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軍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Hkhist.png
本條目為香港歷史系列之一
歷史年表 · 大事記
史前时期
秦朝至元朝历史
明朝历史
清初历史
英治時期
開埠初期歷史
(1842年至1898年)
20世紀初歷史
(1898年至1941年)
香港保衛戰
香港日佔時期
香港重光
六七暴動
香港主權移交
香港特別行政區史
負資產
沙士
七一遊行
雨伞革命
反修訂逃犯條例運動
冠狀病毒病
教育史 · 規劃史
經濟史 · 軍事史
警察史 · 航空史
巴士史 · 鐵路史
法定古蹟 · 歷史建築
一級 · 二級 · 三級
另見:
中国历史 · 英國歷史

其他香港系列

文化 - 經濟
地理 - 政治 - 教育
Flag of Hong Kong.svg 香港主題

香港軍事,始於政府於屯門設立的屯門軍鎮。經歷1841年和1860年兩次鴉片戰爭後,政府分階段將香港的主權割讓予英國,除二戰期間一度被日軍佔領外,香港防務都是由駐港英軍負責,直至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就改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下稱「駐港解放軍」)管理。

歷史[编辑]

英屬香港時期(1841-1997)[编辑]

1841年香港開埠初期即有英軍駐守香港,駐港英軍包含任何進駐香港的英國陸軍英國皇家海軍英國皇家空軍單位。駐港英軍軍費由英國政府及香港政府共同負擔。大部份士官兵來自英國本土和尼泊爾,但香港人能以本地召募人員(LEP)身份加入皇家海軍香港中隊和陸軍組織 - 香港軍事服務團。一支本地民兵單位,皇家香港軍團(義勇軍)直屬於香港政府;協助保持香港防衛安全。依照英國陸軍本土防衛軍的架構及訓練模式,皇家香港軍團由幾名被借調至香港政府的陸軍正規軍官率領。

香港開埠至二戰前(1841-1941)[编辑]

英國皇家海軍軍官卑路乍率領軍艦於1841年1月25日抵達香港,海軍測量人員測定香港島西面有一片突出的臨海高地,可供登陸後紮營,於是派出工兵開闢從海旁到這片高地的小路,而這處便是上環水坑口。1月26日,英國遠東艦隊支隊司令伯麥乘高爾合號(HMS Calliope)抵港,沿著該小路登上香港島西北的一座小山崗,舉行英國國旗升旗儀式,宣告香港開埠[1]

香港保衛戰(1941)[编辑]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內一排又一排的墳墓,該墳場為安葬在香港保衛戰中陣亡及死於日軍戰俘營的軍人而建,由英聯邦戰爭公墓委員會英语Commonwealth War Graves Commission管理。在墳場內埋葬有1,578具遺骸,當中有444具不能辨識身份;這些軍人來自英國、加拿大、印度及香港等地[2];而在墳場入口的紀念亭,牆壁上刻有2,070位軍人的名字,他們的遺骸已不可尋獲;另有兩塊碑石,分別紀念因宗教理由而採用火葬的軍人,以及於兩次大戰期間在中國殉難後無法保存遺骸的英聯邦軍人[3]

1938年10月,日軍在香港附近的大亞灣登陸,並於同年12月攻陷廣州,又於1939年5月攻佔海南島,在珠江口一帶的中國軍隊都已被日軍逐退,英日兩軍隔著深圳河對峙。由於日軍已經控制華南地區,而台灣亦為日本領地,香港已陷入日本勢力三面包圍,只是日本尚未準備好向英美開戰[4]

1941年12月8日,日軍進攻香港。當時英軍只有5架空軍飛機駐守,日軍用一個上午時間即奪取制空權,大部分海軍則撤退至新加坡。英軍、印度軍、加拿大軍、香港義勇防衛軍香港華人軍團曉士兵團民兵組成13,500人的香港守軍,抵抗日本陸軍第23軍轄下屢次擊敗中國軍隊的第38師團[5],日軍連同陸軍飛行戰隊、海軍及海軍航空戰隊,以約40,000餘人入侵香港。香港守軍在退守香港島後,日軍對香港島連日空襲及炮轟,日軍在18日登陸,香港守軍與日軍在香港島多處爆發激戰,單是19日清晨至20日凌晨,在黃泥涌峽渣甸山歷時一天的戰鬥,香港守軍已有451人陣亡,日軍傷亡人數也超過600人[6]。隨著日軍逼近維多利亞城,雙方在銅鑼灣及灣仔一帶展開巷戰,可是已無法扭轉敗局,總督楊慕琦於12月25日投降,香港宣告淪陷。在歷時18天的戰役中,香港守軍有1,679人陣亡,尚未包括在戰役結束後因傷病而亡的士兵。而在香港守軍中的兩營加拿大軍,有290人戰死,另有264人在戰俘營中身亡[7],到香港增援的1,975名加拿大軍人中有超過四分之一一去不返[8]

日佔時期(1941-1945)[编辑]

日佔时期初期,軍政府施戒严令,日本于九龙尖沙咀半岛酒店发布行政指令。日本军政府(包括政治部、民事部、经济部、司法部及军事部等)制定了严厉的法例及设立管辖全香港市民的政府。共有7000多名战俘(包括英军及市民)被囚禁于深水埗赤柱战俘营,战俘备受饥饿、病患之苦。同时,日本军政府封锁维多利亚港、控制海旁的货仓。 1942年1月,由印度人及香港人组成的警察被征召成为宪兵队。日本宪兵将香港的警察局分为5区,东香港、西香港、九龙、新界及水警。总部位于香港岛中环前法国外方传道会大楼

保衛戰爆發前黃埔船塢剛開始下水[來源請求]Empire Dragon货船英语SS_Gyōkū_Maru, 日本戰役結束後沒收並完成該貨船為「暁空丸」日语暁空丸[9]1944年9月18日,美國海軍河豚級潛艇魚雷擊沉曉空號。[9](北緯35度02分,東經124度24分:35°02′N 124°24′E / 35.033°N 124.400°E / 35.033; 124.400)[10]

抵抗運動[编辑]

香港淪陷時期,民間抗日力量此起彼伏。其中最著名的當屬港九大隊。港九大隊由中國共產黨黨員曾生領導,在1941年日軍進攻香港時,港九大隊從200人擴展到超過6,000位成員。在英軍撤退後,港九大隊隊員獲取被英軍摒棄的武器,並在新界九龍建立基地,同時在西貢墟建立地下聯絡系統。而第三個和第五個分支在蔡國梁之下,被派遣到香港九龍,由隊長黃冠芳和副隊長劉黑仔帶領,統領香港九龍抗日武裝鬥爭,並讓中國獲取日本華南臺灣東南亞的戰略機密。港九大隊屬下有短槍隊和幾個區中隊,隊員竭力攻擊強盜和日軍,保障農作物及人命安全。港九大隊亦幫助破壞日本在香港的軍事據點,和促進了在中國人、英國人和美國人之間友誼。在使用遊擊戰的常規戰術下,他們殺死了一些漢奸和其同黨,在九龍和廣州保護貿易商人,攻擊大埔的警察局,並轟炸啟德機場。港九大隊在拯救英國和外國人士上亦扮演了重要角色,共有20名英國人、54名印度人、8名美國人、3名丹麥人、2名挪威人、1名蘇聯人,以及1名菲律賓人獲拯救,包括被囚的賴特上校等英軍官兵及美軍飛行員,此外亦有大批內地教育界、新聞界、文化界人士獲救。另外,港九大隊亦協助營救戰俘,包括著名的賴廉士爵士、祈德尊爵士、王國棟教授和David Bosanquet。港九大隊對盟軍最重大的貢獻,是搶救了8名因日軍擊落其飛機而跳傘到九龍的美國飛行員。當時為1944年2月11日,美軍第十四航空飛行指揮員兼教官克爾(Donald W. Kern)中尉在轟炸啟德機場時被日軍擊中,跳傘降落慈雲山,後得到遊擊隊小交通員李石仔等救助才能逃出日軍的搜捕。

英軍服務團(British Army Aid Group)成立於1942年,主要任務是協助營救在日軍集中營被羈押的英國軍民及盟軍戰俘[11],故此在戰時被編入負責戰俘詢問、英籍人員撤離與處理的軍情九處(MI9),向駐重慶的英國大使館匯報,由印度英軍總司令管轄,而不是受中國戰區統帥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支配。英軍服務團的骨幹由曾經在駐港英軍、香港義勇防衛軍香港華人軍團服役的香港華人組成,這些華裔士兵在香港投降時接受長官的指示脫去軍服並混入平民[12],逃過成為日軍戰俘的厄運並繼續為英軍效力,部分人接受訓練後潛伏在香港及華南的日佔區,與混入民眾的華裔英兵建立聯繫[13],開始在日佔區構建情報網絡,向盟軍提供情報[14]、與集中營的俘虜建立聯繫、秘密救助被拘留的戰俘、監視日軍艦艇在香港及華南的活動[13]、策反船塢工人拖延日艦維修、繪製日軍據點資料、匯報盟軍空襲的戰果,並在戰爭結束前協助組建臨時政府。英軍服務團約有80名敵後人員被日軍揭破身份而失去性命,在戰後有部分陣亡的特工被合葬於鑽石山墳場的「抗日烈士墓」[14],而部分具軍職人員則被埋葬在赤柱軍人墳場[15]

香港重光[编辑]

皇家海軍不屈號(HMS Swiftsure英语HMS Swiftsure)輕巡洋艦於1945年8月30日與夏愨少將率領的太平洋分遣艦隊一同抵達維多利亞港,結束香港日佔時期。

1945年8月30日,夏慤少將率領以不屈號(HMS Swiftsure英语HMS Swiftsure)輕巡洋艦為首的皇家海軍太平洋分遣艦隊駛入維多利亞港[16],在香港升起了英國國旗,象徵結束日本對香港的佔領,港府亦因此將8月30日定為重光紀念日。1945年9月1日,夏慤宣告成立軍政府,並由他本人出任軍政府首長兼三軍總司令。1945年9月16日,夏愨少將舉行受降儀式,接受日本陸軍岡田梅吉少將和海軍藤田類太郎中將投降,於香港總督府簽署香港的受降文件。香港市區出現大規模慶祝活動,紀念戰爭結束及盟軍取得勝利。1946年4月30日,在戰時被俘的楊慕琦爵士遂於5月1日復任港督,宣告軍法管治結束。

英國統治後期(1945-1997)[编辑]

皇家香港輔助空軍正於啟德機場操作海豚直升機(本圖攝於1982年)

二次大戰之後,香港華人在軍中所佔比例大幅提高,皇家香港軍團更以香港居民佔多數。香港境內治安為香港政府責任,主要由香港警隊負責,港府有緊急需要時可向駐港英軍要求增援。六七暴動期間,駐港英軍支援香港警隊平息暴亂,並拆除鬥委會在香港街頭所放的炸彈。直至1995年,駐港英軍負責中港邊界治安,包括堵截走私及非法入境者皆有貢獻[17];現時中國內地與香港邊界治安由香港警察邊境巡邏隊負責。

英國皇家海軍在1980年代中至1990年代中,為協助皇家香港警察進行海上反走私行動有功。英國駐香港三軍部隊亦經常彌補港府民眾安全機關空缺,提供海陸空搜救。

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之前,駐港英軍基本上是與中國人民解放軍互相處於對立的狀態的。1997年6月30日,駐港英軍撒走,將守衛邊境的責任交予香港警務處處理。

特別行政區時期(1997-今)[编辑]

解放軍駐港部隊[编辑]

駐港部隊的直八直升機

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外交和國防事務由中央人民政府(國務院)負責。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香港防務正式交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接管。

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於1993年初開始組建,1996年1月28日組建完畢。駐軍隸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費用由中國中央人民政府負擔。

駐軍的職責是防備和抵抗侵略,保衛香港安全;擔負防衛勤務;管理軍事設施;承辦有關的涉外軍事事宜等,不干預香港地方事務。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必要時,可向中央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駐軍人員除遵守全國性法律外,還要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

駐軍組成:駐軍由陸軍海軍空軍部隊組成,是一支合成部隊,下轄1個陸軍步兵旅、1個海軍艦艇大隊、1個空軍航空兵團。

駐港部隊的司令員政委一般為少將軍銜。

軍事設施[编辑]

曾在香港發生的戰役[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當年今日】英國佔領香港176週年. 852郵報. [2020-07-01]. 
  2. ^ 香港保衛戰紀念儀式 加華裔老兵遠道出席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600人悼念. 明報. 2016-12-04 [2020-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6). 
  3. ^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港識多史. [2020-03-27]. 
  4. ^ 日落香江:香港對日作戰紀實(修訂版). 香港. 2015年07月: p.54. ISBN 9789620437762. 
  5. ^ 日落香江:香港對日作戰紀實(修訂版). 香港. 2015年07月: p.53. ISBN 9789620437762. 
  6. ^ Studying the Battle. www.hongkongwardiary.com. Hong Kong War Diary. [202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4). 
  7. ^ 香港保衛戰 ── 被遺忘的歷史?. BBC. 2015-09-02 [2020-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6). 
  8. ^ 悼在港陣亡加國兵72載 駐港澳總領事:加拿大銘記. 香港01. 2019-12-08 [202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6). 
  9. ^ 9.0 9.1 EMPIRE – D – E. Mariners. [2018年8月]. 
  10. ^ [1]
  11. ^ 海防博物館展示香港軍事服務團歷史. 香港政府新聞公報. 
  12. ^ 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 2013-09: 362–365. ISBN 9789888254347. 
  13. ^ 13.0 13.1 Bernice Chan. Peter Choi, 93, on wartime spying, raising seven kids alone, and Typhoon Wendy. SCMP. 2015-05-16 [2020-04-29]. 
  14. ^ 14.0 14.1 睹日軍暴行義憤填膺 投身英軍情九處抗日 香港保衛戰 華裔特工鬥智鬥勇. 明報—加東版. 2016-11-11 [2020-07-18]. 
  15. ^ 赤柱軍人墳場的沉睡英雄——英軍服務團、皇家香港軍團. [2020-07-18]. 
  16. ^ Gregory, F. E. C. (6 January 2011). "Harcourt, Sir Cecil Halliday Jepson (1892–1959)".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doi:10.1093/ref:odnb/64097. Accessed 14 May 2020.
  17. ^ 海軍巡邏艦再度奏功東坪洲發現五舢舨拘七人蛇檢電視機. 華僑日報. 1991-02-24: p.4.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