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馮保
明代太監
永亭
双林
籍貫 深州(今河北深县)
出生 1543年
逝世 1583年

馮保(1543年-1583年),永亭雙林明代太監。

生平[编辑]

初期[编辑]

嘉靖時為司禮秉筆太監提督東廠兼管御马监。当时司礼监缺一名掌印太监,按资历应由冯保升任,但明穆宗不喜欢他。首輔高拱遂推荐御用监陈洪為司礼监掌印太監。等到陈洪罢职,又推荐掌管尚膳监孟冲补缺。按照规定,孟冲是没有资格主掌司礼监的,冯保因此而痛恨高拱。隆庆六年,穆宗驾崩,冯保受帝托孤,“閣臣與司禮監同受顧命”,与内阁首辅高拱、次辅张居正高仪同为明神宗顾命大臣。

掌權[编辑]

隆慶六年六月二十五日朱翊鈞繼位皇帝,年僅十歲,冯保进一步受到重用,取代孟冲任職司禮監掌印太監,仍主管東廠,在明神宗的登基仪式上,冯保始终站立在御座旁边,满朝文武大为震惊,并且心生不满。高拱见冯保的权力越来越大,心里無法容忍,授意內閣阁臣提出“还政于内阁”的口号,组织一批大臣上书弹劾他。馮保與高拱的關係惡劣,遂抓住高拱曾在穆宗駕崩后说“十岁太子如何治天下”的把柄,於是與張居正聯手除掉高拱,並向孝安皇后孝定太后告状,高拱因此被革职回家闲住,罷官歸鄉,寫了《病榻遺言》四卷說明此事。支持高拱的一批大臣也被查办。馮保與張居正协理孝定太后负责神宗的教育。神宗称呼冯保为“大伴”,惧他三分。

王大臣案[编辑]

万历元年正月十九日,神宗清晨出宫视朝,被一名叫王大臣的男子冲撞。皇帝侍卫将王大臣擒获后,从他身上搜出刀剑各一把,随后由皇帝下旨,押送东厂审问。

冯保借机构陷高拱,暗地里嘱咐王大臣,要他假认是高拱所指使。一时之间,谋刺皇帝的谣言迅速传开,朝廷各科道官员人人自危,不敢贸然上疏替高拱辩冤。而都察院左都御史葛守礼、吏部尚书杨博则挺身而出,坚决要求将王大臣案由刑部都察院与东厂共同审理。张居正迫于压力,只好上疏神宗下旨让冯保会同左都御史葛守礼,锦衣卫左都督朱希孝会审。高拱因此被洗刷了冤情,王大臣则被处以死刑。

王大臣一案使得冯保惹怒了朝中众多大臣,大家都对他诬陷高拱的险恶行径嗤之以鼻。而张居正却因此牢牢地坐稳了首辅大位。

權力巔峰[编辑]

張居正成為首輔,在取得太后、皇帝的支持,和內相馮保的配合下,親政多年。有一次,張居正向年幼的神宗進獻白蓮和雙白燕,被馮保以“主上沖年,不可以異物啓玩好”為由拒絶,由此可見馮保較識大體。

万历四年(1576年)五月,冯保会同三法司进行全国“大热审”,平反昭雪了许多冤狱。

馮保貪財好貨,史載張居正先後送給馮保名琴七張、夜明珠九顆、珍珠簾五副、金三萬兩、銀二十萬兩[來源請求]。馮保花費巨款,給自己建造了生壙(墓地),張居正寫了《司禮監秉筆太監馮公預作壽藏記》,對他歌頌不已。馮保寫得一手好字,萬曆六年(1578年),在《清明上河圖》後面題跋,稱自己是「欽差總督東廠官校辦事兼掌御用幹事司禮監太監」。冯保有很高的文化修养,在司礼监任上刻了许多书,如《启蒙集》、《四书》、《书经》、《通鉴直解》、《帝鉴图说》、《经书音释》等,直至崇祯年间,还在宫中流传。他的书法颇佳,通乐理、擅弹琴,并造了不少琴,“世人咸宝爱之”(《酌中志·卷五》)。

神宗曾赐象牙图章予冯保,内刻有“光明正大”、“尔惟盐梅”、“汝作舟楫”、“鱼水相逢”、“风云际会”字樣,更“直以宰相待之”(《万历野获编补遗》卷一)。后来,冯保更加骄横,即使神宗有所赏罚,冯保不开口,谁也不敢执行。

轉折[编辑]

神宗在十八歲的時候,曾經因為醉酒拔劍要殺人,馮保向太后告狀,太后憤怒之餘,差點被廢掉帝位,太后命張居正上疏切諫,並替皇帝起草“罪己詔”,又在慈寧宮罰跪六個小時,為此皇帝懷恨在心。

失勢[编辑]

萬曆十年(1582年),張居正積勞成疾,死於首輔任上,临终奏疏,推荐他的主考官潘晟进入内阁,冯保派人把他召来。然而御史雷士桢王国、给事中王继光卻相继说不可任用,潘晟便中途上疏推辞。内阁新任首輔张四维估计申时行不肯处在潘晟的下面,就起草意见答应此事,神宗立即回答可以。冯保当时生病,辱骂道:“我小病,就没有我吗?”

明光宗出生時,冯保想晉封伯爵,张四维用没有先例来责难他,计划给他的弟侄一个做都督佥事的官职。冯保发怒说:“你靠谁得到今日,却背叛我!”御史郭惟贤请求召用吴中行等人,冯保责备他同侈相庇护,把他贬谪。

是年十二月壬辰(初八日)江西道御史李植上疏弹劾冯保十二大罪状[1],重点在徐爵与冯保挟诈犯法。其它罪状有:永宁公主选婚,冯保接受梁国柱万金贿赂,明知其子短寿且确实有病,却曲意庇护。结果成婚之时,梁“鼻血双下,沾湿袍袂”,大婚后一个月,竟一命呜呼,致使公主几年后亦郁郁病死。二十四宦官中已去世的,凡是钱财多者,冯保都封锁其房屋,搜寻家资一空。只捡其寻常之物献给皇上,而把金珠重宝据有已有。

冯保的宅第店房遍布京中,不可胜数。他在北山口造了坟地。花园的壮丽,可与西苑(明世宗曾长期居住并办公的地方)比美。而盖在原籍的房子有五千多间,连郡跨县,无论规模还是华美程度,都跟王居不相上下。

此时孝定太后还政给神宗已经很久。冯保失去了依靠,神宗又对冯保积了很多怒气。东宫老太监张鲸张诚趁机陈述冯保的过错和罪恶,请求皇帝打发冯保去闲住。神宗还是害怕他,说:“如果大伴走上殿来,我如何办?”张鲸说:“既然有了圣旨,哪敢再进宫殿!”神宗就听从了张鲸的话於十二月批示:“冯保欺君蠹国,罪恶深重,本当显戮。念係皇考付託,效劳日久,故从宽着降奉御,发南京新房闲住。”[2]萬曆展開查抄了馮保家產的動作,發配南京孝陵種菜,這時候,山东道监察御史江东之、陕西道道御史扬四知等紛紛彈劾馮保與張居正同流合污,多圖不軌,導致張居正「禍發身後」。万历十一年(1583年)一月,馮保病逝于南京。馮保的弟弟馮佑、侄子馮邦宁削职后死于狱中。

参考文献[编辑]

  1. ^ 李植彈劾馮保全文見《萬曆疏鈔》
  2. ^ 樊树志:《权与血—明帝国官场政治》