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卡道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馬卡道語
Makatto
母语国家和地区台灣南東部
区域台灣南部高雄、屏東平原一帶,以及台東加走灣長濱鄉忠勇部落.
母语使用人数死語(日期不详)
語系
文字羅馬拼音
官方地位
管理机构中央研究院
語言代碼
ISO 639-2map
ISO 639-3fos
瀕危程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濒危语言[1]
灭绝UNESCO
UNESCO AWLD EX CHS.png
漢人遷台之前的台灣南島語言分布圖(按 Blust, 1999)[2][3].東台灣"蘭嶼島(深紅色)表示為使用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巴丹語群達悟語的區域.

馬卡道語Makatto)是臺灣原住民族之一馬卡道族人所使用的語言,然而現今通常被认为是一种死语言;僅留部分的民謠以及傳­統的祭儀歌謠,為台灣原住民語言之一種,屬於南島語系的次語群,亦歸類為台灣南島語第6群。昔日分佈在台灣最南部之高雄、屏東,以及台東加走灣一帶的丘陵、平原、及河谷等地帶。

高雄的舊名「打狗」來自馬卡道語的「竹林」之意,高雄彌陀的名稱則來自馬卡道語的「竹子」(viro)。高雄市馬卡道路亦以紀念馬卡道族。[4]

於2009年2月24日上午,在立法院由〈黃偉哲國會辦公室〉舉辦〈平埔族熟番認證公聽會〉。主要進行〈西拉雅族原住民認證公聽會〉,會中有陳俊安講演的〈熟番取得原住民的法律依據〉之專題報告。[5]

文獻記載[编辑]

根據熱蘭遮城日誌(De Dagregisters van het Kasteel Zeelandia)數次記載,大木連(Tapoeliang)有自己的語言,且通行於麻里麻崙社:[6]

⋯⋯ Joost van Bergen 用大木連(Tapoeliang)的語言宣講,再由其他翻譯員以我們的名義用排灣族(Parrowan)的語言和魯凱族(Tongotoval)的語言傳譯⋯⋯

⋯⋯ 由 Joost van Bergen 先生用新港語言敘述,由麻里麻崙社的長老 Ovey 用大木連的語言,由 Davolach 用 Tarrokey[7] 的語言,由 Kaylouangh 用 Tacabul[8] 的語言,並由 Poulus 即 Parmonij 用卑南的語言繼續敘述,並詳細說明,對此,大家都宣稱願意順服。

此外,1649 年給荷蘭長官的書信中也提到,南方的村舍完全不通行新港語,以致教學成效奇差:[9]

In addition to the foregoing we may further remind you of the words we employed in our letter to the brethren of the Amsterdam Clasis, dated November 1649, in which we said that the Sinkan language – which alone was known to Mr. Junius – was not spoken or understand in any of the southern village. Hence it is clear the Consistory should be accused of having only now discovered the people of the south were being instructed in a language they did not understand.

由此可見,17 世紀的高屏平原一帶,至少在大木連社(上淡水社)及麻里麻崙社(下淡水社)另通行有別於新港語(西拉雅語)的語言。

分布[编辑]

馬卡道語原為馬卡道族族人之使用語言,分布在今日之高雄市、屏東平原一帶,現今已無人使用。1935年小川尚義之《台灣高砂語言分布圖》為記錄馬卡道語分布的重要史料,馬卡道語當時歸類為西拉雅語。從該地圖上可推估操馬卡道語之聚落為九如鄉番社、老埤、赤山、新厝、畚箕湖、餉潭、萬丹鄉番社、屏東市大湖及萬丹鄉社皮一帶、今竹田鄉佳冬鄉一部分與枋寮鄉大响營、新開一帶。

族人現以台語進行溝通。今日馬卡道語還留下一些祭祀及生活用語,在高樹鄉加蚋埔還有少數耆老會使用[10]

馬卡道語字母[编辑]

馬卡道語全部使用 26個拉丁字母(A~Z)。

makatto大寫字母 A B C D E G H I K L M N O P R S T U V W Y
makatto小寫字母 a b c d e g h i k l m n o p r s t u v w y

語音系統[编辑]

馬卡道語音分元音及輔音。[11]

輔音[编辑]

子音
雙唇音 唇齒音 齒音 齦音 硬顎音 軟顎音 聲門音
塞音 p b t (d) k g ʔ(寫作')
擦音 β(寫作v) s h
擦塞音 t͡s(寫作c)
鼻音 m n ŋ(寫作ng)
顫音 r
邊通音 l
通音 w j(寫作y)

元音[编辑]

元音(母音)
i u
e o
a

字詞結構[编辑]

在馬卡道語與大武壠語、西拉雅語族之的單詞結構上的差異性。以3種語言作範例比較如下:

西拉雅語1
(Siraya)
大武壠語
(Taivuan)
馬卡道語2
(Makatau)
荷蘭語英語漢語
ittaulihuwijnwine
tatapiltatapintatapinschoenshoe靴子
lituanitungituzielsoul靈魂阿立祖、祖靈
luangluwangnuangkoecow母牛
dalumralumralumwaterwater
turutuhuturudrietree
daranraanraranweg, padroad道路
varivarivariwindwind
maramaramaraaccepterenreceive收到、拿到
MattheusMattheusMattheusMattheiMatthew馬太福音
solat3solatsolatcontractcontract 契約、書籍
lotialotialotiabureaucraatbureaucrat 官吏(台閩:老爹)
khianliongkhianliongkhianliongQianlongQianlong乾隆清朝)(台閩
sara/dara/daenand及、且、接著
maticticmaticticmaticticnauwkeurigexact限定、確定
inibsinibsinibskolwitch女祭司、尪姨、巫婆
konkaikonkaikonkaialtaaraltar 祭壇、集會所(台閩:公廨)
alakalakalak sonson兒子
ni-pou-alakni-pou-alakni-pou-alakVaderFather父親
nininijaaryear年(台閩
goijgoijgoijmaandmonth月(台閩
sitsitsitdagday日(台閩
mei-sasoumei-sasoumei-sasoukoninghking國王、頭目
tiong lang4tiong langtiong langcorretorbroker掮客(台閩:中人)
  • 註1. Het Standaard Siraya is waarschijnlijk gelijk aan het Siraya-dialect.(荷兰文)中文解釋:標準西拉雅語也可能跟西拉雅方言是相同的。
  • 註2. 西拉雅語“〈attaing ta solat〉:訂立契約(make a contract)。”
  • 註3. 另西拉雅語文書契約採用大量的外來語拼音文字如:漢語閩南話荷蘭語等。

漢人著作[编辑]

1722年7月(清朝康熙61年6月)巡臺御史黃叔璥始著臺海使槎錄一書、其中「番俗六考」卷七「南路鳳山番一」載有:上澹水力田歌、下澹水頌祖歌、阿猴頌祖歌、搭樓念祖被水歌、茄藤飲酒歌、放索種薑歌、武洛頌祖歌、力力飲酒捕鹿歌。[12]

放索種薑歌[编辑]

原文:黏黏到落其武難馬涼道'毛呀覓'其唹嗎!武朗弋礁拉老歪礁嗎嗼。
中文:此時是三月天,好去犁園!不論男女老幼。
拉丁: *nini toro ki buran, maryang to moyamit ki uma! burang ko ta raraway ta mamo

原文:免洗溫'毛雅覓'刀'嗎林唭萬萬,嗎咪唭萬萬'吧唎陽午涼藹米唭唎呵。
中文:同去犁園好種薑,俟薑出後再來飲酒。
拉丁: *bense'un moyamit to malim ki banban, mami ki banban pa-ri-yong-go-ryang aimi ki liho.

下澹水頌祖歌[编辑]

原文:巴千拉呀拉呀留
中文:請爾等坐聽
拉丁:

原文:礁眉迦迦漢連多羅我洛
中文:論我祖先如同大魚
拉丁:

原文:礁眉呵千洛呵連
中文:凡行走必在前
拉丁:

原文:呵吱媽描歪呵連刀
中文:何等英雄
拉丁:

原文:唹嗎礁卓舉呀連呵吱嗎
中文:如今我輩子孫不肖
拉丁:

原文:無羅嗄連
中文:如風隨舞
拉丁:

原文:巴千拉呀拉呀留
中文:請爾等坐聽
拉丁:

下淡水社寄語[编辑]

1765年(清乾隆30年)鳳山縣教諭朱仕玠著《小琉球漫誌》一書,書中卷十名曰〈下淡水社寄語〉,以閩南語音譯的方式記載249個下淡水社的馬卡道語彙。[13]

註釋[编辑]

  1. ^ 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 UNESCO
  2. ^ Blust, R. (1999). "Subgrouping, circularity and extinction: some issues in Austronesian comparative linguistics" in E. Zeitoun & P.J.K Li (Ed.) Selected papers from the Eigh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ustronesian Linguistics (pp. 31-94). Taipei: Academia Sinica.
  3. ^ Paul Jen-kuei Li," Some Remarks on the DNA Study on Austronesian Origins"[1],Languages and Linguistics 2.1:237-239,2001.(英文)
  4. ^ 劉還月 著作,"屏東地區平埔族群 馬卡道族的分佈與現況",屏東縣文化資產產叢書,<57>.
  5. ^ 西拉雅原住民事務委員會,〈平埔族熟番認證公聽會〉,臺北市立法院,2009年2月24日.
  6. ^ 江, 樹生. 熱蘭遮城日誌. 臺南市: 台南市政府文化局. 2011. ISBN 9789860229196. 
  7. ^ Tarrokey 通行虎尾壠語。見:〈第一目荷鄭時代的原住民聚落〉,《嘉義縣志》,取自:https://www.tbocc.gov.tw/ModuleMsg/News_Detail.aspx?id=13658&page=1&&SearchPagSize_Data=20&SearchDisplay=close&SelectData_KeyWord=all&NewsClassID=61&lang=tw
  8. ^ Tacabul 為大龜文王國的族名之一,屬於排灣族。見:楊家華(2018),〈南島語族第一個國家?大龜文王國〉,《原視界》,取自:https://insight.ipcf.org.tw/article/52
  9. ^ Campbell, William. Formosa under the Dutch. 臺北市: 南天書局有限公司. 1992: 303. 
  10. ^ 《屏東地區馬卡道族語言與音樂之研究》,1999
  11. ^ 李壬癸(Paul Jen-kuei Li),"臺灣南島語言的語音符號(Orthographic Systems for Formosan Languages)",教育部教育研究委員會(Ministry of Education ROC),臺北市(Taipei),中華民國八十年五月(May 1991).
  12. ^ 臺海使槎錄,叢刊簡介,台灣文獻叢刊)
  13. ^ 1764年8月,朱仕玠以丁母艱去職,著《小琉球漫誌》。. 台灣文學小事典. 國立台灣文學館. 

參考文獻[编辑]

  • 沈家煊,"名詞和動詞"(Of Noun and Verb),北京商務印書館,2016年6月. ISBN 978-7-100-11363-2
  • 李仁癸,"新港文書研究",中研院語言學研究所籌備處,台北,2004年.
  • 徐大智(指導教授:戴寶村),"戰後台灣平埔族研究與族群文化復興運動--以噶瑪蘭族,巴宰族,西拉雅族為中心",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中壢,6月,2004年.
  • 萬益嘉,萬淑娟,"挪亞方舟",西拉雅文化協會,台南,2002年.
  • 賀安娟(Ann Heylen),"荷蘭統治之下的台灣教會語言學--荷蘭語言政策與原住民識字能力的引進(1624-1662)",台北利氏學社(Taipei Ricci Institute),台北,2001年.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