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區議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議會
District Council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第六屆區議會
结构
District Council of HKSAR Seat- 2019-12-10.svg
政党
选举
單議席單票制
上届选举
2019年11月24日
下届选举
2023年

香港區議會District Council)是香港地區層次的地方議會和區域組織,就市民日常生活事務向政府提供意見。現時香港18區各有其所屬的區議會,合共479名區議員,每屆區議會任期4年。

區議會是發揮群眾民主監督政府同就小區事務發表意見的重要機關,是特區政府對地區實行建設的重要咨政機關。2020年起的新一屆區議會中,除離島區議會因為擁有全港最多當然議席(8名)外,民主派聯同本土派於全港其餘十七區區議會都佔有絕對優勢[10],其中民主黨佔有89個區議員席位[1][2][3],是區議會最大黨。

香港的地區政策為第一層全港整體規劃,第二層市區城區規劃,然後第三層分區規劃大綱[11],香港政府同該機構一直保持著十分緊密的合作關係,一個區議員的月薪有約三萬一千港元[11],連同實報實銷營運開支津貼標準,每月可動用的資金約七萬港元(以上兩個金額皆為2018年的數字)。

演變[编辑]

全港首個區議會是觀塘區議會,當時區議會之英文名稱為「District Board」,而首屆區議會選舉在1982年舉行。

初期,區議會議員都是委任的;包括市政局議員、鄉事委員會主席、區內之分區委員會主席以及地區管理委員會之主要委員[12]。在首屆區議會選舉以前,區議會議員都是香港總督委任的。其時區議會的官守議員和非官守議員人數大致相若,而民選議員和委任非官守議員人數也接近。當中市政局議員出任市區區議會的議員,鄉事委員會主席出任新界區議會的議員,區議會主席由當區政務專員擔任。因應地方行政白皮書建議,區議會選舉的選民包括21歲或以上同時居港至少滿7年的人,而候選人須居港滿10年。選區按人口和地理因素來劃分,有單議席及雙議席選區,以「票數領先者取勝」選出當選人。

1985年區議會選舉以後,議席因應人口增長而小量增加,區議會主席由各區區議員互選產生。所有官員不再出任區議會議員,改以列席形式回答議員的提問。民選議員和委任議員的整體比例仍然維持大約二比一。1985年9月,立法局56名議員中,12名是由市政局、臨時區域議局及區議會成員分組組成的選舉團選出,選舉團成員須已登記為選民,並已在香港居住最少10年。

1986年區域市政局正式成立,新界各個區議會各自選出一名成員出任區域市政局議員。直到1989年,市政局議員停止出任市區區議會當然議員,改為每個市區區議會各選出一名成員出任市政局議員,與新界區議會看齊。

1993年起,區議會負責監督社區會堂的管理工作及推薦有關人士擔任所屬地區多個組織的職務。

1994年香港區議會選舉中,除27名鄉事委員會主席保留新界區議會當然議席之外,373名議員幾乎全部均由地方選區以「單議席單票制」和「票數領先者取勝」的方式選出。投票年齡由21歲降低至18歲。

由於英中雙方未能達成協議,所以由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至1999年12月31日以臨時區議會取代1994年區議會選舉中組成的區議會,但與立法局在1997年6月30日解散不同,原有區議會議員得到行政長官董建華委任,全部過渡至臨時區議會,並加入四分一新成員[13]

《區議會條例草案》於1998年12月16日提交立法會,取代《臨時區議會條例》。當中增加民選議席數目之餘,亦保留委任及當然議席。於1999年3月10日立法會會議上獲得通過。[14]

199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是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的首次區議會選舉,建制派憑藉委任議席支持下取得大部分區議會的控制權。

1999年12月2日董建華廢除兩個民選產生香港市政局區域市政局[15],當時香港市政局區域市政局有自主財政實權及土地使用權[16][17][18]、同時廢除市政總署區域市政總署。當時政府決定向區議會增撥資源、增加其職責,以鼓勵市民參與地區公共事務;同時將區議會英文名稱改為「District Council」。不過特區政府經過很多十分反覆的考慮後,並沒有讓區議會承繼兩個市政局及兩個市政總署的原有權力。原本兩個市政局之職權仍掌握於屬政府部門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食物環境衞生署中,由政府委任的民政專員實施建設。[19]

2005年10月,行政長官曾蔭權在任內首份的施政報告宣佈[20],宣佈將會增加區議會權力,讓其負責參與管理區內的圖書館社區會堂游泳池、體育場館、泳灘等文娛康樂設施,但實際上仍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執行。此改變於2007年在屯門區灣仔區黃大仙區西貢區四區試行,隨後於2008年第三屆區議會推展到全港十八區。

2008年至2009年度,政府向區議會增加撥款,每年3億港元供區議會推行社區參與活動以舉辦富有地區特色的活動;政府亦提供每年3億港元予區議會作為專用基本工程整體撥款,以進行區議會提出的地區小型工程。[21]

2013年5月22日,立法會通過《2013年區議會(修訂)條例草案》,在2016年1月組成新一屆區議會時取消所有委任議席,但保留由鄉村間選的27個當然議席,並重組兩個香港島區議會議席[22]灣仔區議會增加2席,東區區議會減少2席,並把最大區議會地位轉讓予觀塘區議會。

201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中,投票率創下歷史性新高的71.23%[23][24],抗爭派極度壓倒性大勝了建制派,增加了263席議席,合共擁有388席,在十八區區議會中取得十七區議會的大多數,部份更是「全黃」。而一直支持政府以及警察的建制派,則失去共240席,只剩餘59席,完全不足以影響任何區議會事務。此次區議會選舉被抗爭陣營視為反送中運動以來一次大勝,反映了民意極度不滿政治情況。

區域分佈[编辑]

香港18行政區劃圖

現時18個區域分別為:

香港島4區 九龍5區
名稱 中西區區議會 灣仔區議會 東區區議會 南區區議會 油尖旺區議會 深水埗區議會 九龍城區議會 黃大仙區議會 觀塘區議會
議席 15 13 35 17 20 25 25 25 40
人口[25] 251,519 152,608 588,094 278,655 307,878 380,855 377,351 420,183 622,152
新界9區
名稱 荃灣區議會 屯門區議會 元朗區議會 北區區議會 大埔區議會 西貢區議會 沙田區議會 葵青區議會 離島區議會
議席 21 32 45 22 21 31 42 32 18
人口[25] 304,637 487,546 578,529 304,134 296,853 436,627 630,273 511,167 141,327

區域沿革[编辑]

區議會選舉臨近時街頭出現的競選廣告

1982年香港政治制度如春燕般的開展,香港的當局將全港劃分為18個區議會,分別是香港島4區:中西區東區南區灣仔區;九龍6區:九龍城區觀塘區深水埗區黃大仙區油尖區旺角區(其中油尖區及旺角區以登打士街為界,而油麻地避風塘屬油尖區,其餘區界與現時油尖旺區區界一樣);新界8區:離島區北區西貢區沙田區大埔區荃灣區(包括現時葵青區的範圍)、屯門區元朗區

到1985年,整個荃灣區人口已達60萬,相比當時全港不足500萬的人口,實在過於龐大。因此政府以德士古道青山公路荃灣段、國瑞路及和宜合道為界,由荃灣區分拆出葵涌及青衣,成立區議會,使香港分為19區。但分拆後葵青區人口40多萬,而荃灣區人口不足20萬,形成「仔大過乸」(粵語俚語,即兒子比母親大)的現象。

由於全港人口在1980年代起向新界新市鎮遷移,九龍區人口大大下降。1994年,旺角區議會包括委任議員後仍只有11名議員,政府以善用資源為由,將油尖區議會旺角區議會合併,由油尖旺區議會代替原有兩個區議會,使香港回復為18區,形成現時局面。

2006年政府提議將荔景山路以南的盈暉臺劃入深水埗區,消除盈暉臺「一屋苑兩區」的問題[26][27][28][29]。其後2013年,將東區內的天后維園選區劃入灣仔區,並且把東區區議會範圍縮至炮台山,以平衡兩區的議員數目[30][31][32]

2010年代,九龍城區內的啟德發展區北部的啟晴邨德朗邨相繼入伙,加上位於舊啟德機場跑道南部的啟德郵輪碼頭啟用,以及啟德發展計劃陸續實行,引起黃大仙區觀塘區九龍城區的熱烈反響[33],但政府最後拍板由九龍城區繼續管轄啟德發展區,並設立啟德北及啟德南選區[34]

綜合以上事件,反映到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區議會的設立和取消方面在考慮到多數人的事實利益並不到位。另一方面區界劃分亦需要加大力度地追上時代步伐,如把鄰近荔枝角而遠離葵青區其他部分的荔景山路以南地區分由深水埗區葵青區管理[35];2016年之前,以告士打道為界把銅鑼灣分劃為灣仔區及東區(在八十年代的區議會選舉中灣仔區設有銅鑼灣中選區,而東區則設有銅鑼灣南及銅鑼灣北選區)[36][37];在交通道路網絡完成後,西貢北部仍屬大埔區(原由街渡連接馬料水西貢北各鄉村,但除東平洲等島嶼外,皆有道路連接西貢)[38];以及馬灣和大嶼山東北部,如竹篙灣欣澳等地(原由街渡連接青龍頭,但在青嶼幹線通車之後,因客量不足已取消)屬於荃灣區。相對八九十年代的分拆荃灣區、成立油尖旺區及目前港島區議會架構重組,近年的改動規模比較微型,未有引起香港市民的充分關注。

職能[编辑]

區議會職權範圍很廣,主要就與在該區居住和工作之人士福祉攸關之事宜,向香港政府提供意見[12]

區議會的職能就以下項目向政府提供意見:[39]

  • 影響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人的福利的事宜
  • 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公共設施及服務的提供
  • 政府為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制訂的計劃是否足夠及施行的先後次序
  • 為進行地區公共工程和舉辦社區活動而撥給有關的地方行政區的公帑的運用

在就有關目的獲得撥款的情況下,承擔:[40]

  • 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環境改善事務
  • 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康樂及文化活動促進事務
  • 有關的地方行政區內的社區活動

地方行政[编辑]

除了被咨詢外,區議會還會主動參與管理地區事務。每個區議會的主席和副主席都是該區地區管理委員會的成員。地區管理委員會成員包括負責管理地方事務之政府部門人員,分別聽取各區議會之意見,和參照所得意見行事[12]。地區管理委員會由當區的民政事務專員擔任主席,負責協調該區各個政府部門,如房屋交通衞生和教育等工作,並向區議會匯報。而直接為公眾提供服務的政府部門首長會定期出席區議會會議,向區議員解釋政策[21]

議員數目及組成[编辑]

現時,區議員按產生辦法可以分為兩類:

民選議員
透過地區直選選出, 採用單議席單票制。根據《區議會條例》,民選議員數目由選管會制定,而2016-2019年度區議會民選議員的數目以每16,964人口設一議席的比率為基礎,現時共有431名民選議員。
當然議員
只在新界的9個區議會出現,分別是每一區內各個鄉事委員會的主席。在英治時期推行政改方案時,泛民主派曾以私人草案方式要求香港的當局取消區議會的當然議員議席,但未獲通過,故得以保留至今。現時共有27名當然議員。
委任議員(已取消)
香港主權移交最後一屆區議會,因彭定康不行使《區議會條例》賦予委任議員的權利,該屆的相關議席取消。1998年起,政府聲稱為避免地區事務過度民粹化、政治化,自此恢復委任議員議席,依例最多可委任102名議員,2012年時共有68名委任議員。2013年5月22日,立法會通過《2013年區議會(修訂)條例草案》,於2015年取消所有區議會委任議席。[41]
官守議員(已取消)
在初初成立及1982-1985年的區議會,設有官守議員,包括當區各政府部門的負責人。1985年起,政府為鼓勵市民對地區行政的投入,所有官員不再出任區議會議員,改以列席形式回答議員的提問。

歷年議席變化[编辑]

年份 議席數目 總數
官守 當然 委任 民選
1982年 166 57 135 132 490
1985年 - 57 132 237 426
1988年 - 27[註 2] 141 264 432
1991年 - 27 140 274 441
1994年 - 27 -[註 3] 346 373
2000年 - 27 102 390 519
2004年 - 27 102 400 529
2008年 - 27 102 405 534
2012年 - 27 68 412 507
2016年 - 27 -[註 4] 431 458
2020年 - 27 - 452 479

區議會選舉[编辑]

區議會正副主席[编辑]

按《區議會條例》(第 547 章)第 62(1) 條規定,區議會須在其於每屆一般選舉之後所舉行的首次會議上,從其議員中選出主席及副主席。
各區區議會主席、副主席均會成為地區管理委員會委員。

應屆區議會主席所屬政黨

下列是現任各區議會正副主席列表:

區議會 主席 副主席
姓名 所屬政黨 所屬選區 姓名 所屬政黨 所屬選區
中西區 鄭麗琼 民主黨 衛城 楊浩然 民主黨 寶翠
灣仔區 楊雪盈 灣仔起步 大坑 麥景星 灣仔起步 鵝頸
東區 黎志強 公民黨 翡翠 趙家賢 民主黨 太古城西
南區 羅健熙 民主黨 利東二 司馬文 公專聯 薄扶林
油尖旺區 林健文 獨立 油麻地北 余德寶 公民黨 富柏
深水埗區 楊彧 民協 荔枝角南 伍月蘭 獨立 美孚中
九龍城區 蕭亮聲 民主黨 嘉道理 鄺葆賢 獨立 黃埔西
黃大仙區 許錦成 民協 竹園南 黃逸旭 正安
觀塘區 蔡澤鴻 獨立 安利 莫建成 民主黨 順天
荃灣區 陳琬琛 公民黨 梨木樹東 李洪波 荃灣中心
屯門區 陳樹英 民主黨 兆康 黃丹晴 屯門社區網絡 山景
元朗區 黃偉賢 南屏 麥業成 民主陣線 鳳翔
北區 羅庭德 北區連線 皇后山 陳旭明 民主黨 祥華
大埔區 關永業 新民主同盟 富明新 劉勇威 埔向晴天 舊墟及太湖
西貢區 鍾錦麟 欣英 周賢明 獨立 南安
沙田區 程張迎 民主黨 新田圍 黃學禮 沙田區政 松田
葵青區 單仲偕 華麗 張文龍 葵青傳承 長安
離島區 余漢坤 獨立 大嶼山 黃文漢 梅窩鄉事委員會

統計[编辑]

人數及性別分布[编辑]

以下列出自香港主權移交後首次區議會選舉(即1999年區議會選舉)起至今,現任或前任不同類別議席的總人數及性別分佈。由於一人可能同時或不同時擁有超過一種身份,故此不同身份的統計數字並不能相加。

議席 現任或前任該類議席的總人數
男性 女性 總人數
主席 65 8 73
副主席 76 9 85
民選議員
委任議員
當然議員 2
所有議員

紀錄[编辑]

議會及選區

(上述各選區由1994年至今共7屆會期期間,皆分別由同一人出任該選區的議員)

  • 更改選區次數最多的住宅大廈[a]
議員
選舉

自動當選紀錄[编辑]

轉換選區及議席類別[编辑]

自區議會全面實行單議席單票制(即1994年區議會選舉)起至今,先後共有59名議員曾成功轉換不同選區/議席類別連任或重返議會;其中有3名民選議員以及2名委任議員,曾在任期內因出任鄉事委員會主席而轉任為當然議員。

其中梁福元曾先後4度在民選議席與當然議席之間轉換議席類別,為歷來轉換選區/議席類別次數最多的區議員。

黃國桐則在香港主權移交前迄今,曾先後於3個區議會出任區議員,為歷來轉換區議會次數最多的區議員。

以下列表按有關議員現時或最近一次離任時所屬的區議會,並按議員離任時間由近至遠先後列出(離任後再循其他選區/議席類別重返議會的議員,亦計算在內):

離任原因[编辑]

香港主權移交後首次區議會選舉(即1999年區議會選舉)起至今,先後有 名已離任的區議員,他們最後的離任原因包括:

  • 於換屆選舉中沒有報名競逐連任: 人
  • 於換屆選舉中已報名競逐連任,但最終退選:2人(陳達強陳國強
  • 於換屆選舉中競逐連任失敗:
    • 民選議員於同一選區競逐連任失敗: 人
    • 民選議員轉往另一選區競逐連任失敗: 人
    • 委任議員轉往民選議席競逐連任失敗: 人
  • 當然議員於所屬鄉事委員會換屆時未有續任鄉事委員會主席:32人
  • 委任議員於原有任期完結後未有繼續獲委任: 人
  • 任期內自行辭退:
  • 喪失議員資格:
    • 因被法庭定罪而被判監禁超過3個月(緩刑不計算在內):8人
    • 因被法庭裁定違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防止賄賂條例》或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條例》訂立並正有效的規例所訂明的任何罪行罪成:1人(苗華振
    • 因連續缺席區議會大會4個月或連續3次缺席區議會大會,而未獲所屬區議會批准:3人(曾有發馮競文梁淑禎
    • 因被法庭頒布破產令:1人(楊祥利
  • 被法庭裁定當選無效:3人(蔡世傳袁貴才梁偉權
  • 任期內逝世:20人

非正常離任及補選[编辑]

香港主權移交後首次區議會選舉(即1999年區議會選舉)起至今,先後有82名議員於正常任期結束前離任。

當中,有39名民選議員曾以補選方式當選(其中3人為承接原任轉任民選議員轉任為當然議員所產生的議席空缺)、4名委任議員因填補原有委任議席空缺而獲政府委任。而各鄉事委員會均在區議會換屆選舉年的4月1日換屆,故此各當然議員的區議員任期與其鄉事委員會主席的任期之間出現差距;有32名當然議員因未有在其所屬的鄉事委員會換屆時續任主席,而在區議會任期內離任。

除此之外,有2席民選議席,因議員離任後剩餘任期短於《區議會條例》所訂明的時長,而未有舉行補選填補議席空缺;亦有4席委任議席在有關議員非正常離任或轉任為當然議員後,政府未有在剩餘任期內委任另一位議員填補議席空缺。

重返區議會[编辑]

香港主權移交後首次區議會選舉(即1999年區議會選舉)起至今,先後有45名議員由於不同原因而失去區議會議席後,在其後的選舉再次當選為民選議員、獲政府委任為議員或循出任鄉事委員會主席一職成為當然議員。

以下列表按有關議員現時或最近一次就任時所屬的區議會,並按首次重返議會時間及失去議席時間由近至遠排序列出:

  • 任期中斷時間最長的議員:
  • 任期中斷時間最短的議員:
    • 廖超華梁福元(分別在2000年5月4日至同年7月23日、以及在2019年4月1日至同年6月20日期間離任區議員,兩段任期皆相隔81日)

議員酬金及津貼[编辑]

1999年區議會選舉的宣傳品

區議會議員於2018年的酬金及津貼如下[44]:

  • 區議員酬金 - 區議會主席 - 每月62,420港元 / 區議會副主席 - 每月46,820港元 / 區議員 - 每月31,210港元 / 註:同時擔任其他議員身份的議員會扣減酬金金額
  • 實報實銷的營運開支償還款額每年481,224港元(平均每月 40,102 元)
  • 非實報實銷的雜項開支津貼每月5,520港元
  • 實報實銷的開設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每屆100,000港元 - 新任或連任而上屆無使用 - 全額 / 連任而上屆曾使用 - 半額
  • 實報實銷的結束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每屆72,000港元
  • 實報實銷的醫療津貼每年 33,650 元
  • 任滿酬金為相等於區議員酬金總額的15%
  • (只供區議會主席支用)酬酢開支償還款額每年36,870港元

區議會議員於2016年的酬金及津貼如下:

  • 區議員酬金 - 區議會主席 - 每月60,780港元 / 區議會副主席 - 每月45,590港元 / 區議員 - 每月30,390港元 / 註:同時擔任其他議員身份的議員會扣減酬金金額
  • 實報實銷的營運開支償還款額每年 468,492港元
  • 非實報實銷的雜項開支津貼每月 5,380港元
  • 實報實銷的開設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每屆100,000港元 - 新任或連任而上屆無使用 - 全額 / 連任而上屆曾使用 - 半額
  • 實報實銷的結束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每屆72,000港元
  • 實報實銷的醫療津貼每年 32,400 元
  • 相等於區議員酬金總額15%的任滿酬金
  • 只供區議會主席支用:酬酢開支償還款額每年35,990港元

上述每年/每月發放的酬金及津貼會每年根據通脹調整。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批准由二零一六年一月起增加酬金15%,以及按甲類消費物價指數的變動而作出的年度調整2.6%。

區議會議員於2015年的酬金及津貼如下:[45]

  • 區議員酬金 - 區議會主席 - 每月51,520港元 / 區議會副主席 - 每月38,640港元 / 區議員 - 每月25,760港元 / 註:同時擔任其他議員身份的議員會扣減酬金金額
  • 實報實銷的營運開支償還款額每年 456,624港元
  • 非實報實銷的雜項開支津貼每月 5,240港元
  • 實報實銷的開設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每屆100,000港元 - 新任或連任而上屆無使用 - 全額 / 連任而上屆曾使用 - 半額
  • 實報實銷的結束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每屆72,000港元
  • 實報實銷的醫療津貼每年 31,610 元
  • 相等於區議員酬金總額15%的任滿酬金
  • 只供區議會主席支用:酬酢開支償還款額每年34,990港元

上述每年/每月發放的酬金及津貼會每年根據通脹調整。政府在2014年起大幅提高區議員營運開支償還款額34%, 並批准搬遷辦事處的連任議員可以申請全額10萬元開設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而政府在2015年提出, 由2016年的新一屆區議會起, 提高區議員酬金15%及 增設外訪撥款。

2010年的資料如下:[46]

  • 區議員酬金:每月20,290港元,區議會主席為40,580港元,副主席為30,440港元;
  • 營運開支償還款額:每年233,544港元,支付在區議會職務上的開支,必須提供收據並通過核實;
  • 雜項開支津貼:每月4,120港元,非實報實銷;
  • 開設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每屆任期100,000港元,實報實銷;
  • 結束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每屆任期72,000港元,實報實銷。

2011年1月起,「營運開支償還款額」獲實質調高15%。2012年1月起,增設實報實銷「醫療津貼」每年26,970港元,增設相等於酬金總額15%的「任滿酬金」,另為區議會主席增設「酬酢開支償還款額」。[47]

爭議[编辑]

浪費公帑[编辑]

2013年1月29日,18區區議會自2007年起獲撥款興建地區小型工程,至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在其《施政報告》再撥款予各區興建重點工程項目,然而一些地區卻以興建地標、奇形怪狀的雕塑品,被譴責作品醜陋、耗費公帑及阻街等,更有指是「小白象工程[48]

打壓由泛民主導的區議會[编辑]

自2019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慘敗後,政府多次拒絕向泛民首次主導的區議會提供協助。當區議會商議的議案不合政府部門心意:如灣仔區議會討論區內六四集會安排[49]中西區區議會動議通過譴責警務處長縱容警察濫權[50][51]元朗區議會動議成立「7.21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事件工作小組」[52]等,民政專員或其他與會政府官員和紀律部隊長官,會率領全體在席政府官員及區議會秘書處職員離場,有時甚至任意取消會議日程[53]、刪減議程及拒絕提供場地與區議會召開會議[54],並拒絕提供秘書處及直播會議服務。

参見[编辑]

備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只計算香港主權移交後首次區議會選舉(即1999年區議會選舉)起開始出現的議會、議席、選區及選舉。
  2. ^ 不包括臨時立法會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只計算區議會全面實行單議席單票制(即1994年區議會選舉)起開始出現的議會、議席、選區及選舉。
  4. ^ 除此之外,丁毓珠曾於1982-1994年出任東區區議會委任區議員。
  5. ^ 5.0 5.1 除此之外,馬月霞曾於1985-1988年出任南區區議會黃竹坑及海灣選區區議員。
  6. ^ 6.0 6.1 除此之外,涂謹申曾於1991-1994年出任深水埗區議會長沙灣選區區議員。
  7. ^ 除此之外,馮檢基曾於1982-1989年出任深水埗區議會市政局當然議員,以及於1989-1991年出任石硤尾選區區議員。
  8. ^ 8.0 8.1 除此之外,黃國桐曾於1988-1991年出任油尖區議會油麻地北選區區議員。
  9. ^ 9.0 9.1 除此之外,廖成利曾於1988-1991年出任黃大仙區議會橫頭磡選區區議員,以及於1991-1994年出任橫頭磡及樂富選區區議員。
  10. ^ 10.0 10.1 除此之外,郭必錚曾於1991-1994年出任觀塘區議會順天選區區議員。
  11. ^ 除此之外,陳鑑林曾於1988-1994年出任觀塘區議會牛頭角西/下牛頭角選區區議員。
  12. ^ 除此之外,陳偉業曾於1985-1988年出任荃灣區議會荃灣西選區區議員,以及於1988-1991年出任荃灣西(南)選區區議員。
  13. ^ 13.0 13.1 除此之外,黃成智曾於1991-1994年出任北區區議會彩園選區區議員。
  14. ^ 除此之外,張學明曾於1985-1988年出任大埔區議會大埔北選區區議員。
  15. ^ 除此之外,周賢明曾於1991-1994年出任西貢區議會魷魚灣選區區議員。
  16. ^ 16.0 16.1 除此之外,湯寶珍曾於1991-1994年出任沙田區議會顯田選區區議員。
  17. ^ 17.0 17.1 除此之外,劉江華曾於1988-1994年出任沙田區議會曾大屋選區區議員。
  18. ^ 18.0 18.1 除此之外,單仲偕曾於1985-1994年出任葵青區議會葵涌西選區區議員。
  1. ^ 大部分因應所屬選區而與港島聯九社聯新社聯旗下會員團體有關連,而獲得親共政黨及社團支持,儘管沒有申報團體連繫,實際為親共組織,媒體更有隱形左派西環契仔契女說法。[7][8][9]
  2. ^ 自1982年區議會成立時已安排市政局的分區直選議員(15人)加入選區所屬的區議會(故當其時區議員如當選市政局議員,需要依法辭去原有區議員職位),至於委任議員則與香港政府協調加入市區範圍內的區議會,有關安排沒有在1986年區域市政局成立時再推行,反而由九個新界區議會各自選出一名代表進入區域市政局。1989年兩個市政局換屆時,香港政府取消市政局議員在區議會內的當然議員席位及區議員不能兼任市政局議員安排,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則統一為各區區議會各自互選一名代表進入。
  3. ^ 因應末代港督彭定康政改方案,沒有委任區議員。1994年之前區議會直選議員數目以及各個選區劃界是由香港政府負責,而1994年區議會選舉起,選區劃界改由獨立於行政機關的選區分界及選舉事務委員會(其後改名為選舉管理委員會)負責。
  4. ^ 全面取消委任議席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許智峯由2018年4月26日起被凍結黨籍
  2. ^ 2.0 2.1 屯門區議員朱順雅和林頌鎧退出民主黨. 明報. 03-01-2020. 
  3. ^ 3.0 3.1 民主黨屯門區地震 朱順雅林頌鎧退黨
  4. ^ 當選北區區議會主席 素人羅庭德:警隊無惡不作應重組,本土派終極目標奪政權. 立場新聞. [2020-01-07] (中文(香港)‎). 
  5. ^ 部分身兼民建聯成員。
  6. ^ 為建制派、商業或專業界別人士,但選舉以獨立名義參選,沒有申報政治連繫。
  7. ^ 隱形左派蛇宴現形記,蘋果日報,2011-11-30
  8. ^ 數張曉明「三宗罪」惹火囂張 製造撕裂,成報,2017-09-23
  9. ^ 港“西契党”引争议,聯合早報,2016-09-19
  10. ^ 【區選結果】民主派取387席共八成半議席. news.now.com. [2019-11-25] (中文(香港)‎). 
  11. ^ 11.0 11.1 葉劉淑儀議員於立法會會議上就"提升區議會的地區規劃權責"議案發言[永久失效連結]
  12. ^ 12.0 12.1 12.2 第二章 歷史背景. 《綠皮書一九八七年代議政制發展檢討綠皮書》. 香港政府印務局. 1987: 8. 
  13. ^ 香港便覽 地區行政 (PDF). 2015 [2013-05-2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10-22). 
  14. ^ 立法會年報(Page.19) 1998 至 1999 年度 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sec/reports/arpt.htm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5. ^ 《提供市政服務(重組)條例草案》又名:(廢除兩個民選市政局草案)投票記錄 P.175-176頁(立法會官方) http://www.legco.gov.hk/yr99-00/chinese/counmtg/floor/991202ca.pdf
  16. ^ 城邦舊事: 十二本書看香港本土史 (修訂版) - 第 74 頁
  17. ^ 是誰拿走了香港的市議會?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8. ^ 提供市政服務(重組)條例草案委員會(文件)
  19. ^ 區議會改革政府走數廿年 地區自治何時方能重現?. 香港01. 2019-05-07 [2019-11-24]. 
  20. ^ 存档副本. [2006-1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7-17). 
  21. ^ 21.0 21.1 立法會三題:地方行政的發展(以下為今日(二月十一日)在立法會會議上黃毓民議員的提問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的口頭答覆). 香港政府新聞公報. 2009-02-11 [2019-11-24] (中文(香港)‎). 
  22. ^ 存档副本. [2013-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9). 
  23. ^ 投票率 71.23% 官方(2019年區議會選舉 - 投票率)
  24. ^ 【區議會選舉】2019年區選投票率71.2%破紀錄 最高荃灣、沙田、西貢區. 明報. 2019-11-25 [2019-11-25]. 
  25. ^ 25.0 25.1 普查結果〉地區概覽. 2011年人口普查. [2013年2月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月25日) (中文(繁體)‎). 
  26. ^ 存档副本 (PDF). [2014-01-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27. ^ 存档副本 (PDF). [2014-01-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2-02). 
  28. ^ 存档副本 (PDF). [2014-01-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2-02). 
  29. ^ 存档副本 (PDF). [2014-01-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2-02). 
  30. ^ 存档副本 (PDF). [2014-01-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2-02). 
  31. ^ 存档副本 (PDF). [2014-01-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2-02). 
  32. ^ 存档副本 (PDF). [2014-01-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02-02). 
  33. ^ 三區會爭奪啟德. [2017-1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7). 
  34. ^ 存档副本 (PDF). [2017-1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07-22). 
  35. ^ http://ssp.had.pbase.net/ssp_d/chinese/doc/report.of.survey/Publicity/Report-Chi.pdf[永久失效連結]
  36. ^ 存档副本 (PDF). [2008-09-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0-07-04). 
  37. ^ 存档副本 (PDF). [2008-09-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09-08-07). 
  38. ^ 存档副本 (PDF). [2008-09-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09-07-31). 
  39. ^ 香港法例第547章 《區議會條例》. 電子版香港法例. [2020-01-16]. 
  40. ^ 香港法例第547章 《區議會條例》. 電子版香港法例. [2020-01-16]. 
  41. ^ http://rthk.hk/rthk/news/expressnews/news.htm?expressnews&20130522&55&923632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立法會通過下屆區議會選舉 取消所有委任議席] 2015-05-22 香港電台新聞
  42. ^ 一九八八至九一年十九區民選區議員. 華僑日報. 1988-03-12. 
  43. ^ 八旬翁任義工半世紀獲嘉許. 東方日報. [2016-01-10]. 
  44. ^ 區議會區議員酬津安排 (PDF). 區議會. [2018-05-11]. 
  45. ^ 民政事務委員會討論文件CB(2)637/14-15(04) (PDF). [2015-02-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46. ^ 財務委員會討論文件 FCR(2010-11)46 (PDF). [2011-11-0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2-11-03). 
  47. ^ 《民政事務局局長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特別會議的開場發言》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新聞公報,2011年3月25日。
  48. ^ 18區爭建地標 市民嘆醜樣阻街. 《明報》. 2013-01-30 [2013-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31) (中文). 
  49. ^ 灣仔區議會討論六四集會安排、動議譴責林鄭-民政專員兩度帶隊離場. 《眾新聞》. 2020-05-19 [2020-05-19] (中文). 
  50. ^ 民政專員拉隊離場-中西區議員申訴署投訴. 《明報》. 2020-01-18 [2020-01-18] (中文). 
  51. ^ 中西區區議會表決時民政專員離場-羅智光否認違政治中立原則. 《明報》. 2020-01-17 [2020-01-17] (中文). 
  52. ^ 【721十個月】民政處DQ元朗區議會「721工作小組」-稱「超出職能、妨礙司法公正」-區議員擬另聘法律顧問. 《眾新聞》. 2020-05-20 [2020-05-20] (中文). 
  53. ^ 民政處突取消東區監警會-民主派批警權凌駕區議會. 《獨立媒體》. 2020-03-10 [2020-03-10] (中文). 
  54. ^ 區議會不滿被安排會議場地-民政事務總署指議員喧嘩. 《香港電台》. 2020-05-06 [2020-05-06] (中文).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