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香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香港1944年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香港大事記 | 香港歷史年表
世紀 19世紀香港 | 20世紀香港 | 21世紀香港
年代 1910年代香港 | 1920年代香港 | 1930年代香港 | 1940年代香港 | 1950年代香港 | 1960年代香港 | 1970年代香港
年份 1940年香港 | 1941年香港 | 1942年香港 | 1943年香港 | 1944年香港 | 1945年香港 | 1946年香港 | 1947年香港 | 1948年香港
紀年 甲申猴年)、香港開埠第104年香港主權移交第-53年
1944年
社會
国家领导人
科技
天文 – 科技
文化娛樂
电影 – 文学 – 音乐 – 遊戲 – 電視節目中国大陆剧集 – 臺灣劇集
體育
體育 – 足球 – 籃球 – 棒球 – 撞球
區域
中国大陆 – 香港 – 澳門 – 日本 – 臺灣 – 美國  – 歐洲
分類
分類 – 出生人物 – 逝世人物列表 – 維基新聞



Hkhistory zh-hans.png

本條目為香港歷史系列之一
歷史年表 · 大事記
史前时期
秦朝至元朝历史
香港12世紀
(曾分別屬番禺縣寶安縣東莞縣(東官縣)廣州府
香港15世紀
葡佔屯門
(1514年至1521年)
明朝历史
16世紀香港
(屬廣東省寶安縣,後易名新安縣
清初历史
17世紀香港
(屬廣東省新安縣
18世紀香港
(屬廣東省新安縣
英治時期
香港割讓
開埠初期歷史
(1842年至1898年)
20世紀初歷史
(1898年至1941年)
香港保衛戰
香港日佔時期
香港重光
六七暴動
香港回歸
香港特別行政區史
負資產
沙士
七一遊行
雨伞革命
教育史 · 規劃史
經濟史 · 軍事史
警察史 · 航空史
巴士史 · 鐵路史
法定古蹟 · 歷史建築
一級 · 二級 · 三級
另見:
中国历史 · 英國歷史

其他香港系列

文化 - 經濟
地理 - 政治 - 教育
Flag of Hong Kong.svg 香港主題

香港1944年,為日治時期第3年,香港人口不斷減少;燃料供應陷於低谷,於8月月底至9月月底暫停全香港電力供應達一個月,香港頓成黑暗世界,香港市民僅能夠以木油燈松香燭照明。大日本帝國加強輿論控制,逼使香港報章停刊或者合併,最後只剩5份中文報紙[1]盟軍美軍開始加強轟炸香港,其中以10月中及12月底兩次傷亡最慘重,分別有300餘人罹難。日軍方面,則在本年繼續殘害無辜市民,7月放逐約400人到螺洲,任由市民在荒島上自生自滅,結果釀成全部人罹難的慘劇;12月將大量市民用船載到惠州市平海鎮海面進行大屠殺,死難者約70名;6月用船將逾千名市民載至深圳南澳鎮期間,船隻駛至珠海擔桿列島遇風浪入水,當駛回蒲台島時終溺斃50多人。

大事記[编辑]

  • 1月23日,9架美軍B-25戰機在28架P-40機護航下大舉空襲啟德機場[2]
  • 2月1日,日軍設注射站27處,強制防疫注射。
  • 2月11日盟軍飛機27架空襲香港,最少7架日機及1架美機被擊落。[2]
  • 2月20日,日軍慶祝磯谷廉介就任總督兩周年。
  • 2月港督府日本化重建完成。位於中環上亞厘畢道的港督府建於1855年,至日軍攻佔香港後已有接近90年樓齡,加上攻佔香港時日機的轟炸,港督府多處受破壞,1942年,日本總督部聘請日本鐵路建築工程師負責港督府重建,大樓內全被改動,並在主樓與副樓間加設塔式建築,藉此將兩座建築聯繫起來,亦將所有屋頂換成日式瓦片,除掉大樓內的歐陸風味。1944年2月,港督府完成重建,總督磯谷廉介並未入住,繼續以淺水灣酒店作為居住及辦公地方,只有一些隆重的慶祝活動才於港督府進行。[3]
  • 3月12日,舉行第3次日治時期人口普查。
  • 3月29日灣仔廈門街兩幢4層高舊式樓宇在風雨中倒塌,2死3傷。[4]
  • 4月15日,宣佈停止配給一般民眾食糧,為日軍服務的從業員例外。
  • 4月18日盟軍飛機空襲香港,1架被擊落。
  • 4月21日,午夜港九大隊炸毀旺角窩打老道4號鐵路橋,當日至翌日日軍實施九龍戒嚴,逐街逐戶搜查。當日午夜0時,港九大隊秘密地迅速將數十斤炸藥埋藏在窩打老道4號火車鐵橋石墩並引爆炸毀,該處貼近警備隊總部,當時夜深人靜,一聲轟然巨響震動全港,市民均從夢中驚醒。三小時後,日軍動員全港憲兵集中在九龍,實施大戒嚴直至4月22日上午6時,九龍交通完全中斷,憲兵到處嚴密監視,交通要道如西貢道大埔道太子道等均架起機槍,如臨大敵。日本憲兵分組沿街逐戶上樓搜查,22日下午6時始告解嚴,街道日軍車憲兵仍頻繁巡邏,至4月24日稍告緩和。[3]
  • 4月25日東亞銀行發行厚生彩票。[5]
  • 4月
    • 開始逐步推行節約用電措施。日軍自1941年12月佔領香港後曾暫停供電,1942年1月15日起恢復,然而由於燃料供應到後期越趨緊張,自1944年4月起,日軍當局又逐步推行節約用電措施。4月13日起,4樓以下辦公及酒店等禁用電梯。5月1日起,理髮業停止用電。5月20日開始,電影院每日只限放映一場電影。6月1日起,住戶供電規定由晚上8時至午夜0時止。6月4日,全部電車路線停駛。至8月20日,全香港電力及煤氣更暫時停止供應,香港成了一片黑暗世界。這段時間,香港照明使用木油燈松香燭,驅熱則用厚橫幕布的「扯扇」。後來日軍當局變通辦法,將發電廠的煤爐改造,斬伐山來代替煤,發電問題才獲解決。9月底及10月終於恢復電力與煤氣。[3]
    • 港九大隊拆除元洲仔碼頭日軍哨站。
  • 5月22日,舉行第2次日語檢定。
  • 6月2日港島長洲渡輪復航。
  • 6月4日,由於燃料供應緊張,電車開始停駛,市民以步行代替。[3]
  • 6月21日,香港有滂沱大雨。6月23日西環荷李活道兩幢4層高舊樓在大雨過後不勝負荷全座傾塌[6],造成4死4傷[7]
  • 6月
    • 某日,持有米證的證人彭任昇在赤柱海面捕魚後擬往售賣期間,被日憲兵半途攔截,不說理由押往赤柱憲兵部,不問其有否米證(有米證(正當職業)者可免拘捕),證人在憲兵部被毆打後,即載往海邊難民營,當時營中有800多人,證人詢問其他被囚人士,均謂不知何事被拘,亦無審問。約一星期後,營內人數增至過千人,即解落船,每船載500人,均為帆船,將帶至深圳南澳。兩船外有一火船,內在日憲及7至8名華警持械把守,船後亦裝有機關槍,因此眾人均不敢跳水逃走。當日早上8時開船,駛至長洲時,火船離開,並命令帆船駛往南澳,同時給予2包米。帆船行至珠海擔桿列島,風浪大作,遂折回蒲台島,此時船上入水,水深及膝,船上50餘名老弱者因此死去,復被一日憲推落海。到蒲台島後船即下錨,在海面停留。證人此時趁機潛入水中,游至岸邊,見有相熟艇家,乃命之駕艇到船上救取其中20人,到大潭篤水塘上岸[8]。兩船及後沉沒,並於2015年3月底被香港水下考古總會人員於蒲台島以南離岸約100米的水底,發現屬於兩船其中一艘的「海軍錨」[9],人員認為附近應有沉船殘骸,計劃再度出發探索。
    • 法庭重判偷竊電線者,8人中4人被判死刑,其餘4人判處終身監禁,另有2人因劫殺而判死刑。[10]
  • 7月3日必列者士街石牆塌下,壓毀荷李活道民居多所,1死1傷。[11]
  • 7月15日,必列者士街在大風雨中再有危牆倒塌,壓死一名途經的40歲婦人。[12]
  • 7月10日英國政府計劃以武力奪回香港。[3]
  • 7月19日,當局強制節電,晚上11起暫停供電。
  • 7月22日熱帶氣旋襲港,香港天文台懸掛二號風球,市面吹暴風(相等於現今九號烈風或暴風增強信號風力),一人溺斃[13]澳門改懸十號風球[14]
  • 7月25日,熱帶氣旋襲港,香港天文台懸掛二號風球,市面吹烈風(相等於現今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風力),無傷亡。[15]
  • 7月,從事魚類買賣的證人黎金成到螺洲一行,見有約400名難民在此荒島上,均屬日憲兵用2艘船載他們到此處後離去,任由難民自生自滅,島上沒有民居亦沒有任何生產,屬不適合人類居住的荒島,因此難民被帶到此處只有死路一條。據之後螺洲對岸鶴咀村居民稱,時常聽見從螺洲順風吹來的慘叫聲。當村民到島上時,則見骸骨處處,滿目瘡痍,造成空前恐怖之景象。約400名死者的死因多為餓死或游水逃生時溺斃,島上亦曾發生人食人慘劇。[16]
  • 8月15日港九大隊海上游擊隊擊沉日船3艘。[3]
  • 8月18日,全港巴士恢復行駛。[17]
  • 8月20日,總督部頒令全港電力、煤氣即日起暫停供應,日軍設施例外。[3]
  • 8月22日,全港各報章由一張縮紙至半張。日軍佔領香港後,絕大部份報紙宣佈停刊,報人及設備相繼遷往內地,從1942年6月1日起,日軍當局以白報紙供應不足為由,強迫各報自動合併,至1944年中只剩下香港日報南華日報華僑日報香島日報東亞晚報5份報紙。由於日本軍政府報道部的直接監督和控制下,消息來源單調,各報內容大同小異,所刊新聞幾乎全為對日本歌功頌德式的報道,報社只能撰寫賽馬等娛樂文章或風月小說。各報有近四份一篇幅被煙酒、電影等廣告佔據。[1]
  • 9月24日,恢復電力供應。[18]
  • 9月29日電車復駛。[3]
盟軍原希望轟炸黃埔船塢,卻誤炸位於觀音街紅磡小學校紅磡多處防空洞亦中彈,整個紅磡區一片火海(紅箭咀),大量濃煙升上半空並隨風向西飄移,師生連市民共約300人喪生,另傷300人。
  • 10月16日,發生盟軍誤炸紅磡民居事件,約300死300傷[19][20][2][3]。當日下午約3時30分,盟軍出動28架B-24戰機在21架P-40及29架P-51機的護航下轟炸紅磡黃埔船塢造船廠,期間誤炸小學、防空洞及大批民房,其中被誤炸的防空洞存有大量煤油,大火共燃燒數日。被誤炸的小學則報稱約200名師生喪生,區內三份二房屋被炸,約100名居民罹難。另8架B-25及8架P-40機飛到維港成功擊沉10隻日軍船艦,日軍則報稱擊落14架盟軍飛機,多名盟軍機師被活捉。
  • 10月27日
  • 10月,恢復煤氣供應。[21]
  • 11月12日港島大澳渡輪復航。
  • 11月20日,盟軍3架飛機襲港。[3]
  • 11月,法庭重判偷竊電線者,8人中6人被判死刑,其餘2人判處終身監禁。[22]
  • 12月1日下午,寡婦證人莊娣外出到山邊撿拾柴枝,突有1名日本憲兵及2名華警前來拘捕,日憲用刺刀刺其背部,華警宣稱因撿拾柴枝而需將其拘捕,同時被捕的2名老婦亦被同一刺刀刺傷背部,隨即帶往香港仔警署,推入署內監牢囚禁,期間並無提供食物及水,至12月2日用車載往北角難民營,車上有另外1男2女,莊娣與他們交談時得悉乃在赤柱被拘。營內亦有多人被囚,營門有持武器的日憲及華警把守,證人供稱營中每日只有2餐,晨8時給稀一碗,無鹽無菜,除食飯外,整日均困在監內。稍為光鮮衣服均被脫去,連褲頭帶亦被除去。營內除大人外亦有小孩。在北角囚禁達2星期後的某日,營內人數達400人,當日下午4時證人等被迫到北角海邊登上一艘船,並被日憲及華警推入艙內,閉上艙門。當日並無晚餐供給,上船時亦無糧食或金錢發給。下午5時,船啟航。證人茫然不知目的地為何,在艙內被困24小時後,船上機器開始停止,艙門開啟,所有難民被推上船面,莊娣到達艙面後發現有4名日本憲兵身穿軍裝連臂章,頭戴鋼盔。日憲從眾人中挑選身體強健者釋放後,剩下身體殘弱及病患者均被逐一用長劍斬殺並推之落海,此乃證人莊娣親眼目睹,遇害者約70人,成年男女及小童均有。斬首時乃在拖船的另一邊進行,此時莊娣正在落一漁艇,莊亦為被選中離開得以生還的其中一人。事後證實此處為惠州市平海鎮[23]
  • 12月24日
香港開赴澳門的客輪「嶺南丸」號,在駛至香港境內磨刀洲(綠箭咀)附近海面時遭美軍戰機用機槍掃射並投彈轟炸,最後船身沉沒,僅煙囪露出水面,釀成349死23傷,死者包括香港華民代表陳廉伯

出生人物[编辑]

逝世人物[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繁体中文)陳昕 郭志坤. 《香港全紀錄(卷一)》. 中華書局. 1997年7月: 頁243. ISBN 9622318908. 
  2. ^ 2.0 2.1 2.2 (繁体中文)宋軒麟. 《香港航空百年》. 三聯書店(香港). 2003年: 頁142. ISBN 9620421884.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繁体中文)湯開建 蕭國健 陳佳榮. 《香港6000年(遠古-1997)》. 麒麟書業有限公司. 1998年: 頁541. ISBN 9622321232. 
  4. ^ (繁体中文)廈門街 兩屋倒塌 傷死五人. 華僑日報第叁頁. 1944年3月30日. 
  5. ^ (繁体中文)厚生彩票發行辦法 中彩名額一百八十一個 第一回本月二十五日開售六月二日開彩. 華僑日報第肆頁. 1944年4月23日. 
  6. ^ (繁体中文)昨日荷李活道 兩老屋倒塌. 華僑日報第肆頁. 1944年6月24日. 
  7. ^ (繁体中文)荷李活道倒塌續訊 住客死傷者共八人. 南華日報第四版. 1944年6月25日. 
  8. ^ (繁体中文)漁民死裡逃生 追述驚險情形. 工商日報第一張第四頁. 1947年1月14日. 
  9. ^ (繁体中文)蒲台島海底有料到 古炮炸彈齊搵到. 蘋果日報. 2015年4月10日. 
  10. ^ (繁体中文)謀財害命及盜竊電話綫 六犯人判處死刑 盜用電力者一律均嚴予懲辦 檢察廳長判決經過發表談話. 南華日報第四版. 1944年6月28日. 
  11. ^ (繁体中文)必列者士街石牆塌下 樓宇多座被壓倒塌. 南華日報第四版. 1944年7月5日. 
  12. ^ (繁体中文)昨晨風雨大作 摧倒各處頹垣敗壁 *不聽勸告 一人喪命. 華僑日報第肆頁. 1944年7月16日. 
  13. ^ (繁体中文)昨晨颱風襲港 水陸雙方損失輕微 各線交通略阻·地區長官出巡. 華僑日報第肆頁. 1944年7月23日. 
  14. ^ 颶風去而復回 昨晨侵襲本澳邊境 天文台風球數易並鳴炮報告風襲 低陷地點均成澤國小艇數艘沉沒. 西南日報第四版. 1944年7月23日. (繁体中文)
  15. ^ (繁体中文)暴風雨二次襲港 港務局前晚懸信號昨日下午撤除 風勢稍遜於前次水陸兩方均無損失. 華僑日報第肆頁. 1944年7月26日. 
  16. ^ (繁体中文)蘆洲(今稱螺洲)島上 骸骨纍纍. 工商日報第一張第三頁. 1947年1月15日. 
  17. ^ (繁体中文)本港東西兩綫巴士 今晨恢復載客來往 東線分七站·每客收二元半 西線分五站·每客收一元半. 華僑日報. 1944年8月18日. 
  18. ^ (繁体中文)電流恢復後 全港各處大放光明 僅半山區及九龍一部份尚待修復 規定時間外點燈照舊辦理. 華僑日報. 1944年9月26日. 
  19. ^ (繁体中文)渝美空軍昨日襲港 制空部隊猛擊敵倉皇遁去 結果敵轟炸機兩架被轟落. 華僑日報. 1944年10月17日. 
  20. ^ (繁体中文)十六日空襲本港之役 敵機濫炸暴行種種 小學校俘虜所均被炸死傷數百人 不祇與日為敵且與華人為敵. 華僑日報. 1944年10月21日. 
  21. ^ (繁体中文)瓦斯一般供給 下月恢復 用量收費皆變更. 華僑日報第貳頁. 1944年9月26日. 
  22. ^ (繁体中文)懲一儆百 盜竊電線六人處死. 華僑日報第貳頁. 1944年11月19日. 
  23. ^ (繁体中文)續審戰犯野間 死裡逃生之難民指證 強迫疏散空前慘劇 千萬難民葬身魚腹 荒島中哭聲震天赤柱亦可聞 *荒島難民慘叫 赤柱亦可聽聞. 工商日報第一張第四頁. 1947年1月14日. 
  24. ^ 嶺南丸遭難始末記 航途中遇飛機掃射投彈 搭客四百餘百二人獲救. 華僑報第肆版. 1944年12月31日. (繁体中文)
  25. ^ 嶺南丸被炸沉. 西南日報第一版. 1945年1月4日. (繁体中文)
  26. ^ (繁体中文)磯谷廉介陸軍中將 榮膺要職卸任回國 三年以來布施仁政勳績昭著. 華僑日報. 1944年1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