 六七 42
七殿泰山王董王(又稱太山王) 七七 49
陰律司崔判官 初旬 59
查察司李判官 二旬 69
賞善司楊判官 三旬 79
罰惡司韓判官 四旬 89
目連尊者 五旬(可與百日合併辦理,近日流行不辦理) 99
八殿都市王黃王 百日 100
九殿平等王陸王(又稱平正王) 一年 一年
十殿轉輪王薛王(又稱輪轉王) 三年 超過兩年,即為三年

相關条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做“七”. 中国殡葬协会官方网站. [2012年11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1月12日). 
  2. ^ 做七. 台灣大百科全書. 中華民國文化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