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虎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
Flying Tigers (4447711949).jpg
以鯊魚牙塗裝在機首的飛虎隊P-40,是二次大戰各空軍中最易辨認的戰鬥機之一。

存在時期 1941年12月20日—1942年7月4日
國家或地區  中華民國
部門 美國陸軍航空兵團
種類 航空大隊
規模 3個中隊;大概90架戰機
別稱 飛虎隊
指挥官
著名指揮官 陳納德
國民政府航空委員會縫在飛虎隊飛行員制服上的血幅,指示軍民救護被擊落的飛虎隊員。(R.E. Baldwin Collection)
飛虎隊創立人陳納德

飛虎隊英语:Flying Tigers),正式名稱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英语: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縮寫AVG),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中華民國成立,由美國飛行人員組成的空軍部隊,在中國緬甸等地對抗日本

創建[编辑]

1937年初,应國民政府邀请,美國陸軍航空隊退役上尉飛官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獲聘為中華民國空軍顧問[1]。陳納德以其人脈和技術獲得蔣中正宋美齡的信任,並以空軍上校的職級禮聘、月薪1000美金,協助發展中華民國空軍及訓練飛行員。他在1937年中抗戰爆發之際尚未發揮所學;但南京政府內遷重慶之後,他利用中國的戰略縱深建構出一套原始的預警網防衛重慶抵禦日軍空中威脅,同時他估計只要手上有100架驅逐機以及優秀的駕駛員就可抵抗日軍空中威脅。

在飛虎隊成立以前,中國戰場的戰鬥序列中還有一支由蘇聯軍隊組成的苏联航空志愿队。但是在1941年4月,苏联和日本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苏日双方保持和平友好关系,相互尊重对方之领土完整,不予侵犯;苏方承认满洲国的独立地位及领土完整,日方则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如果缔约一方成为第三者的战争对象,另一方应在整个冲突过程中保持中立;同年6月22日,德蘇戰爭爆發,蘇聯已無餘力繼續支援中國戰場,蘇聯志願隊在同年撤離。

由於中國飛行員數量有限,受蔣中正所託,陳納德到美國去宣傳中國抗戰,並且請他組成由美國飛行員構成的空中武力。在飛虎隊之前,西班牙內戰期間也曾有少量美國人志願者組成了洋基中隊英语Yankee Squadron替西班牙共和國軍戰鬥,因此志願武力的構想有其前例可循,關鍵取決在美國決策者的意願。陳納德到美國後,成功和美國總統羅斯福會面,獲得他的支持及默許,同意美國現役、退役及備役軍人改變身分後即可到中國作戰。陳納德的工作之所以可以順利完成,和宋子文找上羅斯福的個人助理勞克林·居禮英语Lauchlin Currie、及羅斯福的心腹湯瑪斯·加德納·柯克倫英语Thomas Gardiner Corcoran運作有關,在成功的政治游說下,羅斯福立場同情國民政府際遇,並願意提供相當多的方便使國民政府維持戰爭力量。

除了人力要素打開關鍵之外,1941年4月租借法案通過納入國民政府成為援助對象後,物資也開啟了機會之門;宋子文等中國外交官員成功找到了一批為數100架的Hawk-81A2戰鬥機(P-40B),這批戰機是由英國訂購,但性能不符需求拒絕接收的型號。但在戰力需求孔急之下的國民政府來說有新飛機遠比甚麼都沒有要好,因此接手了這批基型。

陳納德在美國招募約一百名飛行員,當中40名來自陸軍航空隊、60名來自海軍海軍陸戰隊。其中多數為後備役軍官,也有少數為美國政府授意下自航空隊中自願退役轉往AVG服役之飛行員。不過這些飛官有飛過戰鬥機訓練者不到三分之一,大部分是從轟炸機單位招募而來;另外亦招募了約200名地勤人員。飛行員名義上為中國「中央飛機製造廠[2]僱員。飛行員月薪600美元(1942年美國陸軍航空隊飛行員月薪最多347美元[3]),小隊長月薪650美元,中隊長月薪700美元[1]。另外擊落每架日機有500美元獎金。原來計劃的志願航空隊分三個大隊,包括兩個戰鬥機大隊及一個轟炸機大隊;但至偷襲珍珠港時只成立了一個戰鬥機大隊。

1941年秋夏之間,志願航空隊的飛行員持民間護照陸續抵達緬甸同古英语Taungoo換裝訓練,飛機則由中央飛機製造廠員工在緬甸仰光港組裝後飛抵同古接機。陳納德被飛行員稱為「老頭子」(Old Man),飛行員則學習以柯蒂斯-莱特公司P-40與日機作戰的技巧,包括以團隊作戰,高度優勢攻擊日機,並且避免日機進行水平面的迴轉纏鬥。志願航空隊面對的問題並不少。部份招募的飛行員作戰經驗不多,空中射擊技術不佳,亦有人借故離隊。由於運輸困難,各項設備及戰機很遲才到達前線。志願航空隊最多時只有約62架戰機及飛行員處於作戰狀態。在陳納德的指揮下,將能力較低或者是拒絕執行戰鬥任務的飛行員轉至文職,並使其中一至兩個中隊在備戰狀態。

名稱由來[编辑]

飛虎隊使用的血幅,左下角為飛虎隊的圖案

最初,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隊員中有人在雜誌上看到繪有鯊魚頭的澳洲P-40的照片,於是也在飛機頭部畫上鯊魚頭,用以嚇唬日本人。1941年12月,航空隊在昆明上空第一次作战取得胜利。飛虎隊(Flying Tigers)正式名稱為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縮寫AVG),因為飛機頭部畫上鯊魚頭,而未见过鲨鱼之昆明市民称作「飞老虎」而得名[1]。第二天昆明出版的一家报纸上便使用“飞老虎”一词来形容志愿队的飞机。航空队裏的中国翻译见到后,将其翻译为“Flying Tiger”这个名字告诉给陈纳德,队员们也觉得很好,于是将航空队命名为“飞虎队”。

後來,中華民國代表團向好莱坞的著名的迪士尼公司的艺术家们请求设计一个队标,华特·迪士尼亲自动手,根据“Flying Tigers”一名设计出“一只张着翅膀的老虎跃起扑向目标,老虎的尾巴高高竖起,与身体共同构成了象征胜利的V形”的图案。不过到后来,上面就渐渐不画鲨鱼头了。部份的戰機更有飛虎標誌的塗裝。

不過也有另外一種說法指出,早在志願隊成立以前,宋子文就已經在徵求AVG的標誌了;本來迪士尼方面是要選擇以龍作為主體,不過後來因為中華民國政府方面認為龍象徵帝王專制,因而才決定採用了老虎;不過所有的老虎圖案一直到1942年2月份以後,才開始被漆到AVG所使用的戰斧機身上(請參閱Dan Ford的Flying Tigers一書)。

作戰[编辑]

在1941年11月,飛虎隊的組員已經陸續完訓;12月8日日軍偷襲珍珠港、對美宣戰,點燃太平洋戰場的戰火。日本帝國陸軍隨即進駐泰國的機場,鞏固佔領東南亞的路徑;飛虎隊在開戰後讓第一、第二中隊移防昆明守衛滇緬公路的交通動線不致受損;1941年12月20日,空軍前敵總司令部電訊監察臺偵測到日本82中隊10架九九式雙發輕轟炸機在毫無護衛下由越南起飛轟炸昆明,監察臺總薹長陳一白將軍急告陳納德所有戰機都升空迎擊,10架日機都被攔截給嚇阻倉皇丟棄炸彈返回。飛虎隊號稱擊落5架,不過日本戰報確認損失的只有第二編隊的3架轟炸機,其它飛機中陣亡2名機組員,而飛虎隊1架P-40因燃料用盡在機場迫降折損。這次空戰勝利讓接下來整年西南地區再也沒有受到越南攻擊的轟炸機隊威脅。

第三中隊則在日本對英美宣戰後,留在緬甸保衛仰光等處的制空權,在12月23日至25日的日本轟炸中,聲稱擊落約90架轟炸機。之後至1942年3月,各中隊輪流駐守仰光,直至仰光陷落後撤回中國,在撤離緬甸時銷毀了維修中來不及運回的22架P-40。

由於飛虎隊於1941年12月20日的空戰中創下了自從零式戰鬥機肆虐中國戰場以來的首次空戰勝利,隨後在緬甸戰場上盟軍失利時又算是一支創下較多擊落日機戰果並且體面撤出緬甸的盟國空軍單位,因而在太平洋戰爭初期受到美國與中國的大力宣傳,官方宣傳中聲稱有299架日軍飛機與1000名的日本飛行員在與AVG交手時遭到擊落或在地面上被擊毀,因此創造了18位王牌飛行員。尤其是新竹空袭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据台湾新竹空军基地首次遭受的盟军空袭攻击,发生于1943年11月25日。

由於日本方面許多資料在戰爭結束前隨部隊調動而佚失,或是在戰爭結束前遭到銷毀,必須依靠許多回憶錄或者是間接的資料去重現空戰成果。根據當時日本陸軍航空隊在緬甸戰場上的部署以及日方的戰損資料來觀察,飛虎隊所取得的戰果不會超過115架以及400多名日本陸航的空地勤人員,當中包括在地面擊毀的敵機。直到1942年7月3日奉命解散,飛虎隊在中國、緬甸、印度支那作戰7個多月,共擊落約150架日機,摧毁297架日機[1]。飛虎隊到解散前共接收過129架P-40,損失了78架的P-40C與2架P-40E。損失原因包括因各種事故損失23架、自行銷毀22架、空襲損失13架、空戰遭到擊落12架[1]、遭高射炮擊落10架。另外90名的飛行員中有21名飛行員戰死、被俘及失蹤,另有3名於訓練過程中陣亡。

許多人至今認為當年在中國與緬甸上空與志願隊作戰的為日本海軍的三菱零式艦上戰鬥機,但事實上那大多是志願隊飛行員將與零戰外型極為相似的陸軍中島一式戰鬥機誤認為零式機的緣故。日本海軍航空隊於1941年8月到12月之間便開始陸續將零戰机撤出亞洲大陸戰場以支援太平洋戰場,日後也有若干零战机在1943年返回中國戰場,駐防於廣東上海以及海南島等沿海基地。飛虎隊早在零戰机回到中國之前,於1942年7月4日正式解散,除少數飛行員繼續留在中國外,大部分的飛行員選擇回到美國

组成[编辑]

飞虎队总部“虎穴”外景

飛虎隊分為三個中隊:第一中隊稱為「亚当与夏娃」(Adam & Eves);第二中隊稱為「熊貓」(Panda Bears);第三中隊稱為「地獄天使」(Hell's Angel)。1941年12月美國正式參戰時,飛虎隊有82名飛行員及79架飛機,但並非全部在作戰狀態。當中一、二兩個中隊駐紮在雲南昆明,第三中隊在緬甸仰光附近,擔任保護直接通往中國的最後一個海運和公路運輸線的安全。

所謂的飛虎隊一般而言所指的就是美籍志願大隊,這個名稱狹義上並不包含之前的第14國際志願大隊以及之後的駐華空軍特遣隊或14航空隊,與後來同樣獲得飛虎隊徽稱呼的中華民國空軍第5大隊也沒有直接的關聯,然而如今許多兩岸的新聞媒體乃至大部分的民眾依然一律以“飛虎隊”稱呼所有抗戰期間駐華的美軍作戰單位,甚至連非陳納德所指揮,空袭东京後降落於中國浙江的杜立德機組人員以及裝備B-29超級空中堡壘駐防於成都的第20轟炸機指揮部都以“飛虎隊”稱呼,形成一些誤解。

在美國參戰後,陳納德獲恢復美國陸軍現役上校,之後升為准將及中將,擔任第十四航空隊司令。1942年7月4日,志願援華航空隊由第十航空隊之下的第23戰鬥機大隊英语23d Fighter Group取代。但原來的志願空軍中只有五名飛行員接受任命轉往新的單位,多數人轉為擔任運輸機師,或加入軍隊到其他地方作戰。原來的志願空軍解散後,第23戰鬥機大隊成立,儘管大多數飛行員認為自己繼承了「飛虎隊」的精神,且也有部分志願隊的人員繼續在華作戰,不過正統的AVG成員大多並不承認1942年7月以後還有所謂的「飛虎隊」存在。

實際上可能因為人員接觸時機點的不同與文獻的落差造成部份的個人解讀,因此仍需查訪所有人員與單位並比對所有史料,並將所有資料整合後始能完整呈現原有樣貌,因此所有敘述資料仍需進一步提出證據查證。

人員[编辑]

飛虎隊有82名飛行員。

  • 飛行員:何永道
  • 飛行員:約翰‧理查德‧羅西
  • 飛行員:查爾斯‧龐德
  • 飛行員:羅伯特‧尼爾
  • 飛行員:羅伯特‧桑德爾
  • 飛行員:法蘭克‧史基爾
  • 飛行員:約翰‧牛柯克
  • 飛行員:大衛‧李‧希爾
  • 飛行員:格列格理‧波英頓
  • 飛行員:埃里克森‧雪林
  • 飛行員:詹姆士‧霍華德
  • 飛行員:查爾斯‧歐德爾
  • 飛行員:威廉‧瑞德
  • 飛行員:羅伯特‧T‧史密斯
  • 飛行員:阿維德‧奧爾森
  • 飛行員:羅伯特‧H‧尼爾
  • 陳納德駕駛:約翰‧亨尼賽
  • 飛行員:帕克‧杜卜伊
  • 飛行員:艾爾伯特‧波布斯特
  • 飛行員:愛德華‧瑞克特
  • 飛行員:艾德溫‧柯南﹝約翰‧派瑞﹞
  • 飛行員:羅伯特‧萊爾
  • 飛行員:保羅‧格林
  • 飛行員:約瑟夫‧羅斯伯
  • 飛行員:艾爾伯特‧巴勒姆
  • 飛行員:路易斯‧哈佛曼
  • 飛行員:亨利‧吉爾伯特

后续[编辑]

1992年,美國政府宣佈承認於志願航空隊服務等同於在美軍服役,飛虎隊的老兵亦可得到退役軍人待遇,並於1996年獲頒發獎章。飛虎隊則獲頒『美國總統勳獎部隊』。根據當年部分美籍飛行員的著作所述,他們確係奉命退伍,以便以平民身份加入飛虎隊。

爲了爭取飛虎隊的名稱,以志願隊老兵組成的飛虎協會還有第14航空隊老兵組成的14航空隊協會甚至在法庭上有過爭辯,最後的結果是導致兩個協會從此各辦各的紀念年會(雖然部分先參與志願隊,後參與14航空隊的飛虎協會老兵仍會參加14航空隊的紀念活動),形同分裂;此外,台灣方面的空軍人士也經常將401聯隊的前身5大隊視為飛虎隊,儘管第5大隊曾經被編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由陳納德指揮參與對日作戰,然而事實上5大隊是於1943年編入中美空軍混合團的,當時志願隊早已解散兩年,因而與飛虎隊並沒有直接關係,但是由於中國人習慣將所有美軍駐華單位稱為飛虎隊,而5大隊的美籍老兵對此也並不採取直接否定的態度,因而每當台灣方面派人參加5大隊年會時,就習慣將5大隊稱為飛虎隊了。

由於飛虎隊曾經協助中華民國空軍抗戰,陳納德並於日軍投降抗戰勝利前數天離開中國,並在離開中國前,被授予中華民國最高榮譽青天白日大藍綬帶,於在美退役後,1949年後仍然赴台協助國民政府組織民航局,並擔任中華民國交通部民用航空局直轄空運隊並隨後改組為控股公司的董事長,公司則位於現今的台北松山機場,隨後返回美國後又是台灣在美國的有力支持者,因而長期以來是台灣與美國維繫邦交的一段歷史象徵,而在中國大陸則因為陳納德的反共態度而對飛虎隊採取全盤否定的地步。這一切直到1990年代之後起了微妙的變化,那就是台灣逐漸走向本土化之後,綠營人士於取得政權後為了否定與中國之間的相關聯繫,刻意逐漸的淡化所有國民黨於中國執政時期抗日戰爭與其他的相關歷史,民進黨籍的台北市長陳水扁甚至在1997年1月將1950年代即陳列於台北新公園(後稱二二八紀念公園)的陳納德銅像移出,因為二二八公園的成立當時只考慮到一部份的需求,在缺乏考量下,並未考慮到陳納德將軍為美支援人士,且於二戰期間對抗日軍侵略整個東亞地區的防衛作出的重大貢獻,也同為美國民眾後續對於戰役精神支柱的關鍵人物,造成飛虎協會的老兵們極大的不滿,飛虎協會因而紛紛開始與過去勢不兩立的中共接觸[來源請求],從而導致現在飛虎協會的成員選擇前往大陸參加相關的紀念活動。隨後陳水扁卸任後,並由田在勱將軍在下一屆的台北市長馬英九的支持及陳納德遺孀陳香梅女士的同意下,將被移至台北新生公園的陳納德銅像迎接到花蓮基地安置,並於花蓮基地成立「飛虎紀念館」,該紀念館成立時,陳香梅女士並與來自美國的廿多名昔日飛虎隊飛行員及眷屬與會參加揭幕。

關於陳納德將軍銅像,因為新公園更名為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後,公園紀念對象與銅像有所不符,台北市政府工務局公園路燈管理處發文,將陳納德將軍雕像移至位於新生公園航空軌道下,而後遷移至花蓮基地安置放至於「飛虎紀念館」館內收藏。

讲到飞虎队,人们往往只关注了陈纳德,常常忽略了对这段史实作出20年执着努力的美国人杰夫-格林(JEEFREY B. GREENE)。据我所知,他是目前掌握但未完全公开的飞虎队相关系统全面记录史料的人。他有可能选择适当时机把他搜集整理编撰的文化产品奉献给大家。 还有一条消息,为纪念抗日战争暨二战胜利70周年,美国飞虎队协会于2014年9.25-9.28日组织“飞虎老兵重聚暨二战合作论坛”。[來源請求]美国方面安排了二战时飞虎队的战斗机P-40五架、P-51一架,飞虎队轰炸机B-25一架,驼峰航线运输机C-47一架,在现场作航空飞行表演。本次活动将是大多90高龄的飞虎老兵的最后一次有规模的告别聚会,具有特别纪念珍藏意义。其间,杰夫· 格林先生提议并由他编写提纲,经他指定著名摄影师兰道尔执机,在当时条件并不宽裕情况下,本人出资完成了这次规模聚会现场视频全程拍摄录影。 今天2015年3月23日得知,据美中航空历史遗产基金会杰夫格林主席消息:二战时期驻昆明的美军14航空队 B--25轰炸机飞行员杰克· 伦德· 斯科菲尔德(Jack· lund · Schofield)追悼会于美国时间2015年3月20日下午1点在以他名字命名的杰克· 伦德· 斯科菲尔德中学举行,杰克· 伦德· 斯科菲尔德生于1923年4月 25日,于2015年3月13日去世,享年92岁。杰克· 伦德· 斯科菲尔德于1945年2月22日到达昆明开始作战,之前他在国内作为教官训练飞行员;在中国,他服役的22轰炸机中队当时驻扎在昆明附近的羊街机场。

為了紀念二戰70週年,台灣公共電視推出中美飛虎隊聯手抗日紀錄片,於2014年12月23日至12月26日一連四天晚間10點播出《飛虎傳奇》。[4]

轶事[编辑]

  • 陈纳德当年还带来数百只信鸽协助作战。今天,这些信鸽的后代仍在中国成都军区的一支部队服役[5]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機頭繪鯊魚 美志願隊得名「飛虎」〉. 《明報》. 2015-08-09: 新聞專題A12版. 
  2. ^ 1941年8月1日,「中國空軍美國志願大隊」正式成立,由陳納德為大隊指揮官。9月1日,美國志願隊大隊部設在雲南省壘允中央飛機廠內。中飛廠的首長是錢昌祚,他作為雇主和陳納德簽訂了合作協定。防空指揮部的首長是陳一白,壘允的防空指揮部設立了20多部電臺就是陳一白將軍創建的。陳一白將軍負責指揮偵報日機情報,陳納德負責迎擊來犯日機。1941年的夏天至1942年5月期間,美國志願隊的三個戰鬥機中隊多次和空襲的日軍作戰,陳一白指揮偵報日機情報精确,經常取得勝果,令中國軍民士氣大增,被稱為「飛虎隊」。
  3. ^ Bowman, Martin. USAAF Handbook 1939-1945. Mechanicsburg, PA: Stackpole Ltd. 1997. ISBN 0-811718-22-0 (English). 
  4. ^ 紀念二戰70週年 公視推出中美飛虎隊聯手抗日紀錄片.ETtoday政治新聞.ETtoday 新聞雲.2014-12-23.[2015-08-22].
  5. ^ 陈炳德在美国演讲时讲述飞虎队信鸽故事.新浪新闻.2011年05月20日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