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房屋問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香港房屋問題,主要關於「住得貴、住得細、住得擠」。這是原於近年[何时?]有巨額外地資金湧入香港,在全球低息的背景下搶購物業,製造了假需求並抬高香港樓價,令香港不少市民久久未能置業或獲得分配公屋,被逼居住於劏房。[1]

一直以來,房屋供應短缺被特區政府和地產商視為與土地供應有關。但土地不足不是單一因素,而是源於被扭曲的房屋市場失靈。香港樓市永遠「高處未算高」,一個新單位在2018年定價動輒600-700萬港元以上,遠超一般打工仔的負擔能力。即使增加土地供應,「可負擔」的新增供應也不多,估計新建樓宇會繼續「納米化」。在樓價持續高企下,發展商只會根據市場的購買力去推出發展項目,令普眾大眾更難「上車」。[2]

數字統計[编辑]

香港大學房地產及都市經濟研究中心曾於2012年9月在《信報財經月刊》發表文章,提及2006至2011年間,樓價上升100%,租金上升50%。[3]

2022年,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Demographia調查顯示,香港連續第12年成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的城市,負擔能力進一步惡化。樓價對入息比率由上一份報告的20.7,升至23.2,換言之港人須要不吃不喝23.2年才能置業,遠遠拋離第二位的澳洲悉尼的15.3,以及第三位的加拿大溫哥華的13.3。該數據反應房屋負擔能力持續下跌。[4]

對社會影響[编辑]

香港大學房地產及都市經濟研究中心曾於2012年9月在《信報財經月刊》發表文章,指樓價上升問題之下,市民要捱貴租、抗通脹,即使節衣縮食也儲不夠首期,會導致社會怨氣矛盾日漸加劇。[3] 根據2014/15年住戶開支統計調查,住戶每月平均36%的收入用於支付住房費用。[5]

處理方法[编辑]

民間曾經提及不同收地方式,其中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的建議,引來不少爭議。

政黨及民間團體立場[编辑]

  • 民主黨:2018年土地大辯論中,民主黨提出多項建議,包括過渡性房屋及不同收回土地方式,又建議政府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但對於公私營合作發展「首置上車盤」計劃有強烈保留,認為這個做法實為對地產商輸送利益。[6]
  • 公民黨:於發表的2018-19年度公民黨施政報告意見書中,公民黨要求政府開徵「非永久居民空置稅」、「非永久居民資產增值稅」及向非永久居民實施限購,又要求規管納米樓,限制單位最小面積。[7]
  • 民建聯:該黨未有明確立場,立法會議員柯創盛於接受香港01訪問時承認,黨內對粉嶺高爾夫球場議題未有統一立場。[6]
  • 工聯會: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主張收回高球場興建公營房屋,但香港01亦指,該黨以往對部分重大民生議題「講就堅定」,關鍵時候卻有所轉變。[6]
  • 新民黨:該黨主席、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曾經公關批評,提出收回高球場者是「仇富」。[6]
  • 前天文台台長,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林超英認為,香港房屋問題不單是土地供應問題,而是應該限制非香港居民買屋買地和徵收額外印花稅等,遏止外資炒高樓價。[1]

衍生影視作品[编辑]

  • 電影維多利亞壹號主要講述何超儀飾演的鄭麗嫦,為了置業賺錢,但其後香港樓市急升,原業主提高叫價,取消和嫦原定交易,最終嫦狂性大發,實行以殺戮壓低樓價。[8]
  • 電視劇缺宅男女主要講述香港人在樓價高企下的生活。

參見[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1.0 1.1 林超英. 香港房屋問題不單是土地供應問題. [2020-04-11]. 
  2. ^ Thomas Lam. 論香港的土地房屋問題 (PDF). [2022-05-29]. 
  3. ^ 3.0 3.1 鄒廣榮; 黃紹基; 姚松炎. 剖析香港房屋問題癥結. [2020-04-11]. 
  4. ^ 香港電台. 調查顯示香港連續12年成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城市. [2022-05-29]. 
  5. ^ 圖54D:2014/15年住戶開支統計調查 - 按商品或服務類別劃分的住戶每月平均開支. [2020-08-06]. 
  6. ^ 6.0 6.1 6.2 6.3 【土地大辯論.政策分析】民主黨走最前 民建聯沉默情何以堪?. [2020-04-11]. 
  7. ^ 公民黨. 2018-19年度公民黨施政報告意見書 (PDF).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4-15). 
  8. ^ 港版《維多利亞壹號》到底被閹割了多少?. [2020-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16). 
  9. ^ (繁體中文)經濟房屋. 澳門房屋局. [2011年10月1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