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香港與美國關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香港與美國關係
Hong Kong和USA在世界的位置

香港

美國
外交代表機構
香港駐華盛頓經濟貿易辦事處 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
外交代表
專員 梁卓文 總領事 史墨客

香港與美國關係是指香港美國的雙邊關係。由於現時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個特别行政区,但基於1992年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香港關係法),美國在對外政策上會把香港特區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作區別對待。

美國在香港設有總領事館,面積為各國駐港館處第二大(僅次英國總領館),位於香港島中環花園道

歷史[编辑]

駐三藩市經濟貿易辦事處
駐華盛頓經濟貿易辦事處

香港和美國的關係主要着重於經濟層面,但在20世紀的動盪歲月裡,具戰略價值的香港與身為世界強國的美國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同時,由於香港並非主權國,港美的交往亦難免會牽涉到香港當時的宗主國英國。英國當時視香港作為英國海外領土,地位與其他當時未獨立,及1931年西敏法令的英國殖民地印度馬來亞新加坡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相同。

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编辑]

1945年,經歷了香港日佔時期香港重光。由於香港在被日軍佔領時是英國的殖民地,所以在中、英、美、五個列強討論香港戰後地位問題時,美國曾經倡議將香港設為自由市,不隸屬於任何國家,中國擁有對香港的主權,但美國和英國可以在香港建立軍事基地。但遭到中華民國英國的反對,最後英國搶先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

雖然美國倡議的「香港自由市」最終被否決,但香港重回英國統治對美國來說亦非壞事,因為當時英美有著極親密盟友的關係,相較之下,以蔣介石為首的中華民國仍然未得到美國的全面信任。

1950年代至1970年代[编辑]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成立初期中國與香港的關係變化不大,但不久韓戰爆發,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英美對敵,香港作為英國的屬土,成為英美軍隊在日本、韓國及新加坡以外另一個重要的反共戰略基地。及後在1960年代末,越戰使香港成為美軍對付越共的主要補給及反共基地。

1980年代至1990年代[编辑]

1984年12月,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英國首相撒切尔夫人作為兩國政府首腦簽署《中英聯合聲明》,香港正式踏入主權移交過渡期,不少香港人移民美國,而美國亦有向香港人增加移民配額,及後又因1989年六四事件引發的第二輪港人移民潮,雖然很多香港人傾向移民加拿大澳洲,崇尚自由民主和領導西方自由世界的美國仍然成為香港人的熱門移民目的地。

中國發生六四事件後,大量香港人對於香港前途的憂慮及恐懼,美國為了保障其自身利益,1992年,美國國會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決定在英國結束對香港的管治後,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繼續把香港視作一個在政治經濟貿易政策方面與中國完全不同的地區,並在對外政策上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區別對待。美國通過該法案,把香港區別於中國大陸。

香港特區成立後[编辑]

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予中國,香港的外交事務交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處理,港美關係以經濟文化交流為主調,同時就打擊包括洗黑錢、販毒等有組織罪行進行合作。

2013年6月,美國前特工爱德华·斯诺登在香港揭露華府大規模監控民眾和諸多國家領袖通訊,香港准許斯諾登離境前往俄羅斯莫斯科。美國指責香港拒絕引導斯諾登回美國受審,並指出此事將影響港美關係,而香港則稱此乃按正常程序辦理。另外,港府是次做法也導致討論多年的香港赴美免簽計劃正式落空。

2019年反政府運動的取態

香港特區政府在2019年強行推動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立法,美國認為此舉令到在港的美國企業人員,以至跟隨美國軍艦訪港的士兵,都會有被捕及移交到其他地區的威脅,並且抵觸《香港政策法》及美港引渡協議基於《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高度自治的條文[1]。美國在反送中運動的國際輿論上給予香港示威者支持[2],美國參議院民主黨籍領袖南希·佩洛西、共和黨籍參議員馬可·魯比奧等人物均積極為香港發聲,更將《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排上國會議程,為香港示威提供支持。除此之外,亦多次表示若中共方面堅持收窄香港的自由,便會考慮廢除《香港政策法》。《人權法案》包括確保香港在2020年立法會選舉實行全面直選、制裁違反香港人人權的官員及相關人士等。但中方認為在美中貿易戰的背景下,香港是其中一個雙方角力的戰場[3],中共宣傳機器更將爭取民主的示威塑造為「美國發動的顏色革命」。[4]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