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馬超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馬超
涼州牧
马超
驃騎將軍、假節、領涼州牧、斄鄉侯
時代 東漢三國
主君 馬騰漢獻帝張魯劉備
姓名 馬超
孟起
封爵 斄鄉侯
封地 斄鄉縣
籍貫 右扶風茂陵
出生 176年
逝世 222年
諡號

馬超(176年-222年),孟起扶風茂陵(今陝西省興平東北)人,漢末三國時期蜀漢著名將領。陈寿在撰写《三国志》的时候,将馬超關羽張飛黄忠趙雲合为一传(《三国志·蜀书·关张马黄赵传》)。

馬超出生于軍事世家,《三國志裴注引用《典略》注其远祖為東漢伏波將軍馬援馬超祖父曾任兰干县尉,后因失官而留在陇西,家境贫困,于是娶羌族女子为妻,生下馬超的父亲馬騰馬騰在州郡累积战功,历任军司马、偏将军,直至征西将军,成为群雄割据的诸侯势力之一。

經歷[编辑]

平阳平叛[编辑]

曹操袁绍交战时,馬騰曾派馬超出任司隶校尉鍾繇的督军从事,討伐於平陽的袁紹將領郭援高幹。馬超的脚中箭受伤,但仍大破敵軍,其麾下龐德更斬殺郭援,馬超因功被拜徐州刺史,但并未赴任。曹操任丞相時,曾想將馬超召進京,拜谏议大夫。但馬超不接受。

此后馬騰与自己的义兄弟镇西将军韩遂不和,韩遂杀马腾妻儿。曹操派鍾繇、韋端前去勸和,升馬騰為前將軍,改屯槐里,假節,封槐里侯。張既勸說馬騰放棄軍隊,入朝為官,馬騰一度猶豫,馬騰自見年老,最終答應,來到鄴城,曹操上表封馬騰為衛尉,马超的兄弟和家人也都搬到曹操所在的鄴,惟獨馬超留守涼州,被封为偏将军、都亭侯,代領其父的軍隊。

起兵反曹[编辑]

211年(35歲),曹操不听谏议,坚持派遣司隸校尉鍾繇、夏侯淵率领军队,试图经过马超等凉州军阀的领地进攻汉中张鲁。馬超等人都怀疑这是针对自己用兵,于是馬超對韓遂說:「之前鍾司隸曾命我謀害將軍,關東之人已經不可以相信了。現在我放棄我的父親,如父親一樣對待將軍,將軍也應該放棄你的兒子,如兒子一樣對待我。」 韩遂部下閻行進諫韓遂,不希望他與馬超聯合,韓遂回答:「現在諸將不謀而合,似乎有天意啊。」最终韓遂決意與馬超等多位軍閥起兵反曹,率領十萬人馬(包括漢兵、羌兵、胡兵)進逼至潼關。曹操使用離間計,令馬、韓內訌,加上曹操戰術成功,馬超大敗逃亡。曹操想乘勝追擊,不過因田银苏伯河間作反,所以退兵。但留在邺城的马超父亲馬騰及家人卻因馬超起兵,為曹操所殺。

颐和园长廊彩绘:许褚战马超

逃奔張魯[编辑]

213年(37歲),馬超再度起兵反曹,发起了长达八个月的冀城之围,迫使涼州刺史韋康投降,佔據冀城,自稱征西將軍,自領并州,督凉州军事,并在冀城外二百里击败了曹操派来的夏侯渊的救援军队。氐王杨千万也与他结盟。可是他挾持名士賈洪、殺死投降的韋康、潜出城外求救的閻溫等行為令他失去人心,不久便被楊阜姜敘梁寬趙衢赵昂及其妻王異等十几人联合设计,由杨阜等人起兵,赵衢说服马超出城后关闭冀城门,杀马超妻儿。马超退无所据,袭历城,历城守军听信传言以为马超已奔汉中,无备,以为是姜叙回军。马超入城杀姜叙母及子,烧城,帶著從弟馬岱、部將龐德投奔漢中的張魯。

張魯非常看重馬超,任命其為地位僅次於自己的都講祭酒,且當時馬超正妻楊氏死於冀城,於是張魯有意將自己的女兒張琪瑛嫁給他,但因為部下質疑其性格莽撞不可靠的勸阻而作罷。馬超數次請求張魯派兵給他進攻涼州,雖然張魯派了兵,但曹军有夏侯渊、张郃等坐镇,每次的結果也都是無功而還。雖然張魯非常信任馬超,但其手下楊白等人卻嫉妒馬超如此受宠欲加害于他,於是馬超便從武都逃入中。

歸降劉備[编辑]

成都武侯祠中的马超塑像

214年(38歲),馬超認為不能與張魯共計天下大事,加上知道劉備正將劉璋圍於成都,於是殺死楊柏並密書於劉備投降,劉備大喜;馬超投降劉備的消息令成都內人人震驚,很快开城投降。劉備成功佔領益州後,封馬超為平西將軍,駐於臨沮,封為前都亭侯。後又參加北伐漢中,但不成功,與張飛先撤退。

219年(43歲),劉備稱漢中王,封馬超為左將軍假節

當時,治中從事彭羕不滿劉備對其表示疏遠,置其為外郡官員,因而主動接觸馬超。馬超先問彭羕:「你有非凡才幹,主公(指劉備)亦曾十分重視閣下,說你能與孔明(諸葛亮)、孝直(法正)等人並駕齊驅,如今卻封你外郡之職,似乎很令人失望呢?」彭羕一時忿怒,衝口而出:「老革荒悖,可復道邪!」(老傢伙這麼昏亂,我還可以說甚麼!)接著又對馬超說:「卿為其外,我為其內,天下不足定也。」(你領兵在外,我輔助你於內,天下不難平定。)當時馬超剛投奔劉備,結束流浪生活不久,本身曾為一方軍閥的他,經常自懷危懼之心,怕有人疑其心懷異志,所以他聽到彭羕的話後嚇了一跳,默然不答。彭羕走後,馬超便將彭羕的言辭上呈劉備,不久彭羕下獄待罪,並遭到誅殺。(《三國志·蜀志十·彭羕傳》)

221年(45歲),劉備稱帝,馬超遷任驃騎將軍,領涼州,進封斄鄉侯。

222年(46歲)劉備率軍伐吳。同年馬超病逝,終年四十七歲,據說他生前最擔心的就是和他一起起兵的堂弟馬岱。《三国志》记载:(马超)临没上疏曰:“臣门宗二百馀口,为孟德所诛略尽,惟有从弟岱,当为微宗血食之继,深托陛下,余无复言。”

逝世后追威侯,故後世亦稱其為馬威侯

特徵[编辑]

馬超勇猛善戰,曾大敗曹操,被曹操部下楊阜說其有如韓信英布一般勇猛。甚得人、人之心。

可是,馬超的一生,家庭緣極薄。馬超敗走涼州後,曹操「詔收滅超家屬」;據《典略》記載,後來張魯馬超,想以女兒許其為妻,但由於馬超有害父命、滅宗親的劣跡,結果有人進言道:「有人若此不愛其親,焉能愛人?」張魯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馬超入蜀之時,他的妻子董氏及兒子馬秋留依張魯。後來張魯兵敗,馬超家人落入曹操手中,曹操把董氏賜給閻圃,把馬秋交給張魯張魯更親手殺掉了馬秋馬超常對家族彌夷唏噓痛心,在馬超未反之時,他的妻弟種(不知是杨氏还是董氏之弟)留在三輔,後來馬超戰敗,種先入漢中,所以幸得保存性命。在馬超依附張魯的第二年元旦,種到馬超家中拜賀,馬超卻捶胸哀道:「闔門百口,一旦同命,今二人相賀邪?」悲傷乃至於吐血。在馬超臨死前向劉備上書中也道:「臣門宗二百餘口,為孟德所誅略盡,惟有從弟岱,當為微宗血食之繼,深托陛下,余無復言。」[1]

相傳馬超的武器是長槍(小說載),然正史亦無記載馬超所用之武器為何。

墓園[编辑]

中國現有兩個馬超墓,一個在四川成都市新都區,另一個在陝西勉縣。位於新都的馬超墓,歷代均受到重視,據說明代四川按察使楊贍成都知府王九德、新都知縣邵年齊等官員,均曾於馬超墓前立碑,又於道旁立華表清代雍正道光年間,當地知縣亦保持修繕墓地的習慣。四川提督馬維祺就曾親自拜謁馬超墓,寫下「英風常振」匾額,更撰《馬公墓志》命人刻石放存墓旁,以示敬慕之情。

文化大革命期間,新都馬超墓遭到嚴重破壞,墓石全被取空,僅存土丘碑刻等頹垣敗瓦。詩人尤俊就曾寫下一副長聯,當中兩句提到「官莫尋謝知縣,將莫遇馬威侯」,說的就是馬超。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當地居民更在當地營辦馬超村小學。1985年,新都縣人民政府將馬超墓列為縣內重要文物遺址,並且立碑加以保護。

家庭[编辑]

[编辑]

  • 馬騰東漢末年群雄之一,被召進京為卫尉。後因馬超起兵反曹被殺。

兄弟[编辑]

  • 馬休,馬超之弟。被召進京為奉車都尉。後因馬超起兵反曹被殺。
  • 馬鐵,馬超之弟。被召進京為騎都尉。後因馬超起兵反曹被殺。
  • 馬岱,馬超堂弟。一直跟隨馬超,位至平北将军,成為蜀漢重要將領並在諸葛亮死後聽從楊儀之命斬殺魏延

另有兄弟为韩遂所杀。

[编辑]

子女[编辑]

另有子在冀城为梁宽、赵衢等所杀。

評價[编辑]

  • 陈寿三國志評曰:「超阻戎負勇,以覆其族,惜哉!能因窮致泰,不猶愈乎!」;「先主复领益州牧,诸葛亮为股肱,法正为谋主,关羽、张飞、马超为爪牙,许靖、麋竺、简雍为宾友。」
  • 楊阜
    • 之勇,甚得羌、胡心。若大軍還,不嚴為其備,隴上諸郡非國家之有也。」;「超强而无义。」
    • 「馬超背父叛君,虐殺州將,豈獨阜之憂責,一州士大夫皆蒙其恥。」
  • 曹操:「馬兒不死,吾無葬地也。」;「几为小贼所困。」;「几为狡虏所欺。」;「关西兵精悍,坚壁勿与战。」
  • 刘备:「氐、羌率服,獯鬻慕义。」;「信着北土,威武并昭。」;「抗飏虓虎。」
  • 荀彧:「關中將帥以十數,莫能相一,唯韓遂、馬超最彊。」
  • 張魯部下:「有人若此不愛其親,焉能愛人?」
  • 諸葛亮:「忠之名望,素非关、马之伦。」
  • 諸葛亮書與關羽:「孟起兼資文武,雄烈過人,一世之傑,之徒,當與益德並驅爭先,猶未及髯之絕倫逸群。」
  • 劉備下策:「朕以不德,獲繼至尊,奉承宗廟。曹操父子,世載其罪,朕用慘怛,疢如疾首。海內怨憤,歸正反本,暨于氐、羌率服,獯鬻慕義。以君信著北土,威武並昭,是以委任授君,抗颺虓虎,兼董萬里,求民之瘼。其明宣朝化,懷保遠邇,肅慎賞罰,以篤漢祜,以對于天下。」
  • 周瑜:「今北土既未平安,加马超、韩遂尚在关西,为操後患。」
  • 王商:「超勇而不仁,见得不思义,不可以为唇齿。」
  • 潘勖:「马超、成宜,同恶相济,滨据河、潼,求逞所欲。」
  • 陈琳:「近者关中诸将复相合聚,续为叛乱,阻二华据河渭,驱率羌胡,齐锋东向,气高志远,似若无敌。」
  • 彭羕:「卿为其外,我为其内,天下不足定也。」
  • 楊戲的《季漢輔臣贊》中贊馬孟起:「驃騎奮起,連橫合從,首事三秦,保據河、潼。宗計於朝,或異或同,敵以乘釁,家破軍亡。乖道反德,託鳳攀龍。」
  • 孫盛:「是以周、鄭交惡,漢高請羹,隗囂捐子,馬超背父,其為酷忍如此之極也。」(《三國志‧高柔傳》裴注)
  • 楊侃:「昔魏武與韓遂、馬超據潼關相拒,遂、超之才,非魏武敵也,然而勝負久不決者,扼其險要故也。」
  • 姜敘母:「你背父(馬騰)之逆子,殺君(韋康)之桀賊,天地豈久容你,而不早死,敢以面目視人乎!」
  • 常璩:「汉末大乱,雄桀并起。若董卓吕布、二袁、韩、马、张杨、刘表之徒,兼州连郡,众逾万计,叱吒之间,皆自谓汉祖可踵,桓、文易迈。」
  • 赵蕤:「袁本初虎视河朔;刘景升鹊起荆州;马超、韩遂,雄据於关西;吕布、陈宫,窃命於东夏;辽河海岱,王公十数,皆阻兵百万、铁骑千群,合纵缔交,为一时之杰也。」
  • 孔颖达:「汉末曹操与马超对语,徐晃与关羽对语,皆仇敌交言,而不能相取,亦何怪古之人乎?」
  • 李商隐:「陇首云归,端溪遽逐。角岂触藩,臀终困木,海阔天尽,山深雾毒。许靖他乡,有名无禄;马超正色,宜歌反哭。何为善之无凭,而降灾之甚速!」
  • 戎昱:「能持苏武节、不受马超勋。」
  • 裴松之:「于时韩、马之徒尚狼顾关右,魏武不得安坐郢都以威怀吴会,亦已明矣。」
  • 徐铉:「公侯必复,关西靡孟起之威。文武未坠,南郡被季长(马融)之德。存乎谱牒,无俟阐扬。」
  • 李觏:「曹公用兵,不谓不善,而弗能以一矢加于孙权者,非持山川之险,亦以马超、韩遂在关西故也。」
  • 何去非:「马超、韩遂之所纠合以拒公者,皆剧贼也。」
  • 唐庚:「先主始王汉中......马超卒......基业未就而一时功臣相继沦谢,如有物夺之者。」
  • 徐积:「蜀之将关张已先死,而姜维马超又后出。方戮力以战时,所用惟魏延。马谡数子又皆庸将,则蜀之所恃一武侯而已。」
  • 萧常:「超去危即安,转祸为福,忠帅属士卒,前无坚对。」
  • 程公许:「智勇绝伦,足以当一面。」
  • 陈郁:「诸葛武侯荐马超于先主,关羽恐其出己右,移书问之,武侯曰:『可与益徳并驱争,衡然非髯将军比也。』羽闻而喜,余谓武侯此语,既不掩超之美,又有以结羽之心,深沉大畧可涯涘。」
  • 郝经:「马超父子勇冠西州,与韩遂颉翥为寇,残灭三辅,垦伤汉室,董卓因之肆其蛇豕,汉遂以忘,天下分裂,不能归命有德,卒堕操手。阖门诛夷,债踣不悔,有勇无义,君子悼诸。然潼关之役,操几不免,孤剑来归,即厕关张之列,超亦人豪也哉。」;「超几获操,一时之雄!」
  • 胡一桂:「蒋琬负社稷之器,马超兼文武之资,黄忠勇冠三军,庞统冠冕南州,董和黄权李严吴壹费观彭羕刘巴之徒。咸擢显要,尽其器能,谓冝可以复汉,祚吊遗黎,然卒局于一隅之蜀,而不能取中原块土!」
  • 胡三省:「当此之时,关西之兵最为精强,而破于操者,法制不一也。」
  • 陈亮:「关西诸将皆不足畏,所可惮者惟一马超。」;「曹公所以南失荆、西失蜀,而孙刘争雄,天下分裂。盖其失止于留马超,取荆州而患之。不可支卒至于此,故夫取天下之大计,不可以不先定也。」
  • 赵居信:「勇冠三军则马超。」
  • 罗贯中:「威震西凉立大功,渭桥六战最英雄。」;「西川马孟起,名誉震关中。信、布齐夸勇,关、张可并雄。渭桥施六战,安蜀奏全功。曹操闻风惧,流芳播远戎。」
  • 李贽:「养子如马超,得人如许褚,俱快事也。」
  • 谢肇淛:「汉季关、张称万人敌,岂独以勇力胜,忠肝义烈,盖有国士之风焉;不然,彼典韦许褚、马超、曹彰等,非不并驱中原,碌碌何足比数也?」
  • 徐孚远:「时则周东迁而依郑,唐西狩而相畋。盖有横海将军,闭门节度。独屯汧陇,马超不逐腾归;为定广韶,刘隐知迎薛至。徒属五百,田横之岛可居;男女数千,徐市之洲且据。于是永嘉流寓、京洛衣冠,都为王桀之依荆,曷异韦庄之入蜀。若张公煌言、曾公樱、沈公宸佺等,皆在于是。公以部党旧齿、宗匠盛名,非吴质之游于南皮,有应劭之甘于北面。儒术若卢植,皇甫许其起兵;名德惟李膺,景毅自言师事。遂乃同居军帐,亦联卿班;期励新勋,言敦昔款。李诉之敬裴度,能屈櫜鞬;王猛之在符坚,恒商樽俎。凡有大事,相谘而行。」
  • 张大龄:「当汉之衰,马超提一旅,曹孟德几为所摧,况其馀乎?呜呼!此凉之所以为凉也。」
  • 陆深:「单马潼关会,阿瞒来送虏。不恨事无成,但恨事不武。马将军人中虎,力能捉曹公。眼当空许禇,英雄成败常有幸,舞阳杀人十四五。」
  • 顾祖禹:「马超、韩遂挟羌胡之士而东,以曹操之用兵,几覆于潼关。幸而超、遂亦两相携贰,智计不立,卒以解散耳。终魏之世,关陇有事,必举国以争之。故以武侯、姜维之才智,而不获一逞也。」
  • 毛宗崗:「五虎將中,關、張、趙、黃皆大將才也。若馬超,則丁為戰將,而不可為大將。其殺韋康,屠百姓,不得謂之仁矣;其不疑楊阜,不得謂之智矣。前既惑於曹操,而攻韓遂;後復歸於張魯,而拒玄德:此其識見,當在四人之下。」
  • 觉浪道盛:「后周宇文护以毋在齐而缓之,马超弃父择主,固何如李傕也。无故使人缩高其亲,岂能望窦建德李勣之父乎。何可不审?独孤寒曰:『达人知事执之,固然先几远引,不受人之职,即可不殉人之难,此庄子休所谓养亲尽年者乎。』杖人叹曰:『既落人间业缘难避!』」
  • 英廉:「若夫虎臣罴士,折冲宣力、马超囊足、铫期摄帻、渴赏捐躯实不乏人,而一闻如是者。」
  • 王夫之:「兵之初起也,群雄互角,而操挟天子四面应之而皆碎。此无异故,吕布倏彼倏此而为众所同嫉,袁术则与袁绍离矣,袁绍则与公孙瓒竞矣,袁谭袁尚则兄弟相雠杀矣,韩遂则与马超相疑矣,刘表虽通袁绍,视绍之败而不恤矣,皆自相灭以授曹氏之灭之也。」
  • 蒋超伯:「此奏先列马超者,盖以马氏为西州右族,曹瞒所畏,新来归附,故首列之。」
  • 李桓辑:「韩遂、马超;不离之,卒难破也。」
  • 曾衍东:「回忆祝发,空王曾下长门之泪;堪笑割须,渭水空惊孟起之军。」
  • 文祥:「初六日,由宝鸡起程,复渡渭水,河宽浪急船少,人多纷纷竞渡,恍如曹军之遇马超焉!」
  • 徐鼒:「盖圣人大公无我之心,前后一揆。若执赵苞不孝之义,律以马超背父之条,则敝屣之弃,大舜可处海滨;杯羹之分,汉祖忍于置俎!英雄之事,非圣贤之心欤!」
  • 卢弼:「马超勇力善战,抚有羌、胡,既兼陇右之众,又得张鲁之助,宜其所向无敌。」;「或遂、超各别单马会语,与超语时虑超之勇,而以褚随耳。」
  • 蔡东藩:「马超猛将,韩遂庸奴,两人皆非曹操敌手。但操先轻视马超,当引兵北渡时,危坐不动,微许褚之翼操下船,几已为马超所毙矣。及已知超勇,始用贾诩计议,立马语遂,抹书间超,超刚而遂愚,适堕操计,此用兵之所以尚谋也。」;「马超多勇无谋,卒致上害父母,下及妻孥;设非投入刘备,则其身尚不能保,遑问与曹操为敌乎?」
  • 冯玉祥:「千古英名基事汉,一篇遗疏痛仇曹。」
  • 周大荒:「以人材论之,吕布马超之与张绣,盖在伯仲之间。」
  • 尤俊:「官莫寻谢知县,将莫遇马威侯。」
  • 万自律:「勇媲关张,威宣北魏;功昭蜀汉,绩著西凉。」
  • 谢绍祯:「若论风貌诗书品,雄秀当推锦马超。」

民間藝術[编辑]

颐和园长廊彩绘:张飞夜战马超

《三國演義》中的馬超[编辑]

  • 三國演義》中的馬超登場於第十回,當時他輔助父親馬騰於涼州起兵,打算攻打長安,殺李傕郭汜以勤王。馬超其時十七歲,勇猛莫當,連斬李蒙王方二將,可惜該次起兵因為內應密泄而無功而還。
  • 後來曹操將馬騰誘入京師加以殺害,作為長子的馬超便領兵攻曹,展開了著名的潼關之役。其間馬超大戰曹將許褚渭城七戰更殺得曹操割鬚棄袍。此戰西涼軍本來初佔上風,後來卻中了賈詡的離間計,內部崩潰,將士離心,馬超只能帶領族弟馬岱、部將龐德投靠羌族。
  • 不久,馬超再次起兵,然而很快便被夏侯淵楊阜等人擊退。馬超帶領餘眾投奔張魯。
  • 其時,劉備正攻打益州的劉璋,馬超奉命赴援,並與劉備軍大將張飛進行大戰。
  • 劉備甚欲收攬馬超,於是在諸葛亮的設計下,賄賂張魯部下楊松,迫得馬超進退不得。最後派遣辯士李恢,說服馬超歸降。
  • 劉備進受漢中王後,封五虎大將,馬超是第四名五虎大將。
  • 劉備死後,魏國在司馬懿的調度下分五路大軍伐蜀。諸葛亮知道羌人以馬超為「神威天將軍」,所以命馬超率軍對付羌兵,果然令羌兵不戰而退。
  • 諸葛亮征討南蠻回國時,馬超已因病去世。

戲劇/電影[编辑]

電玩遊戲[编辑]

動漫作品[编辑]

注釋列表[编辑]

  1. ^ 维基文库中有關全三國文/卷60的文本

參考資料[编辑]

官衔
前任:
首任
蜀汉骠骑将军
221年—222年
繼任:
不明
下一位可考者李严
蜀汉五虎將
关羽 | 张飞 | 赵云 | 马超 | 黄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