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華人公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马来西亚华人公会
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
Persatuan Cina Malaysia
மலேசிய சீன சங்கம்
簡稱MCA、马华
总会长魏家祥
署理总会长马汉顺
总秘书张盛闻
副总会长陈德钦
林万锋
姚长禄
郑联科
妇女组主席王赛之
青年团团长王晓庭
总财政李志亮
创始人陈祯禄
李孝式
翁毓麟
梁宇皋
成立1949年2月27日
前身马来亚华人公会
总部 马来西亚  吉隆坡安邦路马华大厦八楼163
8th floor, Wisma MCA, Jalan Ampang, 50450 Wilayah Persekutuan Kuala Lumpur, Malaysia.
党报《蓝天》
青年组织马来西亚华人公会青年团
妇女组织马来西亚华人公会妇女组
党员
(2018)
約110万
意识形态中华民族主义
自由保守主义
经济自由主义
道德規範
馬來西亞華人權益
三民主義(歷史上)
政治立場中間偏右[1]
国内组织联盟(1952年–1974年)
国民阵线(1974年至今)
口號大马一家,守望相助
党歌马华党歌
官方色彩  蓝色  黄色
国会上议院
6 / 70
国会下议院
2 / 222
州立法议会
选举标志
Emblem of the 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svg
党旗
Flag of the 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svg
官方网站
马华公会官网
马来西亚政治
政党 · 选举
馬來西亞華人公會
MCA Chinese.svg
繁体字 馬來西亞華人公會
简化字 马来西亚华人公会
汉语拼音 Mǎláixīyà Huárén Gōnghuì

马来西亚华人公会(英語: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简称马华公会馬華(MCA),成立于1949年2月27日[2][3],原名马来亚华人公会马来西亚成立后改为现名(马华公会)[4]。马华公会是一个代表馬來西亞華人的政党,该党所有党员皆是由馬來西亞華人公民组成。

该党虽然一开始是代表馬來西亞華人的政党,但在独立前就与巫统国大党合作组成联盟,在独立前至1960年代初期中曾获华人广泛支持。1960年开始因新加坡独立、华文独立大学事件等,加上民政党民主行动党的竞争,使其华人支持率接连受到挑战,但在林良实时期曾经一度攀上高峰,获得大部分华人支持。不过,自2008年开始,华社倾向投选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所在的人民联盟希望联盟[5],唯2018年大選後希望聯盟上台執政表现不佳,加上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削减拉曼大学拨款,在丹絨比艾補選中,華裔選票有回流馬華的跡象[6]

历史[编辑]

马华公会成立前的历史背景[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联合国宣布成立,殖民地人民争取独立声浪,如风起云涌。然而,英国政府有意将马来亚改为马来亚联邦(Malayan Union),希望藉以延长其殖民地统治寿命。

这份马来亚联邦宪法是在1946年初公布,引起大多数马来人民的不满,马来领袖呼吁组织政党。巫统(UMNO)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由拿督翁领导宣告成立,反对马来联邦,维护巫人的利益。英当局决定让步,取消马来亚联邦,改由没有华人代表的一个委员会另起草一份不利华人的马来亚联合邦新宪制。

1948年,马来亚印度国大党成立(Malayan India Congress),以代表所有印度人的姿态出现,但印人社会所存在的各式各样的种族及宗教组织,使印人社会仍是处于分裂状况中。

在华人社会方面,华人的政治力量还是支离破碎,没有一方能代表整个华人社会,华人无法组织起来有效反击《马来亚联合邦》新宪制。

当时,作为华人商会领袖的陈祯禄及其他华团领袖,都曾力促华人团结起来,保卫自己民族的权利,可是绝大多数的华人还是保持冷漠及不过问政治的态度。

因此,在1948年,华人的政治命运可说是陷于最低潮的时期。新的《联合邦宪法》(Federal Constitution)通過後,旨在严厉限制外来移民获得公民权,衹有那些父母是在马来亚出生,或在马来亚住上15年,且能操巫语的人才能申请为公民。

新宪法同时也恢复了马来苏丹原有的权力,以及马来人的特权,尤其是政府部门的公务员,必须是马来人占大多数。

更糟的是,在1948年6月,马来亚共产党,拿起武器,走入森林,展开武装革命斗争。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华人的政治力量被分散了。

陈祯禄早就提出组织《马华公会》的建议。早在1945年日军投降前,他创立《海外华人协会》(Overseas Chinese Association),担任主席,写信给当时的殖民地大臣,说明从印度回马后(在日治时期,他寄居印度)将成立一个华人协会,以“争取马来亚华人的利益”。

陈祯禄在战后返回马来亚,通过马来亚华人商联会,召集全马代表大会,讨论马来亚华人前途的问题。

第一次会议是在1947年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召开,到会者有陈祯禄、李孝式李光前、黄树芬、伍瑞琴、刘伯群等人,并邀请英驻马新最高行政专员麦唐纳出席。

麦唐纳在会议开始前发表他对时局的意见后即离开,并促请华人方面在对时局有任何意见时,欢迎大会派出代表接洽。

商联会开会后,即集合各代表意见,推派由陈祯禄领导的一个代表团前往会见麦唐纳。麦唐纳对陈祯禄表明英政府不会忘记华人在马来亚的贡献及功劳,并尊重华人的意见。但是,商联会仅能代表一部份商人,不足以代表马来亚整个华人社会。

代表团归来后,商讨对策,结果接纳陈祯禄之提议,发动成立马来亚华人公会的组织,当时正是1948年,正值马共拿起武器走入森林之际,也正是英政府宣布施行紧急法令之时。马来亚华人公会是于1949年2月27日,在紧急法令实施8个月后成立。

华团参与发起成立马华公会[编辑]

在英国殖民马来半岛(现在的西马来西亚部分)时期,英国殖民地政府采取分而治之的手段来统治马来半岛。当时(直到现在)马来半岛的主要三大民族——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的事务,分别被个别的族群代表所代理,以达到三大民族的民间社会没有交集的分化目的。英国殖民地政府还特别通过政策将马来族职业限制在政府官员、华族限制在从,以及印度人限制在割胶工作,让三大族群因职业阶级所产生的对立矛盾,而无法团结一致向英国政府提出民间诉求。

1949年2月19日,吉隆坡华团在中华总商会的发函呼吁下,于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出席华团联席大会,议决赞成组织马华公会,同时讨论马华公会的章程草稿,提出修改建议后,并决定参与发起成立马华公会筹委会。

根据出席团体代表逐个报告统计,已经征求超过3,000名华人加入马华公会,此外,尚有许多华团正在进行征求华人参加。许多华团的参与发起组织马华公会,使得马华从成立日开始,就有成千上万的华人踊跃加入,马华公会很快便发展成为实力雄厚、会员众多的华人组织。

出席的华团与代表包括:

  • 中华总商会:李孝式、张尧盛、陈光汉、潘冠三、张昆灵、梁长龄、张敬文、丘满、黄和先、巫柏觐、林世吟、梁志翔、陈济谋、陈金福、辛厚慈
  • 瓜雪中华商会:郑世耀、蔡普如
  • 嘉庆会馆:林锡云、梁挺
  • 广东会馆:李蕓岩、辛官政
  • 杂货行:黎学初、陈德炽
  • 瓜雪晨光社:余天华
  • 加埔华侨俱乐部:李克秀、邱克肯
  • 醒钟补炉职工会:林振强、杨华
  • 高州会馆总会:林伯谦、赖均隆
  • 矿商俱乐部:张汝业、黄锦成
  • 惠州会馆:黄纪良、萧满、游昆仁
  • 人镜慈善白话剧社:冼榕芬、黎长
  • 福州咖啡商业公会:张大民、刘友茂
  • 中华百货商公会:杨邦交、罗业初
  • 雪兰莪福州会馆:陈瑞通、郑德华
  • 精武女子体育:蔡秀安
  • 雪兰莪华侨进口商公会:黄执珪
  • 永春会馆:陈松孝、林世希
  • 中马中医师公会:赖益生、雷家炎
  • 会宁公所:罗惠民、萧志明
  • 商业职员公会:吴汉镛
  • 顺德会馆:廖德平、卢炜良
  • 雪华药业公会:刘沛康、潘锡兆
  • 中山同乡会:杨一予、邝珍财
  • 雪华机商公会:麦宏泉
  • 中华汇业公会:谢传集
  • 友艺别墅:李卓超、麦喧
  • 渔商行:陈士英、龙朝益、陈治佳
  • 中中俱乐部:陈英才、邝少智
  • 广肇会馆:陈德炽、关锦洪
  • 万宁同乡会:王大悦、施以经
  • 理发行:潘汉樵、叶宣华
  • 加影矿商公馆:黄卯泰、方汉文
  • 巴生中华商会:李荣德、刘碧海
  • 兴安会馆:吴禹铭
  • 华人机器工会:黄来福
  • 雪华咖啡茶业公会:陈月琼、林秀山
  • 福建会馆:张燕清、陈云祯
  • 广西会馆:覃美堂、夏王武
  • 茶阳会馆:郭官仁、杨雪华
  • 潮州八邑会馆:黄盛源
  • 潮州京困商行:姚振杰、余致乐
  • 惠安公会:张燕清、林秋水
  • 工商俱乐部:叶宣华
  • 洗衣行:严桂荣、梁传益
  • 晋贤俱乐部:梁传益
  • 自由车商会:吴禹铭
  • 庆同乐:梁传益
  • 三轮车工友会:陈甜、黄振宜
  • 赤溪公馆:潘丁贵
  • 三水会馆:严桂荣、何志坚、梁三俩
  • 李氏联宗会:李镜鸿、李占如
  • 达庆行:邓世柏、蔡思鸣

马华在1949年2月27日在二战后的英殖民政府的支持下成立。当时成立马华的目的是要在马来亚紧急状态时期进行布里格斯计划下的新村项目,管理相关人群的社会及福利事务。[7][8]1950年2月,马华开始发行彩票。

1951年马华由土生华人籍的商人陈祯禄宣布为政党,并成为第一任总会长。早期的党员多数是土地主,商人等上层人士,而新村的劳动阶级人士却大部分都参与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很多马华党员曾是中國國民黨党员,反对马来亚共产党,当中梁宇皋曾是国民党少将,之后成为内阁部长和后期的马六甲首席部长;马来西亚第一位财政部长李孝式曾是国民党陆军上校;激进党领袖林苍佑在1952年加入马华,曾是国民党陆军医生。[9]

1952年,马华与巫统合作参选吉隆坡市议会选举,之后催生了跨党派组织——联盟。1954年国大党加入联盟并参与了第一届马来亚大选,52席中拿下51席,当中马华赢下所有竞选的15席。[10]

1958年党选,林苍佑在总会长职挑战成功,从陈祯禄手中接任。林苍佑提议修改党章增强中央委员会的权力,尽管成功通过了提议,但分裂了党。[11] 1959年大选,林苍佑要求增加马华竞选的议席从28个至40个,但巫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拒绝了。林苍佑之后辞去总会长职,由謝敦祿暂代。其他林苍佑支持者也退出马华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导致马华折损一些议席[12][13],在31席中只赢19席。 林苍佑在1960年12月退党,之后在1968年成为民政党创始人之一。1961年,受到东姑的赏识的陈祯禄之子陈修信成为第三任总会长。[14] 陈修信带领马华在1964年大选取得重大胜利,在国会33席中赢下27席。[15]1969年政府宣布计划关闭中文大学后,陈修信设立了拉曼学院[16]

1969-1985[编辑]

第三届全国大选在1969年5月10日进行。马华在这次大选面对强大挑战,即两个华基政党民主行动党及民政党。 在参选的33个国会议席中,马华只赢得13席。马华也失去了槟城州政权给民政党。反对党的收获导致族群冲突,即五一三事件的发生。在冲突发生的前一天(5月12日),陈修信宣布马华将会退出联盟,但重新考虑后于5月20日,即冲突及国会暂停运作后加入了国家行动理事会。[17] 马华失去华社的支持引起副首相依斯迈阿都拉曼的批评,指如果继续失去支持,巫统会停止与其合作。[18] 为了挽回华人的支持,陈修信试图扩大党的吸引力,改变党的“头家”印象及邀请专业人士入党。[18] 不过当中一些人发生了争执,导致林敬益等人退党,跳槽至民政党。[18][19]

经历了1969年大选的支持率流失,以及1972年联盟的扩大(之后成为国阵)包括民政党,巫统在联盟内更有支配权,马华的地位有所降低。[20] 1973年内阁因副首相依斯迈去世而重组,陈修信要求副首相职位但被敦拉萨拒绝而有所不满。[21]1974年大选前,陈修信以健康理由辞去所有党职和官职。

陈修信辞职后由李三春暂代总会长,并与1975年党选后升正。陈修信的辞职导致马华从1957年开始一直持有的重要内阁部长职位,如财政部和工业及贸易部也一并失去了。[22] 1974年大选马华表现很好,但1978年大选再次失利,竞选国会的28席中赢的17席,60州议席中赢得44席。1979年曾永森挑战李三春的马华总会长职但失败,1981年曾永森一度率领异见者跳槽民政党。[23]

1982年大选马华看到了运气的转变。李三春接受在野党民主行动党主席曾敏兴的挑战,以辞去党职作为赌注,竞选城市华人选民占大多数的国会议席——曾敏兴所持有的芙蓉国会议席。李三春挑战成功,也带领党取得压倒性胜利,国会28席赢得24席及62州议席中赢55席。[24][25] 经历选举的成功和职业生涯的高峰之后,李三春在1983年以未知原因毫无预警地宣布辞去总会长及部长职,[26]梁维泮暂代总会长至1985年。

1985-2003[编辑]

1985年,早期一度被党开除的陈群川以党历史上最大多数票赢得总会长选举。[27][28] 不过他在新加坡被提控失信罪而辞去总会长。[29] 陈群川创立储蓄投资合作社计划,目的是通过投资来增加马来西亚华人的资本收益。但合作社计划的不良管理导致爆发丑闻,中央银行介入并冻结了35个合作社资产。这丑闻导致36亿令吉的损失,投资者只能取回其62%的投资额。[30]

1986年林良实继承了陈群川的总会长职。当林良实接任后,他面对的是党内充斥着派系斗争及华社对合作社丑闻的失望。[31] 林良实早期致力于解决马华财政问题,筹募基金以重组党的资产。[32] 林良实在位时期,党内相对和平,并努力通过与政府闭门会谈的方式来维护华社的利益。[33] 他通过筹款及政府资助扩大了拉曼学院,并于2001年设立了拉曼大学[32][33] 林良实领导下的马华在1995年大选赢下国会34席中的30席,77州议席中赢得71席,与行动党竞争中保持了大部分华人选票。[34][35] 马华也在1999年大选表现良好,选举的成功让马华在国阵里提升了地位,还有提升了其他国阵领袖和首相马哈迪·莫哈末的关系。[32][33]

1993年6月26日,时任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莫哈末在马华大厦为马华第四十届常年代表大会主持开幕时极力赞扬马华对国家的贡献,同时坦言没有马华,马来西亚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水平。他说:“马华是国阵中的一个重要成员党,对协助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更稳定,更加团结一致,进步和繁荣的国家作出了许多贡献。”“我深信,没有马华,马来西亚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水平。”马哈迪也说,马华领袖对多元种族国情事实所采取的中庸和务实态度,使国阵可以圆满解决面临的诸多问题,而不至于影响了国家团结和稳定[36]

党内权力斗争仍然存在。1993年林良实的副手李金狮曾挑战其总会长职,但11小时后退选了。[37] 1996年李金狮宣布退休,署理总会长由林亚礼接任。[38]1999年党再次发生派系斗争,大选后署理总会长林亚礼宣布打算辞去部长职,并要求林良实提名他的徒弟陈广才进入内阁。不过林良实却提名自己的徒弟黄家定成为部长,导致林亚礼的支持者不满,这些支持者之后被称为“B队”,林良实的派系为“A队”。[33][38]马华党争的局势随着党产华仁控股试图收购独立报章《南洋商报》(参见:2001年马华收购南洋商报事件)而激化,这受到B队的强烈反对,担心A队控制了中文媒体。他们参与中文记者及非政府组织,公开在集会中反对[33]。2001年马青803武斗事件导致情况变得糟糕[39]。各种事件的发生导致派系加深了裂痕。

最后身为国阵主席的马哈迪介入解决党争,对两派提出“和平计划”。2002年计划的党选取消,林良实和林亚礼双双辞去党职由他们的徒弟继承。[33]

2003–2008[编辑]

2003年5月,领导更迭计划如期进行。副总会长黄家定取代林良实成为新总会长,陈广才接替林亚礼成为新署理总会长。黄家定领导的马华为国阵在2004年大选取下压倒性胜利,竞选的国会40席中赢得31席,90州议席赢得76席。[40] 2005年党选,A队和B队联合起来,轻易打败挑战总会长职的副总会长蔡锐明和挑战署理总会长职的总秘书陈祖排。[33]

黄陈的领导以温和的手段继续捍卫华社利益,[33]尽管巫统在2004年大选后一直炒作种族课题而与巫统关系有所不合。[41]2008年初始,副总会长兼卫生部长的柔佛州成员蔡细历涉及性爱光碟事件。有蔡细历与一位女性进行性行为的光碟在柔佛流传,使蔡细历辞去所有党职,包括国会议员职位。[42] 蔡细历认为党内有他的政敌受到他的威胁,试图终结蔡的政治生涯。[43]

2008年大选,马华表现差强人意,只赢得15个国会及32州议席,失去超过半数上届大选所赢的议席。因此黄家定决定在来届党选不蝉联总会长职,让新领袖接任。2008年8月的党选标志着党派的变化,蔡细历东山再起。黄家定择定继任者为副总会长翁诗杰[44] 同时蔡细历参选署理总会长,与黄家定的兄长黄家泉竞争。翁诗杰最后轻松获胜,蔡细历却打败了黄家泉。随着这次胜利,翁诗杰承诺改革,以吸引更多年轻选票来振兴党。[45]

2008年至2018年[编辑]

2008年的领导层更迭后,派系内斗在翁蔡的领导下持续着。蔡细历在党领导层内受到翁诗杰的排挤,不被受委官职。[46]最后他在2009年8月被马华革职,理由是因一年前的性爱光碟事件破坏党形象。[47] 作为回应,蔡细历支持者发动党特别大会以通过对现任总会长翁诗杰投不信任票,以及撤销蔡细历革职的动议。特大最后没有恢复蔡细历的署理总会长职。[48] 尽管不信任动议成功通过,翁诗杰拒绝辞职,却要求蔡细历在“大团结计划”下各自放下异见。[49]不过,副总会长廖中莱反对,他要求翁诗杰下台重新进行党选。[50] 这次又出现了领导层危机,并持续了六个月。

终于在2010年3月,蔡细历与他在中委会的支持者辞去中委,还有廖派的中委也辞职。超过三分之二的中委辞职,根据党章中委会必需重选。[51]这次的重选蔡细历打败了原任总会长翁诗杰及前总会长黄家定当选总会长,廖中莱打败了江作汉当选署理总会长。[52] 蔡细历和副手廖中莱承诺合作及开放党籍给非华裔。[53]

2013年大选,马华大败,在参选的37国会议席中只赢得7席,90个州议席只赢得11席,促使出现了要求蔡细历辞职的呼声。[54]马华连续两届大选的差劲表现再次出现派系斗争,开始考虑是否留在马来西亚政坛。[55][56]作为差劲表现的回应,从独立以来马华首次在内阁没有代表,因为大选之前马华承诺如果大选表现差劲就不会接受内阁官职。[57][58]

蔡细历宣布不寻求蝉联总会长职。在2013年12月,廖中莱当选总会长,继续保持不入内阁的决定直到马来西亚航空370号班机空难后才重新入阁。[58][59]

与此同时马华也面临了诸多挑战如华小拨款分配问题、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丑闻、26亿令吉政治献金丑闻、纳吉起诉林良实诽谤案RTM华语新闻撤除中文字幕等课题。

2018年至今[编辑]

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马华遭到空前的惨败。除了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以303张多数票惊险击败刘镇东,保住亚依淡国会议席之外,其他成员皆全军覆没,包括总会长廖中莱,副总会长蔡智勇、周美芬、李志亮,组织秘书黄日升等皆败选。之后的雪兰莪州议会无拉港补选以自家党徽上阵也败下阵来。马哈迪·莫哈末在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曾讽刺马华等同于不存在的个体,在被华人唾弃以后,这个政党已经不具代表性,也不代表任何人[60][61][62]

2019年11月16日,由于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削减拉曼大学拨款引起的风波,黄日升成功在丹绒比艾补选中以超过万张票胜出,使是届国会迎来了第二个马华公会议员[6]

2020年2月23日,马华与伊斯兰党巫统国阵领袖在八打灵再也喜来登酒店与敌对阵营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进行会面,成立国民联盟政府[63][64]。国盟在政治危机中支持土团党总裁慕尤丁,最终成功任相,希盟因此失去中央政权。马华也因此重新成为执政党之一,出任慕尤丁内阁5个部长职位,由总会长魏家祥担任交通部长,署理会长马汉顺担任教育部第二副部长,副总会长郑联科担任团结部副部长,林万锋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黄日升担任原产业部第一副部长。在伊斯迈沙比里内阁里,除了郑联科转任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马华保留原有的职位。

2021年11月20日,国阵在第15届马六甲州选举赢下28个州议席中的21席,包括马华的2席,分别是由魏喜森胜出的马接再也和林万锋胜出的吉里望。

2022年3月12日的第15届柔佛州选举,国阵狂胜,赢下56席中的40席,其中马华赢下15席中的4席。随后总会长魏家祥的爱将林添顺同志和李廷汉同志出任州行政议会行政议员。

争议[编辑]

副部长拥外国永久居民指控[编辑]

1987年2月21日,马华署理总会长李金狮英语Lee Kim Sai向记者说,马华对有关指责该党的其中一位副部长具有外国永久居民地位感到惊奇,该指责最先由一份马来报报道,之后在马来西亚政坛引起关注。巫统青年团团长安华·依布拉欣说,如果证实马华的副部长中有人申请,并已获得外国的永久居民权,巫青团将要求首相马哈迪·莫哈末革除有关者的职位。

2月24日,马华总会长林良实正式否认该党正、副部长当中,有任何人是外国的永久居民。他发表文告说:“我郑重声明,马华正副部长之中,并没有任何人是外国的永久居民,我不曾,也不会推荐具有双重地位者出任部长或副部长。”[65]

收取首相和1MDB资金疑云[编辑]

2017年6月,《砂拉越报告》指时任马来西亚首相纳吉·阿都拉萨2013年大选通过私人户头,汇款给多个国阵成员党,也揭发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分别在2013年的4月8日和4月30日,获得500万令吉。马华雪州联委会财政吕贵添针对此事透过文告澄清,该联委会的银行月结单显示没这笔资金进入户头,证明雪州马华是清白的。雪州民主行动党副组织秘书黎潍裮、副财政刘永山和政治教育主任李继香针对《砂拉越报告》的揭发前往加影警局报案[66]。马华前总会长林良实受记者询问时认为该党领导层有足够的智慧处理此事[67]

2018年6月30日,英文财经杂志《The Edge》报道指除了国阵最大政党巫统,其他国阵成员党包括马华和国大党疑曾收过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资金。《The Edge》指出,巫统雪州获得1900万令吉,巫统柔佛则获得2500万令吉;马华获得1100万令吉,国大党获得1500万令吉[68][69]

2018年8月4日,马华妇女组疑接受来自1MDB公司的30万令吉,银行户头被冻结,受指示到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解释[70]

2018年10月20日,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承认,该党曾在2013年大选获得时任首相纳吉·阿都拉萨提供的大选资金,而这笔资金若与1MDB公司有关,马华也只是个无辜的政党。蔡细历强调,马华当年接受纳吉的大选资金时,并不知道有笔款项的来源,而当时尚未爆发1MDB弊案,有关丑闻是在2014年才浮上台面[71]。对此民主行动党元老林吉祥质疑蔡细历在收取纳吉的资金后,不曾怀疑有关资金与1MDB公司“失窃”的资金有关。林吉祥说:“如果他不知道(资金来源),这还说得过去;但一旦你怀疑这是失窃的资金,那么你就必须询问(资金来历)。”“他(蔡细历)说这就像是父亲给予的钱(所以不曾怀疑)。不过,事实上他应该知道,在2013年,1MDB已经是一项重大课题。”[72]马华总会长候选人颜炳寿认为,该党不应掉入行动党设下陷阱,并要求希盟政府通过司法程序管道来调查,否则行动党不可胡乱指控[73]

2019年1月6日,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接受《星报》访问时说,如果政府能证明1MDB公司的钱给了马华,该党会把钱退还给政府[74]

2019年6月21日,随着反贪会入禀民事诉讼向41个单位追讨1MDB公司失款[75],马华彭亨州联委会和马华妇女组阐明将上庭抗辩,以捍卫名誉。马华妇女组与彭亨马华发表联合文告说,他们尊重反贪会行使法律权利提出诉讼,而他们也会依据法律程序抗辩,捍卫本身的名誉,同时他们也重申,本身并不知道也未获告知2013年大选前从纳吉所获得的拨款之来源[76]

2020年7月8日,吉隆坡高庭批准反贪会充公彭亨马华涉嫌与1MDB公司有关的83万5258令吉资金[77]

黨的象徵[编辑]

党旗[编辑]

马华旧党旗(1958年-1963年)
马华党旗(1963年至今)

马华党章规定马华党旗、标志、图案及党徽,必须采用蓝底配以黄色十四角之星形图样。[78]

党训[编辑]

  • 效忠党国,创造公平社会
  • 维护宪法,保障民主自由
  • 严守党纪,树立马华党威
  • 服从领袖,追随我党路线
  • 敬爱同志,巩固团结力量
  • 行动一致,发扬文化传统
  • 不屈不挠,贯彻政治目标
  • 同心協力,促進全民團結[78]

馬華党歌歌詞[编辑]

马华是民族先锋,我们是国家栋梁
煌煌的党訓在維護憲法民主自由
爱国的天职更鼓舞我们共同奋勇前进
同心协力,刻苦坚韧
披荆斩棘,团结一致
朝向这神圣目标,争取公平社会实现[78]

政治主张[编辑]

马华党章所宣述的宗旨和目标是马华政治思想和政治主张的具体反映。 概括如下:

  1. 捍卫民主自由;
  2. 争取各族平等地位;
  3. 伸张社会正义;
  4. 促进种族和谐与国民团结;
  5. 促进国家经济发展与社会繁荣;
  6. 维护华族的合法权益;[78]

马华领导层[编辑]

历任总会长[编辑]

马华公会历任总会长如下[79]

任数 备注 總會長 任期始於 任期終於 祖籍 出生地
1 创党人 陳禎祿爵士 1949年2月 1958年3月 福建漳州 馬六甲中央縣
2 离职 林蒼佑醫生 1958年3月 1959年7月 福建同安 檳城州東北縣
3 陳修信 1961年11月 1974年4月 福建漳州 馬六甲中央縣
4 离职 丹斯里李三春 1974年4月 1983年3月 湖北 彭亨州北根縣
5 丹斯里陳群川局紳 1985年11月 1986年9月 海南 雪蘭莪州八打靈縣
6 林良实醫生 1986年9月 2003年5月 福建福州 霹靂州江沙縣
7 丹斯里黄家定 2003年5月 2008年11月 福建泉州 霹靂州上霹靂縣
8 丹斯里翁詩傑 2008年11月 2010年3月 海南文昌 吉隆坡联邦直辖区
9 丹斯里蔡細歷醫生 2010年3月 2013年12月 广东潮州 柔佛州峇株巴轄縣
10 丹斯里廖中萊 2013年12月 2018年9月 广东梅州 馬六甲州野新縣
11 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 2018年11月 现任 广东汕尾 馬六甲州野新縣

2018-2022现任中央委员会[编辑]

现任马华总会长魏家祥

马华公会现任中央委员会委员如下:[80]

党职 现任委员
总会长 魏家祥博士
署理总会长 马汉顺医生
总秘书 张盛闻
副总会长 林万锋、陈德钦、郑联科、姚长禄、王晓庭、王赛之
马青总团长 王晓庭
妇女组主席 王赛之
总财政 李志亮
全国组织秘书 林添顺
副总秘书 蔡金星
副总财政 刘亚强
全国副组织秘书 廖国赈
中委 刘亚强、廖国赈、李煌治、古乃光、周国和、杨燕美、简民发、杜振耀、郑再安、胡伟豪、黄祚信、许金汉、陈传平、陈君儿、黄达柱、蔡通易、刘振国、赵启兴、叶小瑂、黄荣贤、吴复兴、陈匡维、林世进
受委中委 黄金锭、黄友凤、蔡福光、黃日昇

现任会长理事会[编辑]

党职 现任
总会长 魏家祥博士
署理总会长 马汉顺医生
总秘书 张盛闻
副总会长 林万锋、陈德钦、郑联科、姚长禄、王晓庭、王赛之
总财政 李志亮
组织秘书长 林添顺
委任委员 刘亚强、廖国赈、许金汉
受邀列席 杜振耀、郑贝川、郑再安黄祚信、吴进强、萧开文、蔡福光周世抆、郑耀民、陈君儿、刘振国

联委会[编辑]

州属 主席 署理主席 秘书 副主席
 柔佛 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 林培兴 黄卿兴
 吉打 吴进强 蔡通易 陈燕翔
 吉兰丹 蔡福光 徐先权 (悬空)[註 1]
马六甲 马六甲 拿督林万锋律师 古乃光上议员 拿督许金汉 杨焕源
 森美蘭 萧开文 锺明甫 许金水
 彭亨 拿督英迪拉何启文上将 周良 郭大雄
 檳城 陳德欽 蔡天送 杨征家
 霹靂 马汉顺 王林清 黄金锭
 玻璃市 郑再安州行政议员 蔡天喜 陈新力
 雪蘭莪 黄祚信 陈锦传 梁国伟
 登嘉樓 周世抆 苏国贤 陈家伟
 沙巴 卢远东 彭胜欢 杨仕平
 聯邦直轄區 王晓庭 黄孝儒 黄静修

纪律委员会[编辑]

  • 主席:韩春锦
  • 委员:庄祷融, 刘文丰、 萧进平和郑瑞芝

军事委员会(已撤销)[编辑]

马华公会军事委员会是马华公会已经撤销的战时委员会,已编入马来西亚国防部

党务组织[编辑]

  • 马华中央委员会
  • 马华全国妇女组
  • 马青总团

中央干部训练局[编辑]

马华中央党校为党政治教育委员会属下单位,负责党内部培训工作。

  • 政治教育委员会主席:拿督林万锋
  • 副主席:黄友凤律师及简民发
  • 党校校长:高祥威博士
  • 副校长:黄国辉博士及李杰尔律师

根据馬華最新的黨務報告指出,截至2014年8月31日,马华在全國共有106萬6千737名黨員[81][78],其中马华青年团员近28万人[82],而马华妇女组则有42万3000名党员,占马华党员总数的41%。[83]

当选代表[编辑]

马华马六甲州大厦

国会上议院[编辑]

  1. 马汉顺
  2. 林万锋
  3. 郑联科
  4. 古乃光

国会下议院[编辑]

马华公会目前在马来西亚下议院占有2席。

州属 选区编号 国会议席 国会议员
 柔佛 P148 亚依淡 魏家祥
P165 丹绒比艾 黄日昇
总计 柔佛 (2)

州议会[编辑]

州属 选区编号 州议席 州议员
 柔佛 N06 彼咯 陈宗
N19 永平 林添顺
N30 巴罗 李廷汉
N55 北干那那 陈勇鸣
 马六甲 N08 马接再也 魏喜森
N14 吉里望 林万锋
 彭亨 N04 积卡 李亚旺
 玻璃市 N01 知知丁宜 郑再安
总计 柔佛 (4) 马六甲 (2) 彭亨 (1) 玻璃市 (1)

党产[编辑]

根据马华前总財政郑福成的估计,马华拥有市值20亿令吉的党产[84][85],而且透过马华投资臂膀华仁控股,每年从星报集团获取的分红为数不少。星报集团于2010年十月份分发一笔近3亿令吉的特别股息,单单马华公会就坐收近1亿2720万元的股息[86]

华仁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编辑]

华仁控股私人有限公司(Huaren Holding Sdn. Bhd.)成立于1977年2月4日,马华公会完全持有100%股权。根据报告,马华投资臂膀华仁控股于1997年至2007年这段期间从投资赚取的分红高达2亿7千07万令吉。然而,这大部分的分红却用于偿还为了收购南洋报业控股时而借取的贷款。2001年,马华公会通过华仁控股与《星洲日报》一同以2.3012亿令吉,收购南洋报业集团的72.35%股权,之后南洋报业并入星洲、香港明报集团同步在香港及马来西亚上市,易名为世华媒体集团(这一结果导致《南洋商报》被华社唾弃,业绩每况愈下)。因之前持有南洋报业的股权,马华在合并后却只持有世华媒体集团不足5%的股份[87]。2010年八月份,马华通过华仁控股只以4788万令吉脱售手中仅有的世华媒体集团的3.6%股权[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在2010年之前的华仁控股所赚取的利息大部分来自于持有42%股权的星报集团。而星报集团的分红,从1997年的820万令吉激增至2005年至2007年平均每年4000万令吉,这需归功于星报集团的表现。但是华仁控股却未有派发丰厚的分红给马华,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需要偿还从丰隆集团借来用于收购南洋报业控股的贷款。从2000年至2005年,华仁控股并没有派发分红于马华公会。而2006年才派发5004万令吉的分红、以及2007年的4960万令吉的分红于马华公会。2002年至2007年之间,华仁控股忙于解决3亿6千3百6十万令吉的贷款,当中的2亿9千6百6十万令吉是因为了收购南洋报业控股的贷款(银行利息介于6.8%-7.3%)[88]

2010年起,华仁控股成为“自立学院”(Institue Kojadi)母公司 “自立教育服务有限公司”(Kojadi Education Services Sdn Bhd)的大股东[2]。马华公会也透过华仁控股以最大股东的身份掌控马登控股有限公司(Matang Holding Bhd)10.72%股权。[89]

華仁資源私人有限公司[编辑]

馬華公會透過華仁資源私人有限公司(Huaren Resources Sdn. Bhd.)管理其產業如馬華大廈、馬化大廈以及一棟位於Megan Avenue的辦公樓。

馬華大廈[编辑]

1975年,马华总会长李三春发动马华公会的第一个5大计划,第一项就是筹建马华总部新大厦。马华公会中委会为了对李三春的贡献致以崇高敬意,特把马华大厦礼堂命名为“三春礼堂”。

1987年,马华大厦发生拖欠银行巨款的事件,由于党在兴建大厦时经费不足,于1982年把大厦抵押给银行以贷款2500万元付还建筑费及装修费。可是,后来发生党争及国家出现经济衰退,使大厦出租率偏低,租金不足以摊还银行,经过连年利上加利,到1987年,党总共已欠银行3600万元,银行随时都可接管党大厦。为免失去大厦,马华发动全国筹款运动,经过半年时间,即在党内筹到1900万元,另外则安排把大厦的49%股权以2070万元代价出售给马化集团,从而一次过清还银行欠款[90]

2008年之前,除了大部分股权是由根马华公会持有之外,KOJADI自立合作社(Koperasi Jayadiri Malaysia Berhad)也持有马华大厦有限公司的870万股,即20.23%的股权。据KOJADI自立合作社(Koperasi Jayadiri Malaysia Berhad)于2007年财务报告指出,马华大厦于2007年财务年度的租用率高达98%[91],且KOJADI自立合作社于2004年财务年度得到了345,380令吉的盈利分配[92]、于2005年财务年度得到696,000令吉的毛股息[93]

2008年9月17日,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宣布马华于同年的8月15日与KOJADI自立合作社签署了一份买卖合约,马华以2760万令吉收购了KOJADI自立合作社持有马华大厦有限公司最后的870万股,即20.23%的股权,因此马华大厦正式由马华公会完全拥有[94][95][96]

2010年12月13日,马华中委会及马华大厦有限公司董事局所批准了马华大厦由马华大厦有限公司转名予马华信托人华仁资源私人有限公司[97]

馬化大廈[编辑]

2011年9月26日,马化控股(Multi-Purpose Holdings Bhd)正式宣布以3亿7500万令吉[98]现金[99]脱售坐落于吉隆坡金马律区的马化大厦(Menara Multi-Purpose)于马华公会。马化大厦的总面积达70万4540平方尺,租賃空間為54萬1千424平方尺,并拥有414个停车位、办公室空间出租率高达98%[100],租金总收入可达每个月2百09万令吉[101]

根據報導,亨利行(Henry Butcher)在2011年對馬化大廈的估價為3億8千400萬令吉。馬化控股的投資成本是2億8千900萬令吉。目前,馬化大廈是安聯金融,也是馬化資本相關公司的辦公室[102]

星报集团[编辑]

马华公会以持有42.42%的股权控制星报集团(Star Publications Berhad),而星报集团则控制了Star Rfm,Star Rfm旗下则有:

  • 988电台
  • Red FM [3]

马华公会于2010年11月4日以12亿8000万令吉收购了华仁控股持有星报出版社(马)有限公司(STAR,6084,贸易服务组)的42.4%股权,目的是为了让华仁控股有足够的资金展开以现金加债务融资方式收购丹绒有限公司(TANJONG)博彩公司。[103]

拉曼學院[编辑]

東姑阿都拉曼學院(Tunku Abdul Rahman College),简称拉曼學院,是一所位於馬來西亞的學院,1969年2月24日在馬華公會的領導下建成。學院名稱取自馬來西亞第一任首相東姑阿都拉曼。拉曼學院使用英文作為主要教學語言,但有些課程也會以中文或馬來文教學。該學院其中一半的開支是由政府津貼,因此學費較其他大專院校低廉。

备注[编辑]

  1. ^ 原任州联委会秘书李国生在2021年9月24日病逝。

参考文献[编辑]

  1. ^ J Denis Derbyshire; Ian Derbyshire. Political Systems Of The World. Allied Publishers. 1990: 118 [2021-10-25]. ISBN 978-81-7023-307-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2). 
  2. ^ 创党缘起. 马来西亚华人公会.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15). 
  3. ^ 马华创党历史. 马来西亚华人公会 http://www.mca.org.my/. [2021-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07). 
  4. ^ 马来西亚政治简介.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2-29). 
  5. ^ Thirteenth General Elections (GE13): Chinese votes and Implications on Malaysian Politics (PDF). Kajian Malaysia. 2014, 32 (supp. 2): 25–53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8-19). 
  6. ^ 6.0 6.1 ◤丹绒比艾补选◢ 乡民不再开玩笑 拉大课题也发酵 气走一半华人票-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1). 
  7. ^ Nyce, Ray. Chinese New Villages in Malaysia. Singapore: Malaysian Sociological Research Institute. 1973. 
  8. ^ Ooi Keat Gin.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Malaysia. Scarecrow Press. 2009-05-11: lvii, 185 [2013-02-16]. ISBN 978-0-8108-6305-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9. ^ Bayly, Harper, Forgotten wars: Freedom and Revolution in Southeast Asia
  10. ^ In-Won Hwang. Personalized Politics: The Malaysian State Under Mahathir.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3: 96 [2017-05-06]. ISBN 978-981230185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11. ^ Tun Dr Lim Chong Eu. 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8). 
  12. ^ Howard J. Wiarda. Comparative Politics: The politics of Asia. Routledge. 2005: 371 [2017-05-06]. ISBN 0-415-33095-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13. ^ Boon Kheng Cheah. Malaysia: The Making of a Nation.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2: 91–92 [2017-05-06]. ISBN 978-981230154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14. ^ Edwin Lee. Singapore: The Unexpected Nation.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8: 219–220 [2017-05-06]. ISBN 978-981230796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15. ^ Tun Tan Siew Sin. 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23). 
  16. ^ Leo Suryadinata (编). Southeast Asian Personalities of Chinese Descent: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ISEAS Publishing. 2012-12-30: 403. ISBN 978-9814345217. 
  17. ^ Party History. 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6). 
  18. ^ 18.0 18.1 18.2 Ting Hui Lee. Chinese Schools in Peninsular Malaysia: The Struggle for Survival.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11: 124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19. ^ Cheah Kooi Guan. Leo Suryadinata , 编. Southeast Asian Personalities of Chinese Descent: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12: 634 [2017-05-06]. ISBN 978-9814345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20. ^ Cheah Boon Kheng. Malaysia: The Making of a Nation.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2: 162–163 [2017-05-06]. ISBN 978-981230154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21. ^ Cheah Boon Kheng. Malaysia: The Making of a Nation.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2: 147–148 [2017-05-06]. ISBN 978-981230154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22. ^ Diane K. Mauzy, R. S. Milne. Malaysian Politics Under Mahathir. Routledge. 1999: 91 [2017-05-06]. ISBN 978-041517143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23. ^ Harold A. Crouch. Malaysia's 1982 General Election.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1982: 9–12 [2017-05-06]. ISBN 978-997190245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24. ^ Harold A. Crouch. Malaysia's 1982 General Election.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1982: 48 [2017-05-06]. ISBN 978-997190245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25. ^ Tan Sri Lee San Choon. 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23). 
  26. ^ San Choon Resigns. New Straits Times. 1983-03-24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27. ^ Mr Tan Koon Swan was yesterday elected president of the 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 (MCA) by a landslide.. Asian Wall Street Journal. 1985-11-25: 16. 
  28. ^ MCA: New Beginning.. Malaysian Business. 1985-12-01: 5. 
  29. ^ Tan Koon Swan, 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 [2010-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7-12) 
  30. ^ Wong, Chin Huat, MCA's irrelevant civil war, The Nut Graph, 2009-10-07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3) 
  31. ^ Datuk Seri Dr Ling Liong Sik and Datuk Seri Ong Ka Ting, 星报 (马来西亚), 2003-12-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04) 
  32. ^ 32.0 32.1 32.2 Tun Dr Ling Liong Sik, 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 [2010-07-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6-21) 
  33. ^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Chin, James. Tussle between MCA top two – Redux. Centre for Policy Initiatives. 2009-10-29 [2010-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21). 
  34. ^ Michael Leifer. Dictionary of the Modern Politics of Southeast Asia 3rd. Routledge. 2000: 174–175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35. ^ In-Won Hwang. Personalized Politics: The Malaysian State Under Mahathir.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3: 260–262 [2017-05-06]. ISBN 978-981230185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36. ^ 首相:我国今日成就马华功不可没. 《南洋商报》. 1993年6月2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1月1日). 
  37. ^ Leo Suryadinata (编). Southeast Asian Personalities of Chinese Descent: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ISEAS. 2012: 515–517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38. ^ 38.0 38.1 Can Ong Ka Ting or any other ex this or that save MCA?. Aliran. 2010-03-16 [2010-07-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8). 
  39. ^ Ng, Boon Hooi. MCA Youth launches inquiry into AGM violence. 当今大马. 2001-08-09. [永久失效連結]
  40. ^ Saw Swee-Hock, K Kesavapany (编). Malaysia: Recent Trends and Challenges.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2005: 92 [2017-05-06]. ISBN 978-981230339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41. ^ Gatsiounis, Ioannis, The racial divide widens in Malaysia, Asia Times英语Asia Times, 2006-11-23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42. ^ Chua resigns after sex scandal. 星报 (马来西亚). 2008-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05). 
  43. ^ Edwards, Audrey. Chua blames downfall on hard work. 星报 (马来西亚). 2008-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24). 
  44. ^ Ng, Boon Hooi. MCA reform: Real or imaginary?. The Nut Graph. 2008-10-03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2). 
  45. ^ Tee Keat wins, Soi Lek is MCA No. 2. 星报 (马来西亚). 2008-1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10月19日). 
  46. ^ Loh, Deborah, Pakatan Rakyat courts Chua Soi Lek, The Nut Graph, 2009-04-30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31) 
  47. ^ Soi Lek expelled. 当今大马. 2009-08-26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6). 
  48. ^ MCA EGM: Delegates make dramatic decisions. 星报 (马来西亚). 2009-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0-11). 
  49. ^ Greater unity plan revealed. 星报 (马来西亚). 2009-1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1月11日). 
  50. ^ New EGM mired in legal wrangling while Ong pushes unity plan. The Malaysian Insider英语The Malaysian Insider. 2009-11-04 [2010-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1-07). 
  51. ^ Soi Lek quits, fresh MCA polls imminent. The Malaysian Insider英语The Malaysian Insider. 2010-03-04 [2010-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06). 
  52. ^ Soi Lek wins, Liow is MCA No. 2. The Malaysian Insider英语The Malaysian Insider. 2010-03-28 [2010-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3-31). 
  53. ^ Liow will cooperate with Dr Chua. The Malay Mail英语The Malay Mail. 2010-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6月22日). 
  54. ^ Boo Su-Lyn. MCA elders call for Soi Lek’s head to roll. The Malaysian Insider. 2013-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3). 
  55. ^ Wong, Chin Huat. MCA's irrelevant civil war. The Nut Graph. 2009-10-07 [2011-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3). 
  56. ^ Azman Ghani. MCA polls: Fight to restore party's relevance. Yahoo! News Malaysia. 2013-12-20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6). 
  57. ^ Editorial: Malaysia’s ‘Chinese tsunami’. The Jakarta Post. 2012-05-17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1). 
  58. ^ 58.0 58.1 MCA to mull on invitation by PM to join Cabinet. New Straits Times. 2014-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03). 
  59. ^ Syed Jaymal Zahiid. MALAYSIA Now transport minister, Liow says finding MH370 is Job No 1. The Malay Mail Online. 2014-06-25 [2017-05-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18). 
  60. ^ 敦马送马华4字忠告. www.sinchew.com.my. [2021-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9). 
  61. ^ 马华被华人唾弃不具代表性 马哈迪:最好关门大吉 The Malaysian Insight. 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 [2021-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30) (中文). 
  62. ^ 邓开平, 文 /. 被华人唾弃 马哈迪忠告马华“关门大吉”. 早报. 2019-01-01 [2021-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9) (中文(简体)). 
  63. ^ ◤希盟崩盘◢ 喜来登酒店现场 伊党马华也到了 中國報. 中國報 China Press. [2020-03-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美国英语). 
  64. ^ 证实马哈迪已见国家元首!蓝眼州议员:今晚料宣布成立新联盟. 精彩大马. 2020-02-23 19:51 [2020-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中文(马来西亚)). 
  65. ^ 绝无外国永久居民 林良实为马华副部长驳斥外间指责. 《南洋商报》. 1987年2月25日. 
  66. ^ 《砂拉越报告》揭雪马华曾收巨款 行动党报案促查. e南洋. 2017-06-23 (中文(简体)). 
  67. ^ 林良实:不曾收取敦马任何资金.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17-06-30 (中文(简体)). 
  68. ^ 《The Edge》:1MDB 8亿资金‧逾3亿派国阵4党.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2018-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2) (英语). 
  69. ^ 马华国大党疑收1MDB资金 数额约3亿令吉. 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 2018-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2) (中文). 
  70. ^ 疑收1MDB资金30万 马华妇女组户头被冻结. 光华网. 2018-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2) (美国英语). 
  71. ^ “纳吉曾给马华大选资金” 蔡细历:若属1MDB很无辜. e南洋. 2018-10-20 (中文(简体)). 
  72. ^ 马华获千万资金却不知来历? 林吉祥:我不相信!. 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 2018-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3) (中文). 
  73. ^ 促查马华收不义之财指控 颜炳寿:若曾接收愿归还. 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 2018-10-22 (中文). 
  74. ^ 【魏家祥访问一】“若政府有证据” 马华会归还1MDB资金. e南洋. 2019-01-06 (中文(简体)). 
  75. ^ 反贪会追2亿7000万1MDB资金 41答辩人完整名单.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19-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2) (中文(简体)). 
  76. ^ 拿纳吉钱时不知来自1MDB,马华准备上庭抗辩. Malaysiakini. 2019-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2). 
  77. ^ 高庭:涉嫌与一马资金有关 反贪会充公彭马华83万. e南洋. 2020-07-08 (中文(简体)). 
  78. ^ 78.0 78.1 78.2 78.3 78.4 《黨簡介》,馬來西亞華人公會官網.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9-26). 
  79. ^ 歷任總會長.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5). 
  80. ^ 马华中委(2018-2021)名单. Malaysian Chinese Association. [2018-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中文(马来西亚)). 
  81. ^ 《雪柔霹各減2萬人 馬華黨員人數跌逾7%》,中國報網,2014-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8). 
  82. ^ 東方網 -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東方網 -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13-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8). 
  83. ^ 然后马华公会在第十三届大选得票数却远远少于党员人数,沦为笑柄。《国阵应保留30%议席予女候选人》,南洋網,2014-10-12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10-18.
  84. ^ 马华拥有廿亿资产是富有政党
    林立迎促宣布今后不需要捐款
    . 2009-08-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5).
     
  85. ^ 《No sign of RM10mil, says treasurer-general》,马来西亚星报,2009年8月17日. [2013年10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6日). 
  86. ^ 存档副本. [2012-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6). 
  87. ^ chinanews. 马华公会有意脱售《南洋商报》股权——中新网. www.chinanews.com. [2012-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88. ^ 《A cash cow for Huaren》,The Edge. [2012-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2). 
  89. ^ 《二零一二年常年報告書》,马登控股有限公司 (PDF). [永久失效連結]
  90. ^ 工程部否決綠色腳車道 檳市局另覓道路落實. 2013-10-06 [2014-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91. ^ 《常年報告書 2007》,自立合作社 (PDF). [2013-04-0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5). 
  92. ^ 《常年報告書 2004》,自立合作社 (PDF). [2013-04-0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10-19). 
  93. ^ 《常年報告書 2005》,自立合作社 (PDF). [2013-04-0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5). 
  94. ^ 《常年報告書 2008》,自立合作社 (PDF). [2013-04-0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5). 
  95. ^ Press statement by MCA Central Committee on Wisma MCA Sdn Bhd,馬來西亞華人公會官網.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7). 
  96. ^ MCA urges govt to review ISA and release Teresa, Raja Petra. www.thesundaily.my. [2013-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9). 
  97. ^ 馬華大廈轉名華仁 每年可省75萬稅務. 東方網 -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16-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9). 
  98. ^ Bursa Announcement Info.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06). 
  99. ^ Archives - The Star Online.. [2017-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16). 
  100. ^ 存档副本. [2012-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6). 
  101. ^ 《MCA buys Menara Multi Purpose》,The Edge,2011年09月2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7日). 
  102. ^ 马华公会拟售马化大厦. 2015-02-21 [2016-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2). 
  103. ^ 马华或透过华仁控股 竞购丹绒博彩业务_财经频道_新浪网-北美. finance.sina.com. [2013-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延伸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