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馬來-玻里尼西亞語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地理分佈: 东南亚太平洋
谱系学分类 南島語系
  • 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
分支:
ISO 639-5: poz
Glottolog mala1545[1]
Malayo-Polynesian-en.svg
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西圈(最底部的三個分支為 中-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
  菲律賓語群 (地圖未呈現:台灣蘭嶼達悟語])
  哈馬黑拉–西部紐幾內亞語族 (非大洋洲語之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
  大洋洲語族極西部分
Oceanic languages.svg
大洋洲語族分支 (最底部的四個分支可合併為 中-東部大洋洲語群 圖中西北密克羅尼西亞的黑色圓圈部分為非大洋洲語言,包含其他馬玻語言帛琉語查莫羅語。黑色圓圈中的綠色圓圈為濱外巴布亞諸語言

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南島語系以下的一個分支,使用人口約有3億8550萬。在過去馬來-玻里尼西亞語系有時候也被當作是南島語系的同義詞。

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的語言人口分佈很廣,散佈於印度洋、南太平洋及北太平洋南部地區,西至非洲東南的馬達加斯加島,東至智利復活節島,北至夏威夷台灣蘭嶼,南至新西蘭

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語言的構詞特色為以詞綴及重疊的方式來創造新詞。此語族的語言的音位系統通常並不龐大,大部分語言沒有輔音叢(如英語的[str]),元音系統也較小,以五元音系統為大宗。

主要語言[编辑]

馬來-玻里尼西亞核心語言使用人口約有2億3000萬,其中包含馬來語印尼語馬來西亞語)、巽他語爪哇語布吉語峇里語亞齊語;同時也有大洋洲語,包含庫阿努阿語吉里巴斯語斐濟語和各種玻里尼西亞語,如夏威夷語毛利語薩摩亞語大溪地語東加語。其中,馬來語也是新加坡和汶萊的本土語言。

菲律賓語言也屬於馬來-玻里尼西亞族語言,總人口超過一億人,橫跨台灣蘭嶼菲律賓群島和北部蘇拉威西。一些主要的菲律賓語言,如他加祿語菲律賓語的發展基礎)、宿霧語伊洛卡諾語希利蓋農語中比科爾語瓦瑞語邦板牙語,各有至少三百萬的使用人口。

分類系譜[编辑]

說明:根據《民族語》現時的記載,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共有1248種語言,佔南島語系的絕大部份。而這1248種語言,佔了多數的708種語言,歸入「中-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群」。[2]

傳統上,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以「西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Hesperonesian)和「中-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分類;但因「西部」只有地理上的關連,到最近這種分類已不再使用。

分類系譜[编辑]

說明:根據《民族語》現時的記載,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共有1248種語言,佔南島語系的絕大部份。而這1248種語言,佔了多數的708種語言,歸入「中-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2]

傳統上,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以「西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Hesperonesian)和「中-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分類;但因「西部」只有地理上的關連,到最近這種分類已不再使用。

與台灣南島語的關係[编辑]

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語言與東台灣南島語族有許多共同的音韻及詞彙創新,如 *t, *C 合併為 /t/、*n, *N 合併為 /n/、*S 轉為 /h/,以及 *lima "五"。[3] 然而,沒有任何一支台灣南島語能與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有直接的連繫。

內部分類[编辑]

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內含許多語言群,彼此相互交錯。唯一較明確的一個大支系是大洋洲語族,就語言結構層面而言(音韻、詞彙、形態及句法),仍可重建一個完整的共同祖語。其他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的大分支都仍具爭議。

Blust (1993)[编辑]

其中較具影響力的提案,當屬白樂思於多篇論文中提議的兩大分支:西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中-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4]

中-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分為一群的看法,雖仍有少數反對意見,但基本上廣為各學者接受。[5][6]相對地,西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現多被當概括性術語(包含白樂思自己在內也這樣認為),內部語言不能歸於一個系譜分支之下。在接受中-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的假設下,可對馬來-玻里尼西亞語言做出進一步的分群,如下:[7]

  • 菲律賓語群(有爭議)
    • 巴丹語群
    • 北呂宋語群
    • 中呂宋語群
    • 北民都洛語群
    • 大中部菲律賓語群
    • 卡拉米語群
    • 南民答那峨語群
    • 桑吉爾語群
    • 米納哈沙語群
    • 烏米萊-杜馬結語
    • 馬尼德-伊納格塔語
    • 阿提語
  • 薩瑪-巴召語群
  • 北婆羅洲語群
    • 北沙巴語群
    • 南沙巴語群
    • 北砂勞越語群
  • 加央-穆里克語群
  • 陸地達雅克語群
  • 巴利多語群(包含馬拉加斯語
  • 莫肯-莫克倫語群
  • 馬來-占語群
  • 西北蘇門答臘語群(包括恩加諾語
  • 拉讓語
  • 楠榜語群
  • 巽他語群
  • 爪哇語群
  • 馬都拉語群
  • 峇里-薩薩克-松巴哇語群
  • 西里伯斯語群
  • 南蘇拉威西語群(亦稱比利克語支)
  • 帛琉語
  • 查莫羅語
  • 中-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
    • 中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
      • 松巴-佛洛勒斯語群
      • 佛洛勒斯-倫巴塔語群
      • 塞拉魯語群
      • 卡伊-塔寧巴爾語群
      • 阿魯語群
      • 中部摩鹿加語群
      • 帝汶語群(亦稱帝汶-巴巴語群)
      • 科韋埃語
      • 泰奧爾-庫爾語群
    • 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
      • 南部哈馬黑拉-西部紐幾內亞語族
      • 大洋洲語族(約450種語言)

而最近「重新發現」的納薩爾語(Nasal language)地位仍未明,但此語言在詞彙、音韻發展上與拉讓語及楠榜語有密切關係。[8]

馬來-松巴哇語群 (Adelaar 2005)[编辑]

阿德拉 (Adelaar 2005) 提出「馬來-松巴哇語群」,依據詞彙及音韻證據,統合了馬來語群亞齊語-占語群峇里語薩薩克語松巴哇語馬都拉語以及巽他語群[9]

大北婆羅洲語群 (Blust 2010; Smith 2017, 2017a)[编辑]

大北婆羅洲語群假說,統合了除了巴利多語群以外的所有婆羅洲語言以及馬來-占語群、拉讓語和巽他語群,最初由 Blust (2010) 提出,Smith (2017, 2017a) 延續此一提案,並做出更詳盡的研究。[10][11][12]

  • 大北婆羅洲語群
    • 北婆羅洲語群
      • 北沙巴語群
      • 南沙巴語群
      • 北砂勞越語群
    • 加央-穆里克語群
    • 陸地達雅克語群
    • 馬來-占語群
    • 莫肯-莫克倫語群 (Smith (2017) 未包含此語群)
    • 拉讓語
    • 巽他語群

由於包含馬來-占語群和巽他語群,大北婆羅洲語群假說與阿德拉 (Adelaar 2005) 提出的馬來-松巴哇語群無法兼容。據此,白樂思決然否定了馬來-松巴哇語群做為一個語言分群的可能。而大北婆羅洲語群此一分類依據的僅有詞彙性證據。

西印尼語群 (Smith 2017)[编辑]

承襲白樂思 (Blust 2010) 的大北婆羅洲語群假說並加以延伸,[10]史密斯 (Smith 2017) 以「西印尼語群」統合了數個馬玻語言的分群,大幅減少馬玻語系第一分支 (primary branches) 的數量:[11]

  • 西印尼語群
    • 大北婆羅洲語群
      • 北婆羅洲語群
        • 北沙巴語群
        • 南沙巴語群
        • 北砂勞越語群
      • 中砂勞越語群
      • 加央-穆里克語群
      • 陸地達雅克語群
      • 馬來語群
      • 占語群
      • 巽他語群
      • 拉讓語讓
    • 大巴利多語群 (語鏈 linkage)
    • 楠榜語群
    • 爪哇語群
    • 馬都拉語群
    • 峇里-薩薩克-松巴哇語群
  • 蘇門答臘語群
    (西北蘇門答臘語群的延伸版本,包含納薩爾語(Nasal language);史密斯認為內部分群仍有待後續討論。)
  • 西里伯斯語群
  • 南蘇拉威西語群
  • 帛琉語
  • 查莫羅語
  • 莫克倫語群
  • 中-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
  • 菲律賓語群 (語鏈 linkage)

(根據史密斯的說法,認為「菲律賓語言並非一個分群,而是一個可能包含多個第一分支 (primary branches) 而互有鬆散關聯的語言群 (a loosly related gourp)。」) 愛德華 (Edwards 2015)[14] 認為恩加諾語是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的第一分支。然而,史密斯 (Smith 2017)否決了這個看法,他認為恩加諾語本身經過劇烈的內部變化,但原先應與其他蘇門答臘語言相去不遠。

此外,里德 (Reid 2013)[15] 認為阿提語也是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的第一分支。

核心馬來-玻里尼西亞語群[编辑]

Zobel (2002) 提出「核心馬來-玻里尼西亞語群」此一分群,根據的是其研究中對印尼多數南島語(除多數婆羅洲語言及北蘇拉威西語言以外)在南島型配列句法上共同創新的推定。此一分群包含了大巽他群島語言(馬來-占語群西北蘇門答臘語群楠榜語巽他語群爪哇語群馬都拉語群、峇里-薩薩克-松巴哇語群)、蘇拉威西多數語言(西里伯斯語群、南部蘇拉威西語群)、帛琉語查莫羅語以及中-東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16]這是少數嘗試以中間分支將部分西部馬-玻語族語言與中-東部馬-玻語族連結的假說,但在學術界並未獲得太多關注。

腳註[编辑]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Malayo-Polynesian.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2.0 2.1 Gordon, Raymond G., Jr. (编). 南島語系 (Austronesian). 《民族語》(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第15版. 美國德薩斯州達拉斯: SIL國際. 2005年 [2007年7月25日]. 
  3. ^ 不過應注意的是,*lima "五" 一詞的反映也見於不屬於東台灣南島語族泰雅語群,參見 Li, Paul Jen-kuei. (1981). "a Reconstruction of proto-Atayalic phonology". BIHP 52.2:235-301.
  4. ^ Blust, R. (1993).Central and Central-Eastern Malayo-Polynesian. Oceanic Linguistics, 32(2), 241–293.
  5. ^ Ross, Malcolm (2005), "Some current issues in Austronesian linguistics", in D.T. Tryon, ed., Comparative Austronesian Dictionary, 1, 45–120. Berlin: Mouton de Gruyter.
  6. ^ Donohue, M., & Grimes, C. (2008). Yet More on the Position of the Languages of Eastern Indonesia and East Timor. Oceanic Linguistics, 47(1), 114–158.
  7. ^ Adelaar, K. Alexander, and Himmelmann, Nikolaus. 2005. The Austronesian languages of Asia and Madagascar. London: Routledge.
  8. ^ Anderbeck, Karl; Aprilani, Herdian (2013). The Improbable Language: Survey Report on the Nasal Language of Bengkulu, Sumatra. SIL Electronic Survey Report. SIL International.
  9. ^ Adelaar, A. (2005). Malayo-Sumbawan. Oceanic Linguistics, 44(2), 357–388.
  10. ^ 10.0 10.1 Blust, Robert. The Greater North Borneo Hypothesis. Oceanic Linguistics. 2010, 49 (1): 44–118. JSTOR 40783586. doi:10.1353/ol.0.0060. 
  11. ^ 11.0 11.1 Smith, Alexander D. The Western Malayo-Polynesian Problem. Oceanic Linguistics. 2017, 56 (2): 435–490. doi:10.1353/ol.2017.0021. 
  12. ^ Smith, Alexander (2017a). The Languages of Borneo: A Comprehensive Classification. PhD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Hawai‘i at Mānoa.
  13. ^ Smith, Alexander D. 2018. The Barito Linkage Hypothesis, with a Note on the Position of Basap. JSEALS Volume 11.1 (2018).
  14. ^ Edwards, Owen (2015). "The Position of Enggano within Austronesian." Oceanic Linguistics 54 (1): 54-109.
  15. ^ Reid, Lawrence A. (2013) "Who Are the Philippine Negritos? Evidence from Language." Human Biology: Vol. 85: Iss. 1, Article 15.
  16. ^ Zobel, Erik, "The position of Chamorro and Palauan in the Austronesian family tree: evidence from verb morphosyntax". In: Fay Wouk and Malcolm Ross (ed.), 2002. The history and typology of western Austronesian voice systems.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