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媒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香港獨立媒體,是一個以香港為基地的網上媒體,網站主要內容為時事評論,涉及不同社會政治及文化議題。

成立[编辑]

香港獨立媒體於2004年七一遊行後成立,由林藹雲葉蔭聰周思中陳浩倫等人籌辦,汲取外國的參與式媒體的模式,推廣民間記者意念,不設審稿制度,讓使用者可以直接把文章上載到網上,使網站盡量開放。

香港獨立媒體網最初由於2005年註冊為社團「獨立媒體(香港)」籌辦,該社團以會員制度為基礎。2005年年底,香港獨立媒體以有限公司形式註冊,有二名股東成員。2012年,受到東方報業集團提告誹謗,獨媒被定罪名成立後,inmediahk.net改由一家在美國內華達州登記,名為inmediahk.net LLC的私人公司負責管理。

主要成員[编辑]

參與社會運動[编辑]

2005年12月,香港獨立媒體編輯與數名民間記者參與反世貿運動,並在獨立媒體網站報道當時示威情況。特別是十數名韓國農民及一名日本示威者被拘捕後,他們一直參與聲援行動,並且報道審訊及聲援過程。

2006年12月12日,一群反對清拆天星碼頭的市民闖入工地阻止清拆工程,當中有數名成員為香港獨立媒體網編輯。事後,在保衛天星碼頭及皇后碼頭運動中,香港獨立媒體編輯亦有參與其中。

爭議[编辑]

香港獨立媒體主要以民間記者和社運人士自發供稿作為新聞來源,不設審稿制度,相比傳統媒體其即時性更佳,但也被質疑其團隊未有一般新聞工作者的專業資格。

既定立場之下的報道[编辑]

雖然有意見認為民間記者自發留意身邊事件,將之記錄並報導就能以不同角度還原新聞現場實況,但作為新聞從業員,採訪技巧和專業操守等都是必須擁有的。2006年,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張炳玲梁文道就在香港有線電視節目《香港刺針》中表示不贊同民間記者的理念。指記者的工作是有專業性及客觀性,市民若以民間記者身份報道會容易滲入「情緒」[1]。獨媒平台雖結集各方社運人士,但在已有既定立場的情況下,以參與者第一身作出報道,取材或會偏頗不客觀,過去更曾出現因同情被訪者讓情緒掩蓋真相的不實報道出現。獨媒成員謝曉陽粵文謝曉陽曾撰《編輯室週記》,表示一些基本的傳播原則是必須遵守的,他指獨媒內部討論過往後發展方向,應著重於「媒體」而少點「社運」味道,謝更指出,獨媒記者和編輯應該先掌握準確的資料才撰文作出報道。[2]然而,獨媒編輯林藹雲卻認為新聞以主觀出發沒有問題,因「網上媒體強調主觀寫作」、「由個人出發寫新聞愈來愈普遍和被接受」。[3]

世貿會議報道疑美化示威韓農[编辑]

2005年12月17日世貿會議在香港舉行,反對世界貿易和經濟全球化韓國農民於舉行會議之地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附近遊行,並與警方產生衝突。任人權新聞記者多年,現為《蘋果日報》助理採訪主任的雷子樂於當時置身現場,指有民間記者曾致電報館,稱韓國農民是受阻於警察才離開示威區轉往會展,雷指出民間記者所說與事實不符且有美化韓國農民形象之嫌,[4]

當時,香港獨立媒體一眾編輯包括林輝、陳景輝、鄧小樺、周思中等人均目睹韓農爭鐵馬、搶盾牌的場面[5],而主編葉蔭聰則承認曾致電報館說出所見,表示後來才知道韓國示威者曾經衝擊警察防線,但葉及一眾獨媒編輯事後並無補充現場實際情況,葉解釋稱「民間記者報道的平台,是要讓不同角度的所見所聞得以曝光」。[6]

「裁相」未能還原新聞現場惹爭議[编辑]

2012年12月20日,泛民主派打算牽頭於來年1月9日在立法會大會對行政長官梁振英提出彈劾議案,香港獨立媒體作出了相關報道,並刊登了一張照片,照片見一眾泛民議員拉起「啟動彈劾動議」橫額,但有網民指出該照片未能顯示全體聯署議員,質疑照片經過剪裁,知名博客陳大文部落博主發表意見,指相比起傳統報刊網上媒體應沒有版位的限制,讓人有感「裁相」的舉措是別有用心;網民又以海外媒體作例子,指出刻意剪裁照片會將相中個別人/物突出或淡化,及後更有人提出「獨媒刻意裁走靠邊站的人民力量議員陳志全,營造『他沒有參與聯署』假像」之說。事後,獨媒總編葉蔭聰承認這是採訪的記者的失誤,「專業和細心有待改善」。[7] [8]

「關懷弱勢」[编辑]

獨媒一般認為狙擊與政權無關的人並沒有實際效果,認為必須「對準政權」並將矛頭直指政府,但這種論點備受質疑。在肖友懷事件,有本土派衝擊願收涉事男童肖童入讀的大成小學,因行動令一名在該校就讀的女生大哭,使不少「和平大愛份子」紛紛指出不應攻擊小學生和學校[9]。獨媒作者張靈撰文指摘香港市民對此案的處理手法「面目可憎」,批評港人不停攻擊男童展露仇怨,但對男童居港九年未獲得香港福利不以為然[10]。然而,肖童本身並非港人身分,不獲港人福利實屬理所當然,網民質疑文章作者因為同情而將肖童待遇凌架於法律之上,會為香港人口帶來更多壓力。

編輯取態與錯漏報道[编辑]

大部分香港獨立媒體成員均來自社運界並有左翼背景,其政治取向令獨媒內的文章立場都傾向個別人士,如「反霸權」議題就成為該平台在近年的主流聲音,並屢被編輯群列作焦點文章置頂,但卻因為編輯專業水平問題常讓錯漏不實文章被推舉。對於被網絡廣範討論的事件,其選取的文章一般和大眾想法有別,比較傾向為「弱勢」發聲,然而個別事主是否可憐則有相榷之處,例如談到爭議較大的「受訪綜援戶電視畫面出現絕版高達模型」事件、肖友懷張潤衡事件,以至為陳璟茵而設的個人專訪,都用到光輝普照偏頗事主但無視爭議之處,故有網民和專欄作者定義她為「左膠媒體」。

「港鐵柔道手對朱凱迪行使暴力」不實報道[编辑]

2011年1月,獨媒在報道自己有份參與的菜園村事件,更連日來「推介」多篇有抹黑港鐵工人之嫌的文章,並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誣蔑工人使出「柔道招式」對朱凱迪使用暴力。

港鐵於菜園村展開港深廣高速鐵路工程,菜園村關注組成員前往現場阻止工程開始,引發衝突。期間朱凱迪試圖從後圍抱拉扯一地盤工人,該工人嘗試擺脫掙扎最後朱跌倒地上。及後,獨立媒體出現多篇相關文章,編輯黃俊邦更以「港鐵摔角手實為港鐵柔道手」為題發表文章,並請來「柔道教練」拍攝視頻節目指「地盤工人以柔道招式處理示威者」[11],甚至以比賽旁述形式再冠以種種柔道招式名稱解說朱凱迪的「受襲經過」,但從當時拍攝影片所見,朱凱迪當時本來就想以暴力阻止工程,只是自己體力不繼才被摔倒,指控工人行使暴力使朱受傷之說不能成立。對於獨媒以扣帽子的手法抹黑工人,有網民表示反感,更有網民因指摘個別編輯沒有操守和道德而遭禁言停戶。被問及獨媒是否存在打壓異己、未能一如其口號做到捍衛言論自由,葉蔭聰「不評論事件」。[12]

疑抹黑關注新移民問題人士[编辑]

2013年10月,獨媒以分享形式刊載一篇名為《那些披著羊皮的狼 略談「溫和排外」政客的危險》的文章,該文章指環保觸覺主席譚凱邦將「香港諸多問題」歸咎於新移民是「排外」,並指范國威毛孟靜兩議員是「機會主義者」,指他們「把握每個時機去迎合港人某些排拒大陸的傾向,挑動情緒,好增加自己的『政績』[1]。知名博客林忌批評,一直主張對新移民懷柔看待的獨媒推介此文章,無疑是對她們眼中的「排外者」恣意抹黑,要求獨媒解釋和道歉;及後獨媒發表《捍衞公共空間 停止網絡抹黑歪風》一篇聲明,指獨媒一直在網上受到攻擊,編輯林藹雲反指林忌對獨媒作出連串抹黑,並稱「不知從何時開始,在 facebook 上的 like 和 share 內容,變成了分享者的立場」[2]

林忌反指獨媒編輯一直以既定立場挑出「精選」文章作推介,營造單一輿論觀點,又指過去有網民分享有揶揄抹黑林輝、葉寶琳成分的連結,獨媒曾對這些網民言行冠以網絡欺凌之名,如今獨媒做出同樣的事無疑是作賊喊賊。亦有網民質疑,若毛、范、譚三人真的如涉事文章所說是「撈取政積爭取機會」,過去獨媒也在保衛皇后碼頭菜園村等事件相當投入,獨媒同樣是「機會主義者」。[3] [4]

專欄作者謝冠東亦撰文批評,獨媒推介的涉事文章本身淡化每日來港新移民對香港社會帶來的壓力,將關心社會議題的人說成是別有用心更是抹黑,謝指出獨媒當天主動宣傳這篇文章,等同附和抹黑行為並為關心社會議題的人造成傷害,又指獨媒事後以文章出自他人之手為己開脫是不負責任。[5] 而被指為「機會主義者」之一的譚凱邦則認為,現時獨立媒體編輯群中存在不少左翼思想,為了推廣其左翼觀點卻作出誹謗言論,漠視了媒體應有的獨立性,又犧牲了媒體應有的專業。[6]

未經審稿粗疏推介「反霸權」文章[编辑]

2010年,黃世澤曾發表一篇名為《公共交通的地產霸權:隧道篇》的文章被獨媒編輯列為「推介」,事後被網民質疑內文錯用數據及誤導,事件揭發獨媒編輯未有嚴格把關,沒有審稿就粗疏推介文章。

黃在文中指出「九巴取道大欖隧道的路線幾乎和取道屯門公路的一樣多」,指取道大欖隧道的巴士路線有24條,但取道城門隧道則只有14條路線,黃聲稱這是「九巴濫用自家隧道的實證」,黃在文中還對新創建新巴城巴作出同類「隧道公司和巴士公司的利益關係」揭示,指「大老山隧道主要股東新創建,同時擁有新巴和城巴,但新巴沒有使用城隧」,但實情是新巴根本沒行走城隧的路線經營權,網民指黃的文章無視實際地理和交通情況,也沒有為相關巴士路線沿途居民的出行需要設想,旨在借相關基建營運公司與巴士公司的關係借題發揮。事件亦暴露獨媒編輯並未審視文章真確性,僅看見標題有「霸權」二字便將之列為「推介文章」。網民質疑編輯推介做法粗疏,並要求獨媒撤回此篇文章的焦點地位,但不得要領。事後,獨媒官方回應表示「文章若可引發討論都值得推介」,葉蔭聰指出獨媒網站本身「沒有全職編輯」,而林藹雲更直認「無可能每篇都有時間看」,有網民認為獨媒編輯一直以推文手段去散播自己一套思想,但當推介文章被發現有問題卻抽身不肯承擔,其問責和透明度比傳統報章更差。[7]

「置安心計劃官商勾結」事件[编辑]

2010至2011年度香港行政長官施政報告發表前,林輝於《明報》發表文章批評置安心計劃是「官商勾結」,但該評論文章內的數據資料有相當多的錯漏,如當中一句「還狠狠地、毫無憐憫地大腳一伸,將他們送進大地產商的懷抱中」僅屬林的主觀意見,但事實上市民所買是房協的單位而非地產商的項目。當時任特首曾蔭權發表施政報告後數小時,林輝將同一篇文章投於獨媒發表,但未有為憑空想像出來的錯漏部分作出修正或加上註釋,網民質疑文章純屬發泄情緒和無理取鬧。[8]

「編輯推介」文章被指營造單一觀點[编辑]

於香港獨立媒體網站首頁有所謂的「編輯推介」文章,被推介的文章會於首頁置頂顯示並以電子報通知登記用戶,然而推介文章甄選往往由編輯取向左右,有網民質疑如文章觀點不為編輯所認同就會一直「沉底」被埋沒。比較明顯的例子有商台十八仝人愛落區》節目的涉違電視、電台廣告條例所引發的爭議,獨媒編輯將有彈劾該節目以及聲討商台的文章作為「推介」,但就沒有為另一篇持相反觀點、指出公眾選擇性批評的文章列作編輯推介,被質疑未有平衡不同意見。另外,曾為獨立媒體編輯之一的林輝多次被網民質疑文章中立性欠奉,但其文章卻可屢被列為「焦點推介」,受對網民質疑。[9]

與社運人士關係[编辑]

獨立媒體政治立場原傾向泛民主派,近年漸有左翼傾向,從其平台的編輯精選文章所見,近年傾向支持保育、政改及五區總辭等,但相對於社運或「反霸權」議題,若與獨媒編輯群立場有別的文章則鮮被編輯青睞推介。也曾有網民因撰文批評社運人士的立場和行徑有令人非議之處,因而被編輯人員將之定義為人身攻擊。

為受爭議社運人士提供言論平台[编辑]

2013年,「左翼21」成員陳璟茵被指「騎劫」於政府總部舉行的「聲援香港電視」集會,在遊行和集會期間亦涉非法募捐,受到香港社運圈及公眾廣泛關注。獨媒於11月刊載《我驚,但仍要站出來》為陳作個人專訪[10]。專訪指陳「因網絡欺凌,經歷了情緒失控崩潰」, 文章更將香港嫩模蔡敏研(Charmmy Choi)對陳揶揄「沒錢不用行騙,可代為詢問到日本拍素人強姦AV」的一番言論改編為「陳璟茵遭接輪姦恐嚇」[11] 。另陳於訪問中直認未能與香港電視員工一方達成共識致令集會出現混亂,但她認為香港電視事件並非單單員工之間的事,而是大家的權利被政府剝奪」,並質疑「以後的運動是否只能由苦主去做主體,他人不能介入帶領」。獨媒在此次專訪並無清楚交代陳與港視員工的溝通詳情,也無交代籌款去向種種疑團,網民質疑陳沒有與港視員工好好溝通卻擅作主張,更有網民回應踼爆陳挪用香港電視商標以「民間開放電視行動」之名義進行非法募捐,有網民指出當天「四公里長的遊行隊伍、12萬人集會」,以此規模「民間電台過去也籌得八萬元」,質疑陳聲稱只募得四千餘元港幣之說並非事實。及後,多個網上時政媒體如輔仁媒體熱血時報均對獨媒此篇專訪均提出質疑[12] [13] ,熱血時報更臨摹獨媒該篇專訪的行文、攝像,以專訪「熱血花瓶」伍淑儒為名作出反諷[14]

坦護社運人士阻止批評聲音[编辑]

2011年,有作者於獨媒網站撰文《社運的諷刺》,指個別社運人士身體健全卻向政府申領失業綜援,引發激辯,當中有意見指個別社運人士本身未能解決自身經濟情況但卻大談香港經濟發展,中立和可行性備受質疑。事後,編輯黃俊邦指文章有「挑釁」和「人身攻擊」成分,聲言需要以刪文刪帖處理。

網民指獨媒要求公眾包容社運人士的好與壞屬不分是非,亦有意見指獨媒過往對政府和商界的鞭韃力度更大,當中不乏錯用數據的文章而人身攻擊更甚,但獨媒編輯對該批文章往往從寬處理,被認為是對社運人士的坦護,做法極不公平。但林藹雲舉出獨媒網站「關於我們」一頁指獨媒根本就是社運者的平台,又指撰文者「在一個擺明車馬社運平台的地方以低下手段 scandalize 『親社運人士』在場,多麼可笑」,諷刺撰文及和議者「去錯了地方」,但網民反指林藹雲已經忘記獨媒成立當初的「捍衝言論自由」、講求「獨立思考」原意,最終更犧牲了言論自由,有網民要求她刪走獨媒未能做到的有關聲稱。[13]

被指言論自由已名不符實[编辑]

有網民認為編輯的取向令該處的輿論變得單一,更讓異見被邊沿化[14]。個別編輯和文章作者亦對不同意見者存在偏見,將另類觀點者人士惡意誣蔑為「五毛黨」;而每當網民質疑社運人士操守失態,林藹雲等獨媒掌事人均指摘「是網民抹黑具實名的知名人士」;有聲音認為獨媒以網絡起家,當初也廣納大量網民和網上組織成為會員並在網上辦過多番聯署活動,又自詡跟主流媒體有別、歡迎不同人士發表意見並強調「人人都是記者」,但近年每逢受到質疑即侮蔑網民造謠生事,有利用網民和過橋抽板之嫌,有網民質疑向獨媒捐款是縱容她們支持打壓言論自由,又認為獨媒編輯群一直默許平台存在「主旋律」,對在獨媒發表中立意見被指「五毛」,但卻不見有編輯出面調停處理感到納悶。[15]

其他事件[编辑]

誹謗東方報業訴訟[编辑]

2010年,東方報業集團入稟香港高等法院,控告香港獨立媒體網有限公司在2007年10月及2009年1月於獨立媒體網站刊登誹謗文章(案件編號:HCA 1253/2010)。

2010年8月31日獨媒發表網站公告,指相關文章已被移除以換取東方終止撿控,並於同年12月向法庭呈交抗辯書聲稱涉案文章屬公允評論,及後再無進一步回應;2012年9月聆訊開審,作為被告的獨媒並無派員出席抗辯,法官批評獨媒不作回應的處事手法,就連法庭命令也不遵守。2012年3月,高等法院原訟法庭裁定東方報業集團勝訴,獨媒需要向東方賠償10萬港元及支付對方訟費,且要交出撰寫誹謗文章網民的個人資料。[16][17][18]

網民普遍認為獨媒受制於財團而被禁聲,但對獨媒的處理意見不一。有網民理解當時獨媒的處境,明白刪文實屬事不得已;但亦有網民認為如文章所言屬實,獨媒理應堅持「捍衛言論自由」的立場,而非為求自保把文章移除;更有網民質疑獨媒本身一直充斥理據薄弱的文章,認為獨媒在高舉言論自由的同時,也須為文章的真確性慎重把關。[19]

辦公室遭破壞[编辑]

2012年8月8日,4名男子闖入香港獨立媒體辦公室大肆意破壞,及後被警方拘捕。[20]

[21]

參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98721 立此存照:記協主席「妙論」民間記者
  2. ^ 編輯室週記:從傳統媒體到新媒體:超越客觀
  3. ^ 明報:新聞夢自由夢
  4. ^ 雷子樂,<南韓農民如何成為世貿報道的中心>
  5. ^ 壹週刊:非常人語吹我唔脹-餓我唔死-林輝
  6. ^ /node/172030 葉蔭聰<由《大事件》中一件事說起>
  7. ^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00234512244268&set=pb.1196461705.-2207520000.1356635850&type=3&src=http%3A%2F%2Fsphotos-g.ak.fbcdn.net%2Fhphotos-ak-snc7%2F416961_10200234512244268_1728290130_n.jpg&size=729%2C506
  8. ^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88401181245611&set=a.260491210703276.63101.153542538064811&type=1&theater
  9. ^ 肖友懷事件:煩請社運左翼對準政權. [29 May 2015]. 
  10. ^ 肖友懷悲劇:香港人也有面目可憎的一面. 香港獨立媒體網. 2015-05-22 [2015-05-23]. 
  11. ^ http://www.inmediahk.net/%E6%B8%AF%E9%90%B5%E6%91%94%E8%A7%92%E6%89%8B%E5%AF%A6%E7%82%BA%E6%B8%AF%E9%90%B5%E6%9F%94%E9%81%93%E6%89%8B%E2%80%94%E2%80%94%E6%9F%94%E9%81%93%E6%95%99%E7%B7%B4%E5%88%86%E6%9E%90%EF%BC%9A%E6%9C%B1%E5%87%B1%E8%BF%AA%E8%A2%AB%E3%80%8C%E6%B5%AE%E8%85%B0%E3%80%8D%E6%92%BB%E5%82%B7
  12. ^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9452/
  13. ^ 社運的諷刺
  14. ^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8204 從收律師信到刪文,反思「獨立媒體的言論自由」的珍貴
  15. ^ http://www.inmediahk.net/node /1008271#comment-1016531 網絡流氓說對網絡流氓不客氣
  16. ^ 《告「獨立媒體」誹謗 東方勝訴》,《東方日報》,2012年3月31日。
  17. ^ http://www.singpao.com/gw/xwa/201203/t20120331_344584.html 「獨立媒體」誹謗賠十萬
  18. ^ 獨立媒體無刪誹謗東方文章賠10萬 被索網民手機身份證號碼 官裁毋須交. 明報. 2012-03-31 [2012-03-31]. 
  19. ^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8106 網站公告:關於「東方報業集團」控告「香港獨立媒體網有限公司」誹謗一事
  20. ^ 打手上門搗亂威嚇傳媒 明報
  21. ^ 獨立媒體刑毀被告保釋 新報

同類獨立網上媒體[编辑]

報業集團屬下網上媒體[编辑]


站外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