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割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Hkhistory zh-hans.png

本條目為香港歷史系列之一
歷史年表 · 大事記
史前时期
秦朝至元朝历史
香港12世紀
(曾分別屬番禺縣寶安縣東莞縣(東官縣)廣州府
香港15世紀
葡佔屯門
(1514年至1521年)
明朝历史
16世紀香港
(屬廣東省寶安縣,後易名新安縣
清初历史
17世紀香港
(屬廣東省新安縣
18世紀香港
(屬廣東省新安縣
英治時期
香港割讓
開埠初期歷史
(1842年至1898年)
20世紀初歷史
(1898年至1941年)
香港保衛戰
香港日佔時期
香港重光
六七暴動
香港回歸
香港特別行政區史
負資產
沙士
七一遊行
雨伞革命
教育史 · 規劃史
經濟史 · 軍事史
警察史 · 航空史
巴士史 · 鐵路史
法定古蹟 · 歷史建築
一級 · 二級 · 三級
另見:
中国历史 · 英國歷史

其他香港系列

文化 - 經濟
地理 - 政治 - 教育
Flag of Hong Kong.svg 香港主題

香港割讓,指香港於1842年至1898年開埠期間清朝政府先後三次割讓新安縣香港島九龍半島及租借新界(包括新九龍)給予大英帝國,成為英國殖民地。198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英國簽訂《中英聯合聲明》,確定1997年7月1日起,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此舉標誌着英國統治香港的時期正式結束。

背景[编辑]

香港成為大英帝國殖民地過程

英國東印度公司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成功地成立往返中英兩國的海運企業,然後有很多英國商人來到中國。東印度公司在康熙五十年(1711年)在廣州成立了一個貿易站。因英國需在中國大量採購茶葉,而中國不需向英國購貨,故導致英國嚴重貿易逆差,幾近出現白銀荒。後來英國人向中國傾銷鴉片,平衡兩國貿易,但此舉使中國出現貿易逆差,白銀大量外流,致通貨膨脹;民眾也因吸食鴉片而損害健康。

此外,英國也一直尋找中國附近的一個地點作為駐地以便交易,舟山群島香港島等皆在考慮之列。

割讓香港島[编辑]

清軍水師與英國海軍在廣東虎門穿鼻灣激戰

1839年,中英兩國的貿易磨擦終導致的第一次鴉片戰爭。1841年,清朝英國打敗,英國海軍的查理·義律與清朝大臣琦善談判,英方擬訂《穿鼻草約》,內容包括將香港島割讓予英國。義律根據協議,於1841年1月26日登陸今上環水坑口街一帶,並佔領香港島。

但清政府認為琦善無權佔地而不承認穿鼻草約,並將琦善革職。而當英國政府收到《穿鼻草約》的消息後,亦對條約中無提及開放通商而大為不滿,於是改派砵甸乍為全權代表到中國。

其後第一次鴉片戰爭戰事擴大,英軍先後攻佔廈門寧波上海鎮江,抵達南京下關。清政府被迫命耆英於1842年8月29日簽訂《南京條約》,正式將香港島割讓予英國[1]

割讓九龍半島[编辑]

清朝在1856年至1858年爆發的第二次鴉片戰爭中節節敗退,駐港英軍於1858年向海軍部提出佔領九龍以作屏衛香港島之用,1860年2月,英國駐廣州領事巴夏禮派兵佔領尖沙咀一帶,並迫當時的兩廣總督勞崇光於3月21日在廣州將以九龍半島劃一條線,由昂船洲的北端直至九龍砲台以南附近之土地永遠以每年500両租金租用予英國。[2]其後,兩國於1860年10月簽訂《北京條約》,把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部份由永遠租用改為永久割讓,納入香港殖民地,交由英國管治。

九龍半島南端的割讓,有助英國確保維多利亞港的安全。當時九龍半島上的新邊界只用矮鐵絲網分割。

租借新界[编辑]

1898年《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中租借的新界新九龍範圍

1897年中國山東發生德國傳教士被殺事件,德國乘機佔據山東的青島俄國亦進駐旅順大連。英國則佔領山東的威海以平衡列強勢力。同時法國亦借機進駐廣東廣州灣(今湛江一部份)。為了平衡法國在南中國的勢力,英國政府以香港的防衛需要加強為由,再逼使清朝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從1898年7月1日起租借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的地方及附近二百多個離島,也包括整片大鵬灣深圳灣水域,為期99年到1997年終結。值得留意的是,在清朝政府力爭之下,九龍寨城的管治權並沒有交給英國,但清朝也沒有足夠國力在九龍寨城實行有效統治,而英國也沒有條約和法理依據以進入九龍寨城統治。

影響[编辑]

对清朝的影响[编辑]

南京條約》的簽訂意味著清政府第一次正式向從海上而來的西方國家永久性地割讓土地(澳門並非割讓或租借之殖民地,而是一個中國特許葡萄牙帝國與中國進行貿易的居住點,在英國佔領香港後,葡萄牙才關閉關閘,正式佔領澳門),開啟了列強對中國之土地掠奪之野心,相較於靠近政治輻射中心北京的天津,香港的作用相對較為有限。即使在香港本地,較深層的文化融合仍要在二次大戰後才發生。在此之前,香港多作為中國流亡人士的避難所,以及國人離開中國之窗口。而香港之香港大學亦為中國第一個革命組織興中會之誕生地,對中國之革命有不少影響。

对英國的影响[编辑]

香港之割讓是一項令英國人不悅之戰利品,這是一塊「細小、荒蕪、不衛生、沒有價值」及「比非洲塞拉利昂更差,因為更不衛生而且離英國更遠」[3]。英國比較想得到舟山群島台灣高雄港等地方屬「有價值」之戰利品,而非這個在地圖上指不到位置的岩石小島。

然而香港岛与九龙半岛之间的维多利亚港,是东亚地区少数港闊水深的天然良港。自1841年开埠以来,多次填海改造。香港隨著時代和國際形勢導致之形勢改變,地位更是漸漸加強,香港與新加坡成為了英國除印度外,最重要及珍貴的兩塊東方殖民地。

对香港的影响[编辑]

由於在割讓之初,即保證了香港原居民原有習俗得以保留,再加上殖民者亦無意與殖民地人民有太多融合,故香港之割讓對當時不到一萬人口之小漁港,並無太大改變。然而在清朝覆滅後,中國陷入意識形態混亂,長期革命、長期內戰時,香港為中國提供了一個和平的避難所,而且香港今日賴以成功的《普通法》、廉政公署積極不干預政策公務員體系、自由的社會及各項基建等等,都是靠長期的殖民統治,令香港在政治上脫離百年紛亂的中國,崛起而發展成為現在的國際大都會及多元文化華人社會。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南京条约原文:三、因大英商船远路涉洋,往往有损坏须修补者,自应给予沿海一处,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皇帝准将香港一岛给予大英国君主暨嗣后世袭主位者常远据守主掌,任便立法治理。
  2. ^ [《香港基本法問答》P.2,王鎵禹,ISBN:9789620437342]
  3. ^ Jan Morris著,黃芳田譯. 《香港1840-1997 大英帝國殖民時代的終結》. 城邦出版社. 2006: 96頁. ISBN 986-7247-38-8. :中所引1844年庫政司馬丁及第九十八軍團陸軍中尉布萊吉曼語。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